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08章 移祸江东

李东在工商局这通折腾,动静可是大发了,别人按都按不住,也不知道是谁缺德,悄悄地通知了精神病院的车来。

按说,李科长现在在工商局,已经算是比较边缘化的人物,碍不着别人什么事了,不过这年头是个人就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典故,所以倒也猜不出落井下石的到底是哪一位。

精神病院的人想将人带走,怎奈工商局的人死活不依,一旁有看热闹的人在嘀咕,“前两天不是刚弄走一个女精神病吗?现在又来一男的?工商局这风水……不行了啊。”

有组织和没组织的,还就是不一样,到最后,李东也没被送进精神病院,在给他注射了一针镇定剂之后,李科长沉沉睡去,被送回了家中。

李科长的爱人也闻讯赶到了家中,不但照顾自己的丈夫,同时还找了关系疏通了精神病院的医生留了两支针剂——李科长虽然行情不行了,但是在工商局总是能接触到大量的闲杂人,这点小事总还是不在话下的。

甚至她还从社区医院请来了一个护士专门照看李东,当然,这护士的针法那也是不用怀疑的,万一老李再发作,来一针也就是了。

不过,饶是如此,李东在单位里抽疯的事情,也逐渐地传开了去,总算是大家都知道,天南商报的刘记者被精神病不是一起孤立的事件,那事情暗流汹涌,不是一般人能掺乎得起的,所以,倒也没人敢肆无忌惮地张扬——大家都在体制内混饭,私下说说不打紧,传出去的话,万一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那可就麻烦了。

然而,就是这样,消息还是传到了卫生局办公室主任温泉的耳中,温主任琢磨一下,还是给精神病院的副院长李毅打了一个电话,“李院长,那个商报的记者,病情还算稳定吧?”

“还挺严重,需要继续治疗,”李院长笑嘻嘻地回答,“估计要等到开春了,温主任有什么指示吗?”

“我哪儿敢指示李院长?呵呵,”温主任挂了电话之后,心里琢磨,看来这个老李情绪还算正常,没有像李东一般良心发现,导致精神失常。

谁想,他这个判断没做出多久,精神病院就再次传来了消息,副院长李毅跳楼了!

李院长的办公室在三楼,离地面并不高,外面又是种满了花的花池,全是泥土地,所以他摔得并不是很重,只不过是左腿骨折,还有两个脚踝扭伤,不过落地时,好像他的头也撞到了什么地方,久久没有醒来。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大家有点不解,李院长办公室周围的人倒是能确定,没有见过陌生人出入,“被跳楼”的可能性很小。

推开李院长未上锁的办公室,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到李毅的办公桌上,有一张白纸,上面重重地写了三个字,“我有罪”。

有人想上去拿那张纸,却是被人喝止住了,“别动那张纸,保留好指纹,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再做处理。”

不多时,缉毒大队的警察赶到了——精神病院和缉毒大队有合作,素波市的戒毒中心也在精神病院,反正都是强迫性治疗,精神病院收治毒瘾者是再正常不过的。

警察们处理此事,是相当有经验的,不多时就有鉴定结果出来,这纸上只有两个人的指纹,一个是李毅李院长的,一个指纹已经很长时间了,就在纸边上有那么细细的一条,应该是将这叠纸送到李院长屋里的人的指纹,不过由于非常细碎,根本采集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只是,像这种指纹,也根本没有计较的必要,经过鉴定,写字的笔是李院长桌上的签字笔,上面只有李毅的指纹,而那字迹,也有人能肯定,就是李院长的字。

一切的一切都证明,李毅是做了什么错事,由于心理压力过重,导致了这次跳楼事件,事情传开之后,李毅的妻子也从附近的北流村赶了过来,看着昏迷不醒的老公,抢天抢地悲恸欲绝。

温泉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得到了这个消息,一时间连饭也顾不得吃了,犹豫一下,给局长打个电话汇报,局长沉吟一下,说出了一句令他惊恐万分的话,“我相信你的心理素质,这是精神病院的事情,跟咱们没什么关系。”

“我想请假,回趟老家,”温主任犹豫一下,马上做出了决定,他的父母是上海人,支援建设来的天南,一来就回不去了,不过他在上海还是有亲戚的。

温泉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中,李毅三个小时前的表现,他记忆犹新,再想一想早上李东的情况,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这个刘晓莉,到底是捅出了什么样的篓子?

