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90章 都不简单

把两侧裙楼给了市建公司,陈太忠是先在“发展与改革办公会”上提出来的,他已经多时不参与这种事情了,眼下猛地一提出来,与会的四位登时都是一惊。

梁志刚惯例不先表态,难得的是,文海的老对手邱朝晖居然也不吭声,只有孙小金犹豫一下,坚定地站在了陈太忠这边,“这么大的楼,让省建的全干了,确实不太合适。”

孙小金只管纪检,在别的政府机关,或者还有点份量,但是眼下的科委根本没人鸟他,不过总算还好,他在发改会上有话语权,而且陈太忠又时常不参加会议,在四票的情况下,他的立场还是比较关键的。

所以,没多有少地,他向别的口介绍点人物和活计之类的,一般大家也不太驳他的面子,正是因为如此,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在科委里最该维护谁。

“可是……”文海见状,不敢不发言,要不然邱朝晖该跟上来了,他俩是老对手了,文主任自然知道,老邱不发言是没弄明白陈太忠的意思——谁知道小陈是真的想支持市建,还是想借着这个办公会反对呢?

“这个招标已经定了的,乔市长也说了,省建的口碑在那里摆着,市建在资历和经验上,确是要差省建不少。”

“所以只给他们裙楼,”陈太忠斩钉截铁地接过了话,心里也不无愤懑,哥们儿只是几天没出声,老邱和老梁居然就变成这样了?“科委支持咱们本地的国企,责无旁贷,这也是市委市政府的意思,小树市长那儿,文主任你还得做一做工作才好,呵呵,反正只是两个裙楼,又不多。”

这下可好,他把市委市政府扯出来做幌子,态度又是很久不见的那种强硬,任是谁也想得到,陈主任是要强行推动此事了。

“啧,”难得地,梁志刚发了一句话,还是不偏不倚的那种,“太忠,分给他们两个裙楼无所谓,不过这个合同……就要重签了。”

“重签什么,直接二包就完了,”邱朝晖终于反应了过来,小陈这是要硬上了,于是立刻跟上,“跟省建二公司说一声,指定二包给市建,不信他们敢不包。”

“哈,好主意,”梁志刚笑嘻嘻地点一点头,接着又皱一皱眉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没想到才叫见鬼,邱朝晖面无表情,心里却是禁不住狠狠地鄙视了一下梁志刚,他可是清楚得很,老梁是想支持陈太忠,但是又不欲得罪文海太狠,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不想帮,事实上,那家伙已经同意小陈的意见了,只是指出了其中的难点,好让自己跳出来跟文海扛一下……老梁这家伙,惯爱玩这种小聪明。

文海也听明白了,心中有点郁闷,那是在所难免的,只是陈太忠这次的态度实在过于强硬了,他不敢顶着上。

不过总算还好,陈太忠还多少留了点面子给他,要他去向乔小树汇报,而没有说“我跟乔市长去说”这话——搁在半年前,这厮这话也说得出口。

只是这份荣幸,文主任还不想去领,眼见大势已去,说不得苦笑一声,“太忠,跟乔市长汇报的事情,还是你去吧,只要他点头,咱们就上例会表决一下。”

所谓的程序就是这样,发改会跟书记办公会类似,只要在会上定下了基调统一了认识,到例会上——也就是常委会上表决,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文海不是不想去找乔小树,而是他不敢去找,乔市长最近跟省建二公司的人走得很近,若是自己前去汇报,保不准乔市长还要自己回来做陈太忠的工作——那不是找虐吗?

“那行,我去找乔市长,”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心说哥们儿这也算让步了,省建你一包,市建不过是二包,只要金钱过手,省建的还不得扒一点下来?

他自己觉得是让步了,不过,参与办公会的那四位可不这么想,散会之后,陈太忠和文海早早地不见了去向,倒是邱朝晖冷哼一声,“哼,科委总还是需要个主事儿的。”

事实上,陈太忠再度强硬起来,对他造成的困惑也很大,没权的时候也就算了,有了权力,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地盘蓦地被人插一脚——还是连招呼都不打的那种。

太忠你提前跟文海打个招呼,再上会也行吧?邱主任心里暗叹,就算是市委的书记办公会,会前通气也很有必要吧?

