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96章 个人行为

马疯子听了陈太忠的交待,琢磨一下,倒是反应过来点味道,点点头才要离去,猛地想起白天的事情来,刚才是当着代相不方便说,现在倒是能说两句了,“陈哥,那个电缆啊……”

“行了,你少说两句吧,”陈太忠手一竖,打断了他的话,顺势又摆动两下,“明天早上去我单位告我吧,现在你也别扫我的兴,疯子……老代正在外面等你消息呢。”

陈哥现在的气势,是越来越足了啊,马疯子笑着点点头,走出了房门,心里禁不住生出点感慨来,他刚认识陈太忠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个强人,但当时给他的感觉也不过就是很蛮横的那种,盛气凌人而已。

现在则不同了,举手投足间,年轻的副主任身上多了气势出来,而且是世俗的那种权贵之气,很多时候,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甚至一个眼神,都能带出浓浓的官威来。

若是将那时的陈太忠比做出鞘的利剑,杀气腾腾,那么现在他可就像是一辆奥迪车,富贵逼人,但是,真要说杀人也未必就比剑差,将车开到七十码就够了——还不用偿命。

按说马疯子近两年混得也不差,崛起得挺快同时还在积极地洗白,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可是跟陈太忠相比,这差距不但没变小,似乎还在急剧地扩大中。

他正感慨呢,猛地感觉一道期盼的眼光在死死地盯着自己,抬头一看,却是代局长站在刚才俩人分开的地方,一动都没动过,“陈主任怎么说?”

陈太忠才说这俩恶客走了,可以吃吃喝喝地看演出了,谁想没过多长时间,手机就响了,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他一接起来,范芸冰的声音怯生生地传来过来,“陈主任,我是地税局的范芸冰啊,这是我家电话,想跟您请教点儿事情……”

从马疯子那儿得了准信儿之后,代相马上就打电话给范芸冰,要上门去看她——其实对代局长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侥幸能得到这个消息,肯定是越快做出反应越好,要不然等任命出来,那可是黄花菜都凉了,不赶趟儿了。

范芸冰一听说代局长要专程来看自己,心里挺奇怪的,就推脱说今天平安夜,跟朋友们在一起玩儿呢,代局您要有什么事,电话上说行不行?

这俩人办事,果然是一点章法都没有,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代局长是直接电话上联系,而范芸冰也出息,听了代相的话,根本都不带打磕绊地,直接电话联系自己了。

动一动脑筋会死吗?他心里抱怨,嘴上还不能得罪自己同学的姐姐,说不得将来龙去脉细说一遍,“……你考虑一下,怎么跟赵永刚示意一下就行了。”

范芸冰当然知道陈主任刚求过赵局长什么事,那可不就是自己的事情吗?既然是因为她,而导致陈主任不方便再说话,她就拿定主意:这件事我不但要办,还得办得上心一点。

可是想来想去,她还是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点子来,听着对方没挂电话,她脑子越发地乱了,“陈主任,我这人……比较笨,还是觉得说代局长是您的朋友,这样比较好开口。”

“我就……”陈太忠咂咂嘴巴,心里这个郁闷也就不用提了,“嗯,也行,不要专门说,就当是无意说出口的,其实……你跟赵永刚撒撒娇,哄他开心不就完了?”

这是什么人啊,范芸冰嗯嗯两声挂断了电话,陈太忠这边,任老师也发话了,“太忠,你这是怎么说话呢?”

“那个范芸冰,又是个美女吧?”蒙晓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居然这么跟她说话……我说太忠,照这么下去,你就是铁杵,也得被磨成针啊。”

“肮脏,还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呢,”陈太忠笑嘻嘻一指她,“不是我说你,蒙校长,你这脑袋瓜整天想的是什么啊?”

