《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36章 据点暴露

陈太忠跟蒙艺聊的时间不长,不过说的东西倒是不少,尤其重要的是,蒙老板居然答应考察那帕里了,这一下,他在朋友面前也算有面子了。

将荆紫菱送回家之后,陈太忠琢磨再三,还是给那处长打了一个电话,“老那,我刚从蒙老板家出来,得了点消息。”

其实不用他说,那帕里一直惦记着陈主任的省委大院之行呢,不过,人家都再三地说他不够稳重了,所以虽然心里猫抓一样的难受,他也只能忍着不去打听。

好死不死的,今天那处长夫人挺有兴致,有意跟老公收取公粮,那处长心里就是一抖,这两天被湘香榨得干干净净的,今天就算能强行开张,也肯定是银样蜡枪头,瞒不过发妻的——人过三十,开始走下坡路了啊。

“没心情,别烦我,”说不得,他只能伪作不耐,“太忠去了蒙老板家,我这心里正一上一下地敲小鼓呢……乖,你先睡啊,我等太忠电话。”

“你哄鬼呢,这都十点了,谁会给你打电话?”处长夫人虽然算不得精明,却也绝对不傻,“你是不是最近干坏事了?哼,我要好好检查一下……今天这公粮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小蔷你以前不是这样啊,”那处长一时间欲哭无泪,“你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了,你老公工作压力大,倒是日薄西山了……我真的等消息呢,再烦我,我可生气了啊。”

见老公要翻脸,那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夫妻俩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平时也恩爱得紧,“那好,我陪你等到十一点,他要不打电话,咱们就……那啥。”

“他要不打电话,我更没心思那啥了,”那处长心里警醒,下次去湘香那儿不能太玩命了,脸上却是满面的无奈,眉毛微微竖起,“我说,节骨眼上呢,你别烦我成不成?”

“你!”那夫人的眼睛登时就红了,泪水正在眼眶里打转呢,猛然间,那处长的手机响起,夫妻俩侧头一看,手机屏幕上,“陈太忠”三个字在一闪一闪。

“你俩是不是约好骗我的……”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老公的眼神在瞬间冰冷到了零下一百多度,狠狠地瞪她一眼之后,接起了电话,声音却是柔和异常,“太忠,还没休息啊?”

那处长嗯啊两句之后,放下了电话,侧头看一眼自己的老婆,抱住她“啧儿”地亲一口,意气风发地发话了,“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一下。”

“这么晚了,还出去?”那夫人也隐约听到了,事情似乎是差不多了,不过老公这么晚离家,还是让她有点不解,“有什么事儿明天说不行吗?”

“你要真的不相信我,咱俩一块儿去见陈太忠,成不成?”那帕里这次是真没辙了,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家老婆,“到时候你别开口就行了,多少给你老公留点脸,这点总能做到吧?”

“算了,你一个人去吧,”其实,那夫人也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了,见爱人理直气壮地要自己跟着去,反倒是退缩了,男人们在一起的场合,并不合适家属在场,要不然那是在扫老公的面子,这点分寸她还是知道的,“人家还不是担心你学坏?”

“以后怕是想学坏都没时间了,你老公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了,”那帕里笑嘻嘻拍拍自家老婆的脸蛋,心里却是禁不住开了小差:看来欲擒故纵这一招不错,以后跟湘香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尝试着用一用……

按说,陈太忠来了素波三天,那处长已经陪了他两顿酒了,而且今天晚饭后才分手,现在又这么晚了,实在不宜再碰头了。

怎奈那帕里坐不住啊,一听说蒙艺要找人了解自己了,心里这个激动实在是无以言表,心说一定要找太忠好好地问一问,这固然是他想知道每一个细节,也是心里的喜悦实在需要找个地方发泄。

当然,他认为陈太忠绝对不会在意的,你都能十点钟打来电话给我,可不就是着急卖我一个面子?那我现在就出去,不但是态度端正,也能令对方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果不其然,陈太忠非但没有拒绝,反倒是直接领着他到了紫竹苑,这就是对他前一天不见外的行为的回报了。

雷蕾和张梅倒是都在,对于别墅里突然多了这么一个人出来,心里真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了,于是就躲在楼上不肯下来,可是陈太忠不答应,心说我去人家的别墅,湘香和汤丽萍在一边大大方方地看我俩聊,还端茶送水什么的,我的女人怎么能输给别人呢?

