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94章 易位

唐亦萱今天的表现,应该跟蒙艺要离开天南有关!陈太忠坐在京华酒店的包间里沉思良久,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倒不是说他过于后知后觉,而是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性,做事也有或多或少的随意性,若是没有深刻的代入,有些东西还真的不好判断。

事实上,他能想到这个因果,已经算是不容易了,所以,他坐在那里,开始细细地琢磨:怎么才能保证蒙艺离开天南?而且还是尽快地离开?

蒙老板的离开,不会很快的,这个因果很好判断,他必须要在保证高胜利顺利上位之后,才会离开,如若不然,他跟黄老的僵持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讲,碧空的位子,也不会很快地让出来,省长和省委书记两败俱伤,大概是会被同时调整,但是这个同时,不会表现为真正意义上的“同一时间”,这种错误谁都不会犯。

道理在哪儿摆着呢,一省的党务和政务一把手若是真正地“同时”离开,那简直就是把矛盾赤裸裸地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党和政府的威严何在?

这种层次的争斗,只需要很少一部分明白就行了,不该明白的人,就继续八卦去好了,组织意图不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就有资格领会的。

蒙艺不可能走得快了,碧空那边两个领导离职,中间怎么也要有两三个月的缓冲时间,再加上这些事情目前还都处在极其隐秘的幕后操作状态,所以陈太忠认为,等蒙艺真的顺利登顶碧空,怎么也得是来年三四月份的事情了,拖到五六月也很正常,若是其掌控不了碧空,去其他地方的话,没准事情都会拖到后半年。

当然,拖到后半年,那是说后半年才实施,大致方向应该还是会在三五个月内搞定,做出决定和具体实施,中间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只看那位想空降下来的副省长,就可以知道了,很多事情,预谋得越早越好,晚了的话,那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老话说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过,这种事情,有资格惦记的人并不多,能得其真髓的就更少了,陈太忠眼下的琢磨,基本也是上位者的烦恼了。

他正琢磨呢,郑在富和郑东成父子推门走了进来,同行的还有一个小个儿女孩,约莫一米六左右,样貌却着实甜美,郑主任笑嘻嘻地打招呼,“听小宁说了,陈主任也在,呵呵,吃了晚饭了没有?”

丁小宁的酒店才开张,就遇到了圣诞节,当然要好好地组织一下,还特意到省城素波去找表演的团队,不过这圣诞节是全球性的,她费尽辛苦,也就拉了几个二线演员过来。

不管怎么说,京华酒店刚装修的演歌台是可以派上用场了,为了这个活动,丁小宁砸进去差不多二十万,无非就是扩大一下影响,宣传一下,甚至还请来了专业的摄像师摄像。

陈太忠早就答应来捧场的——当然,若是刚才唐亦萱不让他走,那就需要打个电话请假了,事实上,今天幻梦城也热闹得很,不过,刘望男在那里只是个帮工,而丁小宁却是京华的老板,孰远孰近那是一目了然的。

他所在的包间也是改造过的,拉开木制隔断就通过窗户可以看到演歌台那边,这原本是时兴在京城等地酒吧的布局,被丁小宁拿来用到了酒店内,倒也算得上新颖。

平日里,这样的包间是无关紧要的,不过眼下就是一等一的好场所了,陈太忠当然能得到这么个位置,据说等一等蒙晓艳和任娇也会来这儿,大家都是年轻人,喜欢的就是一个热闹。

谁想是郑在富也来了,陈太忠见了,笑着站起身点点头,“没吃呢,想吃的话坐下一起来吧?”

他是今天得手了,心情挺舒畅,谁想郑主任被他这客气吓得一哆嗦,“呵呵,我就是听小宁说你在,带着他俩过来看看,这是东成的女朋友苏兰,中行上班呢。”

“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也没说什么,郑主任寒暄两句,却是带着自己的儿子转头逃命似地溜走了。

“奇怪,我看起来很凶吗?”陈太忠有点纳闷,一时也搞不清楚,不过他正迷糊的时候,李凯琳连蹦带跳地走了进来,她也是穿着一袭裘皮大衣,与唐亦萱相比,却是跳脱了许多,也更显年轻人活泼。

“听说今天有省歌的来?”她的脸冻得有些发红,眼睛却是亮晶晶的,她从村里出来的时间不算短了,眼界大开气质也城市化了许多,不过有些东西她还是没亲眼见过——比如说省歌舞团的歌手。

“也是捞钱来的,”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一摇头,心说来凤凰赚钱的,估计也就是二线或者过气的演员吧,他当初连骑王的演唱会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会在意这个了。

倒是……能考虑一下,在春节的时候,把葛瑞丝和贝拉她们的模特队请来,欧洲人是不过春节的,不过请个巴黎的时装模特队,来这小小的京华酒店,似乎有点那啥?

