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82章 蒙艺进京

韦明河的生活,还真是比较糜烂,他劝说陈太忠不动,又拽了邹珏到一边嘀咕,不过邹珏肯定也不会答应,不过,他倒是没找邵国立,两人不太熟——像韦主任这种极品,想找个差不多的搭子,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然,四个人里除了陈太忠,也就只有邹珏比较满意自己的女伴,毕竟是他挑选过的,另外四个,却是贝拉按着关系好坏划拉了四个姐妹出来,身材虽然无可挑剔,但是相貌难免就会有点不尽人意。

不过总算还好,模特们各个都胜在青春靓丽,反正这东西就是玩个感觉,韦明河和邵国立也不能说什么,倒是邹珏得意到不行。

十二个人叫了酒来喝,陈太忠又整出两瓶一点五升的洋酒,自己却是抓着啤酒灌个没完,倒是特立独行得紧。

一边喝一边聊,就聊到了下午的事情,陈太忠一时有点好奇,随口就问起了杨家兄弟,才知道那也是红三代,准太子党的,杨老大从军,现在三十六七已经是两毛四了,老二在某央企做副厅级干部,老三是他俩的堂兄弟,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自己开了公司。

“杨家老大已经大校了?”韦明河听得都有点傻眼,他对这方面的事情不算太注意,不过随口也能说个道道出来,“厉害啊,文革以后,最年轻的少将也是四十二岁。”

陈太忠听得登时无语,只从这句话就可以感觉得到杨家人的厉害,大校跟少将只差一级,虽然这个门槛极高,但是三十六七岁就是大校,怪不得那个杜总下午牛皮哄哄的,在邹珏面前都敢胡说八道。

不过其他三人却也不以为意,邵国立更是信口开河,“大校也分着呢,就算杨家老二,还不得照样找我帮忙?”

一群人这么一折腾,就到了十一点了,于是尽兴而回,虽然是深夜了,但是四个男人八个外国模特,走出门的时候,还是不少人看得眼晕。

邵国立和韦明河都邀请陈太忠去自己的地盘嗨皮,不过陈太忠被韦明河吓到了,也顾不得在外面玩方便不方便,直接婉拒。

又是一晚上的恣情纵欲,那就再也不用提了,伊丽莎白估计早就跟贝拉商量好了,居然没有介意两人一起陪陈太忠。

第二天陈太忠一起床,觉得窗外亮堂堂的,一眼望去登时纠结无比:北京下雪了——天南也快下雪了吧?

他有心赶回天南,一琢磨这许纯良的事儿还没办完,心里这个腻歪就不用提了,于是顺手给荆紫菱打个电话,结果小紫菱说了:她要赶紧回了,天南那边公司年检一大堆事,她不回不行,万一雪再大的话,影响航班正常起降那才叫麻烦呢。

既然赶不回去了,那就再活动活动吧,说不得陈某人一转身又走回床边,随手捞了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起来,两手向两边一分,俯下身子开始了晨练。

贝拉是吃过午饭才回去的,伊丽莎白知道他的“正牌女友”回去了,索性就跟在他的身边了,倒是看得马小雅有点眼热,不过那也没办法,年底了,她也忙呢,想学人家都学不来。

翟勇的消息,是在次日传来的,还是女人给他打的电话,她倒是没做什么强烈的暗示,就说难得见到雪景了,想去长城玩一玩,不知道他能不能借辆车,当天往返,也省得耽误了晚上的演出。

翟勇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此事,于是贝拉马上就接到了消息,陈太忠一琢磨,这就差不多了,该收手了,下一步工作,就是许纯良的事儿了。

许纯良接到这个消息,心里也禁不住佩服陈太忠的大能,厉害啊,居然用个外国的模特,活生生地将铁面人翟勇拉下水了,不过,他还是有点犹豫,“你说这没捉奸……捉奸在那个啥,是不是没啥说服力?”

“那种事你别找我,”陈太忠靠着照片已经搞下了邝舒城和傅宇,绝对不想再出手了,久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撇得干净点才好。

更何况,他对此事还是有点说不出的抵触情绪,少不得建议一下,“其实未必要捉奸在床嘛,姓翟的出来,肯定没告苒泠,这就说明问题了嘛,搞得太过分的话,没准适得其反……你妹妹会不会怀疑是你家人指使的?”

