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72章 省长家事

“这地方不错”,“这地方不好”,难得的,荆家兄妹也有争吵的时候。

荆紫菱的“易网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注册,有阴京华出手帮忙,其他的事情还真是小事了,不过这公司选址,却是阴总一个人无法做主的。

得了黄汉祥的吩咐,又知道荆家兄妹俩昨天居然陪老爷子吃饭了,阴京华对两人的态度,真是客气得不得了,正好他认识几个搞房子的,“手续那些包在我身上了,先看看房子吧,要多大的,是买还是租?”

荆俊伟过惯苦日子了,觉得先租房子比较合适,而荆紫菱认为长期投资的话,买更划算,兄妹俩一开始就争执上了,说不得只能问计于一边的陈太忠。

“肯定是买更划算了,”陈太忠不想掺乎,但是不代表他没自己的想法,“房地产只会越来越旺,哪怕发展起来换一换环境呢,房子也不愁卖出去。”

“办公的房子和住宅是两个概念,”荆俊伟坚持自己的观点,“每一天……每一周吧,每一周都有更好的写字楼完工,早两年和晚两年建的楼绝对不一样,我不认为你说得正确。”

“你们兄妹俩的事儿,我不掺乎,”陈太忠只能悻悻地闭嘴,谁想荆紫菱却不甘心,“太忠哥你也是代表投资方呢,怎么就能看着不管?”

陈太忠是投资方?阴京华听得心里就是微微一动,谁想那“投资方”苦笑着一举双手,“你俩我谁都惹不起,小紫菱你今天就不该拽你哥出来。”

不成想,天才美少女的炮口是乱晃的,听到这话又反驳起他来,“可是这个公司,要我哥帮着我照顾呢,不带他出来带谁出来?”

这兄妹俩倒是好,妹妹帮哥哥招呼老家的产业,哥哥却是帮妹妹照顾北京的公司,家族企业的诞生,那不是没有道理的。

争论的结果,就是暂时搁置,先看了房子再说,谁想看房子看得也是一团争论,陈太忠嫌麻烦,索性躲开那俩,站在窗口看风景,再也不肯插话。

阴京华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地感喟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真的不得了啊,比我当年强多了……小陈你将来有起色了,可是要记得拉老哥一把。”

以他的傲慢和视线,能这么说话真的殊为不易,要知道,阴总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居然能如此地放低身段自称“老哥”,可见他也确实看好陈太忠的发展——不看好也不行,他是靠着黄家的,黄汉祥对小陈的赏识,是个人就看得出来。

“阴总你这话,可是太客气了,”陈太忠很阳光地笑一笑,却也没放到心里去,趋炎附势的家伙我见得多了,也不差多你这么一个,真要认真的话……我就输了。

随便折腾一阵就到了中午,陈太忠心说昨天答应了韦明河的饭局,联系一下吧,谁想韦主任中午有安排不克分身,“晚上,晚上吧,不见不散啊,再有重要的事情,咱都得推了,要不朋友都没得做了。”

于是,中午四个人找地方吃一顿,下午荆俊伟又得回去,接待两个送货的主儿,陈太忠想着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去看许苒泠,未免有点那啥,“紫菱,下午跟我去看一看许纯良的妹妹吧,看她缺点什么,你们女人家的事情,你出面比较好一点。”

荆紫菱早就想过,自己这个公司若是想推广,一定要拉点人来帮忙的,而且这也都是许纯良和韦明河在素波就答应了的,于是笑着点点头,“行,下午倒也没啥事,我还没见过她呢,正好认识一下。”

阴京华却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瞥了陈太忠一眼,也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可是陈太忠却是猛地想起:阴总跟南宫毛毛他们常在一起啊,这是……知道了马小雅的事儿了?

啧,做为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真的是挺苦恼的事情,他有点郁闷,不过,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哥们儿其实已经很克制了,完全能管得住下半身的,那叫男人吗?那叫太监!

