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19章 一波刚平

事实上,祖宝玉和田立平都明白,对方跟自己一样是冤枉的,所以在现场两人暗藏机锋地斗了两句嘴之后,剩下的问题就是:事情完结了,该怎么向社会上交待呢?

其实若没有刘晓莉一事,这交待真的是很好办的,无非就是戒毒中心知法犯法,一件很普通的案件而已——低调私下处理都很正常。

不过有了这“被精神病”,事情肯定就要麻烦很多了,记者挨整并不是多稀罕的事情,但是记者挨整还被捅出来了,这就是麻烦了。

“祖市长,来,我跟你商量一下,”田立平冲祖宝玉招一下手,两人走到一个僻静处,一旁有人想跟过来,却是被田书记和祖市长的秘书挡驾了。

“这次是你借我脱身了,你承认吧?”田书记见没人跟过来,就笑嘻嘻地发话了,别人看起来是两位领导谈得不错,却没有想到谈话内容却是如此地赤裸。

“立平书记,我也不想这么做,”祖宝玉苦笑着回答,“你是冤枉的,我何尝不是冤枉的呢?很多事情,它没地方讲理。”

“你冤枉就该找我麻烦?”田书记还在笑,眼中却是一抹寒光掠过,见对方要开口申辩,他抬起右手食指,轻轻地摇一摇,“你别急着说话,现在争谁对谁错也没有什么意思……”

“这样吧……有一个原则,我要跟你强调一下,那个《商报》记者,不是被精神病院强行关押的,而是她主动化装成精神病人,入院打探内情,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能有这个结果,那当然好啦,”祖宝玉又是一声苦笑,被精神病和主动精神病,那差别大了去啦,他何尝不愿意有这样的说法?

田立平这么说,固然是想降低这个新闻的震撼性,从而保全政法委的形象,但是从实质角度上讲,得利更大的是祖宝玉,如此一来,他的责任就更轻了。

然而,这个主意好是好,可操作性却不是很高,“问题是,这个刘晓莉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已经在记者的圈子里达成共识了,其中还有些外地的记者呢。”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反正你跟那个记者说得上话,”田立平冲他冷冷一笑,“祖市长,我已经容忍你很多了,而且不客气地说,这么做对你的好处更多一些,希望你不要逼我……不要说蒙老板那里,只说小陈那里,你以为,你跟他的关系,一定近得过我?”

这一刻,田书记彻底地撕掉了所有的伪装,开始赤裸裸地讨价还价,表现得跟街边小贩一般无二,不过,这是形势使然,确实是无可厚非的——每一个领导,都不止是一张面孔,当然,看得到看不到,那就是个人机缘问题了,大多数人没见过,不代表没有这张面孔。

不过,祖市长心里却是非常明白,田立平这么强硬地做出要求,并不仅仅是出于维护政法系统名声的缘故,这个要求里,他所能得到的,比田书记能得到的还多,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蹊跷的事情?

是的,田书记此举,固然可能是为了政法系统的面子,但更明显的意思是想警告他:我说姓祖的,这次我被你阴了一把,那是因为自身出了问题,又有陈太忠居中调停,但是你要明白,我田某人可不是任你揉搓的。

你若像以前一般老实本分还则罢了,要是你觉得我姓田的可欺,占了上风想乱伸手的话,那就对不起了,我都不找别人,就让陈太忠收拾你——不知道你信也不信?

涉及到个人权力范围内的事情,没有人肯轻易退让的,祖宝玉本来就是个仆街货,田书记警醒一点,想维持自己的小局面,好不被人乘虚而入,原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田书记,我知道,您这是为我考虑,”祖宝玉笑嘻嘻地摇一摇头,言语间不失半点方寸,“我是觉得这么操作的话,困难有点大。”

他说得彬彬有礼,心中却是寒意凛然,陈太忠能轻松地搞定田立平,已经让他生出了些许的猜测,眼下看来,小陈的根子,确实比他想像的还要深还要广啊。

这家伙说话,怎么总是这么阴阳怪气的?田书记有点受不了他的语言艺术,于是笑容微微一整,“这是我的底线,你做得到也得做,做不到也得做,否则的话,我只认日报的雷蕾,但是绝对不认那个《商报》的记者。”

