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89章 利益无处不在

李勇生做人倒也有几分眼色,中午请陈太忠吃饭,去的居然是丁小宁的京华酒店,很厚道地点了一大堆,却是只有两个人。

哥们儿倒是宁肯你在别的地方请我,想到丁小宁已经成为公认的自己的码头,陈太忠心里也是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不过这样……也算,蒙艺走了的话,小宁这边靠着杜毅的助力,倒也是不无小补。

两个人吃饭,门一关起来,李主任就发话了,“太忠,这个科委大厦,你还真得给我点,没多有少意思一下都成,耿主任要下了啊。”

建委、环保局跟科委合作的装修检测项目,由于是科委牵头搞的,建委的人心里总觉得,科委这是欠了他们的人情了——以咱建委的实力,真要争的话,轮得到科委吗?

于是,这个科委大厦一筹建,就有建委和市建的人来公关,心说你科委欠着我们的人情,市建的实力在凤凰也是数一数二的,这楼不给我们来干,那让谁干?

谁想乔小树直接就把活给了省建二公司的——必要的招标过程也有,不过大家都在传言,说省建二公司的副总经理提着好大的一个皮箱深夜进了乔市长家,甚至还有人有鼻子有眼地说里面装了八十万。

当然,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抱了什么样的目的,那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很确定,就是说建委和市建的人很受伤,科委太不给面子了啊。

然而,抱怨归抱怨,科委现在羽翼已丰,他们就算想为难,也没那能力了,所以只能对着科委大厦感慨:凤凰市的标志性建筑,居然不是咱市建的人搞的。

初开始,李勇生没把这事当回事,建委也有分工的,这一块儿的业务不归他管,拿不下科委是你们没本事。

可是,随着大家听说,科委买了那么一大片地,下一步还可能搞开发中心和健身中心之类的,建委的人心中的不平之气愈甚,而眼下,恰好是建委班子要动的时节。

为此,现在的大主任老耿专门找到了李勇生,“勇生,你不是跟陈太忠是同学吗?去找他活动活动啊,要点项目,你也能在单位里获得一些好评,要是能让他帮你说一说话,这个建委主任的位子……谁坐不是个坐?”

李勇生毛病挺多的,但是耿主任是卡着年纪到点要下的主儿了,正是纠结的时候,别人是怎么回事不说,反正他是记得,小李是老干部科出身,而且对自己从未失去一丝一毫的恭敬,所以他当然就愿意多指点一点。

李主任一听就上心了,按说建委主任这个位子,是轮不到他惦记,不过,能升到常务副也算不错吧?于是就悄悄打探了一下。

得,这不打探还好,一打探还真出问题了,有小道消息说,建委之所以没在装修检测上牵头,是经办此事的李勇生得了科委的好处——当然,环保局长侯卫东得的好处更多,不过那就不是城建系统的事情了。

没多有少,随便要一点吧,李主任决定了,虽然不是我的业务,但是我帮单位要点活回来,你们不能再歪嘴了吧?

事实上,他对建委主任这个位子也是心存想法的,说起来也怪,站在他的角度考虑,建委大主任的位子,似乎比建委常务副的位子,还更容易到手一点。

这么说实在不好理解,但是实情确实是这样,建委现在的常务副是宋主任,如果按规矩递补的话,上位就是宋主任,而以前的第二副杨主任会升任常务副。

至于说李勇生,就跟另一个副主任差不多,他是资历尚浅,另一个则是文化程度太低,靠熬资历熬到副主任的。

想搞掉杨主任自己顶到常务副那里的话,李勇生还真的没那能力,杨主任也是凤凰本地干部,现在投靠了段卫华,有段市长的支持,怕是只有章尧东强行出手,才能干扰杨主任往上小靠一步。

但是要搞掉宋主任,那就要容易一点,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应该记得陈太忠曾经在建委的网球场,跟宋主任和郭明辉发生过小冲突,是的,宋主任是蔡莉的人,跟秦小方关系也不错。

秦系一脉现在被章尧东压得死死的,连段卫华都敢随意地敲打,从秦系中现在隐隐地又分出了王宏伟为首的蒙系,虽然在常委里话语权尚小,但是章段二人却也不敢随意乱动,没办法,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

现在的秦系,也就是没人敢动秦小方而已,秦书记不但手握纪检委这大杀器,背后也有蒙书记的支持,当然,秦小方跟蔡莉关系也不错,但是蔡莉……不是要下了吗?

