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68章 关系网

当天晚上,荆紫菱去了荆俊伟那儿住,陈太忠则是又去了南宫毛毛的宾馆住,没办法,好不容易买栋别墅,还让黄汉祥给占了。

第二天陈太忠打电话联系范如霜,却意外地发现,范董居然也在北京,“年底了,来总公司办事,小陈你找我有事?”

“我也在北京呢,昨天还见了黄汉祥,”他笑着解释一下,“本来想问问你电解铝的立项到哪一步了,既然你在,那我跟你一起去找他吧?”

“这个……”范如霜犹豫一下,又苦笑一声叹口气,“算了,过一阵吧,有个家伙特讨厌,最近总惦记着我,等他安置了我再动吧,要不然,没准就是为别人做嫁衣了。”

听说“惦记”二字的时候,陈太忠颇有一点愕然,心说就算时光倒流三十年,范如霜的样貌也最多算得上“尚可”,现在老都老了,怎么就被人惦记了呢?直到听到最后,他才明白过来,敢情人家惦记的是范如霜屁股下面的位子。

“这年头想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他这感叹是发自内心的。

“唉,谁说不是呢?”范如霜显然也是有点头疼,不过听起来,她还是没把此事太放在心上,“我是不想节外生枝,搞得两败俱伤的话,不是白白地便宜了别人?”

这话的意思就相当地明显了,就算是那家伙知道了电解铝立项,执意要抢范如霜的位子,范董也能跟其拼一个两败俱伤。

陈太忠当然听得明白,不过他隐约觉得,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好了,不说这个了,”范如霜还是很高兴接到他这个电话,“难得你惦记着呢,哦对了……我听说你在国外有不少朋友?”

“也不多,”陈太忠挺谦虚的,“主要是英国和法国,范董你有事就说话。”

“嗐,我是给你介绍买卖呢,”范如霜的话听起来挺越发地高兴了起来,官场中的事情,原本如此,你有情我有义才是交往之道,眼下两人虽然谈拧了,可却都是为对方着想,“我有个朋友,手里有一批单子……”

敢情,范如霜在总公司有个朋友,在她的支持下,上进到了一个副厅级工厂做老总,心里觉得受了范董的大恩,“范姐您想接什么活,只管张口,咱姐弟俩啥话不好说?”

这厂子虽然级别不高,规模却是极大,现在又活动着搞一个大修项目,等着总公司批准,其中仪器仪表一块挺厉害的,别的不说,只阀门和行程开关这一块,就有六七百万的单子。

这点钱也算钱?陈太忠听得有点好笑,虽然说蚊子也是肉,可是这只蚊子也太小了一点吧?不过,这是范董的一片好心,他也不好多说什么,“那成,这个单子我接了,谢谢范董啊,可是,将来的电解铝,你还得照顾小陈我一点儿啊。”

他这话意思就挺明白的了,这单子太小,我接是接了,不过你不能糊弄我,这是开胃甜点,将来的电解铝项目才是重点,几十个亿呢,接百分之一都是几千万。

“啧,我……我真没法跟你说,”范董被他气得话都说不囫囵了,“太忠,你真想干电解铝,未必赚得比这个多,有多少人盯着呢,你信不?六十亿的项目,看着挺热闹,我有绝对把握能做主的资金,不超过三个亿?”

“就是百分之五,其他的……都被上面分了,可是我还得给下面人留点做主的空间吧?”说到这里,她苦笑一声,“同时你还得提防别人拿成交价说事,国家重点项目,谁敢乱来?嗯……就算有人敢乱来,也不是我这个级别的。”

“那你的朋友那儿,能给的活儿就更少了吧?”陈太忠没听清楚因果,就贸贸然猜测了,“呵呵,我的助力车厂倒是要点机械设备仪器仪表的,也有那么千把万,互通有无吧。”

“你那儿没多少,”范如霜有点腻歪了,一个多亿的厂子你也好意思说?“我介绍给你这活儿,是细水长流的,而且,打个电话就能维系住的买卖,你要是不要我介绍给别人了。”

哦,这么回事啊,陈太忠终于听明白了,敢情人家说的这单子确实也不算小,细水长流的活儿嘛,由于不是大项目,盯的人也少,不声不响地闷头就赚钱了。

至于说打个电话就能维系,那就类似于京城的人物到地方上捞活,吃的是关系饭,一倒手就是钱,虽然项目不大钱不多,但是胜在轻松,而且常有。

其实这也就是我看那钱不多,搁在别人眼里也就未必少了,陈太忠反应过来了,笑着答她,“那可是谢谢范董了,这种项目正合适我拿来送人情,要定了啊。”