“肯定是陈主任说了算嘛,不过,他不会经常说话的,”梁志刚笑眯眯地回答一句,站起身走人了,“我得去收集资料了,老邱你们认识什么供货便宜的汽车商人,记得向我介绍啊。”

刚才的会上已经定了,给主任们买车,文海是别克车,参加办公会的四个人是桑塔纳时代超人,剩下四个是桑塔纳两千,车的价格和级别都很接近,却又有着明显的区别,这倒也是机关里的惯例了(注一)。

邱朝晖和孙小金对看一眼,终于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孙书记笑着摇摇头,“老梁说得对,太忠确实没时间管那么多……”

剩下的话,那也不用再说了,梁志刚这话是摆明了在点邱朝晖——陈太忠为什么不先跟文海碰头?人家是久不出声,找个机会发一发声音而已,你连这个都看不透?

当然,或许也是文海最近声音有点大,小陈觉得有必要正一正视听,让大家明白科委到底是谁说话才算,才有了今天这个举动。

总而言之,陈太忠本人强硬,是令科委一干领导都惴惴不安的,但是过分的强硬,其实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因为那一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乔小树在自己的办公室热情地接待了陈太忠,最近他是相当忙的,忙到一塌糊涂,不过这种许久没有的充实感,让他终于明白了市长到底该享受什么样的尊重——权力本身就是精神鸦片,不接触也就算了,一旦上瘾,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实在太令人陶醉了。

当然,小树市长是文化人,不会将过多的欲望表现出来,“唉,为了这个科委大厦还有助力车厂,最近是忙死我了,头发都掉了好多……小陈你今天怎么有空?”

陈太忠哇啦哇啦把事情一说,乔市长的听了之后,也没啥反应,坐在那里愣了一阵,才缓缓地发话了,“这个……上办公会了没有?”

“上了,”陈太忠点点头,“大家的大局感都不错,同等情况下,愿意支持本地企业的发展,小树市长您要同意,就例会上表决一下。”

“同意,我为什么不同意?大家有大局感,我可不能落在你们这帮小年轻后面,”乔小树笑着点点头,沉吟一下再次发话,“不过太忠,你建议的这个二包方式,带给我一点灵感。”

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看着他笑得很开心,陈太忠隐隐觉出了点什么,只是乔市长都无条件地支持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坐直身子认真地听着。

“嗯,基建能外包的话,将来的设备、装潢这些,是不是也应该采用这种形式,先大包给某一个公司?”乔小树笑眯眯地看着他,“具体项目再从他们的手转包出去,也能减轻大家的工作负担……你看怎么样?”

陈太忠一琢磨,觉得这事也好也不好,仓促之间,他也拿不定主意,只能赧然一笑,“这个思路,我要回去捋一捋……我这人笨。”

“呵呵,你哪儿是笨?你是负责,”乔小树笑着摇一摇头,很是不以为意的样子,“好了,回去好好想一想,我这也是拍脑袋的想法,没准有什么地方考虑不周全呢。”

哪里有什么不周全?不久之后,陈太忠就反应过来了,乔市长这是往自己手里揽权呢,如果将科委大厦分作几块大包出去的话,乔小树就等于是掌控了所有设备设施的采购权,不用担心有什么遗漏,也不显得吃相难看。

当然,每个项目细节一样可以招标,但是那仅仅是二包了,利润会不会变少不好说,起码头上多了一道关,可是对乔市长负责的,就那么几个大包公司。

所以,对乔市长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对科委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毕竟是大包出去的活儿,将来什么细节有个纰漏的话,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大包公司的身上。

不但如此,科委还能做出适当的撇清——虽然是三千多万的工程,但是我们大包出去了,是的,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公司来做,我们只管出钱,人家大包公司搞定一切,没有你们想的那种猫腻什么的。

所以,这是一件好坏参半的事情,但是整体还是能够接受,陈太忠做出了判断,这一刻,他甚至又产生了一点别的关联想像:会不会是省里又有什么强势的公司下来了,小树市长想借此讨好省里的什么领导?

还是上一下会算了!他拿定了主意,一路开车奔向清渠乡,他要去看看李凯琳的那个厂子,不过遗憾的是,在路过碧涛的时候,被邢建中的人看到了。

不多时,邢总就追到了加工厂来,“陈主任,张州那边,开始收煤焦油了。”

(注一:国产别克车此时没下线,不过大家姑妄看之吧,呵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