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28章 清醒的无奈

“真倒霉,”陈太忠走出市委大院三十九号,悻悻地叹口气。

他在科委呆了一段时间,实在是烦不胜烦,中午陪着水利局何鸿举和建福公司一干人喝了一通,下午死活不想去单位了,心说黄汉祥遇到这种事都得躲,哥们儿也躲吧?

既然躲,那就往三十九号躲好了,陈太忠想着上次只有那么少少的一次,还是囫囵吞枣来不及品尝的那种,禁不住食指大动,心说快过年了,我去蒙老大的嫂子家走一走,也说得过去吧?

谁想,打着这个主意的,远远不止他一人,进屋之后还没来得及培养情绪,就有人上门拜访,陈太忠也实在没办法,只能假作给电脑杀毒,钻进了书房——你总是要走的吧?哥们儿今天还就不走了。

谁想这一来人就是源源不断,这个走了那个又来,而陈主任的手机也是响了又响,搞得三十九号前所未有的热闹。

在市委副秘书长杨智离开之后,唐亦萱也有点受不了,把陈太忠从书房里喊了出来,“要不你也走吧,自老书记过世以后,家里还从没有这么热闹过呢。”

一听说“老书记”三个字,陈太忠就知道今天怕是不能做什么了,一时气恼不已,“他们能找你谈工作,我也能谈不是?”

“好了,来日方长嘛,”唐亦萱冲着他微微一笑,站起身子走到他身边坐下,双手环住他的腰,将下巴放在他的肩头,“你在我这儿呆得时间长了,总是不好。”

“你就会说个‘来日方长’!你就不想一想,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陈太忠见她主动送上门来,心里微微一动,抬左手在她光滑的脸蛋上轻轻地抚摸着,“呵呵,看来我得劝晓艳常回家看看了。”

“在晓艳面前,你可得规矩点,”唐亦萱柔柔地发话,顺便又轻轻地一叹,“唉,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昏头了,跟女儿争起男人来了。”

“你的母爱还真博大,呵呵,说你俩是姐妹还差不多,”陈太忠笑一笑,右手一伸轻轻环住她的腰,手就想向运动服内探去,怎奈就在这时,门铃再度响起。

被人打断了手眼温存,他的郁闷可想而知,这次他索性坐那里不动了,别人能跟“唐姐”谈工作,为什么我就只能修电脑?

谁想这次来的是张智慧,带了两人来唐姐家收拾房间的,其中一个中年女人,还是凤凰宾馆的副总,陈太忠对这女人有点印象,心说这有地位就是不一样啊,一个正科也会主动跑来帮你干活。

不过再想一想,他也释然了,上次见擦玻璃的,是王宏伟和秦小方的秘书,那俩秘书论级别,差不多也该是正科吧?

张总倒是跟陈太忠不见外,坐在那里笑嘻嘻地聊了起来,“太忠你这倒好,躲在唐姐家,也算少了很多事啊。”

你这老小子嘴里就没好话!听到这话,陈太忠知道自己不能不走了,张总或者说者无心,但是一旦传出去,有人想歪就不好了——姓陈的你想躲事儿很正常,但是躲到一个寡妇家里,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出了三十九号,陈太忠琢磨一下,还是早点去素波吧,不过那个牌照没办下来,走也不方便不是?

当天晚上,陈某人入住育华苑,将蒙晓艳和任娇送上欲望的顶峰之后,躺在两具赤裸的胴体之间,一手搂一个,脑子里却是在琢磨,该怎么跟蒙校长做一做工作,让她常回家呢?

“想什么呢,太忠?”任老师发现他有点心不在焉,轻轻推他一把,又调皮地将光滑细腻的小腿在他腿上来回地蹭着,“工作压力很大?”

“大倒是不至于,”陈太忠懒洋洋地摇一摇头,左手随意地捏揉着她的酥胸,任那一团丰满在手上变化着形状,“关键是整天麻烦事太多,唉,头疼。”

“太忠,你觉得我的皮肤,是不是比以往好了很多?”蒙晓艳低沉的声音响起,“比以前细了,也有弹性了,是吧?”

那也比唐亦萱差一点,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任老师,你那个市级模范教师,搞定没有啊?”