“你这家伙,学的倒是快,”范董笑了一声挂了电话,敢情她卖这个人情,也是为了维系同陈太忠的关系,给个细水长流的活,三年五年内,大家关系只会变得更铁,不虞出现什么变动。

关系网就是这么蔓延开的,到了范如霜这个级别,钱是赚不完了,用这种手段来维系比较重要的关系才是正经,没有了人气的支持,赚再多的钱,有意思吗?懂得“取舍”之道,才能在官场中走得更远。

地位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就不同,搁给个初到城市的农民工,月入三千的活儿绝对会让他做梦都会笑醒,打死都不肯松手,但是到了实权县处干部的眼里,十来八万的活儿就看不到眼里了,而在范如霜和陈太忠眼里,赚这个项目的钱,还不如拿来送人情。

陈太忠来北京,当然也有别的事情要办,比如说等到中午,他就跑了一趟科技部,找到综合处的张煜峰处长,将“见义勇为”的小姜的详细材料递送了过去。

现在的张煜峰,对他客气到不行,张处长见识过了安部长和黄汉祥的会面,怎么敢再小看这家伙?巴结还来不及呢。

这次陈太忠倒是想诚心地请张处长吃饭,怎奈张处长却是没空了,“中午跟陶主任有个饭局,领导那儿我得跟紧一点,咱俩吃饭,啥时候都有机会……啧,你别这么看着我,下次还是我请,成不成?”

不过,张处长没时间吃饭,陈太忠的饭局依旧有着落,荆俊伟打过电话来了,要他去他的工作室小坐,“天气这么冷,喝点小酒暖暖身子。”

荆俊伟请客,就是在自家工作室的二楼,买点卤肉凉菜,然后不远处叫个外卖,却是北京传统的木炭铜火锅,他似乎特别爱吃这东西,居然在二楼还接了一个小管子,将中间的烟囱往上一凑,一点都不呛。

中间的木炭熊熊地燃烧着,汤汁也在沸腾,房间里暖气也充足,窗户上居然蒙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正是真正的“室暖如春”。

一个铜火锅,周围围了八个人,有点挤了,不过既然是在家里吃,那也无所谓的,当然,除了荆紫菱和荆俊伟,其他人陈太忠都不熟——北京的冬天,对北漂们来说,其实并不好熬,能在荆总这儿凑一顿,顺便聊一聊艺术,还是不错的。

“冬天还是在北京舒服,”可是偏偏地,荆紫菱的认识与众不同,“咱们天南虽然靠南,可是比北京还冷。”

“这是你哥会过,”接话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荆俊伟喊他魏老师,听说是画得一手好画,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也算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有的地方暖气不好,可就惨了,再说你看看他吃火锅的做派……还专门接个烟囱,荆总是最会享受的。”

“人家小紫菱,现在也是荆总呢,”有个女孩儿笑着接话了,她跟魏老师关系不错,女孩身材不错相貌也还成,就是脸上青春痘多了一点。

反正在这个小圈子里,荆总的地位那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文化人不擅长拍人马屁,但是尊重之意还是一览无遗。

既然叫外卖了,吃过饭自然有人收拾,荆紫菱坐在她哥的沙发上就睡着了,其他的五个人走了俩还剩下三个,大家坐在一起喝茶闲聊。

正聊着呢,楼下的门“砰”地一声被推开,“老板呢?买货。”

荆俊伟这工作室不是开在闹市,基本上算口口相传的,一听有人上门,他站起身子下去了,不多时,楼下就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接着就是“砰”地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

陈太忠本来正眯着眼,舒服地消食儿呢,听到这动静,老大不高兴了,站起身走下楼,却见一个年轻人正指着荆俊伟的鼻子大骂,倒是一口京腔,“你的买卖想不想开了?”

陈太忠听得片刻,才搞清楚因果,敢情这年轻人打听到荆俊伟这儿有一幅明代苏绣,十来天前上门看了货,不过荆老板开价五十万,那位身上没带够钱,说是回去取了钱来买。

谁想这厮一去就不回头了,到了现在才来,结果荆俊伟已经把货卖了,这就不高兴了,非要吵吵着让荆老板给他个说法。

荆俊伟倒是好脾气,“我说兄弟,年关了,买货送领导的人多了去啦,你又没给我定金,凭什么我给你留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