“唔,”局长在那边沉吟一下,心说你走了我怎么判断事情下一步的发展?于是咳嗽一声,声音就变得严厉了些许,“小温,年底了,正是忙的时候,你觉得你这么走合适吗?”

一听局长这话,温主任心里更没底了,放下电话站起身转悠半天,终于又拿出手机拨个号,“奶奶,我是小良……嗯,我还在素波呢,现在我想麻烦您点事……”

同一时刻,陈太忠和雷蕾也在紫竹苑吃午饭,雷记者已经知道他出手了,倒是没问他是怎么做到的,反倒是纠结于细节,“太忠,这事情背后,明明是朱秉松捣的鬼,你怎么只动了李东和李毅?”

“谁说是我搞的,别乱猜好不好?”陈太忠笑呵呵地看她一眼,旋即脸又一沉,“不管是不是朱秉松授意的,你认为,他会直接说‘让刘晓莉精神病’?那好歹也是副省级的干部呢,别把人家想得跟你一样。”

“你嫌我除恶不尽,我倒不这么认为,”说着说着,他就忘记自己本来要撇清了,一时间声音也激昂了些许,“上面就算不喜欢,他们不会把不喜欢说出口,只需要做一点简单的暗示,下面的人自然会变本加厉地处理,所以在我看来,最可恶的,是那些为了巴结领导不择手段的家伙,那些经手人……最可恨。”

“要是没有他们,上位者想为恶也没有了爪牙,没错,这件事的根子不在这两个姓李的身上,但是他们绝对是为了拍上级马屁,推波助澜了。”

“我就觉得你是只敢打苍蝇,不敢打老虎,”雷蕾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下一刻,她见他脸色不好,立刻展颜一笑,“太忠别生气,我这不也是希望我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

“像我这种小官杂吏,离顶天立地差得可是远着呢,”陈太忠勉力笑了一声,心里却是在叹气,我真让赵喜才“被跳楼”的话,整个天南都要乱了,蒙艺想走怕是未必都有资格走了。

“对了,你觉得我们现在,能不能关注一下这件事了?”雷蕾见他不喜,终于是转移了话题,“合适的话,下午我就发动人了。”

这也是两人商量好的,那俩李一出事,做为社会新闻,报社和电视都可以关注一下,然后通过媒体将事情推到风口浪尖上去,刘晓莉得到关注,自然能比较正常地出院。

雷蕾关心的,不止是刘晓莉被精神病,由于事情是她推动的,除了朋友之情同行之谊外,她心里还多了一份歉疚,是的,她想让刘记者堂堂正正地出来,以免影响了日后的生活。

“发动就发动吧,关键是把声势造大,嗯,对了,还有……藏好自己,”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盘算,经过这两件事,朱秉松和赵喜才之间的合作,估计要失去一点平衡吧?

事实上,事情还真的像他猜的那样,将刘晓莉送进精神病院的主谋,就是温泉,他从李东那儿得知了此事,向局长请示一下,就自作主张做了安排,遗憾的是,刘晓莉的亲身经历,只能让她痛恨李东和李毅,不过,这也就是为虎作伥者的下场了吧?

当然,赵喜才对此不是完全知情,只是在下午听卫生局长的汇报之后,气哼哼地一拍桌子,“你就会自作主张,看,现在出事了吧?”

“关键是现在,记者们盯得紧,不但有商报和素波晚报的,还有省台的啊,”局长也不敢说这是我为您着想,少不得苦着脸辩解,“赵市长,您得给我指个方向。”

“这件事不是我让你做的,”赵市长冷冷一哼,心里却是在嘀咕,这幺蛾子是谁整的,会是朱秉松吗?

“先控制事态,”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一边说,一边瞪一眼脸色苍白的卫生局长,“对了,你的分管市长不是祖宝玉吗?向他汇报吧……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

“要不要向警察局求援?”局长大人神色不定地请示了,“我总觉得,这件事有幕后推手。”

“嫌事情不够大吗?”赵喜才哼一声,心说这件事打死我都不能出面,要不然就是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正经是祖宝玉此人,在市里根本孤立无援,正合适拿来做抵罪羊……蒙老板不可能管他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