下午接近三点的时候,陈太忠和荆紫菱出现在了中国法律大学,当然,进女生宿舍的任务,就交给小紫菱了。

荆紫菱的美貌,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就算在女生宿舍门口同样也是如此,法律大学不缺女生,不过好看的并不多,而且毕竟是学生,打扮上多少要注意一点,是以,她向那里一站,颇有点一群丑小鸭里冒出一只天鹅的感觉。

大部分女生的装束还是很质朴的,陈太忠在远远地等着,很随意地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女生,却是猛地发现,以许苒泠比较中性的长相,都很难挑得出能与其一争高下的女孩儿来。

看来女人的才华和相貌,果然是成反比的,他心里正嘀咕呢,却发现荆紫菱婷婷袅袅地从楼门口走了出来,呃……好吧,只是大多数女人是反比,这世界总是存在例外的。

天才美少女是一个人走出来的,眉头还皱着,走到他跟前低声嘀咕一句,“许苒泠感冒了,在校医院输液呢,一起去看看吧?”

感冒中的许苒泠看起来有些虚弱,见他俩进来,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哦,你就是陈太忠,我哥说过,这个姐姐是?”

陈太忠笑一笑,将在商店买来的营养品和水果放在一边,倒是荆紫菱生出了些同情心,坐在病床上跟她絮絮叨叨地聊天。

许家的家教严,同许纯良一样,许苒泠在学校也比较低调,所以荆紫菱也不跟她说什么别的,就是说从天南来北京,由于跟她哥哥关系不错,顺路过来看看她。

陪护许苒泠的有三个人,两个女生和一个男人,为什么说是男人呢?因为这人看起来年纪偏大,不但神态举止比较沉稳,连头发都是向后梳的,给人一种相当稳重的感觉,虽然他的年纪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四、五。

这人对陈太忠和荆紫菱是相当地客气,知道了两人跟许家关系好,言谈举止中甚至还带着一点点讨好的味道,倒是那俩女孩见人多,站起身出去了。

小紫菱也是个比较八卦的人,说是校医院条件不好,要带着许苒泠转院,果不其然,许苒泠婉拒了她,理由是这里有同学和学长陪着她。

又聊了一阵,两人才知道,这个叫翟勇的学长,是研究生院的硕士研究生,以前还是校学生会的干事,跟许苒泠大概是恋人。

抽个空子,许苒泠借口自己想吃桔子,打发翟勇出去买,见他出门,才低声哀求,“陈大哥,紫菱,你们回去了,就不要跟我哥哥他们说见翟勇了,成吗?”

敢情,这翟勇是外省人,家庭出身很普通,对许苒泠一见钟情,小许同学一开始不怎么搭理他,后来实在经不住对方的苦苦追求,两人就好上了。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许家,许苒泠的爷爷、奶奶现在就住在北京,专门为此打听了一下,结果才知道这翟勇以前是有女朋友的,不过结识了许苒泠后就跟那女孩吹了。

许苒泠在学校,确实是很低调的,但也不是没人知道她的身份,而且,现在的学生比之以前也开放了很多,她经常伴着几个同学逛大商场,放假的时候还去香港、泰国之类的地方旅游和购物。

所以在她爷爷来看,这小子十有八九是知道自己孙女的身份,至不济也知道许家有钱,此人接近孙女,肯定是抱着一定目的。

许绍辉听说了,都是一阵头大,他是比较儒雅的一个人,对此事看得不是特别重,但是,就算那翟勇在学校表现得不错,可双方家庭差得实在有点太多了。

尤为关键的是,那家伙为了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果断地跟前女友分手,不管翟勇有再充足的理由,都很难让人认为不是故意的——天性凉薄之人啊。

可是许苒泠不这么认为,陷入感情中的女孩儿,总是盲目的,她极力向家人辩解,说翟勇的前女友做了不忠的事情,才会让他下这样的狠心,还有他也曾经悲痛欲绝之类的云云……不过她这话说出来,也得有人信不是?

当然,她不可能把因果全说出来,只是说他是个很不错的人,也会很快出人头地,既然家里对他有看法,就求着眼前这二位不要张扬了。

陈太忠和荆紫菱听得面面相觑,心说随便探望个人都能遇到这种事,也真是……没办法说了。

两人一直坐到五点出头,又有其他女生来看许苒泠,才告辞走出病房,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居然都没了说话的心情。

直到快走出学校,荆紫菱才冷哼一声,“学生会的干事,怎么可能不知道许苒泠的身份?这人呐……为什么偏偏喜欢自己骗自己呢?”

“唉,”陈太忠也跟着叹口气,心里一时有点纠结,“就我知道的,也只有段卫华的儿子段宇轩,跟他的学妹有了结果,就那还把老段气得够呛……门第这东西,还真的不好说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