两人正谈笑着呢,蒙晓艳和任娇也走了进来,任老师还好一点,蒙晓艳却是直接坐到陈太忠的身边,伸手揽住他,“今天去不去育华苑?”

“今天我轮休在家,哪儿也不去,”陈太忠笑嘻嘻伸手拍一拍她的脸蛋,心知她是在李凯琳面前有意计较,当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明天吧,啊?那不是圣诞夜吗?”

正闹哄哄的时候,陈太忠的电话响起,今天他陪唐亦萱在一起,铁定是要拔了电池,弄个“不在服务区”的提示,所以现下的电话,格外地多一点。

只是这个电话,却是让他分外地恼火,来电话的是马疯子,“陈哥,这个电缆查出来了,就是电业局的割的……不过,是个人行为。”

“嗯,我知道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压了电话,心中却是恼怒异常,现在先给丁小宁捧了场再说,回头咱们慢慢计较。

事实上,马疯子不久也来了现场,他和丁小宁的“合作”实在是太广泛了,从合力汽修到汽配城,都是丁总顶着董事长的头衔,眼下京华酒店的热闹,他当然是要衬的。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小弟,湖西地税局的副局长代相也跟着他来了,只是,一进房间,看到陈太忠正跟三个女孩子左拥右抱,代局长登时傻眼了。

撞见领导的隐私了!代相侧头看一眼马疯子,心里满是抱怨,马总啊马总,你这不是害人吗?我是有求于陈主任的,现在可怎么办?

“小宁不在?”马疯子也有些好奇,笑嘻嘻地冲陈太忠一拱手,“陈哥,能不能添两副碗筷?一起衬个热闹?”

“你还真是不客气,”陈太忠也懒得理他,反正在酒店的包间里,他也不能聚众淫乱不是?于是大喇喇一点头,嘴一努,“自己动手啊,不需要我帮你吧?”

倒是李凯琳比较乖巧一点,站起了身子,“马哥你等一等,我去叫服务员……”谁想马疯子抬手虚拦,“哎小李,你坐着,你马哥也有嘴呢。”

不多时,两位恶客就这么坐下了,陈太忠左边搂着李凯琳,右边是蒙晓艳,抬着下巴,斜眼看着代相,简直是一副十足的二世祖模样,“这是谁啊?”

他当然知道,以马疯子的头脑,断不会领着比较碍眼的人物来,所以在此人面前,倒也不做掩饰,陪几个美女吃饭……这又算多大点事?

但是他这副做派,落到代局长眼里,那就是要多张狂有多张狂了,在他这个级别的官员眼中,女色问题基本上就是扛不过的天雷,没人找你麻烦也就算了,只要有人想借此生事,那是一拿一个准——关于这个认识,想一想陈太忠上任之初,拿着邝舒城的照片就想搞人下来,那是一个道理,地位不同导致思维和眼界不同。

代局长身边不缺人自荐枕席,偶尔也打一下野食,不过错非极为熟悉的朋友,他不可能将非法的枕边人领出来,像陈主任这般在陌生人前张狂,搁给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尤其是,这三个女人还都不是丁小宁,代相来之前就听说了,丁小宁是陈太忠身边最有名的姘头,另外还有一个姓钟的……

我撞到了这个场面,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迷迷糊糊琢磨了半天,方才听得马疯子介绍,“代相代局长,地税湖西分局的副局长。”

“代局长?”陈太忠看着代相笑一下,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现在的他,眼里哪里有这种副科的局长?“这个姓儿不太多见。”

“那是,一听就是没落实,还要过人大选举似的,”马疯子跟着也乐,倒是不见外,一边说一边捅一下代相,“老代,找陈主任,还不先敬酒啊?”

代局长终于明白过来了,恭恭敬敬地端起酒杯,不过他有点紧张,话就说得颠倒了,“我随意,陈主任您先干为敬。”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要我先干为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