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30章 应酬

陈太忠和那帕里说话的时候,汤丽萍和湘香坐在不远处轻声嘀咕,两个女孩算是挺有眼色的,知道两人在说一点工作上或者官场中的事情,不宜骚扰。

不过到最后,四个人还是坐在一起胡侃乱聊了,那俩狗男女做一道,对面是汤丽萍陈太忠坐一起,倒也是规规矩矩的,尽显邻家女孩的本分。

约莫在九点半左右,那处长冲陈太忠使个眼色发话了,“时间不早了,太忠你送小汤回家休息吧,我也要早点休息了。”

“你就荒淫无度吧,”陈太忠笑着给了他一句,旋即站起身来,聊了一阵之后,汤丽萍的女孩给他的印象尚可,话不多,不但清纯而且还挺温顺的。

不过这年头的人,只看相貌和气质,挺容易误导人的,蒋君蓉不但家世好,人看起来也雍容高贵,结果在我腿上坐一阵,哥们儿不是就不得不换了那湿裤子?

反正,陈太忠不喜欢给别人拉皮条,更不习惯别人给自己拉皮条,那让他觉得自己的隐私不太可靠,而且,别人介绍女孩给他,也会让他感觉有种“陈某人魅力不够、能力不强,所以找不到漂亮女孩”的嫌疑。

汤丽萍果然是穿了一件羽绒服大衣的,跟他走到车前,她很自然地坐进了副驾驶的位子,倒也没说这大半夜孤男寡女的,害怕不害怕。

驾车驶出小区之后,她依旧不说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心说看这架势,哥们儿要是把她拉到一个宾馆开房,怕是她也不会反对。

不过,他实在是没心情搞这一套,你不说那我说得了,“小汤,你家在什么地方?”

对这个问题,汤丽萍脸上也没表现出过多惊讶,而是随口说了一个地址,温顺的女孩嘛,那就得有一个温顺的样子。

陈太忠也不跟她多说,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不好控制事态发展了,他不想传给对方什么错误的信号,更何况这年头蹬鼻子上脸的人也不少。

桑塔纳开得不是很快,在寂静的冬夜里,车内只有轻微的嗡嗡声,偶尔有一半句女声传来,却是指点车的方向的。

素波纺织厂?陈太忠一时有点明白了,汤丽萍家居然是素波纺织厂的,那个差点被一元钱卖出的国有企业,比凤凰纺织厂小不了多少的厂子。

哥们儿当初在幻梦城的时候,还是收那些下岗女工管理费的鸡头呢,不过现在想起来,好像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他居然陷入了回忆中。

终于,汤丽萍柔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思,“陈哥,你……不留个电话给我?”

你终于主动起来了?陈太忠看她一眼,心里就是一哼,然而,犹豫有了刚才那点感慨,他犹豫一下,倒是没说得太过绝情,“呵呵,湘香手里有我电话呢,你跟她要吧。”

事实上,这就是婉拒了,他也能听出女孩似乎是鼓起勇气才发话的,不过,他遇到的女人,好像都有那么一点表演天赋,一时他就懒得琢磨这是不是人家欲擒故纵的手段了。

当然,他没有说难听话也没有充耳不闻,那就还是留了一条缝隙给她,湘香不可能有他的电话,但是那帕里有,若是她能要到自己的号码,那就说明那处长帮忙的欲望比较强。

反正,万事随缘吧,陈太忠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鸟,而男人征服的欲望总是没有止境的,他只是不想让自己表现得那么好接近、那么随便而已。

说句良心话,让他做出如此决定的,不仅仅是因为关于凤凰纺织厂的联想,更重要的是他对笔直的圆规腿有点欲望,更何况还有丝袜?现在天冷成这样,小钟同学做为政府工作人员,不可能再穿丝袜了,所以他最近有点怀念那个味道。

听到他的回答,汤丽萍怔一下,才微笑着点点头,轻声说一句“再见”,拎起手包就走下了车,婷婷袅袅地消失在黑暗的宿舍区里。

陈太忠倒也没开车走人,他虽然对这女孩不怎么感冒,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对方遇到点什么意外——这大冷天的,路边有三五个闲人蹲着抽烟呢。