“我努力吧,”祖宝玉只能还之以苦笑了,田立平给他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用心无非是两点,一个是有意刁难好发泄一点心中的那口鸟气,告诉他田某人不是好惹的,二来就是打一打预防针,同时也让别人说起此事来的时候,承认田书记终是要大祖市长一头。

不过,总算还好,这个难题在祖市长的能力承受范围之内,田立平的反击也在他的意料之中:虽然找刘晓莉关说,这么出尔反尔有点丢人,但是事情能发展到这一步,他已经可以念佛了。

当然,要刘晓莉改变立场和说法,具体该怎么做,那还是要指望无所不能的陈太忠了。

此时的陈太忠,正陪着雷蕾和刘晓莉在咖啡屋闲坐,接到祖宝玉的电话,倒也没有多么惊讶,偷天换日的事情都做了,倒也不在乎微微地改变一下初衷了。

“刘记者,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警察突检了戒毒中心,搜出了不少毒品,还现场抓获了正在交易的嫌疑人……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你觉得我应该什么表情?”刘晓莉嘴角抽动一下,三分像笑七分像哭,她的嘴巴可是不怎么饶人的,“贪别人的功,我惭愧还不行吗?”

“你别不服气就行,”陈太忠瞪她一眼,旋即又叹口气,“嗯,还有个……更好的消息告诉你……”

等到刘晓莉听完,愣了半天之后,才掉头看看雷蕾,一脸的苦笑,“好像我又抢了你一点功劳,居然深入虎穴采访去了,呵呵。”

“太忠,你要这样做的话,会让晓莉在圈子里难做人,”雷蕾叹一口气,抬头看陈太忠,“大家本来要的是伸张正义,照你这么说,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蕾姐,你不要说了,陈主任开口,怕是事情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刘晓莉拍拍她的肩膀,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我是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完好无损的出来了,我就不爱听你这么说话,”陈太忠脸一沉,颇有一点不怒而威的味道。“而且你有了名气,别人说闲话那就是嫉妒。”

“这个社会从来不缺少真相,你说话大声,所以,你说的就是真相……你不要这么看我,做人的道理,不需要我给你讲吧?”

刘晓莉见他翻脸了,愣了一下,才苦笑着发问,“我必须……这么做吧?”

“没错,你必须这么做,”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你都不知道我付出了些什么代价,招惹了什么样的人……不跟你吹牛,要不是雷蕾一定要管你,天南之大,没有人再会为你出头了,你信不信?”

“你信不信”这四个字,他说得极重,那是不容置疑的口气。

刘晓莉嘿然不语,好半天才点一点头,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

于是,这件“女记者被精神病”的风波,终于是告一段落了,当记者圈子里传出,刘晓莉是为了调查戒毒中心管理人员私下贩毒一事,主动进入精神病院的时候,除了少数不晓事的年轻人聒噪了几句之外,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

这种诡异转变的事态,背后往往意味某种争斗和妥协,一个刘晓莉被精神病已经够了,没必要再出现第二个了,而且刘记者也终于借此成功打响了名气,所受的苦难也算有了足够的回报。

没错,“被精神病”的记者,居然变成了主动地深入虎穴,这种官方定论真的很可笑,但是,明白内情的人,谁又笑得起来?

那省外的报纸本来还在叫板呢,见到这个结果也终于偃旗息鼓,倒是随遇而安又发表一篇杂文,俨然以胜利者自居——这一次,却不是收费的了,金长青已经顾不上招呼他了。

祖宝玉和田立平的怨气,同时撒在了金长青身上,是的,尘埃落定了,但是两人心里,都死死地记恨住了一个名字:赵喜才!

既然招惹不起赵市长,那么也只能拿金局长开刀了,祖市长开出了条件,你可以请辞,要不然就等着被撸吧;田书记更是果断,在戒毒中心贩毒案中,他要对金长青的不作为的事实提起公诉并追究责任——对他这个建议,伍海滨书记表示理解。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时间,又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了,不过这气氛是在官场中的,不像是在记者的圈子那样,事态会不受控制。

面对金长青的求救,赵市长终于是坐不住了,按说刘晓莉事件起因是因为合家欢,他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避嫌才对,但是他主政素波没多长时间,根基尚浅,大家都在看着他,若是真的撒手不管,下一步的工作,却也是不好开展了。

当然,打死赵喜才他也不敢去找蒙艺说情,于是,他主动来到了伍海滨的办公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