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29章 被拉皮条

“湘香?”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省台还是市台的一个女主持来的,他能记住她,还是因为这名字的结构,跟田甜和雷蕾极为相像。

“那女孩儿不错,挺要强的,日子一直也不是很顺,”那帕里笑一声,“她愿意跟我,那我就照顾她一段时间吧。”

“啧,你还真认真了?”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老那你是有家室的人啊,小心栽在这东西上面……那种女人值得相信吗?”

“要比心眼,一万个她也不行,”那帕里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傲然反问他一句,“我老那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这可难说,老房子着火烧得更快,”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最起码,她能让买别墅金屋藏娇,这就有点心机了。”

“扯呢,我只赞助了她十万,大部分的钱还是她以前在北京上学时挣的,”那帕里不欲再多说此事,说不得转移了话题,“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有钱?”

北京上学时挣的?陈太忠有点明白了,帝都生存不易,一个上学的漂亮女孩儿能靠什么在那里赚钱,实在是没必要琢磨了,估计跟马小雅以前生存的手段差不多。

不过,那帕里能将此事告诉他,甚至还领他去别墅,那也是真不把他当外人,他也不好再歪嘴了,只是他还有点好奇,“要是你能跟蒙老板走的话,会怎么安置她?”

“还说什么安置不安置的?无非就是一段露水情缘而已,了不得再给他一点钱,”那帕里哼一声,不以为意地回答,“就算我能在碧空安置了她,也不会出面,跟着老板干,我自己的形象不要,也得考虑老板的形象不是?”

“刚刚还有情有义的,现在就又变得冷酷无情了,怪不得人家都说‘傍老不傍小’呢,你这话就是最好的注解,”陈太忠笑得直打跌,脑子里却是在琢磨,这家伙是真的这么想呢,还是想让我把这话传到蒙艺耳朵里?

事实上,他这是患了官场中普遍存在的“疑心综合症”了,下一刻,那帕里就向他表示出了有情有义的一面,“不是傍老和傍小的问题,慢慢你就知道了,我这人最重情义……要是真能跟老板去碧空,等安定下来,介绍点正当生意给湘香,不是很简单吗?这年头钱就是大爷。”

“这个倒是,”陈太忠点点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实在不能怀疑对方的诚意了,要不然整天这么疑神疑鬼地活着,实在太辛苦了,“不过老那,蒙老板可是亲口跟我说过,‘太重情义,不是什么好事’。”

“切,这是他叫你跟着走,你不肯答应的时候,蒙老板才这么说的吧?”那处长再次证明了他毒辣的眼光和分析能力,“太忠,要给我是你,绝对就放下一切跟他走了!”

他甚至还想说“你活得实在太随性,太不知道这机会有多难得了”,不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态度不同,因缘和际遇也不同,谁又敢保证,自己的选择一定就是正确的呢?

我倒是什么都懂什么都会,现在在天南省委任正处,可是论影响力的话,却远远不及下面地级市的这个副处,在官场中搏击,首重机缘,其次才是能力——当然,最大的机缘,是投胎到合适的人家。

我不是你,我放不下!难得地,仙界中出名薄情寡义的陈某人,眼下脑中居然是这样的念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并不想标榜自己鹤立鸡群的、傲人的情义,只是微笑着摇头,假作成熟状,“凤凰科委正是收获的季节,我为什么要让别人摘桃子呢?”

你跟着蒙艺走,有整整一个省的桃子等着你呢,那处长笑一笑,算了,你要是去了我怕是希望更渺茫了,“不管怎么说,太忠你这情义我记下了……前面右拐。”

湘香买的别墅也不大,一栋二层半的小楼,第三层其实是个两米高的阁楼,不是那种一半房子一半阳台的布局,再加上三十平米左右的院子,这样的地段这样的房子,眼下在素波大概七十万左右能拿下来。

这还叫“过得不顺”?陈太忠实在无法想像怎么才能叫做过得顺,以他在阳光小区的商品房花销来分析,这个别墅别的不说,只说物业、水电之类的费用,一年没有三万根本维持不住。

不过,这又关我什么事呢?他笑着摇一摇头,走进了别墅,房间里的灯光昏暗,两个女孩儿正坐在那里聊着什么,见他俩进来,忙笑着站起了身。

那帕里也会搞这一套?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转念一想,得了,人家老那在老爹没退的时候也算衙内呢,瞥一眼那俩女孩,一个似曾相识应该是湘香,另一个却没见过,不过看起来比湘香还要漂亮点,气质也清纯一点。