事情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第二天上班后不久,赵局长就打电话要范芸冰过去,让她去办公室领两个人去征收管理科,事实上,他知道小范跟陈太忠关系不错之后,倒也时不时地提挈她一下。

去局长办公室领人,那就是说要在年底征费的时候,适当地那啥一下了,不过赵局长肯定不会说这俩需要关照,“小范,这俩人是找征费的呢,结果找我这儿了,你把他们领过去吧。”

这是在撇清,需要撇清的关系,那就是一定要照顾的关系,正经是当着她的面,说“要照顾”的,还未必就是要照顾的,范芸冰这点门道还是清楚的。

不过,范芸冰是真沉不住气,一见这样子,心说我好不容易来局长办公室一趟,少不得犹豫一下,“赵局,我还有点工作上的事儿,想跟您汇报一下。”

“哦?”赵永刚扬一扬眉毛,随即一笑,“行,你把他俩领过去之后,就过来吧。”

在领人的同时,范芸冰就想好了说辞,再来赵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就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地汇报了:昨天她跟同学平安夜去了,正好遇到陈太忠和代局长,那个……陈主任托她向杨局长问好。

这已经是她能想到的变通的极限了,反正顶着陈太忠的旗号,还是很好办事的,至于说杨局长会认为她是跟同学平安夜,还是跟陈主任平安夜,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小陈跟小代关系不错?”赵局长摸摸下巴颏上刚冒头的短胡须,胡子又该刮了啊,“嗯,我还不知道呢,你让他给我打个电话吧。”

看着范芸冰苗条的身材消失在门口,赵永刚无声地笑一笑,他当然不会认为她是“碰巧”遇到了陈太忠,这是代相那家伙求到小陈了,小陈叫小范来转述,也不过就是表示个尊重的意思。

按说,他直接应承了就不错,不过这么一来,人情算卖给谁了?所以他要陈太忠打个电话来,落实了这个人情……当然,这也是防着小范打着陈太忠的旗号乱来,甚至,这理由他都不怕解释给小陈听。

他既然放出这话,陈太忠肯定是要打个电话过来了,“哈,赵局,好久不见了啊,小宁的京华酒店开张的时候你去素波了,小宁一直觉得挺遗憾的,啥时候来坐一坐?”

“坐没问题,不过这第一顿可是得丁总请啊,就今天晚上吧,”赵永刚笑嘻嘻地答他,两人又随便聊几句,压了电话。

这种场合没必要多说,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了,既然小范一走,陈主任的电话就来了,那么赵局长只能手指敲敲桌子,脑子开始琢磨:代相是不能动了,当然,看小陈这架势也不过就是保一下人,没必要重点照顾,可问题是,再从哪儿找个副科的位子呢?

陈太忠接到范芸冰电话的时候,正跟马疯子在一起坐着呢,原本他一大早就想落实一下此事,不过想着今天唐亦萱要去张州,心里总是惦记得慌,说不得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谁想两男女昨天才初尝滋味,一说就说了半个小时。

给赵如山打过电话之后,陈太忠跟马疯子接着聊起来,才知道为什么叫电业局的个人行为了。

昨天马疯子撒出去人马,四下打探,结果得知电业局几个月前电缆丢得极多,专门找警察严打了一下废品收购站,眼下大部分的收购站,是不敢收电缆里面的铜的。

不过,既然是赚钱的买卖,总有那不怕死的,于是就有人泄露说,有几个收购站,有长期客户,小混混们顺着线儿摸过去,就发现那些收购站所谓的长期客户,是接待电业局的人。

当然,这些客户也未必就全部都是内盗,电力工程施工,电缆未必每次都长度正好,总有那些短截之类的,就拿去卖了。

反正有知情人了,找出因果就不是很难,敢情这电缆,是红山电业局前局长的儿子干的,那局长因为没有阻止了太忠库的电网施工,在赵如山走之前被调整了。

其实这也是无妄之灾,前局长也认倒霉——局里总是要杀鸡儆猴的,没办法,谁要他偏偏在红山当局长呢?

但是局长的儿子不干,他要帮老爹出气,于是叫了几个职工,趁夜悄悄地割了电缆,然后当夜就拉到山上烧了,不过,他可是没想到,东临水那边反应那么大。

“拘那孩子几天算了,也让大家明白一下,电网不是随便能动的,”陈太忠琢磨一下,这倒是个好借口,可以再借此动动电业局。

哥们儿折腾得越厉害,蒙艺那边压力就越小,走得也就越快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