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99章 怕什么?

“别这样,在这儿,我有心理障碍,”唐亦萱忙不迭伸手去按陈太忠的手,他的大手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带给她一种说不出温馨,但是很遗憾,她有自己的原则,“你先打个电话吧?”

“本来就是我的事情,给他打什么电话啊?”陈太忠是惫懒惯了的主儿,怎么会在意那么多?他手上微微用了点劲儿,捏一下唐亦萱的细滑的腰肢,淫笑一声,“你现在给我一次,我就给他打电话。”

“别这样,听话,”唐亦萱侧头,伸出右手轻抚他的脸庞,盯着他无奈地笑一声,“都已经是你的了,不用这么急吧,你弄得我好痛,过两天吧?”

“你在用缓兵之计,我知道,”陈太忠悻悻地翻个白眼,他很明白她的心境,也知道此情此景这话该怎么听,少不得只能退而求其次,“让我好好亲一亲,我就打电话。”

“坏蛋,”唐亦萱微笑着白了他一眼,身子一侧,主动献上了诱人的鲜嫩红唇,下一刻,两人就像一对接吻鱼一般,紧紧地拥吻在了一起。

“唔唔唔,”大概吻了又二十多分钟,她实在有点忍不住了,努力将嘴移开,“呼呼,够了吧……快憋死我了,还不打电话?”

保不准是下面憋涨呢,陈太忠很不厚道地心里嘀咕一句,笑嘻嘻地摇摇头拿起手机拨号,“唉,以前怎么不知道,接吻的滋味也这么美妙呢?”

唐亦萱的脸颊因憋气而微微泛红,眼中也满是柔情,闻言娇嗔地白他一眼,那一刻的风情,真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电话里听起来,蒙艺的兴致并不是很高,听他讲述完经过之后,哼了一声,“偷东西还有理了?该罚就罚,该判就判,小陈,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有些事情也不要考虑那么多。”

有微妙的变化?陈太忠放下电话,细细地琢磨了起来,上一次蒙老板可是要自己不要再找电业局的麻烦了,这次怎么又变了呢?

也许是老蒙想让我表现得自然点吧,他马上就找到了理由,毕竟以前他对电业局穷追猛打,似乎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眼下若是轻轻放过,感觉也不太正常。

“你也听到了,”陈太忠冲唐亦萱晃一晃手机,“他说我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怎么,你还觉得我过分吗?”

“问题是,你会就此满足吗?”唐亦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只把人捉了判刑,没有后续的手段?我可不相信。”

“啧,想起来了,黄汉祥还要我别找电业局麻烦呢,”陈太忠不回答她的话——心思总被女人猜到并不是什么光彩事,“唉,还得给黄汉祥打个电话。”

这么屁大一点的小事骚扰黄汉祥,实在是有点过分,黄总那边刚接起电话的时候,本来是有点不耐烦的,估计是在忙什么事,不过听了他的话,愣得一愣之后居然笑了,“这么点小破事也放在心上,你看着办吧,我是说省局,跟你们市局有什么关系?”

黄总被打扰之时,确实不是很高兴,可是想到小陈这种小事都记得来请示,好笑之余也觉得这家伙确实把自己的吩咐放在心上了,于是态度就转好些许。

不过陈太忠对这个回答,真是要多不满意有多不满意了,老黄这是让他放手施为,但是同时又卡住了把事情扩大化的可能,然而,不扩大的话……他又怎么能扯出夏言冰呢?

唐亦萱听得就笑,她可是连黄汉祥的话都听明白了,“好了,跟王宏伟说一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谁都不支持你往大搞啊。”

“哼,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陈太忠眼珠一转,悻悻地叹口气,既然不能把事情搞大,那就为自己谋一点好处算了,反正他打电话请示的这二位,别说电业局的梁凤鸣了,就是政法委的王宏伟也不可能很随便地联系上。

他正琢磨王宏伟呢,蒙晓艳就打了电话过来,“太忠,晚上一起吃饭吧,王宏伟想见一见你……这个面子你一定要给我。”

两人离得很近,唐亦萱再一次听见了电话内容,看着他撇一撇嘴似笑非笑,又似有点心事,低声发问,“有没有点罪恶感?”

