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34章 可怕的内斗

郭宁生本人的派系不是很明朗,朱秉松强势的时候,他跟朱市长近一点,但是同时又跟伍海滨保持着联系,现在赵喜才来做市长,他又跟伍书记走得近了一点——赵市长这外来户根基不稳,虽然有蒙老板支持,却远不如朱秉松强势,郭书记当然不愿意轻易下注。

这种情况下,伍海滨肯定愿意支持郭书记的工作,所以现在他勉强就算得上是伍系的人马了。

可是遗憾的是,伍海滨跟戴复不怎么对眼,今年东城组织部又出了一点小事,于是有人捅出来说王启斌利用权力,帮着戴复的儿子做了点这个那个的,郭宁生就打算拿下王部长了。

其实这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恩怨,最重要的是,背后操作这件事的,是某个乡的党委书记,跟着郭书记一起打天下的铁杆郭系。

说穿了,就是有铁杆的郭系想上位,王启斌这个半路出家的郭系外围成了绊脚石,所以被同一阵营里的人狠狠捅了一刀。

心寒啊,王部长想到这个就无言以对,官场里最不好对付的就是自家人背后捅来的刀子了,阵营内部有远近,导致了类似情况的发生,然而,他还没能力去向别人求救——郭宁生一系内部的争斗,别人肯定不会管,要惦记也是惦记王启斌空出的组织部长的位子,没人吃撑着了去保他。

由于心里憋着气,他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这事说得明明白白的,当然,有些实在不能说的事情,那就只能略过了。

“内斗啊,”陈太忠听得就是一个激灵,这个玩意儿真的挺令人寒心的,要说为了阵营的大局不得不牺牲,那还有个说法,可是关系远的直接被关系近的阴了,这种感觉……简直没办法说了。

由此,他又延伸出了另外的想像,在官场混,没组织是不行的,有了组织不能成为核心成员,那也是危险,从某种角度上讲,还不如没组织——眼下王启斌的处境就是明证,阵营外的人不会伸手管你的。

可是这核心圈子,不是你想进就进得去的,而且一旦成为核心打上极深的烙印,万一大树一倒,想翻身可就太难了——这一点,凤凰市副市长王伟新可为明证,那么厉害的人物,居然硬生生地被边缘化了,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

防外人的同时,还要防自己人,太复杂了吖,这个官场……到底该怎么混啊?想到这里,陈太忠的脑子都大了,哥们儿本来觉得自己的智商挺不错的呢。

他在这里想心事,倒是那帕里没怎么奇怪此事,而是淡淡地发问了,“王部长你说这些,是个什么意思呢?”

“还不是想让太忠帮我说一说?”面对这种近乎于无礼的发问,王启斌也没办法计较,只能苦笑,“赵市长能说句话的话,估计就问题不大了。”

“赵喜才?”陈太忠、高云风和那帕里听得齐齐就是一愣,三个人交换一个眼神,老王你这才是……拜错了庙门。

王启斌看他们三个的反应,也是一愣,不过他马上就回味过来了,遗憾的是,他把味道回错了,“这也没办法,虽然郭书记对我的工作挺支持,可是,我也不能束手待毙不是?”

敢情他是以为这几个年轻人觉得自己背叛阵营了,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下苦衷,当然,这个苦衷是谁都能理解的,但是他先离开戴复现在又打算跳出郭系,这也实在……有点让人无语。

那帕里和高云风都不说话,只是看着陈太忠,陈太忠琢磨一下,咱也不能不回答不是?少不得咳嗽一声,“这个赵市长啊,咳咳……对了王部长,这个戴复是谁的人?”

在他想来,这件事虽然简单,掺杂的人倒是不少,所以他有必要先摸清脉络,能跟伍海滨不对眼的主儿,也值得琢磨一下。

“十有八九是蒋世方的人吧?”那帕里插嘴了,一边说一边看一看王启斌,“市委副秘书长,应该是蒋书记的人。”

“是啊,蒋书记最信得过的人,”王启斌闻言,登时就是一声长叹,“一朝天子一朝臣,蒋书记高升走了,戴主任的日子就难过了。”

“蒋世方?”陈太忠听得就愣住了,好半天才侧头看一看那帕里,“那大哥,你俩说的是前市委书记,现在天涯省的纪检书记……招商办蒋君蓉的老爹?”

