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21章 各怀心思招商办

陈太忠在素波呆上瘾了,心说我再撑一撑,过一阵党校那边就要考试了,不成想凤凰那边接连有事,还是不得不回去。

杂七杂八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招商办的“引入费”要申请了;乔小树接到金乌的投诉,问腾建华新增的五百万星火计划资金,为什么不接受金乌的申请;马疯子的汽配城要开张;凤凰市电视台对科委的系列报道也开始拍摄了……

“越到年底,这小破事儿就越多,”陈太忠一路叨叨着,驾车飞奔凤凰,谁想就要进凤凰市区的时候,被公路巡警盯上了,原因很简单——超速。

事实上,看着巡警冲自己的车打手势,要自己停车,他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要过年了啊,弟兄们都得弄俩镚子儿花花不是?

“啧,真是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陈太忠郁闷地将车向路边一停,警察骑着摩托过来了,这个年代还不讲先敬礼一说,小警察一指他,“你,下车。”

“兄弟,我赶时间,”陈太忠也不下车,将车窗户摇下来,随手递给他一沓人民币,“好了啊,下不为例成不成?”

“嗯?”小警察一看这家伙出钱这么痛快,心里就有了疑心,走下车到车前面看看,新的桑塔纳时代超人,还是……没上车牌的这种?

“驾驶证、购车手续,拿出来,”他的脸一绷,身体也微微地向后退一步,手已经摸到了肩部挂着的对讲机处,警惕心不可谓不高。

“给你给你,都给你,我工作证都给你,”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说不得将一套手续递了出去,“兄弟,我真的赶时间。”

那警察拿过购车手续和驾驶证翻一翻,没看出什么问题,再一翻工作证,傻眼了,拿着照片上下对照一下陈太忠,“你……是科委的陈主任?”

“没错,我刚从素波回来,好多事儿等着办呢,”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我说兄弟,你能不能行个方便?”

那警察愣一愣神,大概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瘟神这么好说话,犹豫一下,笑着点点头,“是陈主任,那还不好说?不过……你真是陈主任吧?”

“要不你骑着摩托跟我去招商办?”陈太忠心里这个纠结啊,心说哥们儿好好说话,这还是做错了?

“唉,是您的话,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小警察笑着回答,他也想明白了,人家陈太忠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跟自己一般计较?“不过您得注意了,这儿马上要上雷达测速了,路过这儿的时候,开慢点儿。”

陈太忠接过那套手续,笑着点点头,又将那一沓伸出去,抖一抖,“拿着啊”,谁想那警察笑着摇一摇头,“陈主任您这不就见外了吗?”

“得,既然有缘撞见,送你个东西,”陈太忠就是这脾气,对方想硬要什么,他还就是不愿意给,要是人家不要,却是硬要塞过去,于是手上换了个盒子递过去,“一个外国朋友送的金笔,开罚单的时候你也有面子……不要我可恼了啊。”

开罚单的时候有面子?小警察越琢磨,越觉得这话说得很有点天马行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时代超人已经缓缓启动了,说不得他又大声喊了一句,“陈主任,你那临牌要过期了……快点换了吧。”

赶到招商办,正好赶上景静砾来了解这个“引入费”的情况,按说这是郭宇负责的,不过郭市长一见这报告是陈太忠署名的,心里腻歪得不行,就让市政府大管家来了。

陈太忠交待完之后,又赶场似的四下乱窜,总算是在天擦擦黑的时候,将几件火烧眉毛的事情办了个差不多。

当天晚上,是招商办业务二科的欢送会,欢送谢向南科长离职,陈太忠自然是要参加的,不但他来了,还带了自己在科委的通讯员张爱国来。

谢向南是要去曲阳任副区长的,分管的估计是农林水这一片,他早跟陈太忠预定好了,火炬计划、星火计划之类的项目,你得多多关照啊。

既是党校同学又是自己的副手,关照是肯定要关照的,可是这种场合中,陈太忠肯定不合适带梁志刚或者腾建华过来,说不得就带了自己的通讯员,让张爱国跟谢区长多接触接触,将来有什么事,也好打招呼相互关照。

