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69章 石局长

年轻人如此愤怒,非是无因,苏绣还是明代的这种古玩,真的是太少见了,布帛这东西保存不易,一般的古玩市场很少能见到品相好的明代苏绣。

他来买荆俊伟的东西,也有那么两三次了,心说我这也算是熟人了,既然放下话要买,你怎么还不得给我留着?

可是,这道理同样适用于荆俊伟,苏绣好,没错吧?可是这玩意儿没什么人玩儿,虽然字画并不比布帛更容易保管,可是写字画的,都是文人大家,只冲着那名气,就值得玩,至于说刺绣的,那不过就是一帮工人而已。

正是因为玩的人少,好品相的刺绣活儿就少见,又由于布帛终究不比石头、陶瓷什么的无机物能历尽千万年的风霜,所以越发地没人玩了。

这种东西卖不出去就一文不值,真要卖得出去,那价钱就不会低了,喜欢的不会在意价钱,但是三五十年内你碰不到那喜欢的,不也就压箱子底儿了?

所以,既是有人要买,荆俊伟肯定要卖,当然,他断断不会告诉面前这位,说那幅苏绣你五十万出不起,但我却是开价八十万,七十二万卖掉的——卖都卖了,就不用再打击这家伙了吧?

“哼,领导?我旁边这也是领导,”年轻人嘴里冒着浓烈的酒气,显然,这家伙刚喝过酒,他一指身边的中年人,“我们花钱买东西还得看你的脸色……你让我怎么跟石局长交待?”

“哼,才是一个局长啊,也是领导?”魏老师听得就是轻声嘀咕一句,他站得远,所以也没人注意,倒是陈太忠在他身边,听了一个真又真。

“老魏,还有副部级别的局长呢,”陈太忠不得不纠正一下他的思维误区,他轻拍一下对方的肩头,低声笑着解释,“你不能认为,局长就是县处或者厅级,国家气象局、地震局,那都是副部。”

“这个我能不知道?”魏老师瞥他一点,颇有一点哭笑不得的意思,“问题是这个卜帅,他就不可能认识这种人物,小卜能接触的,也就是个县处了……”

敢情,魏老师是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这个叫卜帅的家伙,他爷爷是干革命工作出身,昔年也是北京的中层干部,不过死于文革,现在平反了,但是家道也就此中落。

卜家再也没出现过什么像样的人物,卜帅的大伯算混得最好的了,也不过是法院的一个法官,还是中院,小卜现在,基本上就是靠北京的人脉在玩,也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主儿。

哦,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明白了,这家伙跟管志军一样,其实也是个破落户,眼下做的这点事情,骨子里也是跟南宫毛毛、于总和苏文馨一回事,吃的无非就是关系饭。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真要吃起这关系饭来,这卜帅还不够专业,或者,是身上有点小架子放不下来吧,总之,这厮接触的人的档次,还不如南宫毛毛等人。

荆俊伟是做生意的,自然回答得客客气气,可是这卜帅觉得自己领了领导来,居然就这么被涮了面子,绝对不肯干休,再加上又喝了一点酒,折腾得越发地凶了,“荆老板,别把自己当个腕儿,信不信我真砸了你这店?”

“行了行了,”魏老师见势不妙,也走上去劝说,“卜帅你折腾什么呢,东西已经没了,荆总也解释清楚了不是?总得给荆家留点面子吧?”

“荆家……不过就是个荆以远,很大吗?”卜帅听到这话越发地不忿了,“我卜某人没啥本事,爷爷也是埋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别扯那些吓唬人。”

“喂喂,你说什么呢?”难得的,荆紫菱也被惊醒了,不过她那雷打不动的午睡,对睡眠长度要求不高,长点个把小时,短一点二十分钟也行。

下面折腾得这么厉害,她肯定就醒了,耳听得有人居然敢对她的爷爷口出不逊,禁不住一时大怒,伸手一推陈太忠,“我说……你就这么看着?”

“要我打他?”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伸手一指卜帅,眼睛却是疑惑地望着天才美少女,“他那小身板……吃得住吗?”

