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24章 死缓

张建林听陈太忠问得犀利,也只能笑一笑,含糊地回答,“那些开得起车行的,谁的身后还没有几个人?别说找个副市长什么的,就算局里找个副局长、支队长,我还不都是得买账?”

正说呢,张所长招呼的人来了,却是陈太忠见过的,不过此人的名字他是死活想不起来了,“你是考试组的,是吧?”

“是,考试组的小仲,仲天民,”张建林笑着答他,随即又一指,“小仲,来,认识一下咱凤凰市最年轻的副处,科委陈主任。”

“陈主任,又见面了,”仲天民加紧两步走上前,笑着伸出双手,嘴里还不忘记跟领导解释,“队长,陈主任现在跟张梅住一个院子呢,都在横山区委的宿舍。”

张建林身为车管所所长,同时还兼任交警支队副支队长,“队长”这个称呼,也是亲近一点的人才会叫的,远一点的喊处长——张建林也是副处待遇,只有那些不太注意的,才会愣头愣脑地称其为张所长。

“你俩认识就更好说了,陈主任来是给他自己的车上牌照的,小仲你一定招呼好了啊,”张建林笑着点头,“具体该怎么办,不用我强调了吧?”

“队长您放心好了,”仲天民心里明白得很,找领导办人情事的人很多,所以张所长一般说话都非常讲究,不同的字眼说出来,那就意味着不同的执行力度,就像财政局签字一样,里面学问大着呢。

不过那些说法,都不适用于眼下,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瘟神来的,要是只来一个电话倒还好说,可是人家都到所里来了,那也就不用琢磨怎么应对了。

“对了陈主任,你这个是要上O牌还是90牌?”要不说专业人士办事,就是细心呢?冷不丁仲天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O牌是传说中的特权车牌,90牌是市政府专用。

事实上,他的用意不止在此,而在其他的,不过张建林一听就明白了,笑着看一眼陈太忠,“你要上普通号的话,我给你想办法找个四个六的号……不过,这可是得你自己用啊。”

小梁是分管号码发放的,算是一等一的吃香位置,也是张所长的心腹,只是,仲天民想领着陈太忠去讨好号,人家肯定不理。就算他搬出瘟神的名头都没用,小梁只认张所长。

当然,这些因果,是仲天民在走出张所长办公室之后才交待的,陈太忠听得摇一摇头,心说这车管所屁大一点的单位,倒也是等级森严分工明确——还是各有油水在其中啊。

“没啥,就是随便给个差不多的号就行了,”他笑着摇头,因为有顾忌,他就不想要特权号和好号,“我是嫌那些号不方便,两个六就够了,太扎眼了不好。”

接下来就是办手续了,有仲天民领着,插队办理那肯定是必然的,可纵然如此,他的事情办得都不算快,因为有些人还真就不买仲天民的账。

当然,这不买账也不是做得很明显,无非就是语气不耐烦一点,多问两句之类的,场面上的事情大抵就是这样,只有一次,仲天民见陈太忠被问的有点火了,才插一句嘴,“要不要我请张队长给你打个电话?”

不过这个麻烦,却是陈主任自己找的,没办法,这位正是那个被他摸了摸警号的“老刘”。

“真是麻烦啊,”陈太忠没办过这事,心里实在腻歪到不行,“这盖了九个章了吧?我说,给飞机上个牌子,手续也不会再多了吧?”

“这算好的了,有我带着你呢,”跑了这半天,仲天民也发现,这陈主任并不是那么难说话,语气也就随意了一些,“你没看每个窗口都排这么长的队?有的人不明白程序,排错几次队,三天都办不完。”

“你们这叫折腾人,”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心说还好这年头车还不算太多,等过上两年还是这样的话,会累死人的,“大厅门口你们不搞个流程表?”

