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79章 设计

邹珏肯坐视,但是肖总不能坐视,要不然不止是会得罪天策公司的人,也不利于自己结交另一个厉害人物。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他冲杜总笑着摇一摇头,又冲荆紫菱一扬下巴,“这女孩确实不错,不过……现在你就不用说了吧?”

“她说了,喜欢做模特,我也有心把她捧红,”杜总见状,少不得还要坚持一下,反正人已经得罪了,现在捞点东西回来倒也正常,一边说,他一边扭头看荆紫菱,“是不是啊?”

他的话音未落,陈太忠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了出去,既脆且响,“都告你不要逼逼了,你怎么就这么犯贱呢?一个篾片帮闲,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什么玩意儿?”

他已经听明白了,这姓杜的是跟着一个姓杨的混的,他不知道这姓杨的是什么人物,不过既然这厮对马小雅不客气,邹珏也有心坐看自己收拾此人,那就收拾了吧。

杜总却是被这个耳光扇得有点发愣,他可是没想到,对方敢对自己动手,下一刻就气得咬牙切齿了,“给我揍他!”

被人当众抽了耳光,那可是奇耻大辱了,而且对方嘴里说出的“篾片帮闲”四个字,也委实歹毒了一点,帮闲尚算入耳,这篾片俩字,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要命的是,杜总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他自以为自己是人上人好久了,都敢跟邹珏顶一顶,但是画皮下面的本相被戳穿的这一刻,他真是要多恼怒有多恼怒了。

由此可见,陈某人的语言杀伤力,那不是一般地惊人。

“谁敢?”就在那俩壮汉身子一矮,打算出手的时候,肖总厉喝一声,“这儿我说了算!”

他这话说得有点晚了,那俩汉子的身形是被阻住了,但是两个凳子带着风声飞了过来,那是无论如何也阻不住的。

还好,这俩汉子的身手真的不是白给的,手腕一搭一扭,那俩凳子同时折向飞向了陈太忠——两人居然是一般的心思。

陈太忠身子一动,大家眼睛一花,却见他已经坐到了一个凳子上,同时将另一个凳子抓着放下,笑嘻嘻地递到荆紫菱身边,“还真有孝顺的,看咱俩站着累,居然送俩凳子来,嗯……有眼色。”

这话,显然又是在刺杜总那“篾片帮闲”的身份。

“空中飞凳”一事,邹珏和肖总也都听说了,不过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发生,一时还真有点惊讶,尤其是陈太忠身手之利索,更是远出两人的想像。

“好了陈先生,”好半天之后,肖总才不动声色地发话了,“这儿是我的地方,请你给我个面子,好吗?”

“给你面子肯定没问题,你是邹珏和小马的朋友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随即一指杜总,“就凭你,也敢说捧红人?”

一边说,他一边又指一下站在一边的贝拉,“问问这女孩,谁把她送进巴黎模特界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倒是真敢吹牛!”

杜总的脸一沉,也不看他,而是看一看自己旁边的俩保镖,那俩倒是一起微微地摇头,将嘴凑到他的耳边,一个说“高手”,另一个说的是“不是对手”。

邹珏倒是得了点面子,看陈太忠居然指出自己,笑着摇一摇头,侧头看一眼贝拉,“太忠你这是越玩越有意思了啊,都混到巴黎时装界里了。”

“哪儿啊,就是随手的小忙,”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那脸上的轻松,看到杜总眼里,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你显摆个屁啊。

不过下一刻,杜总的心又是一抽,因为此人又走向了自己,恍惚中,感觉有一只大手在脸上轻轻地拍打,耳边传来的声音,也有若在云霄中一般,“敢打紫菱的主意,我佩服死你了,问问你身后的老板,有没有在黄家混饭的本钱?”

黄家,哪个黄家?杜总又是一阵头晕,下一刻,他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杨二哥没资格混饭的黄家……也就只有那个黄家了吧?

我居然打的是黄家人的主意?想到这里,他背脊上的冷汗刷地就冒出来了——天南蒙老大都要头疼的主儿,一个篾片帮闲,不被吓死就算好的了。

然而,他的痛苦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下一刻,邹珏看着另一个女孩,皱起了眉头,“我看你有点眼熟,你是……姓许?”

许苒泠也是微微一愣,不过错愕之后,还是笑着点点头。

邹珏是跟韦明河见过许纯良的,这女孩又是跟陈太忠在一起,那身份也不用猜了,于是笑着点一点头,“你跟你哥太像了,”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一眼杜总,手一指他,叹一口气,“傻逼,你知道你惹了多少人吗?”