“这房子不错,”陈太忠很愕然地发现,二层中间居然是空的,阳面是房间阴面是两个长厅,这样大空间的格局在素波真的少见,“嗯,我在北京也有这么一套别墅,不过现在被人征用了。”

房间的装修和摆设也很梦幻,又带了点随意和卡通的味道,加上一些夸张的艺术造型,看得出主人是个讲究浪漫的人。

“帕里哥来了?”湘香很热情地走过来,帮那帕里脱去外套挂入门口的衣橱,那个女孩则是站在那里扭扭捏捏的。

屋里很温暖,两个女孩穿得都不多,湘香上身是黑色低胸秋衣,下身是黑色健美裤,将苗条纤细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

那个叫汤丽萍的女孩则是紧身高领羊毛衫、花格子短毛呢裙和棕色高腰皮靴,有点时尚又有点含蓄,不过,腿上穿的居然是……肉色丝袜?

裙子尚未及膝,两条腿却是笔直细长,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猛地想起了鲁迅形容卖豆腐的杨二嫂的话——“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不过,搁在以前这种形容是不太好的意思,现在却是流行色了,哪个时装模特不是圆规一般的长腿?只是眼前这汤丽萍格外地细了一点就是了。

她外面应该有穿大衣的吧?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脑袋却是扭向那帕里,“老那你不是找我说事的吗?”

嘿,这家伙眼光还真高,那帕里心中感叹一下,两人径自走到一层屋角的小酒吧处坐下,湘香见状,赶紧过来招呼给二人倒酒,又打开吧台处上方的吊灯和一侧的射灯,光线倒是搭配得极好。

“碧空那边,斗得很厉害啊,”那帕里拿起一瓶啤酒给自己的杯子倒满,又要给陈太忠满上,不妨那厮手一挡,“呵呵,我自己来,自己喝自己的。”

“好像是要死缓了,”陈太忠咕咚咕咚灌了半杯下去,才摇一摇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你听说什么了?”

“我也听说是这个,”那帕里笑着回答,见他讶异地扭头看向自己,禁不住瞪他一眼,“拜托,我老爹的战友遍布全国,还有老领导……真要一心打听点事,也不是很难吧?”

“听说死缓就是两个人都走,呵呵……小道消息,”陈太忠笑笑,接着又叹一口气,“我得着手布局老板离开以后的事情了,我身上这蒙记的光环太明显了。”

“这个小道消息还真快,我也是这么听说的,”那帕里点点头,“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未必就是真的。”

“知道的人也不会很多,”陈太忠笑着摇头,“不过有些常识性的问题,被人猜到也很正常……市委书记被死缓,那得多大动静啊?”

“那你也不用担心,还有许绍辉、陈洁和高胜利挺着,你怕个什么?”那帕里听得就是叹口气,“倒是我没准有点麻烦。”

他想的是自己行事挺低调,若是走不了也未必就能打上什么烙印,这一点是比陈太忠强一些,不过,却也未必是好事——蒙老板去了外地,太忠这干将最起码还有一些交换的价值存在,而自己被人调去当调研员的话,估计也未必有人说情。

他也没真的去指望高胜利,那只是个预留的后手,但是蒙艺一走,高省长又凭什么认他这个小处长?没准还要清算前一阵自己狐假虎威给其造成的困惑,至于说这是高厅自己的误会——愿意不愿意跟你讲理,那是人家的事,毕竟这一段时间,高家都在小心亲近那家,而李毅光原本也是高厅长用得极顺手的。

所以说,他最好的选择,还是一门心思跟着蒙老板转战他处。

“有麻烦怕什么?你不觉得一帆风顺很没意思吗?”陈太忠笑一声,“呵呵,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这可是毛老人家说的。”

“我不像你那么疯,”那帕里笑着白他一眼,心里却是轻松了不少,太忠此人交游广阔,真走不了更是要交好此人了,“也没你运气那么好……对了,听说你挺着祖宝玉,又跟赵喜才掐了一下?”

“素波官场的消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陈太忠疑惑地看他一眼,猛地想起来了,“得,又是云风那张碎嘴吧?”

“云风都能知道,我难道不该知道?”那处长“悻悻地”瞪他一眼,“你不仗义不告诉我,还要怨人家小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