“没错,”这次插话的是高云风,他虽不在体制内,但是生在那么个家庭里整天耳濡目染,对这些典故,比陈太忠这“乡下小子”要了解一些,好不容易能抓住机会卖弄一下,自是不肯错过了。

“这才叫热闹,”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那蒋君蓉快跟自己势不两立了,而这王启斌居然是蒋世方那个圈子里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仔细想一想,倒也正常了,当时蒋世方是市委书记,自然有一标人马,市委的副秘书长里怎么该也有蒋书记的嫡系,而这王启斌靠上了这棵大树,也才有了眼下的地位。

“肯定没人惹蒋君蓉的,”王启斌倒是不奇怪这帮年轻人怎么知道蒋书记的女儿的,毕竟素波官场第一美女那名声不是吹的,似此一般的青年俊杰们,没听说过这名字才叫奇怪,“蒋书记现在天涯排名第三,谁愿意去招惹蒋书记的女儿?”

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半天,怎么想怎么觉得眼前这事太乱,好半天才苦笑着摇一摇头,“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伍海滨和蒋世方有什么恩怨?”

“蒋世方比朱秉松还厉害,伍书记能跟他有什么恩怨?”那帕里比高云风还大几岁,对这些典故也明白得很,“那时蒋书记是省委常委,伍书记只是个副省长而已。”

“乱,真的乱,”陈太忠摇一摇头,心说既然王启斌幕后的老板曾经这么牛逼过,眼下被人秋后算账也是正常了,该不该出手管这一管呢?

沉吟好久之后,看到王启斌面色凄苦,他终于做出了决定,“这件事我帮你问一问吧,不过……没有什么保证。”

他的话说得相当淡然,但是王部长已经无法奢求太多了,人家若不是看在自己女婿的份儿上,怕是连问一问都省了,于是笑着点头,“那可是太谢谢太忠你了,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你……你别跟别人说找到我了就行了,”陈太忠叹一口气,也不看他,而是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的酒杯,缓缓发话,“要不我可真的没办法插手了。”

“这个你放心,”王启斌缓缓点点头,才待再说点什么,不留神却发现高云风和那帕里竟然都在发愣,心里登时一揪:那处长也就算了,连比较跳脱的小高都是这种表情,莫非……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吗?

这顿饭并没有吃多长时间,大约八点就散了,因为陈太忠说了,他还要去拜会个领导,当然,这个点钟他能拜会的,也就只有蒙艺了。

临分手之际,那帕里拽住了陈太忠,在他耳边悄悄嘀咕一句,“蒋世方在素波的潜势力其实不小,要是方便的话,你帮一帮这姓王的也好,到时候蒙书记真要走了的话,你手里多一点人情总是不错。”

“这个我想到了,”陈太忠笑着点头,心说我跟蒋君蓉水火不容只是相互看不顺眼,最多算意气之争,并没有利益冲突,要不然岂能这么痛快地答应下来?“看得出来,老王是个念旧的人,帮一帮也值得。”

“又要放我鸽子了,”坐在桑塔纳车上,荆紫菱郁闷地撇一撇嘴,“这个时候去酒吧多好?”

“知足吧你,省委书记的家门是随便一个人能进的?”陈太忠笑着答她,“而且,尚彩霞也算咱俩的媒人呢……你说是不是?”

“好了,别贫嘴了,”荆紫菱噘一噘红彤彤的小嘴,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也不知道你这个主任怎么当的,整天油嘴滑舌的。”

“我的嘴不怎么油吧?”陈太忠哈哈大笑着,“要说舌头,咱俩倒是差不多滑,它俩打过架的,哈哈……”

进了蒙艺家,蒙老板居然此时都没回来,尚彩霞和蒙勤勤都在家,两人知道陈太忠要带着荆紫菱来,见他俩进来,热情地招呼着。

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和荆紫菱都觉得,蒙勤勤对天才美少女的态度,有一点点怠慢,不过这纯粹是个人感觉,也许……是心态问题吧?

等了没多久,又有客人上门,大概到了九点钟,蒙书记才沉着脸回来,按惯例,他是先跟别人谈完话之后,才招呼陈太忠和荆紫菱进书房。

“你就是荆老的孙女?”陈太忠郁闷地发现,只要跟小紫菱在一起,别人总是先招呼她,心说美女的魅力真的就这么大?

然而,蒙艺可不像他想的那样,淡淡地同荆紫菱聊两句之后,站起身从书架上拿个小盒子递给她,“这支湖笔送你了,算见面礼,你跟勤勤出去聊吧,我跟小陈有话要说。”

这一下,不但将荆紫菱送出了书房,连蒙勤勤都要跟着出去,省委书记的女儿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都是你,害得我连旁听都不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