“没有,”陈太忠白她一眼,笑得很有点暧昧,“又不是亲生母女,其实你不过就是挂个名儿而已,说是姐妹俩还差不多。”

“以后不许你跟她在这个家里再乱来了,听见没有?”唐亦萱的脸微微有点泛红,“你多少给我留点面子。”

“没问题,”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升起一个念头来:这算是姐妹呢,还算是母女?要是能一起那啥,岂不是挺……算了,这想法有点邪恶,嗯,暂时不想了。

“你在想什么?”唐亦萱警惕地望他一眼,下意识地将身体向远处移去。

“没有想什么,得走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子,“王宏伟也真有办法,拉上晓艳做缓冲,他就不能有点担当?”

王书记真的没什么担当,等陈太忠来到丁小宁的京华酒店的时候,包间里不但坐了蒙晓艳,居然还有小董,显然他是打定主意了,绝对不接陈太忠的招儿。

陈太忠也伪作不知是什么事儿,坐下来之后顾左右而言他,直到酒喝到半中间,小董才笑嘻嘻地出言试探,“陈主任,那个……有朋友跟我打招呼了,说是电业局那边,有点推脱不过的人情,您能不能给行个方便?”

“你的朋友?”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心说老王这家伙也太滑头了,知道我跟小董关系好,就让这家伙睁眼说瞎话,不过再想一想,脏活小董——可不就是这种场合用来垫背的吗?

事实上,小董能在凤凰混得风声水起,还就是托了王宏伟的关照,这一点任何人都不可能否认,陈太忠就算跟他关系不错,但是论出身和亲近,还是比不上老王。

“行不行你就给个话嘛,”这个时候,王宏伟才出面了,“小董也不是外人,有什么想法,说明白了不久完了?”

陈太忠看他一眼,接着就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多少有点诡异,“呵呵,就算小董的面子我不买,宏伟书记的面子,我也是要买的。”

“本来我是打算折腾他们一下之后,媒体曝光,顺便再找梁凤鸣评评理的,他要不给我面子,那我就去省里要说法,不过眼下既然王书记你都说话了,那算了,把这几个人判了就算了……”

“陈主任,不能再商量一下了?”小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你别装了,你这么一说,梁凤鸣谢你还来不及呢,”陈太忠瞥他一眼,笑着摇头,“欺负到我头上了,我能忍吗?告诉老梁,他要敢再插手建福公司的事情,那就两罪并罚。”

“太忠……”蒙晓艳终于出声了,“你别让我王叔太为难了,能不能不判?”

“你问问你王叔,判不判很重要吗?”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侧头看王宏伟,“梁凤鸣应该感谢你才对的吧,王书记你说是不是?”

“好像事情,出了点变化?”王宏伟这次也不遮着掩着了,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他,“一开始你打的不是这主意吧?”

“没错,打的不是这主意,”陈太忠痛痛快快地点头,一边说一边冲天花板指一指,又叹一口气,“不过,上面有点想法。”

“你说的上面,是……素波?”王宏伟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桌上四个人,全不是外人,他倒也不怕把事情问得明白一点,事实上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

“大概还有……北京吧,不过王书记你也别问了,现在不合适说,”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再次地叹一口气,“啧,都觉得我好欺负,真让人郁闷。”

还有北京!王宏伟听得头皮都有点发麻,不过,这倒也没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于是笑着摇摇头,“你要好欺负,凤凰就没有不好欺负的人了……那行,这话可是你说的,这件事到此为止。”

看来这陈太忠,也是属于干脏活的啊,不知道他怎么混到那种圈子里的,王书记心里真的明白了,当然,所谓干脏活,那也是分层次的,跟陈太忠相比,张智慧的档次就差了很多,至于小董……跟这二位没法比。

等到酒席散罢,王宏伟在走向自己警车的时候,犹豫一下,又折向走到陈太忠身边,低声发问了,“太忠,省里的那些事,对咱凤凰,有什么影响没有?”

老王你的眼界还是不够啊,只盯着凤凰的一亩三分地儿,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主战场在素波,提线的在北京,跟咱们应该没啥关系吧?”

蒙艺一走,王宏伟在凤凰必定要受点委屈,不过老王在凤凰的政法系统尤其是警察里面根深蒂固,如果自己不出问题,倒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当然,若是老王还指望着三两年之内升正厅,那基本上就算得当头一棒了,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朝天子一朝臣,任你占尽风流,总是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哦,”王宏伟点点头,心里却也不无遗憾,他还指望着章尧东能走人呢,到时候段卫华干了书记,他的日子应该更好过一点,不过……反正有蒙书记在呢,怕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