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81章 上仙皮条客

邹珏还真是傲慢得可以,选定了人约好之后,他跟着大家出来,却是笑着点点头就转身离去,“太忠我走了啊,改天把明河叫过来,大家一起坐坐。”

“喂喂,不谢媒人?”陈太忠笑着回他一句,谁想那厮更绝,回头来了一句,“晚上有活动呢,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今天没时间啊。”

模特队那帮人并没有跟出来,邹珏这话就是说了,等晚上那俩女人会溜出来会他,大家都听明白了。

翟勇听得心里就是一声长叹:人和人还真的不能比,人家一炮双响都敢明白说出来,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一步呢?

荆紫菱和许苒泠也都没接话,两人都是未婚的女孩子,又是大家出身,对这种话题实在是只能避而远之了。

不过,两对恋人分手之后,许苒泠和翟勇有些什么话题姑且不说,只说天才美少女就开始跟陈某人算账了,“这拉皮条的业务,你好像挺熟悉的?”

“这不是要化解那姓翟的警惕心吗?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今天撞到他算是挺运气的,”陈太忠振振有词地回答她,他当然不能说贝拉早就想他卖弄过贞洁。

“是许苒泠的运气,不过就是翟勇的不幸了,”她信口反驳一句,旋即重重地叹一口气,“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欲望,偏偏还目光远大,这才叫眼高手低……对了,你没动什么手脚吧?”

“就算动了,也是一点点,”陈太忠笑着摇头,什么才叫动手脚?输入意念算动手脚的话,买通外国模特勾引翟勇就不算动手脚了?“不动手脚的话,凭什么人家外国美女能看上他,就凭他那锉样儿?”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事实上,荆紫菱很明白他有些神秘手段,叵耐这厮实在太能装傻充愣,从不肯好好地说话。

“反正以后是不会有手脚了,我保证,福祸无门唯人自招,”陈太忠笑着答一句,姓翟的已经上钩了,丫要是能幡然醒悟悬崖勒马,他倒也不会推动此事了,大不了再换个方式而已——那厮的警惕心不可能两次接受同一种方式。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走着,好久之后,荆紫菱才转头冲他一笑,“想什么呢?邹珏晚上有安排,你也有安排吧?”

“你要信不过我,我跟你去你哥那儿睡去,”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心说哥们儿晚上还真有安排,不过眼下是不能承认的,说不得只能行险一搏,“我在北京买别墅,本来想的就是少惹是非,谁想被你黄二伯霸占了。”

“只要你能一直这么认真地骗我,我也是很开心的,”天才美少女听到这话,冲他甜甜地一笑,从表情上也看不出她说这话时的真实想法,“好吧,今天晚上咱俩去我哥家睡。”

啧,冒险失败,陈太忠心里暗叹,对不住了啊,我的伊莎,我的贝拉,可恨的是,他还必须做出一副惊喜的模样来,“呵呵,咱俩……睡一起?”

荆紫菱白他一眼,眼神的味道表达得非常到位——你做梦去吧,陈太忠咳嗽一声,心说我不借此狠狠调戏你几句,也难以发泄我的郁闷。

才待张嘴,不防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邵国立,“太忠你太不仗义了,意思一下吧,我要求不高,也是俩……”

邹珏跟邵国立的关系也不错,不过大家公认,他的身份要比邵国立差一点,而他又自傲,轻易不肯服输,邵总知道他的性情,却是很少放弃打击他的时候,半开玩笑半当真的那种,让他很是郁闷。

今天泡了俩外国模特,晚上还能双飞,邹珏问明白了,陈太忠这次进京没找邵国立,那么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找邵国立卖弄一下,电话里,他洋洋得意地叹口气,“唉,几十个模特,选的我累死了,女人多了……它也不是好事。”

甚至,他都没想到找韦明河,道理也很简单,小韦此人性子比较粗拉,身份也跟他相仿,向其卖弄既不是朋友之道,也没啥意思。

按说,以他们这个圈子的层次,玩一玩外国模特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就是花点钱嘛,谁没有?正经是耐久度不够的话,还反倒容易让金发碧眼的美女们失望,未免就有点煞风景和影响心情。

不过,在成建制的模特中选拔出两人来,那就值得说一说了,尤其是这模特队昨天才来,今天邹某人就搞定了,惊人的速度就代表着厚重的人脉,更难得的是,组织活动的是华盛,杨家兄弟的地盘。

“哼,说不定是杨老三用过的,也不知道你美个啥,”邵国立就是不待见邹珏在自己面前卖弄,说不得就要酸葡萄一下,当然,他说这话也不是没根据的,杨家三兄弟,老大好权老三好色,老二则是好钱加好色。

“切,不懂了吧?华盛自己觉得搞了一个国际时装展,其实搁在巴黎屁都不是,这种档次的展览,比天天有的强,比月月有的就差了,”为了防止被嘲笑,邹珏打这个电话,也是恶补了一下功课的。

“年底了,这就是圣诞节了,人家欧洲的活动多的很,就这点子人马,还是华盛死说活说求来的,这个节骨眼,杨老三怎么会乱来?”