“啧,也是,苒泠从小逆反心理就比较强,”许纯良恍然大悟,“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你放心吧。”

他办事本来就靠谱,眼下得了陈太忠的指点,马上就开始做安排,事实上,许家在京城也是有点人手的,就在当天晚上,北京市某大网站的BBS上,就贴出了翟勇和那女人在长城赏雪的照片,两人相互搂抱着,神态相当地亲热。

当然,许家的策划,也不会这么简单,发帖子的那位,发的也是赏雪图,图的中央位置还是一个美女,那二位不过就是占据了一个小角,其他地方就是白皑皑的一片了。

妙的是摄影的那位,功力不是一般地高,别看只把那俩照了一个小角,可不但是清晰异常,连动作表情都捕捉得恰到好处,真正的“此图无声胜有声”。

当然,选择这个网站,那也是有缘故的……简单一点说,这里的BBS是北京的大学生比较爱逛的地方。

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八卦的人,有人是爱看雪,有人就是爱看美女,看着看着猛地发现,呀哈,这美女身后,还有一个外国美女呢……啧,搂着她的那个中国男人,倒是挺幸福啊。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类似的话肯定不少,不过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认出了那团牛粪,“那不是咱们学校的研究生吗?这肯定是要出国了……啧啧,小子真命好,人财两得啊。”

所以,这传说很快就传到了许苒泠耳中,不过翟勇不动声色地回答她,“PS的,肯定是PS的,有人想拆散咱俩……哼,卑鄙。”

“那你昨天去哪儿了?”许苒泠认真了,这是女孩儿的天性,换给谁都不可能不计较。

“在图书馆看书啊,”翟勇回答得异常稳健,不过冷汗已经冒出了些许,看来不能再跟杰西卡来往了,遗憾啊,还没得手……

当然,翟硕士是聪明人,将前后因果一联系,他已经隐隐地猜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异常阴险的陷阱中,不过很遗憾,由于他自己没经受住诱惑在先,实在不能跟许苒泠张嘴解释。

可是他心里这个委屈,也就不用再提了,我不过是想上进一点嘛,难道错了吗?年轻人有信心有雄心不是好事吗?就值得你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陷害我?

这也是翟某人对自己的智商过于信赖了,凭他一个未出学校的学生,怎么斗得过在政界混迹已久的许家一帮人?就算陈太忠,那也是在官场里混迹两年多了,天之骄子们在象牙塔内说算计,不过是“可笑”二字。

几天之后,许苒泠的爷爷也“偶然”听说了此事,将孙女痛斥一番,勒令她不许再跟翟勇来往,要不然的话,翟勇毕业后,从哪儿来回哪儿去,留在北京是想都不用想了。

“那我也要等他三年,以他的能力,会很快发展起来的,”不得不说,许纯良的妹妹,比他有个性多了,只是,她说这话时心里的酸楚,却是无人可诉……

当然,这些事情,就不关陈太忠什么事了,他正说送走了贝拉和伊丽莎白之后,总是该打道回府了,谁想蒙老板又坐着飞机来北京了。

蒙艺此来,自然有他的事情,不过,听说陈太忠现在还在北京,他倒是提前就招呼了,要小陈等一等,他有些情况还需要了解一下。

事实上,陈太忠也知道蒙老板想了解什么,只是有些话在电话里也没办法解释清楚,只能坐等天南省的老大来。

果不其然,蒙艺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黄家那边怎么样了,是个什么意思?”他不能不问,做为天南省的省委书记,来京城是不能不去看黄老的,所以他必须知道,此事到了怎样的地步。

“荆以远的孙女都跟黄老吃饭了,死活是没机会说出口,”陈太忠叹一口气,“黄汉祥也是我要帮夏言冰说情,气势就压住我了。”

蒙艺愣了一愣之后,无奈地撇撇嘴,这个消息很糟糕,但也是在他算计之中的,于是强打精神又发问了,“你在北京呆了这么久,有什么收获没有?”

实在不行的话,那就看看这家伙的资源能带来什么“好运”吧。

有收获啊,我现在跟邹珏、韦明河和邵国立关系很铁……陈太忠肯定不能这么回答,略略犹豫一下,终于想起有一件事可说,“听说中纪委在查磐石省一个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