这种破落的工厂周边,治安普遍不是很好,像凤凰纺织厂那里就是很明显的例子因为无所事事,厂里游手好闲的职工和子弟不少,白天蹲在街角,见到美女吹个口哨甚至出言调戏两句都是正常的,直到现在凤凰纺织厂那里都是如此,在那一片公认的美女中,大家唯一不敢调戏的就是丁小宁。

当然,这是白天的情况,那些混混晚上出来,又恰巧喝一点酒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实在不好说了。

总算还好,抽烟的人也看到了陈太忠的车没动,只是笑嘻嘻地跟汤丽萍搭讪了两句,小汤同学回了两句,大意也就是说“送我的人只是个普通朋友”。

所以,这个晚上陈太忠就是一个在紫竹苑渡过的,新年刚过春节又临近,雷蕾的工作非常繁忙,既然拒绝了诱惑,那就只能享受寂寞了。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由于他的车在宿舍区门口停了一阵,使得第二天湘香打电话给汤丽萍,问两人关系进展得如何的时候,小汤同学居然有勇气表示——“陈主任说你知道他的电话”……

第二天下午,陈太忠去党校考完试之后,按照关正实的要求,专程去了一趟省科委,到关副主任的办公室坐了坐,虽然已经是十一点了,但是仅仅坐了一小会儿,就进来五六拨人找关主任办这办那的。

“关主任,你这人气真的大不一样了啊,”陈太忠颇有点感触,“主持上工作以后,感觉是热闹多了啊。”

“你又没来过我办公室,怎么知道我以前不热闹?”关主任笑着回一句,对方说得确实没错,然而自己若是直接承认,未免就有沉不住气的嫌疑,于是他又点点头,“今天确实热闹,不过我觉得大家都是来看你的,你那辆桑塔纳在院子里吧?”

陈太忠此来,也是具有相当意义的,自打去年大闹省科委之后,他就没再来过这里,这个信号所表现出来的意思众所周知,而且同时,他来了只找关正实,那不但说明认可这个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更说明两人有着不错的私交。

关正实现在的地位,是陈洁给的,不过想巩固地位,要做的事情、能用的手段,就实在太多了,毫无疑问,凤凰科委实际领军人物陈太忠这么做,那就是对他的强力支持。

“要走了,”又聊了两句之后,陈太忠终于站起身来,“中午请了荆教授,还有天南工大的胥强,呵呵。”

“胥强?”关正实皱着眉头想一下,“去年的天南省十佳青年?”

“嗯,”陈太忠点一点头,当时酒席上,他身边一边是周兴旺一边是副教授胥强,两人谈得不错,今天见面就是胥教授请客,当然,目的肯定还是想从科委弄点项目或者资金。

胥强提前就说了,有几个同事很有能力,而且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拿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卖钱或者将其转化为生产力,邱朝晖的“创新基金”的扶持项目,不但要求项目足够好,而且要求对方也投资一部分,对这些教授来说,资金门槛有点高,不太玩得起。

所以他们的目标是接课题,没错,火炬计划就是用来搞这个的,比如说有的工厂技术需要改造了,向科委申请资金,而那工厂又不能独立完成技改工作,在这个时候,教授们就可以将这个课题接过来——这可是实打实地出售技术,并不需要投入资金,教授们的脑瓜就是钱啊。

对于这个想法,陈太忠是认可的,只是目前还没有出现类似的项目,而他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不过他既然是科委主任,结识一下这些人倒也正常。

叫上荆涛来,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要荆教授帮自己看看这些人,同时也能了去一桩麻烦——荆紫菱已经缠了他好几次了,想要知道张州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才美少女的联想力是很丰富的,一听说张州那边有灵异事件,就直觉地认定此事是陈太忠所为,要他讲述经过,搞得陈某人已经躲了她好一阵了——他知道自己对她的免疫力不是很高,万一把不住嘴,岂不是很糟糕?

这次将荆紫菱也叫出来,不但能养养眼,而且她老爸也在,她总不能死缠烂打地拧住自己发问吧?

谁想,大家落座之后,胥强居然先重重地叹了口气,“陈主任,这是咱俩第二次坐在一起喝酒,倒是可惜了周兴旺……唉,去年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