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98章 警惕心

唐亦萱一回来,王宏伟就上门了,将电业局和建福公司的瓜葛一说,“……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拽住个电业局没完没了的,赵如山都被他拾掇走了,又盯上了新来的梁局长,搞得现在物议很大。”

体制内的人,就要讲体制内的规矩,王书记这话也不是偏帮,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是的,联系一下因果,给局内人看起来,陈太忠如此咄咄相逼,实在有点过分——虽然在局外人的角度看,偷电缆被判刑是很正常的。

唐亦萱对这种事,惯例是不表态的,她只是淡淡地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我马上就叫他过来问一问。”

不让我在场?王宏伟心里就是一震,当然,他倒是没敢想什么龌龊的念头,小陈就算再是五毒书记,也不可能五毒到蒙书记的嫂子身上,他想的是,这件事有蹊跷。

按官场规矩来说,陈太忠这种行为明显地属于欺人太甚,他王某人前来反应问题,以唐姐的性格,应该是把两人叫到一起各抒己见,最后做个决断出来——两人的观点冲突,只是官场规则和意气之争孰重孰轻的问题,摆到桌面上说都行,没必要让他回避的。

可是眼下,唐姐偏偏地让他回避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陈太忠此举,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而王宏伟今天来找唐亦萱的用意,也是在此了。

事实上,现在天南省风起云涌剑拔弩张的形势,王书记也略知一二,不过他的级别略略地低了一点,不能知道很多内情,又由于这股暗流跟他并无直接的关系,所以他也没花费太多的精神去打探——甚至,同为副厅的秦连成还不是市委常委,也比他了解的东西多。

但是,王宏伟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官场中人该有的敏锐嗅觉和小心谨慎,一样都不缺,他也早早就听说,夏言冰强力杀出,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那么,陈太忠抓住电业局不放,恐怕就未必是那么简单了,要是搁给别的副处跟电业局闹别扭,王书记怕是连抬眼皮的兴趣都没有,但是陈太忠则不同了,那厮身后的副省级领导可不止两三个。

可能有问题!抱着这个念头,他才会来找唐亦萱,要不然三五个小毛贼,值得他这么计较吗?关和放都是一句话的事情,王书记在政法系统内部做点什么,并不是特别忌惮陈太忠,他这是怕犯了错误,或者是不经意间得罪了什么人。

“嗯,我这也是怕小陈年轻,犯了错误,”王宏伟笑嘻嘻地站起身,心里有微微的失望,却还得适当地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反正就是几个小家伙,关和放,我都等唐姐您一句话了。”

唐亦萱何许人也,哪里体会不到他些许的失望?站起身来,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宏伟书记,我也就是找小陈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让他跟你联系吧?”

听明白了,王宏伟这下可算是明白了,这事儿里面文章还挺大,要不然唐亦萱不会是这种反应,不排解双方的矛盾,而是只要了解一下,还要两人自行接触,那就是说这件事里的味道,你愿意了解的话,问小陈吧。

他才要点头,想一下不对,苦笑着摇一摇头,“还是您给我一个说法算了,那家伙……我想一想都头疼。”

“也行,”唐亦萱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王宏伟见她都站起来了,也不敢多呆,匆忙告辞而去,脑中却是在不住地琢磨:陈太忠这一手到底是谁授意的,蒙艺、许绍辉、陈洁、章尧东还是……高胜利?

王书记一边走,一边细细地琢磨,越琢磨,就越觉得陈太忠身后的阵容可怕,犹豫再三,还是摸出了手机,“晓艳,呵呵,我是你王叔叔啊……没事,好久不见你了,晚上一起吃饭吧,叫上陈太忠。”

晓艳对我还是很尊敬的!挂了电话,他松一口气之后,嘴角不由得抽动一下,我跟蒙家人来往,怎么全是些女人?唐亦萱、尚彩霞不说了,现在又加上了晓艳……

当然,这也不过是他一时感慨,下一刻,他的眉头又慢慢地皱了起来:我这好奇心这么强,好不好呢?