蔡莉要下了,而段卫华正在风头上,过气的省委常委的影响力,比地级市的大市长差多了,所以,在李勇生看来,蹭掉杨主任不现实,但是宋主任那儿,完全可以惦记一下。

要是能强势地搞掉宋主任,借着这股东风,我李某人为什么就不能扶正呢?至于老杨嘛,他干常务副也是算前进了一步,难道不是吗?

当然,这些东西也全是纸上谈兵的玩意儿,至于具体能行不能行,他还得慢慢地来,不过他可是知道,陈太忠不怎么待见宋主任。

“唉,还真是麻烦,明明是金桥银路草建筑,也不知道你们市建抽哪门子疯了,”陈太忠听得也是叹一口气,“要不……这样吧,大厦两侧的裙楼,我帮你问问,不过这事儿还得上会,省建愿意不愿意划出这么一片来,也难说。”

“呵呵,裙楼就裙楼吧,你开口的话,我还不信别人不买账,”李勇生知道那俩裙楼意思实在不大,不过这正是他找陈太忠的目的,我帮单位要回活儿来了,活多活少关我鸟事,本来就不是我分管的片儿。

“省建那边应该也没问题,太忠你不要担心,”他笑着继续解释,“搞我们建筑这一行的,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这年头独食不肥,一个大工程他们要是想自己单独搞,会被撑死的,大家都分一分才是正经。”

这个也是啊,陈太忠没接触过这个玩意儿,不过他基本上能断定李勇生说的是实情,一个工程下来,打招呼、写条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哪里全部能够满足了?

有那实在不靠谱的条子和招呼,该顶也就顶了,但是有些实力派的人物的条子撞车的话,那就只能将一个工程分拆开了,这么做是最稳重的——当然,工程该怎么分拆,谁多谁少,那估计也是要相当的讲究,乱不得。

“不过主楼和裙楼拆分的事情,总不是很多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说哥们儿就算再不想干涉别人的项目,也不能完全做到,人在江湖,真正的身不由己。

“交通大厦的木工活儿,牛冬生还不是分给郑在富三层?”李勇生看着他就笑,没办法,凤凰市说大挺大,说小还真小,就不知道他从哪儿知道了这个消息,“太忠,说句不见外的话,你这么彻底放手,不对!”

“为什么不对?”陈太忠在助力车厂和大厦工地两边转悠过之后,心里也觉得哪儿有什么问题,可是他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放权是不错,不过你彻底放权,那就没意思了,”李勇生居然也教起陈太忠做官的学问来了,大意就是彻底放权,很容易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领导的权威,就是要靠时不时地发出点声音来体现。

“你光知道从外面找项目回来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概放手……没错,你们科委的事情都要上会,可是,上会是九个人的事儿,你的权威,从哪里去体现?这么久而久之,谁又肯念你找项目的辛苦?”

“暂时的放权,能让人觉得你有气度,不过放权放习惯了,容易惯出人的毛病,这个分寸,你要把握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驭下之道。”

“嗯,也是,”陈太忠难得地点一点头,心说以前哥们儿光想着防备腐败了,却是忘了在适当的时候,话语权也是不可少的,“呵呵,反正你是想拿那俩裙楼走,是吧?”

“拿一侧都无所谓,只要大家知道你给我面子就行了,”李勇生倒是好说话,“对了太忠,那个沙特的项目,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搞定?”

敢情,他还琢磨着,沙特的道路工程项目定下来的话,安排着耿主任出国一趟呢,“耿主任看着就到岁数了,下次出去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呢。”

“切,你少来这一套,”陈太忠白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老耿是要下了,不过他的推荐也算数呢,你这家伙啊……不老实。”

这可是他现学现用,章尧东和许绍辉将宁建中撵下去,又坐视韦明河吞并振鑫,那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得到蔡莉的推荐吗?

李勇生干笑两声,多少有点尴尬,“太忠,我就是老干部科出来的,你说的这个我认,不过,我也是真的想让耿主任出去散散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