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67章 不称职的说客

晚上祖宝玉和高胜利的见面,也挺和谐的,有陈太忠在场,这级别的差距也就不用再提了,只当是朋友聊天一般,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所谓交情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积攒起来的,这两位都是在官场里浸淫了大半辈子的主儿,行事当然不会那么急吼吼的。

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林业厅,祖宝玉似有意似无意地笑着说了一句,“也亏得是太忠帮忙,要是现在还在厅里,没准就要跟着倒霉了,今年这洪水也太大了一点。”

“呵呵,”高厅长随意地笑笑,假装听不出来祖市长的暗示,高云风跟陈太忠走得近,所以他也多少听闻了一点这家伙上位的缘故,“厅里还没厅长啊,不过现在林业厅的厅长,当起来就没啥意思了。”

洪水一过,留给人们的是深深的反思,所以现在主流的声音是造林,而不是伐木,林业厅以前是赚钱的厅局,下一步大概也是要吃财政了。

当然,相较别的厅局,林业厅依旧还算过得去,但是只吃拨款的话,那就已经大不如前了,不只是经费少了,关键是领导们口袋里的进账也少了。

高厅长毫不犹豫地指出了这一点,也是没把祖市长当外人看的意思,不过他的意思不仅仅于此,而是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你消息灵通,关于林业厅的厅长,有什么说道没有?”

“哈哈,我哪儿会知道这个?”陈太忠笑一声,却是发现高胜利眼中有点说不出的东西,脑瓜一转就明白了,是问我严自励的出路吗?

“我可不敢替沙老板做主,”他只当没听出来意思了,“要是宝玉市长分管的话,没准我还能帮着打听一下,呵呵。”

“林业厅里就没好人,”祖宝玉说起自己出身的地方,就是一肚子的火,也不加以掩饰,“里面乱七八糟的,一锅粥。”

“哪儿都有那种无风不起浪的人,”高胜利笑着摇头,看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我们厅里还不是一样,有个处长也是,先坑了提拔他的那老书记,现在又四处说我的小话,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那个事情是李毅光干的?”陈太忠反应过来这话所指了,高云风就匿名信的事情托过他的。

“不是他还能是谁?”高胜利笑着摇一摇头,眼中满是不屑,“小人就是小人,也就能玩一点见不得人的下作手段,我现在算是能了解老那的心情了。”

“个把小人,肯定挡不住高厅的正气,”祖宝玉笑嘻嘻地接口,意思说有小人为难你,你还不是又进步了?“不像我,好悬没扛过去。”

“宝玉你也是有后劲儿的呢,”高厅长笑着答他,“咱们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我看你也一样,是要苦尽甘来了。”

“也一样”三个字,将他的矛盾心情诠释得淋漓尽致,高胜利不想得意忘形,但是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尽管清楚对方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的行情了,但是他禁不住还是要晦涩地卖弄一下……

陈太忠的北京之行,耽搁了一天,知道他要去北京,荆紫菱也要跟着去,却是已经没有那天的机票了。

陈某人当然巴不得她也去,黄老挺喜欢她的,实在不行,也能让她帮忙说说情,虽然这个……她能起到的效果恐怕不大。

到了北京,陈太忠一联系黄汉祥,敢情倒好,黄总正在他的别墅里呢,于是他携着天才美少女就上门了,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

黄汉祥正同几个跟他年纪相仿的人坐在二楼的大客厅打扑克,玩的是两副牌的升级,见他上来了,点点头,“你俩随便坐,想吃什么自己拿,等我一会儿。”

这一等就是一个来小时,直到黄汉祥和他的搭子追了对方一圈,这才算完,看得出来他挺喜欢玩这个,输赢倒是不大,追了一圈也不过就是十五个。

“见者有份,”黄汉祥甩给站在身后的陈太忠一沓,又甩给荆紫菱一沓,想了想又多给她一沓,“我看你比看小陈顺眼。”

其他人就闹哄哄地告辞了,不多时房间里就剩下了那个开门的年轻人,倒是有人在走的时候问了,“这是谁家孩子啊?”得到的回答却是“我的两个小老乡”。

陈太忠估计那个年轻人就是黄老板的使唤人儿了,倒也不见外,“黄总您这么喜欢这儿啊?回头我跟朋友把房产证拿过来,送您得了。”