话说回来,接到唐亦萱的电话的时候,陈太忠正在打牌,没错,是打麻将,中午的时候,凤凰市卫生局局长李丽红通过张爱国,传递了想跟陈主任坐一坐的想法。

就在京华酒店开业班里卫生防疫许可证的时候,李局长就亲自带队去了一趟,结识了丁小宁,当场暗示说是想认识一下陈主任,只是陈主任一直忙着,今天这是周六,终于中午一起吃了点便饭,下午闲来没事,就找一家茶座打牌。

李丽红找陈太忠,肯定是有想法的,市人民医院想盖一栋新的门诊大楼,这不是缺钱吗?乔小树不但管着科委也管着卫生局,她想让陈主任帮着向乔市长关说一下。

事实上,按照规划,那个门诊大楼一千万打不住,李局长这是看上了陈太忠跟分管省长陈洁的交情,反正这么一个大楼,只靠乔小树也盖不起来,能跟省里要点资金就更好了。

陈太忠对这种事不置可否,不过人家李局长找上门来,他也没有不接待的道理,只是有意无意地暗示,“红山医院那几栋楼盖得不错,比市医院的差不到哪儿去。”

“他们的楼小了点,不过确实不错,”市医院王院长笑着答他,“不过那是有邝书记的一力支持啊,我们可没这么好的命。”

李丽红心里却是明白,陈主任这是说,你们想省里的资金没啥意思,关键还是要搞定市里,只找乔小树那不搭调,要是找到段卫华或者章尧东,事情基本就成了一半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盖医院是花钱的事儿,市科委的钱是到不了李局长手里的,跟陈太忠打好交道也是必须的,难得地陈主任今天比较有闲,大家就打两圈麻将联络感情。

现在场上就是陈太忠、丁小宁、李丽红和王院长,张爱国和其他几人站在桌边,看着四人打麻将,围观的比玩的还多,倒也有几分在北京打牌的感觉了。

陈太忠当然没什么兴趣细玩,只有丁小宁当仁不让地该碰就碰该和就和,李局长和王院长根本不是为赢钱来的,一阵工夫下来,丁小宁倒赢了一万多了。

就在这时候,唐亦萱的电话来了,陈太忠正玩得没有意思呢,见状站起身来,“爱国帮我玩吧,我接个电话。”

接了电话之后,那就是拔脚走人了,他跟在座的几位告个罪,转身扬长而去,心里的瘙痒实在难耐:嗯嗯,去三十九号喽~

要说这男女之间,突破没突破那层界限,还真的挺关键,陈某人昂然走进房间的时候,见到的居然不再是万年不变运动衣,而是一袭灰色的紧身秋衣,还是领口较低的那种。

唐亦萱其实并没有刻意打扮,不过就是将一头青丝绾了起来,在脑后高高盘起,就带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雍容和高贵。

“想我了?”陈太忠径自走到沙发边,笑嘻嘻地端起刚冲好的茶水,“呵呵,待遇就是不一样了,人还没来呢茶倒冲好了。”

唐亦萱懒洋洋地白他一眼,收起长长的双腿蜷缩在另一张沙发上,斜侧着身子,右手肘支着沙发靠背,手却是托着脑袋,看起来要多放松有多放松,“刚才王宏伟找我了。”

“找就找呗,”陈太忠低头轻啜一口茶水,漫不经心地一拍身侧的沙发,“嗯,亦萱乖,坐过来说话。”

“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唐亦萱清清嗓子,蜷在那儿动都不动,“小心有人来……你怎么又想起来找电业局的麻烦了?”

“拜托,是他们找我的麻烦啊,”陈太忠见她不动,只能自己站起身来走过去,紧紧地贴着她坐下,伸手就去搂她,“明明是他们不对……不带这么偏心的啊!”

“老实点,这是在我家呢,”唐亦萱缓缓地坐直,嘴上说得挺严重,不过却是任他拥着自己的腰肢,就在他掀起她的秋衣下摆,想探手进去温存的时候,她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这么做,是不是想让蒙艺早点走?”

在陈太忠来之前,她就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件事,认为他实在没必要追着电业局不放,而现在蒙艺明显地对夏言冰不感兴趣了,撇清还来不及呢,这家伙却又整出这种事情来。

想一想自己前天让这小混蛋得手了,而他又不肯跟着蒙艺走,那么他这么做的原因就很清楚了:十有八九,他是为了方便尽快跟自己双宿双飞,故意把事情弄得大一点。

“呵呵,你别这么聪明嘛,”陈太忠笑一声答她,大手轻抚她温凉的肌肤,感受着那惊人的弹力和细腻,很随意地发话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帮他吸引火力。”

“你这家伙真是无法无天,你……先问一下蒙艺吧,”唐亦萱心里既有点感动,又有一点恼怒,叹一口气才待继续发话,却发现那只火热的大手正在悄悄地上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