说不得,他拿了两条项链出来,连恐带哄地将两人叫下来,倒是那帕里对这俩风姿绰约的美貌少妇没有任何的见外,手边居然硬生生地摸出两张卡来递给那俩,“过年了,别人送的,一点小心意。”

雷蕾和那帕里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不过她和陈太忠的真正关系还是第一暴露在此人面前,略略推辞一下,就收起了那张卡片,张梅是不想收卡片,却被雷记者暗里推一推,也是笑纳了。

陈太忠和那帕里坐在二楼厨房边上的小餐厅里喝酒,那二位在客厅边看电视边招呼着这边,那处长笑嘻嘻地点点头,“敢情太忠你喜欢小嫂子,怪不得看不上汤丽萍呢。”

“嗯嗯,”陈太忠含糊地点点头,“没结婚的女孩太麻烦,嗯,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对了,我的电话你给她了?”

“给了,你那么说,不就是让我给你上个保险?”那帕里笑着点点头,“你放心,那女孩不会给你带去任何麻烦,要不我给你处理……再说了,你要不待见,电话里回了她不就完了,多大点事儿嘛。”

那处长是真看明白了,以陈太忠这火爆性子,要是对汤丽萍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直接就甩开人走了,哪里还有什么“湘香知道我的电话”一说?丫能这么说,证明对那女孩多少还是有点感觉的。

“我是怕扫了那处面子,所以才那么说的,”陈太忠大笑着回答他,“我觉得咱俩都挺邪恶的,是不是?”

“是你邪恶,我自愧不如,玩嫂子都是双飞!”那帕里笑着推他一把,雷蕾自不用说,那张梅一看气质也是标准的良家妇女——还是挺知性的那种,他端起酒杯来,“来,为找到你这个据点干一个,你这家伙真能藏啊。”

两人一口干掉杯中的啤酒,那处长长长地打个酒嗝,“太忠,今天老板怎么说的?你仔仔细细地学一学。”

“其实也没啥,”陈太忠也想卖弄一下,少不得细细说一遍,不过他在蒙艺书房里总共也呆了不到二十分钟,这还只是其中一个话题,再细也没有多少可说的,“……反正就是这样,老大要调查你,只是一个调查,你得过了关才能说别的。”

“你放心好了,我肯定过关,”那帕里笑着点点头,随即又是一愣,“坏了,明天得去看看赵明,这家伙要是歪嘴,我这可就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

赵明是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的处长,以前那处长是他的副手,两人关系还成,但是远远说不上好,赵处长要是出于什么心态歪两句嘴,还真是要命。

“吓死他,哼,”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不过说实话,他对那处长的谨慎还是挺赞赏的,在这一点上,他承认自己远远比不上对方,“看看他说坏话的力度大,还是我说好话的力度大。”

“唉,该走的场面还是要走的,”那帕里也知道太忠说的是实情,赵明现在也隐隐知道,他是得了蒙艺的赏识,想说坏话还真得有点胆子呢,“礼多人不怪嘛。”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陈太忠的大包大揽,那处长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两人又聊两句之后,他猛地想起晚饭的事情来,“太忠,那个王启斌……你打算怎么帮啊?”

“没想好呢,”陈太忠苦恼地摇一摇头,“素波市我也就是跟祖宝玉和田立平有点交情……我还不想找老田,真是麻烦。”

他当然不想找田书记,上次阴人家一把,欠人家的人情还没还呢,可是老田好歹是市委常委,在组织人事上有点发言权,祖市长根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让我想一想啊,”那帕里开始仔细地琢磨,他欠陈太忠的实在太多了,大事上帮不上忙,这小事总得帮太忠出一些点子,要不然真的不是朋友之道了。

这王启斌虽然是个小小的副处,他的事情还真是麻烦,两人不是没有能力处理,关键是能力都是太大了一点,是在省一级的层面上玩呢,而王部长是归素波市管的——不好下手啊。

“要不这样吧,”那帕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眉目来,于是狠狠一咬牙,“索性把那个郭宁生弄下来算了……他能欺负别人,咱就不能欺负他了?”

“好主意,”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拍大腿,眉头一扬,“然后,咱们可以把事情推到赵喜才身上……哈哈,郭宁生不是伍海滨的人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