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16章 中规中矩

“要支持还不简单?”祖宝玉听着就笑了,他见陈太忠遮遮掩掩地不肯直说,倒也知情识趣地不去盘根问底,“我随叫随到,半夜你来电话都没问题。”

“啧,祖大哥你也不问问我有什么法子,这关子卖得实在没啥意思,”陈太忠笑着一摊双手,还耸耸肩膀,“呵呵,感觉挺失败的。”

“你不说,我就不问,”祖市长听得又笑,神色却是淡然,“我很少把别人当作自己的兄弟,但是对自己的兄弟,我绝对不怕性命相托,还问什么?”

祖市长这么说话,挺煽情的嘛,这一手哥们儿得学一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啊……那个叫雷蕾的记者,跟我关系不错。”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祖祖宝玉,见其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说了下去,“放过赵喜才,我这趟就白忙了……所以,我想把她扶起来。”

“这个好说,需要我做什么你只管说,”祖宝玉笑着点头,随即脸色微微一整,“不过太忠,少年戒之在色,你……要适当地控制一点,多少人都栽在了女人身上,你还年轻,前途无量啊。”

“祖大哥你似乎很有体会?”陈太忠笑着打趣他。

“那是,你祖大哥也年轻过,”祖宝玉白他一眼,接着又笑了,“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你就明白了,体制内的女人最迷信权力,你可以予取予求,只有你看不上的,没有你得不到的……尤其是现在的年轻女孩,更是实际。”

“我好像已经到了这种境界了,”陈太忠挠一挠头,“不过还好,我有个原则,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麻烦要小一点。”

“你这么想就对了,”祖宝玉听得就是一拍大腿,这一刻,两人之间似乎没有了多达三十岁的年龄界限,越发地像兄弟了,“千动万动,不要动眼前的,只要你名声出去了,别的部门的女人更认你……哦,我倒是忘了,你的名声已经很响了。”

又聊了两句之后,陈太忠起身告辞,祖宝玉将其送到门口,眼见着没挂牌的时代超人消失在视野中,他才转身,脑中却是回味着刚才所说的事情。

“这家伙,人格魅力挺强的,”想到对方竟然诱使自己说了不少等闲不肯示人的、年轻时的荒唐事,祖市长笑着摇摇头,一时间想到了往昔的日子,不多时,他又想到了令自己扼腕的憾事:若是自己那个日本人悬赏一万大洋买人头的老爹还活着,而且没有留在村里,是跟着部队南下了,我又何至于做个副厅就缩头缩脑的谁都不敢惹?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纠结于过去,与未来无补!祖宝玉摇一摇头,正要甩去这些烦恼丝,一抬眼,却看到师正杰跑到了自己的跟前,“祖市长,伍书记的秘书姬主任打电话过来问了,想知道‘被精神病’是怎么回事,还说伍书记很生气。”

“告诉他,我正在查,”祖宝玉不耐烦地挥一挥手,却是再也顾不得说话要讲究了,“不过就是个办公室副主任,有本事你给赵喜才打电话嘛,就会欺负老实人,什么玩意儿。”

陈太忠的交涉,并没有持续了多长时间,大概就在中午的时候,他给祖市长打来了电话,“祖大哥,事情都说好了,我和雷蕾、刘晓莉在万豪酒店等你,对了,那个小师就不用跟过来了。”

不带秘书,那就是些隐秘事儿了,祖宝玉听得明白,少不得将面前的人打发走,站起身就走了出去,师正杰见状赶紧跟上前,却不防祖市长看他一眼,“你不用跟着了。”

看着自家领导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师秘书愣了一愣,才缓缓地摇一摇头:想获得老板的真正认可,我还需要进一步努力啊。

事实上他这个想法也有点不正确,陈太忠现在要谈的事儿真的是太重要了,陈某人甚至想邀请祖宝玉去紫竹苑的别墅谈。

紫竹苑的别墅,虽然是韩忠借给他的,但却是陈太忠在素波一等一的隐秘据点了,选择在这里谈话不但不引人注目,更是可以向祖市长发出暗示:我可是真没把你当外人看。

适当地暴露出一点自己的隐私,是跟别人交心的一种手段,想着祖宝玉今天都跟自己谈那么多隐私了,陈某人认为,自己也不能藏着掖着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那不利于感情的培养。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点犹豫,我这么做,能拉拢祖宝玉是一定的,但是会不会让人家觉得不够稳重,从而生出某些看法呢?那样可就有点划不来了,要知道,不够稳重是官场中人最忌讳的性格之一。