按说,这种场合就是年轻一辈在闹腾,谁想秦连成也出现了,由此可见,谢政委现在的行情应该是不错才对。

其实严格来说,秦主任的年纪也不是很大,而招商办的风气,像企业多过像机关,一干人在桌上说说笑笑煞是热闹,甚至陈太忠连这话都说出来了,“老谢,想跟科委要钱那好说,不过,向阳镇那个李跃华,你得给我拿下了,要不可别抱怨我克扣你们的资金。”

“就是啊,谢区长,”杨晓阳本来闷头喝酒呢,听到这话也嚷嚷了起来,今天一桌人,小吉因为已经是内定的副科长了,表现得比较活跃,而这一幕看到小杨同学眼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我要是能早来半年,这个副科长就该是我的了。

事实上,他这个想法,是被秦连成误导了,事情的真相是:因为提了小吉做副科长,秦主任担心杨晓阳怀恨在心,为了安慰他,才整出这么一套说辞来,大意不过就是张行唱的《迟到》那样——“喔,他比你先到……”

小吉那几年冷板凳也不是白坐的,再加上家学渊源,真论当官的本事,杨同学这种在体制外野惯了的人想要赶上他,怎么还不得打磨三两年?

不管怎么说,杨晓阳的第一个项目,就折戟向阳镇了,虽然破坏了这个项目的是陈太忠,但是杨同学恨的也是李书记,一听这个话题,终于是坐不住了,“李跃华那家伙太不是玩意儿了,居然把脑筋动到了投资商身上,害得我差点愧对朋友……秦主任,你说是不是?”

投资商和朋友,那是不尽相同的!秦连成心里叹口气,却也没有驳斥,只是笑眯眯地点点头,很客观地发话了,“你俩说得没错,不过你们要想到啊,向南去了不过是个副区长,向阳镇可是曲阳数一数二的大镇,那个李……李跃华是吧?李跃华又经营多年根深蒂固,一时半会儿的,还是不要难为小谢了。”

“那老谢一时半会儿的,也不要指望科委的资金了,”陈太忠笑着接口,“秦头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那脾气,不逼他不行。”

“你那法子也行不通,”秦连成狠狠地瞪他一眼,“你倒是逼了金乌了,现在可好,金乌的人把状都告到市里来了,说科委对他们采取了歧视政策。”

“歧视?”陈太忠气得笑了,眼下大家喝酒都喝得差不多了,闹哄哄的,他倒也不怕稍微说得过火一点,“秦头儿你就不知道他们都做了点什么,拿我们星火计划的钱买电脑去了……”

“那也是你做得不对,”秦连成也喝了不少,虽是尚算清醒,可是也不掩饰自己的观点了,“他们报上来你扔那儿不理,不也就完了嘛,为什么根本就不收人家的报告呢?这不是给人家提供攻击你的借口吗?乔市长没找你谈?”

我嫌那破玩意儿占地方!陈太忠撇撇嘴,不以为然地回答,“那是他们开了坏头儿,不杀一杀这股歪风邪气,我那儿工作也不好开展……咦?秦头儿,这话好像当初还是你告诉我的,说是咱们招商办不能随便答应投资商的要求,要不就是开了坏头儿。”

“这个……我有说过吗?”秦连成皱起了眉头,他脑子里确实有这么个认知,不过他真不记得自己曾在这家伙面前说过了。

你没说过,是我猜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是啊,我在招待甯家的时候,您亲口跟我说的,要保证底线,不能随意退缩。”

“你小子就诈我吧,”秦连成看着他笑,“欺负秦头喝多了,是不是?成,我就当说过这个话了,不过,你真的别难为小谢……”

就这么闹哄哄的,一个晚上就过去了,难得的,张爱国比较低调,倒是还清醒,见大家要散了,上前悄声问陈太忠,“陈主任,你开林肯车,还是开你那辆时代超人?”

“不用换钥匙了,就这样挺好,”陈太忠点点头,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明天给我把牌照上了吧?”

“明天周四,怕是没时间上牌照,”张爱国叹口气,“车管所周二周四周五都是半天班。”

半天班?陈太忠正皱着眉头纳闷呢,秦连成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拽走了,“太忠,问你个事儿,我要是去外地,你愿意不愿意跟着我走?”

“外地?”陈太忠挠一挠头,眼睛一亮,“您要去哪儿?”

“去陆海,”秦连成四下看看,低声回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