“我也不喜欢啊,不过就是隐蔽一点,这房子过了年就还你,”黄汉祥是爱凑热闹的性子,嫌人老找自己太麻烦,可是真到了这里,又耐不住寂寞喊了人来玩儿,“现在得躲在这儿,把元旦和年关熬过去……找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呵呵,等没人找了,您估计又得郁闷了,”陈太忠很随意地答他一句,端起茶杯轻啜起来,“唔……茶不错。”

“你们这会儿来北京做什么?”黄汉祥发问了,却是没等他回答就站起身来,“我去趟卫生间,光顾着打牌了……憋得太久了。”

“这个黄伯伯,性情中人啊,”荆紫菱将嘴巴凑到陈太忠耳边轻笑着。

等黄汉祥出来之后,话题就变了,“小陈你挺能折腾的嘛,居然跟电业局对着干,你知道不知道老夏跟我什么关系?老爷子也很待见他呢。”

“他欺负我,我也不能任他欺负吧?”陈太忠早准备好了说辞,“黄伯伯您也知道,我这人就是这臭脾气,受不得气。”

黄汉祥笑着点一点头,他第一次见这小家伙的时候,还被训了呢,不过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变得诡异了起来,“小陈,听说你跟蒙艺关系不错?”

“尚阿姨是我干妈,”这次是荆紫菱接话了,天才美少女的反应真是一等一的,她知道自己的责任是敲边鼓,“就是蒙书记的爱人。”

“哦,”黄汉祥点点头,看一眼荆紫菱,事实上,他并不认为陈太忠对付夏言冰,是得了蒙艺的授意——姓蒙的有意纵容倒是很有可能,“小陈得罪我朋友了,跟你干妈说一说,把那个人提一提吧。”

看他说话这么直爽,陈太忠一时有点头疼了,我以前一直觉得弯弯绕地说话挺让人难受的,谁想直来直去地说话,更让人头大呢?

其实,这是人家有直接说话的底气,换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话,早就被陈某人的难听话顶回去了。

“我可不敢干涉大人的事儿,”荆紫菱笑着摇头,“这次来北京,想在这儿办个公司,黄伯伯有什么朋友能介绍给我的吗?”

“找阴京华吧,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帮你,”黄汉祥回答得挺干脆的,下一刻转头看一看陈太忠,“小陈,现在天南那边的情况,老爷子很不舒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敢情,陈太忠想着是帮蒙艺说情来的,可是黄汉祥却是认为,他可以通过小陈,侧面表达他老爹的不满,当然就要抓住这个机会——夏言冰现在的形势太不妙了。

“啧……”陈太忠这个郁闷,那就不要提了,看来自己是无法完成这个关说的任务了,不过这也实在没办法,人家不管论年龄、背景还是家世,都大出他很多,掌握话语权那是很正常的。

可惜啊,官场上不能比仙术,他犹豫半天,才苦笑着回答,“您觉得我一个副处,能跟蒙书记说上这种话吗?”

黄汉祥嘿然不语。

总算是陈太忠记得自己此来关说是次要的,维系好跟黄家的关系是主要的——只要关系维系好了,没准时机到了就能帮一两句腔。

于是,三个人又说起了别的,不过黄汉祥的忙碌,超过了陈太忠的想像,虽然他只开了一部手机,还是忙个不停,到最后老黄很不厚道地站起身,“唉,又得出去应酬了,欢迎你们改天来玩儿。”

“看来事情不好办啊,”走在大街上,荆紫菱低声嘀咕,“要不,用用你说的老中医的法子?”

“那也得有人有病不是?”陈太忠瞪她一眼,发现她小脸冻得红扑扑的,也不好意思说重了,“唉,心情不好……你原谅一下,嗯,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你不会先想办法让他们生病?”荆紫菱这脑瓜真不是盖的,不过下一刻她就后悔了,“呀,黄爷爷和黄二伯对我都不错呢,我不该这么说。”

“你是不该这么说,而且我也没那个能力,”陈太忠很严肃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开始嘀咕,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法子?

算了,还是看一看再说吧,下一刻他终于拿定了主意,事实上,他还是很期待旁观一下这种级别的争斗,而且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蒙老大还有牌没出完。

倒是黄老一家,没什么牌可打了——当然,也可以说人家手里的牌太大,等有合适的机会了,直接伸手就完了。

“你好像忘了催一催临铝范董的事儿了,”荆紫菱的思维,显然也是跳跃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