“那是张队长考虑的问题了……”仲天民笑着摇一摇头,才待继续说什么,一边走过来一个男人,沉着脸发话了,“小仲,我找你好几天了,你过来一下。”

仲天民的脸色登时就苦了起来,犹豫一下才回答,“你等一下,我把领导的客人安排了,你着什么急,我又跑不了。”

陈太忠本来正闹心呢,听到这话,很不满意地上下看了对方两眼,虽然没说话,可是多少有点挑衅的味道。

“算了,陈主任,私人的事情,”仲天民见状赶紧低声嘀咕一句,显然,陈主任自恃身份不好说什么,可是看这架势,自己要请其代为出头,肯定也能获得支持,只是这事情,实在不好张扬,“不关您的事儿。”

一边解释,他一边抬手拦住一个穿便衣的年轻人,“小王,带着陈主任去拓一下号,这是队长的朋友,不敢怠慢了啊。”

这小王似乎不是正式编制,也不怎么爱说话,带着陈太忠到了检车的地方,帮着领了透明胶带和印油,就交到陈太忠手上,“拓车架号和发动机号。”

“我不懂,你来,”陈太忠也不接这东西,心说这家伙怎么是这种态度?谁想小王默不作声,一边倒是过来两个闲汉,“兄弟我帮你拓吧,一个号十块钱。”

“你拓不了?”看着小王,陈太忠有点恼火了,你这家伙是不是……

“拓不了,一般人都拓不了,这也是技术活,”小王淡淡地摇头,面无表情,“自己拓出来的号都不够清楚,还是花钱找他们拓比较划算。”

这帮人一看就是闲汉嘛,陈太忠有点恼火了,走到一边看别人怎么拓号,我还就不信了,一般人都拓不了?

这拓号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印油涂抹到号码上去,然后贴上透明胶纸带,用力压实再猛地一拽,于是红彤彤的号码就出现在胶带上了,然后将胶带往白纸上一贴,一个备案用的号码就有了——不得不说,拓的号不清楚的话,还真的很难过关。

旁边有那些闲汉在帮别的车拓号,手法非常娴熟,不但快拓得也清楚,也有那不信邪的车主,自己拿印油拓号,可是拓下来的号实在不能看,可见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他看了一阵,觉得自己要去拓,肯定也没问题,不过哥们儿好歹也是堂堂一副处了,大庭广众之下,不能那么丢人吧?拿手指沾了印油,撸起袖子往车架上抹?

他刚拿定主意,一边又过来个半大小子,手里也拿着抹布等物件儿,一看就是专业的,“大哥我帮你拓吧,一个号十块,不清楚不要钱。”

“行了,就你了,”陈太忠见他穿的军大衣四处走风,这两天天气又冷,小家伙冻得吸溜吸溜的,心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是在学校的啊,哥们儿发发善心,就照顾你了,“快点儿啊,我事儿多着呢。”

“大哥,还是我来吧,他活儿不行,”刚才的闲汉跟过来了,一个跟陈太忠腻歪,另一个却是走上前推搡那孩子,“小子,今天不是你们马庄人接活的日子,怎么,想坏规矩?”

“人家大哥愿意让我干,”小孩一指陈太忠,顺手又用袖筒抹一下鼻子,“你又不是没抢过我的活儿!”

“行了,少说废话,你给我干活,”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才待再说点什么,有电话打了进来,是联防队员小董,“陈主任,碧空省阳光市的辜书记,要判了……死缓。”

小董上次去了一趟碧空,不但打探了点消息回来,还结交了几个朋友,所谓的“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就是这样了,人走了之后,居然还能收集到这样的消息——换给陈某人都未必做得到。

“死缓?”陈太忠听得就是吓了一大跳,死缓啊,一个市委书记被判了死缓,这还真是玩得大了,“这么大的仇?”

“那俩斗得太凶了,你不知道啊,”小董苦笑着回答,“消息早就传遍整个碧空了,死刑的话省长走人,无期的话书记走人,死缓……估计这就达成什么说法了。”

“你这才是小道消息,这么大的事情,能街头巷尾都知道啊?”陈太忠笑着啐他一口,心里却是有些凛然,果然是这样,死缓的话——两边都走人?

“我也就是听说了,”小董笑着答他,估计也没太把这消息当回事,“反正大家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过这个死缓,十有八九是这样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站在那里愣了起来:要不要给老蒙打个电话?不过按说,以蒙老板的消息渠道,应该早知道了吧?

犹豫一下,他还是打个电话过去,蒙艺听他说完之后,还真没说什么,“嗯,先这样吧。”

压了电话走回检车场,他才发现,那俩闲汉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指责小孩,小孩儿却是埋头拓号,充耳不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