这话一套接着一套,噎得邵国立一愣一愣的,不过,最打击他的,还是邹珏最后一句话,“你要不信的话,问天南的小陈嘛……就是上次跟你去澳门的那个。”

我靠,这年头咸鱼也能翻身了?邵国立心里不服气啊,抬手就想给杨老二打电话,对上杨家兄弟三个,他头疼,但是单独对杨老二,他也没什么好忌惮的。

嗯……天南的小陈?想到最后一句,他犹豫一下,伸手招呼来自己的一个跟班,“你不是跟华盛的人熟吗?问问他们搞的那个时装发布会……有什么状况,关于模特队的,对了,悄悄地问。”

邵国立本想直接给陈太忠打电话的,可是转念一想,还不是很合适,道理也很简单,别说邹珏头疼陈太忠,他也有点头疼陈太忠,自打邵总认识陈某人之后,就没在什么事情上占过上风——没错,两人现在的关系很不错,不过没头没脑地打电话过去,又出乖露丑怎么办?

事实上,邵国立的人办事也挺快,等他确定了那外国模特是陈太忠介绍给邹珏的,才明白小邹的话的意思,心里愤懑不过,才给陈太忠打电话,你能给邹珏介绍俩,也得给我介绍俩。

“啧,谁让你当时不在呢?”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陈太忠的回答,是相当满不在乎,“我现在跟小紫菱在一块儿,就为这事儿……回去还得跪搓板呢,你饶了我吧。”

“少扯少扯,你一直特别洁身自好来的,我帮你证明,”邵国立笑嘻嘻地回答他,“今天我一定要弄俩来,不能让邹珏跟我得瑟……你把电话给了你家搓板,我跟她说。”

“呸,我才不是搓板,”荆紫菱的耳朵也挺好用的,根本不接陈太忠的电话,她身材高挑苗条,难免就有“骨感”的嫌疑,可是她从不认为自己骨感,一听这外号,可就不干了,忙不迭地摆手,“你瞎折腾去吧,晚上也别去我哥那儿睡了。”

“好好好,我回了他,”陈太忠翻翻眼皮,是既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晚上八成又有机会枪挑波斯猫了,郁闷的却是不能去荆家的别墅蹭着住了。

果不其然,荆紫菱笑着摇头,“刚才跟你玩儿呢,你来北京可不就是交朋友来了吗?这可就算你的正经事了。”

“不要这么绝情吧?”某人“面如死灰”地看着天才美少女,悻悻之情溢于言表。

“一看你这么夸张的表情,就知道你是装的,”荆紫菱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那是我哥家又不是我家,你计较这么多做什么?听话,好好去干活,将来也好给我的公司出力。”

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地“干”!陈太忠心里回了一句,嘴上还不忘占便宜,“这是你说的哦,等你有了家,我就能计较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笑着扬长而去。

给邵国立介绍外国模特,那肯定没什么问题,不过他已经有点没兴趣了,这玩意儿跟拉皮条确实差不了多少,帮邹珏介绍,那是当时形势的需要,变通一下倒是无妨,可是成了专业皮条客的话,那就让他有点不爽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没过多久,韦明河也插了一脚进来,还是要俩,搞得陈太忠一时有点光火了,“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啊,以后谁敢再提这种事,我跟他急。”

结果倒好,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陈太忠、邵国立、邹珏和韦明河四个人找个包间等着,不多时,八个外国美女鱼贯而入,都是一等一的身材。

伊丽莎白不是模特,不过她的个头和身材并不逊色于其他人,再加上贝拉难以抵挡的青春气息,韦明河看得眼热,拽了陈太忠到一边嘀咕,“晚上咱们六个一起玩?”

“一边去!”陈太忠很干脆地拒绝了,心说这韦主任倒是时尚前卫得紧,不过……哥们儿就是保守,你咬我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