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31章 权力的用法

胥强教授本来是想表示一下顾念旧情呢,但是这话听到陈太忠耳朵里,那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于是他在五秒钟内就做出了决定,既然你这么坏我胃口,对不起了老胥,你这些同事的忙,我还就不帮了,好像谁还不认识俩教授?

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专家有的是——反正这些人最多也不过是“国内知名”,连个“业内权威”都没有,更别说什么“领域带头人、先行者”之类的了。

科技界就是这么回事,你说个“国内知名”根本没人管你,到底知名不知名不会有人把这当真的,但是真正的学术圈子内,“权威”二字就极重了,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自封的。

想是这么想,陈太忠却是没表现出来什么来,只是婉转地表示我尽力吧,毕竟这不是我分管的口儿,决策权还是在邱主任那儿。

以胥强的见识,自然发现不了陈主任的皮里阳秋,心里还说小陈挺重情分的,这顿饭吃得也很有成就,为大家以后的交往铺平了道路,殊不知自己已经“因言获罪”,彻底断送了弟兄们的前程。

不过这也难怪,胥教授年纪轻轻就能荣升副教授并且成为十佳青年,主要还是因为出身名门,是著名的“南杨北梁”中的南杨一系,在业内的核心圈子里也算得上是数得着的后起之秀。

至于说为人处事,倒不是说搞学问的为人处事一定就不行,胥强做人也比较外圆内方,大抵还是因为世上天才太少,如张衡一般能各方面兼顾的天才实在太少,胥教授人缘不差,但是大部分心思用到了技术上,世情上的见解,就略略地少了一点,别说比那些官场油子了,比陈太忠这半吊子都差了不少。

青年教授无心之失弄巧成拙,官场新丁意气用事锁定大局——不失为一幅绝妙的好对联,当然,横批必定为“人情社会”。

然而,陈太忠的决定并没有改变多少他的郁闷,在晚饭的饭桌上,又有人第二次提起了周兴旺,那是许纯良说的,“有个朋友在合家欢有三百多万的欠款,太忠你能不能帮催一催?”

“这种小事,我可不想往合家欢那个泥潭里插脚,”陈太忠白他一眼,侧头跟素波市建委的陈放天主任扬扬眉毛,“纯良你这么大面子都不行,就不要将我军了,陈主任你说是不是?”

酒桌上是六个人,许纯良和陈放天在素凤一级路上合作过,现在工程进入尾声了,年底也是盘点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交流交流感情。

除了他俩,肯定还有跟纯良同学孟不离焦的李英瑞,再有就是陈放天带来的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青旺老乡,在素波搞图书批发,估摸是跟他有什么亲戚关系,反正也是自己人,说话一点都不带见外的。

最后一个自然就是天才美少女了,中午借着荆涛在场,陈太忠熬过了她的盘问,再然后荆紫菱也就不问了——人家那“天才”二字不是白叫的,所以晚上吃饭,陈某人顺便就约她出来了。

“纯良也就是帮朋友随便问问嘛,”陈放天老奸巨猾,一个都不肯得罪,笑着回答陈太忠,“反正跟合家欢要钱,就是你出头最方便。”

我才最不方便!陈太忠心里苦笑,当然,他知道对方是指自己跟赵喜才都是蒙艺的势力,可是谁说一个阵营的就不可能内斗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这个建议倒也未必是不可取的,反正已经是跟赵喜才掐得火热了,倒也不在乎再搞这么一下了——可是这么做,是不是在帮着赵喜才蹂躏合家欢呢?

回头想一想吧,他拿定了主意,于是另开话题,“陈主任,今年就这么算了,明年的事情就要早做准备了,有没有什么合适的项目给介绍俩?”

这也就是他帮着许纯良问一问,反正大家在一起,除了嚼谷两句官场中的轶事,说的也无非就是这些事情,当然,陈某人眼中却是未必有这种小钱。

“有倒是有点,就是意思不大,怕你俩看不上那些小买卖,”陈放天对自己手里的项目,也是相当清楚的,“我这儿不过是个市建委,大买卖得去找建设厅找人了。”

“小买卖有些什么,说出来听一听嘛,”许纯良倒是不嫌弃,笑眯眯地看着他,“反正实打实地做点买卖,还是不错的,歪门邪道的东西,我可不搞。”

“谁说搞歪门邪道了?”陈放天笑着白他一眼,经过几次接触,他已经将许处长的性子摸得七七八八了,事实上做为一个市建委的主任,他能过手的事情还真的不少,不过有些项目虽然大,却难免有点这样那样的嫌疑,他也不好意思推荐。

所以,陈放天张得开嘴的,就是一些小活,“纯良你可以让朋友搞个工程机械公司嘛,搅拌机、压路机和挖机这些,都弄一点,回头有租机器之类的活,还不是尽量照顾你了?”