“你的嘴不是很厉害的吗?”荆紫菱有点哭笑不得,她见他远远地站在后面,探头探脑地观望,当然就有点生气,不过却也没要他动粗的意思——起码眼下是没有。

“你说什么?”那个卜帅的精神在亢奋中,耳朵却不是一般地好用,听说有人要揍自己,这火气越发地忍不住了,挺着小胸脯就要凑过来,却不防被身边的“石局长”和另一个小年轻拉住了。

他挣扎两下,只是酒劲儿上头身子骨有点软,又发现陈太忠高高大大的,估计动起手来也不是对方的对手,这挣动就越发地小了一点。

“好了,荆老板,多的我也不说了,”石局长缓缓开口,嗓音中带着浑厚的磁性,又不知道带着一点哪儿的口音,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要是价钱的问题,那都好商量,对这幅苏绣,我有必得之心。”

“抱歉,那东西我确实卖了,”荆俊伟也见不得别人辱及家长——他后妈除外,而且他刚才也喝了一点小酒,话就不客气了,“当初连定金都下不起,现在折腾……有意思吗?”

“小子你欺人太甚,”卜帅又要往前冲,但凡是破落户,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行,不过这次,陈太忠不干了,身子一晃就从人群后面蹿了出来,大手一伸,劈头就薅住了他的脖领子。

石局长身边的年轻人来捉他的手,被他抬手打开,同时身子一动,旋风一般地冲到门口,将手里的卜帅轻轻地放下,“小子,敢再进门,我打断你的腿。”

他这几个动作兔起鹘落,做得干净利落,偏偏不带一丝烟火气,直看得一干人大跌眼镜,那卜帅当然不肯服气,见他转身,就要抬脚再次进门,谁想一时间只觉得两腿沉重无比,根本无法迈步。

这当然是陈某人玩的小把戏,这里毕竟是京城,天子脚下,这厮的爷爷居然还能在八宝山里混个位置,估计也不会差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混个坑和上骨灰墙的区别,反正说怕他肯定不怕,但是既然是在荆俊伟的店子里,他多少还是要替主人考虑一下,所以说不得将他两腿定在了那里。

然而,别人却是不这么想,大家只当卜帅被陈太忠吓住了,所以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不过这也不奇怪,北京的爷们儿嘴皮子灵光,但是敢上手动粗的,还真不多见。

石局长看陈太忠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中却是冰冷无比,“天南口音……身手倒是不错,我说,这么待客有点过了吧?”

陈太忠哼一声才待发作,荆紫菱已经走了过来,“行了太忠哥,就这么着吧,”一边说她一边转头看向那石局长,微微一笑,“我哥说了,东西卖了,你们可以走了。”

“哦,原来是荆老的孙女,”石局长点点头,脸上的微笑也变得和蔼了起来,“好了,既然卖了就算了,不过我大老远赶来,总是有点失望……你们兄妹俩能不能给个面子,晚上一起喝两杯?”

这说的倒像是句人话,荆俊伟点点头刚要答应,谁想做妹妹的笑着摇头,“不好意思,石局长,晚上我有饭局了。”

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欲望,看这个,天才美少女再拿手不过了,这个人给她的印象极不好,在他的笑容背后,明显地包容着巨大的野心,偏偏是被冷静所压制住了——这人应该是非常嚣张的一个人。

“哦,那改天吧,”石局长何尝看不出她的警惕来?他原本也是心思缜密之辈,不过,眼前的少女真的是太动人了,倾国倾城的美艳中,还夹杂些许的青春明媚,他可是没想到,在这家小店里能遇到这么漂亮的女孩。

尤其是,女孩还是荆以远的孙女,这个身份也是很吸引人的,他不想放弃,于是转头看看荆俊伟,笑着摇一摇头,“荆老板,今天失礼了,还麻烦你帮着再收集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收集一幅差不多的苏绣,我会常来看看的。”

看着他带着年轻人和卜帅扬长而去,荆紫菱不屑地撇一撇嘴,“哥,我挺讨厌这家伙的眼神。”

“不用理他,十有八九是进京跑官的,”荆俊伟十八岁就进京独立打拼,做的又是古玩生意,接触的权贵并不少,眼皮子驳杂无比,“而且,很可能是政法系统的。”

“外地的局长啊,”魏老师一听这话,笑着摇摇头,他虽然是北漂,但是在京城住得久了,倒也不怎么把外地的官儿放在眼里,“怎么这么气粗?”

“在自己的地盘上养出的脾气,”荆俊伟也笑着摇摇头,他并不怎么在意对方,在他看来,这么一个局长能带给他的困惑,甚至还不如那个卜帅更多一些,“咱们上楼说话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