许绍辉在天南,只是一个副省长,但是许家在京城的圈子,也是不可小看的——能空降下去做省委常委的主儿,简单得了吗?

邹珏都骂我了!杜总整个人彻底地石化在了那里,事实上,他更害怕的是邹珏话里所指的东西。

他石化了,翟勇差不多也石化了,老天,许苒泠交往的人……这都是怎么一帮的存在啊?这个许家比我想像的还要厉害很多很多啊。

“好了,进去坐一坐吧,”肖总可是有眼力的,能让邹珏毫不留情骂杨家兄弟的人,这帮人的身份,那是再也毋庸置疑了,“你们不是要进去看模特吗?”

事实上,肖总很怀疑邹珏这么做,是在变相地帮杨老二开脱,道理还是那个,没办法,撞上了嘛,坐视那叫陈太忠的跟老杜对掐,万一杨老二知道了,很可能对小珏生出点怨念来。

“走吧,”荆紫菱笑吟吟地挽上陈太忠的胳膊,小手很隐秘地掐他一下:敢情你还会帮着女孩子进模特界啊?

一边掐,她一边转头看许苒泠,“呵呵,走,小许,咱们一起进去看看,”怨恨是怨恨,她倒是没忘了自己的任务。

许苒泠皱皱眉头,为了看个模特,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实在有点那啥,不过,石化的翟勇终于苏醒过来,挽起了她的手臂:贵人的圈子,能挤进去一点,就挤进去一点吧。

看着一行人走进后台,杜总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一点,又重重地叹一口气,他也明白过来了:到了后来,那邹珏是帮我的。

只看相互间的招呼,他就能判断出来这几个人的厉害,姓陈的不用说了,能去黄老家混饭的美貌少女,招呼的是那个姓许的女孩,显然,这都是身份类似的。

当然,他也想得出,邹珏帮他说话,无非是不想得罪杨家太狠,可是这个人情他还得领不是?要不然这几个人一发飙,他不知道要死几次了。

侧头看一看身边的两个保镖,杜总又叹一口气,那姓陈的是谁家的孩子,不但骂人的时候阴损无比,连打架都这么厉害,居然超过了退役的特种兵?

见他看自己的保镖,倒是有人凑过来了,低声请示,“杜总,这件事……”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杜总不动声色地发话了,旋即眉头皱一皱,“那个惹事的保安,开除了他。”

“他的头上破了,得缝针。”

“他要缝针,关我屁事!”杜总终于按捺不住火气,大声地骂了起来,“看他惹的事情吧,今天要不是我有点面子,要缝针的不止是他……还有我!”

发火归发火,可是他心里也有点好奇:这么一帮公子哥儿,怎么会有兴趣去看模特呢?身份相差有点大吧?难道说,真的是因为那姓陈的跟那洋模特有一腿?

陈太忠来看模特,当然是有目的的,一帮人走进去之后,贝拉居然带着他们进化妆间去了,有人想拦着,说男士不许进,结果小贝拉回一句,“这是埃布尔先生的朋友,只是好奇来看看,”于是就通过了。

邹珏对洋模特也有点兴趣,少不得就要缠着陈太忠给他介绍一下,不多时,就看好了两个人,陈太忠跟贝拉努一努嘴,“问问她们,需要多少钱,就愿意陪我身边这位高贵的公子?”

这是贝拉在电话里跟他提过的,说是这个圈子都挺放得开,只要能对她们有帮助的,或者能挣钱的,她们并不介意上床,那跟握手和拥吻基本上是一个级别的——事实上,她这么说,也是为了标榜她为他守身如玉。

当然,说这个的同时,贝拉也跟他商量了点别的,这正是今天叫翟勇来的目的。

不多时,贝拉就跟那俩女孩谈好了,笑嘻嘻地回来,陈太忠转告邹珏的时候,她微微地点一点头,示意一切都安排好了。

想融入这个圈子,真的很难啊,翟勇一时心中有点感慨,看着陈太忠和邹珏在一起,而荆紫菱拽着许苒泠在一群模特面前嘀嘀咕咕,他想凑过去来的,却不防那荆紫菱皱着眉头扭头看他一眼,目光中有微微的不悦:我们女孩家说事,你掺乎什么啊?

再听着那洋模特居然给那个男人拉皮条,他的心里越发地不忿了:你小子连英语都不会说,不过就是投了一个好胎啊。

还好,马上就有人跟他说英语了,不但是女人,声音极低,“先生,可以把您的电话号码留给我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