能意识到这些,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情商增长实在太快了,而且现在的纠结,其实也跟他基本无关——这要看祖宝玉本身更介意什么,是的,官场中交际的微妙之处,往往是因人而异。

还好,这终是很小很小的事情,雷蕾一言就否定了陈太忠的计划,她还想让这个别墅继续隐秘下去,那毕竟是“我们”的开心场所。

于是,陈太忠就将地点定在了万豪酒店,祖市长忧心忡忡而来,却是满面红光而去,那可是不是喝多了,而是心情好的缘故——虽然他也确实喝了那么二两白酒。

中午这个四人座谈,对祖宝玉而言,简直是救命的一着,因为下午一上班,伍海滨的秘书又将电话打了过来,“祖市长,海滨书记请您过来一趟……”

看着在自己面前正襟危坐的祖宝玉,伍海滨心里也是有点矛盾,做为省委常委,他当然知道对方能坐到副市长这个位子,是蒙艺点名的。

但是毫无疑问,祖宝玉不是蒙艺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上任之后就那么低调,而赵喜才也从不肯照拂这个家伙,所以,伍书记很轻易地就得出了结论:此人挺过了双规,还能上任,一定是有些因素在里面的。

但是就算有些什么因素,这家伙终究还是个孤家寡人,想一想卫生局长金长青其实是赵喜才的人,伍海滨心里,也禁不住对这个弱势副市长生出了些许同情之心——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但是,谁让你摊上了呢?

叹一口气,伍书记终于收起所有的心绪,看着祖宝玉淡淡地发话了,“记者无故被精神病院强迫治疗,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有这么回事,”祖宝玉点点头,坦然承认了,“不过我得到消息以后,已经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且让医院放出了那个记者。”

“哦,你觉得……放出来就完了?”伍海滨微微侧头看着他,眼中的神情颇值得人玩味儿。

“这肯定不算完,我已经决定,对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温泉做出停职处理,另一直接责任人精神病院的副院长李毅,昏迷不醒还在抢救中,”祖宝玉回答得中规中矩,“同时,我正在考虑,建议对卫生局局长金长青的渎职行为做出调查。”

“仅仅是需要对他们做出调查吗?”伍书记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祖市长你就一点责任都没有,是这样吧?”

我知道你意不在我!祖宝玉没被这话吓倒,还是那种一成不变的声音回答,“我有失察的错误,不过我已经尽力地在补救了,其实您也知道……卫生局一直不怎么接受我这个分管领导。”

说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啧,这家伙实话实说,我还一点办法都没有,伍海滨也觉得有点头疼,要不说任何时候堂堂正正的进攻,都是最难抵挡的呢?人家已经承认自己管理不好自己的队伍了,他还能怎么办?指责对方无能——有意思吗?

祖宝玉猜得一点都不错,伍书记的枪口真的不是对他来的,不管祖市长是不是蒙书记的人,只说是蒙老板亲口发话将此人推到这个位子的,伍海滨就要考虑一下动此人的后果——省委书记的脸可不是那么好打的。

而且,祖宝玉还相当地弱势,属于人畜无害的那种,倒是赵喜才这个市长因为实实在在地靠着蒙老板,现在倒是有点强势了,是的,伍海滨更愿意借此事敲打一下赵市长。

“现在省外的报纸已经登了,”伍书记不说什么队伍管理的事情了,拿起手边的报纸抖一抖,淡淡地看着他,“你看过没有?要不要在我这里看一下?”

“看过了,”祖宝玉的反应,还真是有板有眼,一点格都不出,没有丝毫把柄给别人。

“舆情激愤,他们要知道记者‘被精神病’,起因到底是为了什么?”伍海滨也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祖市长,你的调查,不会一点进展都没有吧?”

我就知道你想借此敲打赵喜才,想到这个,祖宝玉就是庆幸不已,若是没有中午那顿酒,他现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是的,人家伍书记堂堂正正地正面发话,容不得他玩什么手段。

“起因是……《天南日报》的记者雷蕾,和商报的记者刘晓莉,听说戒毒中心有管理人员贩毒,”祖市长的回答,终于不是中规中矩的了。

“什么?”伍书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