这就是典型的靠权力揽活了,赚得未必多,但细水长流胜在稳定,而且有建委支持的话,揽活回款都不在话下,别人想跟其公平竞争,那只有输。

“好像意思确实不大,”许纯良听得点点头,“投资却不少……不过也有好处,实打实的实体公司,不怕别人说闲话。”

“唉,你怎么这样啊?”陈放天看他一眼,摇一摇头,“这活做熟了名气出去了,回头再发展的话,就可以搞房地产了……房地产绝对是下一步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热点,太忠那儿不是都已经开始在搞了吗?”

“咦?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了,”许纯良扭头看一眼陈太忠,笑眯眯地点一点头,“太忠,以后你那儿的活儿可就给了我了啊。”

“这些设备租用费是不低,不过那你得开分公司才行,”陈太忠摇摇头,“而且不能全给你,下面方方面面的情绪,我也得照顾呢。”

许纯良看一眼陈放天,眼中的疑问很明显,陈放天却是笑着点头,“这肯定的,市建委这儿也是这样,比如说一个副主任手上有两个挖机,你也不能让他一直歇菜不是?县官不如现管,肯定要给别人留一点。”

“反正建委这么多活,你想都干完也不可能,”他解释得挺到位,“肥的咱干,瘦的推出去就完了,要不然把下面逼急了,他们还真的敢不买账。”

“那现在他们不买账怎么办?”许纯良接触下面人真的少,所以也就这么问了,倒是陈放天听得冷笑一声,“他们要不给我面子,我手上的章也不是吃素的。”

换在以往,他是不敢这么说的,素波不止是一个地级市,还是省会,大过他的官儿多了去啦,有些人通过高层能打来招呼,但是他照顾的是许纯良的话,倒也不用怕别人打招呼,谁还能大过许省长——未来的许书记?

严格点说,能大过许绍辉的不是没有,但是能大过许绍辉而又看得上这种小活的,还真的奇少,所以,从某个角度上讲,许纯良也算得上是本本分分地做生意了。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许纯良悄悄地拽住陈太忠,“太忠,合家欢要钱的事情,还是得麻烦你跟赵喜才打个招呼,找我的那个人跟我关系特好。”

咦,难道你没听说,我跟赵喜才不对吗?陈太忠一时大奇,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没错,高云风是嘴碎,但是他可以把消息透漏给那帕里,却是绝对不合适告诉许纯良——这里面存在着一个阵营的问题,就算高云风跟许纯良是关系不错的同学,配合做过一点小事,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

云风这家伙,看起来也不像他表现的那么简单嘛,陈太忠苦笑着摇一摇头,当然,高云风都能管住嘴巴,他更不可能实说了,“纯良,不是我不帮你,因为一个女孩,我打过赵喜才的儿子赵杰……我要是帮你说话,没准是适得其反。”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许纯良愣了一下,旋即点点头,他防人的心思其实真的不怎么强,也很会为别人着想,并不因此而恼怒,还扭头看一眼荆紫菱,接着又笑着推陈太忠一下,“你这家伙也太花心了,有了荆紫菱这种大美女,还到处沾花惹草。”

“哪儿啊,是田甜求我装她的男朋友,赵喜才的儿子骚扰得她受不了啦,”陈太忠倒是不怕说一说此事——因为是跟官场无关的,“田甜是省电视台的女主持,她老爹是田立平。”

田甜?许纯良懵懵懂懂地点点头,他听说过这女孩儿,下一刻他就猛地一愣,讶然地看着对方,“田立平是蔡莉的人啊,你不知道这个?”

由不得他不吃惊,陈太忠在蔡莉手上是吃过大亏的,那次最先跳出来搭救太忠的,还是他老爸许绍辉,眼下你为了蔡莉的人得罪蒙艺的人,这个……有没有一点大局感啊?

“我只知道,田甜是我的朋友,求到我头上了,”陈太忠正气凛然地回答,“她不喜欢赵杰,就这样。”

许纯良目瞪口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