“没有,不过晓艳帮我说着呢,应该差不多吧?”任娇被他一阵捏揉,又有一点情动,手指在他胸脯上画着圈圈,两条腿却是夹住了他的左腿——这是前兆。

“晓艳,你不用帮她说了,我去找王伟新吧,”陈太忠心里叹口气,心说你用习惯了老王,将来蒙艺一走,万一老王心里有点想法,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他知道蒙晓艳的脾气不是很好,做事也未必到位,蒙艺在一切都好说,蒙艺不在了那可真的难说,不过还好,老王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不至于难为她。

该开始布局了啊,他心里苦笑一声,得未雨绸缪,为蒙老板离开天南之后可能自己这边遇到的情况做准备了,可笑的是,不但王伟新被蒙在鼓里,天天陪着唐亦萱晨练,连蒙晓艳这亲侄女儿,也是懵懵懂懂的,一头雾水。

下一刻,他感觉任娇的小腹已经贴到了他的腰际,有细碎的毛发在胯骨上摩擦,侧头一看,发现任老师正在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眼中满是欲望的火苗。

“呵呵,又想了?”陈太忠笑着一翻身,任老师很自然地分开双腿迎接他,感受着她肆意张扬的激情,一时间他有点感慨:其实活得懵懂一点,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第二天是周五,科委例行的“发改会”陈太忠是要参加的,五个人正在随意交换意见的时候,办公室递来了一张传真,下周三是省科委年底工作总结会,分管副省长陈洁要到会。

一般而言,省科委的工作总结会议,下面地级市的科委只有省会素波的主任一定会到会,其他主任就是要看情况而定了,这次邀请凤凰科委的主任到会,也算是对这边工作成绩的一个肯定——尤其是在省市两级科委不对眼的情况下,这个举动也算是公开化解恩怨的开始。

“周三啊,”陈太忠郁闷地撇一下嘴,又笑着看一看其他四位,“我是要考试呢,谁去开会?”

其他三人也不说话,眼睛全瞥向了文海,文主任犹豫一下,“那也只有我去了,不过太忠,开完会我就得走人,咱这儿离不开人,素波那边还得你接着沟通。”

那三位依旧不说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嘀咕一句,年底了,都是突击花钱的时候,老文这是不放心手上那点钱啊。

要说文海这主任,当得也真够窝心的,任何一个政府机关里,财权都是牢牢地掌握在一把手的手里,可凤凰科委这里,却是例外得一塌糊涂。

一开始还好,只是出了一个陈太忠不受控制,现在可是惨了,好多钱一把手说了都不算,各个副主任都有自己的项目和资金,反倒是文主任还要操心自己这一块被人伸手。

到了周一,陈太忠的车牌终于办好,开车一路狂奔向素波,终于在晚上抵达,素波这边关正实早就摆好的酒宴在等着他。

现在关主任已经在主持省科委的工作了,不过年底事情多,暂时也没空把他扶正,真等扶正大概也就赶上两会前那一拨调整了。

令陈太忠惊讶的是,与会的还有素波科委的副主任张大山,见他表情奇怪,关主任哈哈一笑,“都是自己人,不说别的了。”

素波科委现在的主任姓刘,不是董祥麟的人也不是关正实的人,而是科委以前第一副主任陈主任的人,而这个张大山是刚从素波建筑设计院调来的,以前跟关正实的关系就不错。

搞明白这点之后,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为素波科委的刘主任叹气,又是个悲剧人物啊,站错队伍了,未来的省科委大主任收拾你不会手软的!

而这张大山能跨了系统调动,估计也很有点背景,想到这个,陈太忠笑嘻嘻地跟他打个招呼,“张主任上任以来,咱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呢,呵呵,先干一个。”

“那是,”张主任笑着点点头,持杯一饮而尽,表现得挺豪爽。

陈太忠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那帕里处长相陪,那处长表现得挺低调,张主任同样的低调,酒桌上主要就是陈主任和关主任在聊天了。

“过完年后,好好活动活动,”曲终人散之际,关正实拍着陈太忠的肩头,“外省好多要求你去交流经验的,总是蜷在凤凰有什么意思?”

你还是操心自己吧,蒙老板一走,我的行情肯定要下跌呢,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却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那帕里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等他上了陈太忠的车之后,才叹一口气,“蒙老板一走,陈洁还能不能赏识关正实,还真就难说了。”

“蒙老板一时半会儿走不了,”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怎么也在老关的任命之后了,反正这关系,总是经营出来的,他可不笨……送你回家?”

“今天不回了,”那帕里冲他笑一笑,“咱们去湘香的别墅,接着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