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407章 天不报应我报应

陈太忠在元旦的下午,又接到了雷蕾的电话,“太忠,真的没办法了,别人都救不出来刘晓莉,你跟祖宝玉那么熟,打个招呼吧?他是分管卫生局的。”

“哼,你知道什么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祖市长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精,要是朱秉松动手的话,老祖壮一壮胆子,或者还敢指示一下卫生局,但是赵喜才说的话,祖宝玉十有八九不会插手——赵市长可是蒙老板的人。

当然,若是有蒙艺的指示,祖宝玉肯定会管的,然而,蒙老大会为这点小事做出什么指示吗?那根本不可能,甚至,这话都传不到蒙书记耳朵里,因为搞事的就是蒙系的赵喜才,谁敢胆上生毛去蒙艺跟前上眼药?

有资格给赵市长上眼药的,数遍天南,怕是也只有陈太忠了,不过遗憾得很,他对求人的兴趣不大,而且现在他还不想冒头出来,“雷蕾,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先去探望她一下,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总不能探望都不行吧?”

“今天元旦,不行,明天能探望,”雷蕾叹一口气,“不过,要去看她的是她哥哥,这件事她哥还没敢告老人呢,怕老人一着急,有个三长两短的就麻烦了。”

“唉,她这做人也挺失败的啊,先这样,咱们随时保持联系吧,”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没地对刘晓莉生出点同情心来——她这模样跟哥们儿做罗天上仙时差不多,不出事的话牛皮哄哄,一旦出事就是众叛亲离。

第二天,雷蕾的电话又来了,这次她是有最新的消息了,精神病医院那边说了,刘晓莉病情严重,到目前为止,尚未得到有效的控制,起码还要住院两个月。

刘晓莉的哥哥也去看她了,不过当时的刘记者明显地不在状态,眼神呆滞反应迟缓,一边还有大夫和护士虎视眈眈,实在没说出个什么结果来,他眉头一皱,刚要骂两句,谁想一边就有人不阴不阳地说话了,“这个精神病是有遗传的,你家有什么人有精神病史吗?”

做哥哥的听到这话,就只觉得后脖颈有些微微地发凉,再看周围的护士和大夫,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的眼神有点不怀好意,愣了一下,才摇头回答,“绝对没有。”

听他如此表态,一旁的人也没有回答,不过显然,他若真想大发雷霆的话,别人也不介意帮着他鉴定一下精神状态——要平和,要平和,他不断地提醒自己。

“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就敢这么干?”雷蕾说到这里,实在有点出离愤怒了,“太忠你知道不知道,你要再不帮忙,我会很寒心的。”

“啧,好了好了,交给我了,”陈太忠挠一挠头,心说这大节日的,也实在不让人省心啊,不过,此事该怎么办一下才好呢?是照官场规矩来,还是别出心裁呢?

当天晚上,刘晓莉又在凌晨醒来,这次她没有再声张,而是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确定没有人醒着之后,才开始躺在那里默默地啜泣,一边哭,一边琢磨自己需要如何做,才能尽早脱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猛地发现,床前多了一个黑影,大惊之下,她一张嘴就待呼喊,谁想那黑影动作极其敏捷,抬手就捂住了她的口鼻,快速低声地发话,“是刘晓莉吧?我是来救你的。”

刘晓莉的身子刚要扭动,听到这话,登时就停了下来——事实上,就算她想扭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显然,能让她不发现异常,那是更好的。

“要是你能保证安静,那你就点点头,”陈太忠不但改变了身高和相貌,还改变的声音,现在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细。

刘晓莉愣一愣之后,很干脆地点点头,等发现捂着自己口鼻的大手松开,才低声地发出警告,“病房里有摄像头。”

嗯?这女人倒是不错,知道先考虑我的安危,陈太忠摇摇头,“好了你放心,摄像头现在拍不到咱俩,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怎么认出我的?”听说对方是来救自己的,刘晓莉当然高兴了,但是她心里还有点暗暗的警惕,被精神病已经是很麻烦了,万一这家伙是不怀好意,自己或许会变得更惨——在逆境中,人会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成熟起来。

“病床上有名字呢,而且,我见过你的照片,”陈太忠随口答她,“你也不要问我那么多,你只需要回答我一句,想好了怎么能出去没有?”

