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14章 都是态度问题

祖市长不见我!金长青拿着手机就开始犯难了,略略犹豫一下,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以前祖宝玉弱势得很,他对分管市长不太恭敬都养成习惯了,现在这么做,确实有点不合适。

不合适,那就改呗,金局长也是个知错就改的同志,收起手机就直奔市政府而去,心说你祖市长再忙,我就守在那儿了,不信你不给我个三五分钟认错的时间。

当然,至于说安抚刘晓莉和雷蕾的事情,他就得往后拖一拖了,原本他是想让杨副局长去的,万一安抚不成,那也是老杨的问题,正好拿其开刀。

可是金长青一琢磨,又发现不太合适,万一这老杨跟老薛一勾搭,在那俩记者面前说一说我的坏话,然后再传到那“太忠”耳中,岂不是我自找没趣了?

那就先晾着那俩记者吧,金局长一向是“识大体顾大局”的,副市长和两个小记者到底孰重孰轻,他还是分得清楚的,不过饶是如此,他心里对温泉的痛恨也是可想而知的——你小子要是在的话,局里可不是就有能去安慰那俩记者的人了?

所以,一边赶路,他一边打电话痛骂温泉,温主任倒是没敢不接手机,任由领导训斥,到末了也没敢多解释,只是委委屈屈地说了一句,“……我实在回不去了,现在正在火车上呢。”

赶到祖市长办公室的时候,金局长才收起了手机,下一刻,他就由大爷变成了小媳妇,也不说什么话,就在一边的接待室等着。

市长们总是很忙的,祖市长足足把他晾到了下午下班,才让师正杰将他领了进去,不耐烦地交待一句,“晚上还有个酒会,你快点说,我给你五分钟。”

“我是向祖市长承认错误来了,”金局长开门见山,就点出了自己的来意,不过祖宝玉听得倒是心里一凉,坏了,估计想不掺乎都不行了……

晚上的酒会,其实是私人性质的,祖市长请的肯定就是陈太忠,眼下形势比较诡异,他有必要跟小陈再加深一下联系。

他还想让雷蕾也过来呢,不过陈太忠打个电话,才知道雷蕾等一干记者跟刘晓莉的老公发生了口角,正在刘家折腾呢,响动之大,甚至连警察都过去转悠了一圈,实在抽不出空来。

“回头吧,”陈太忠挂了电话,将因果解说一遍,又笑着说,“……其实上次杏花小学换班的那个孩子,就是雷记者堂兄的儿子,说起来可都不是外人。”

“哦,原来是她啊,”祖市长笑着点一点头,旋即话题一转,“太忠你说这个赵喜才,鼻子还真灵,一下就闻出味儿不对了,刚才金长青跑我那儿承认错误,还说要尽一切可能安抚好刘晓莉……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

“他有心安抚,肯定没问题,”陈太忠心说卫生局是公家的,只要金局长舍得出钱,还不就是那么回事了?“不过,记者们打顺风仗很有一套的,估计也得动两个人意思一下吧?”

“要不,让雷蕾出面化解一下?她现在在这帮人里,说话还是比较顶用的,”祖市长发话了,他跟赵市长不怎么对眼,但是这种情况下,想到一块也是正常的,谁也不喜欢见到事情搞大,“我也是怕他们顺风仗打得太狠,过头就没意思了啊。”

“那个记者……其实挺可怜的,别的记者的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陈太忠笑着说一句,就不再说了,不过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过头就过头一点呗,都被精神病,不许记者们发泄一下啊?

事实上,他存着心拿赵喜才和朱秉松在合家欢的事情上做文章呢,眼下正合适隔岸观火,要是猛地偃旗息鼓,那算怎么档子事?

“是,别人都可以理解,但是太忠,你也得理解我一下吧?”祖市长沉不住气了,其实,这也是两人的关系到了这一步了,他不忌惮实话实说,“卫生局是我分管的,夹在赵喜才和朱秉松中间,我的处境……不用我跟你说了吧?”