“没有,”刘晓莉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身体因为激动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有些微微的颤抖,“除非那个幕后黑手肯放弃,要不然我不能正常地出去……我不想背负着精神病的名声,渡过这下半辈子。”

“肯放弃?别做梦了,”陈太忠冷笑一声,“你被自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唉……算我倒霉,遇上你这种人,好了,还有别的要求没有?”

听说此人居然毫不忌惮地说出“被自杀”三个字,刘晓莉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完全地相信对方了,她又吸一口气,身子却是因为激动而哆嗦个不停,“我不会放过害我的人的,那个李东,那个李院长,还有……”

“别还有了,就这俩吧,”陈太忠叹口气,“那就这么说定了,人的报复心太强,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根本不知道,这两天我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刘晓莉的身体还在哆嗦,声音不自觉地大了一点点,“他们电击我,给我注射镇静剂,逼我吃药,还对我进行性骚扰……”

“行了行了,小声一点,你再这么激动,我都难免要认为你是精神病了,”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周一上班的时候,什么都会好的,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对了,你别说见过我,听到没有?”

说完这话,黑影一闪,登时就不见了去向,刘晓莉揉一揉眼睛,又张嘴咬一咬自己的手指,由于用力过猛,只疼得眼前一黑,好悬没叫出声来。

不是做梦,不过……是幻觉吧?她有点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带着这种疑惑,她一直睁眼到天放亮,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周一一上班,素波市工商局的李东科长才走进工商局的大门,身子猛地一哆嗦,就嚷嚷了起来,“我有罪,我不该冤枉刘记者!”

一边嚷嚷,他一边将手里的手包丢在地上,伸出双手,不停地抽打着自己的脸,直似那脸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多时脸就被抽得红肿了起来,嘴角的血,成串地滴了下来,“我有罪,我该死,我不该冤枉刘记者……”

在工商局的门口这么做,响动实在是太大了,不多时就有人试图将他拽走,“李科长李科长,你着了梦魇了……喂喂,你醒一醒啊。”

“没有,我是清醒的,我是清醒的!”李东瞪着红红的眼珠,不停地嚷嚷着,嘴角淌的是血,眼角淌的是泪,“我不是人,我不该把刘晓莉送进精神病院!”

这当然就是陈太忠的手法了,自打去精神病院探访过之后,他琢磨一下,这件事从官面上,还真的不好处理,他不方便搬出祖宝玉和蒙艺,别人又插手不了这方面的事情——找陈洁让卫生厅出面吧,又会暴露他自己。

昨天他是在紫竹苑过夜的,跟雷蕾说了细节之后,雷记者也是义愤填膺,“太忠,这个李忠和那个李院长,你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她见识过他的隐身术,自己还享受过类似待遇,所以没觉得这有多难,陈太忠也没觉得有多难,“那你想让我怎么对他们?”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雷蕾哼一声,“诬陷刘晓莉是精神病的李东,你把他弄成精神病,对刘晓莉采取强硬措施的李院长,你也对他采取点强硬措施,要让他从肉体和精神上,都感到痛苦才好。”

这倒也不难,陈太忠其实挺认可她的想法,尤其是那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好,不愧是我陈某人的女人,不过,这种时候不借机弄点好处,简直天理难容啊。

“我家宝贝小雷这么说,那我还有什么说的?”他笑着点点头,旋即又皱起了眉头,“不过确实很难办,你总得给点奖励吧?对了……刘晓莉不好看,我不需要她献身。”

“我把什么都给你了,你还这样?”雷蕾红着眼睛推他一把,“太忠,这次一开始,可是你的主意啊。”

“好了好了,下次咱们一起玩的时候,要是还有别的女人在,你得帮我推着腰啊,”陈太忠笑着扭一扭腰,他这脑袋瓜里,也不知道装的都是什么,大抵,还是因为雷蕾不够主动……

有了这个应承,李东的“神志不清”就很好解释了,事实上,陈太忠嫌他做事歹毒,微微地震坏了他脑中的一根神经——以后此人都会时不时地神智不清醒了。

精神病不比其他病,有“复发”一说的,一旦沾上了,这辈子都摆脱不了,李东你既然如此算计别人,遭了报应又能怪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