“啧,”陈太忠无奈地咂一咂嘴,他很无奈地发现,自己在官场上吃得越开,遇到事情之后就越是束手束脚,想随便做点事情,总是能遇到跟自己人有关的利害纠结。

这官场,果然不愧是一张网啊,牵一发而动全身,他感慨地笑一下,又摇摇头,“最着急的又不是你,祖大哥,咱兄弟俩不说啥了……我保你太平,成不成?”

“那可是太好了,太忠就是好兄弟,”祖宝玉登时眉开眼笑了起来,他所求的,也无非就是这么一句话,赵喜才听说此人都要避让,朱秉松更是因此人倒霉,有了这个应承,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当然,说归这么说,对记者们的异动,祖市长还是要放在心上的,太忠是答应保他了,但是前提是他得警觉啊,要是因为警惕心不够,被人暗算,那可是哭皇天都没泪了。

这就跟当初蒙艺答应给陈太忠拨款,是一个道理,由于陈某人当时很青涩,没有将中间环节打通,导致了钱差一点被省科委截流,当时那个环境,蒙老板都不好为其出头。

有人保了肯定是好事,但也不能认为就是高枕无忧了,要是不密切关注事态发展,等祸到临头才去找保人,没准就大势已去,别人想伸手都来不及了,关于这一点,祖宝玉认识得非常清楚。

人在官场,大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的,这是铁一般的现实——陈某人的承诺加上他祖某人的小心,那才能真正地立于不败之地。

由于关注得比较密切,于是,在当天晚上,祖市长就听说,匆忙赶到刘晓莉家的金局长都被几个记者呛得够呛,这还多亏了雷蕾居中调停,没让事态进一步恶化。

这个雷蕾,是怎么回事呢?晚上直到睡觉的时候,祖宝玉还在琢磨,陈太忠的态度很明显了,就是要坐看赵喜才和朱秉松之间能发生点什么,可是这小雷明显跟小陈是一事儿的嘛,怎么就没命地控制事态呢?

这一点,其实是雷蕾疏忽了,对官场斗争,她还是没有太多的经验,她只知道陈太忠不想轻易地暴露,自是要没命地遮掩,却是没想到,现在赵喜才已经是发现了陈太忠的魔影。

然而,她这么做也不是个坏的选择,最起码是表现出了良好的大局感,日后她在《天南日报》竞选编辑室主任的时候,还因此加分了,不过那些就是后话了。

第二天的时候,经过艰苦卓绝的谈判,金局长终于以二十万元的代价,买得刘晓莉不再追究此事,同时承诺,等李毅醒了之后,要其向刘记者道歉,并且适当地追究其部分领导责任。

当然,刘晓莉是不会轻易答应这点“精神赔偿”的,不过关键时刻,还是刘晓莉的老公起了作用,“二十万不够,要赔最少也得五十万”——于是,协议达成了。

不过饶是如此,还是有不和谐音符出现了,个别记者就愤愤不平,《财经周刊》驻天南记者站的记者甚至甩手就走了,撂下的话还挺难听的,“刘晓莉,二十万能买了你的尊严,我的尊严是不卖的!”

废话,你不用呆在天南混嘛!这话说得天南本地的记者都有点讪讪,事实上这也是实情,守规矩的记者,那就是“无冕之王”,不守规矩的,那就让你尝尝有冕之王的味道!

可是金局长一看,这不是个事儿啊,于是求教于别人,才得了有效的招数——声援过刘晓莉的记者,一人五千的红包。

需要重点指出的是,金局长再三声明,这不是封口费,而是为了感谢大家对卫生局的关注,经过此次“误会”之后,大家对卫生局的责权也有一定的了解了,那么,在你们的媒体上随便登一点关于卫生局正面的报道就行了。

哗哗地撒出三十多万之后,眼见事态就要平息了,谁想外省的一家民办报纸居然捅出了这件事,“天南省某记者‘被精神病’!”

这报纸不大,规模跟《天南商报》类似,不过人家在外省有一定势力,报道的又是天南,一般也不虞跨省追缉,惹得急了人家说是个小道消息,天南这边也没办法认真——你要逼着人家道歉的话,还真就把这件事炒起来了。

但是话说回来,报纸不大,天南也有人订有人买,不多时,金长青就接到了赵喜才的电话,大市长在那边暴跳如雷,“金长青,你要是没能力当这个局长,就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