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66章 明白人很多

当然,祖宝玉是不会让沈逸平把人喊过来的,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实在没有必要计较,说得更那啥一点,市长也是一个小学校长能随便见的?

总之,既然沈逸平态度端正,祖市长就不为己甚了,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坐在那里看着沈主任打了电话吩咐杏花小学。

教委主任亲自打电话,杏花小学的反应,那也是可想而知的,校长当下就拍板表示,那个学生马上调整,顺便还问了一句——这个老师不用调整吧?

面对沈主任的请示,祖市长摇头淡淡地发话,“调整什么的,没必要,我也不想干涉教委内部的事情,嗯……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嘛。”

看着祖市长和陈主任扬长而去,沈主任琢磨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倒是反应过来另一件事,“祖市长,这马上就中午了,吃了工作餐再走吧。”

结果,等他追出去的时候,祖市长根本连头都没回,他紧追两步,却不防祖市长扭头一眼瞪来,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雷蕾的侄子在杏花小学从此没人招惹——杏花小学的校长也是个明白人,要不然也不会为沈主任的外孙专门调整班主任了。

至于三班的老师,她也有点背景,没有被调整,但是批评那是难免的了,人家祖市长都找上门了,不批评你批评谁?

陈太忠也想不通祖宝玉是怎么回事,结果出了教委之后,祖市长才笑嘻嘻地发问了,“太忠,听说你跟高胜利关系不错,帮着引见一下?”

这个时候,他提出这个要求,让人根本无法拒绝,一个堂堂的市长,为小陈你朋友的孩子调班亲自出马跑前跑后,现在要求你帮着引见一个朋友,怎么,很难吗?

敢情这家伙在这儿等着我啊,陈太忠总算明白了,不过下一刻,他又疑惑了起来,祖宝玉要结识高胜利,是想从交通厅找点食儿呢,还是知道了高胜利现在的行情?

这家伙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的!下一刻,陈太忠反应过来了,于是笑着点点头,“成啊,不过最近高厅忙通张高速的事儿呢,还有几条一级路……等过一阵成不成?”

“太忠,你这可是不仗义了,”祖宝玉看着他就笑,边笑还边摇头,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刚偷了鸡的老狐狸,“我还就想这两天见他,怎么,不行?”

“祖市长你这……挺厉害,”陈太忠笑嘻嘻地伸出个大拇哥来,“消息真的灵通,陆海那边传来的话?”

“以后你再这么试探我,我可真要生气了啊,”祖宝玉瞪他一眼,“现在找他是差一点,过一阵找他可就差多了……你就阴我吧,快打电话啊。”

这话听起来像是抱怨,可是祖市长心里却也是不无惊讶,小陈这家伙,消息还真的不是一般地灵通,看起来还真能当了蒙艺半个家。

事实上,他原本就是因为陈太忠在蒙艺见面的举荐,才得已逃离林业厅那个尴尬地方,不过那事情的本质是交换,所以,他虽然知道小陈对蒙老大有影响力,但是这影响力到底有多大,却也实在不好说。

可是眼下陈太忠表现出的消息能力,却是由不得他不刮目相看,祖市长知道小陈跟高胜利惯熟,今天本也没存了试探的心思,谁想小陈居然连这么敏感的消息都知道。

陈太忠在赞叹他消息灵通,他又何尝不被对方的能力所震惊?

两人一边隐晦地说着,一边就选好了地方,祖市长的司机和秘书默默无声地听着两人白活,不过显然,只要是有心人,就能听出一些眉目来。

走进包间之后,陈太忠给高胜利打个电话,高厅长一听说是小陈和祖宝玉请他吃饭,立马就明白了,这是小陈给自己引见人呢。

高厅长和祖市长没交情,只是,既然是小陈出马引见,就是仇家也得见不是?只是厅里今天接待一个省里的检查组,级别虽然不高,但高厅长怎么也得应付两下,所以他只能建议一下,“太忠,要不等晚上坐一坐?”

“那就晚上吧,”祖市长倒是好说话,事实上,人家高厅长现在的级别就比他高,更别说来年人大会之后了,“正好咱俩小坐一下。”

事已至此,他不在教委吃饭的理由就很简单了,无非是想跟陈太忠近距离接触一下,有个沈主任在一边,甚至还有可能有其他人在,怎么能畅所欲言?

好在,陈太忠也想跟祖市长坐一坐,他是挺好奇,怎么祖宝玉居然也能有这么灵通的消息,而且,祖市长要见高厅长,又有什么目的。

门一关,只剩下俩人的时候,祖宝玉和陈太忠说话就没啥忌惮了,对小陈的提问,祖市长只能报之以苦笑,“蒙老板不怎么待见我,我怎么也得结识点别的人不是?”

要说他现在在天南的位置和影响力,还真有一点尴尬,出了林业厅那伤心之地,融入了主流社会,这是值得高兴的,但是他在市里分管的口很是一般,尤其重要的是,他身后没人。

身后没人那就得找人投靠,可是有资格接纳他的人,基本上也知道他凭什么能坐到那个位置,天南省是不小,不过,还没有人脑袋发热到去挖蒙书记的墙角。

事实上官场没有笨人,很有那么几个人,已经猜到蒙艺为什么会调整祖宝玉了,所以并不怎么看好祖市长的后续发展,现在的素波,没人去招惹祖宝玉,但是也没什么人搭理他。

祖宝玉是被双规过的主儿,又好不容易脱离了那该死的地方,按说眼下的处境他也是应该满足的了,但人本就是不知足的动物,他就算短期内不考虑上进,可也想着适当地改善一下自己的处境,这不是拉帮结派,而是不想生存得太孤立——那意味着此人可欺。

所以,天南省近期的争斗,他是高度关注的,四个人中他最期待的是要空降的那位,而且门路都找好了,谁想夏言冰横空杀出,将形势搅做一团。

祖市长虽然没有资格下这盘棋,但是在高层确实有他自己的消息渠道,又由于他的圈子跟天南没什么交集,有些话倒也能随便说说,所以能第一时间得到高胜利出位的消息。

高胜利也是祖市长愿意结交的,两人都是有点背景,又都不得不靠在蒙系的外围,应该很有共同语言才是。

有了这样的算计,他当然要跟高胜利来往一下,事实上他虽然级别差着高胜利一筹——将来是两筹,但是他身后的背景又远强于对方,彼此交往也能相互呼应和关照。

“高厅这次也是九死一生啊,”陈太忠知道他已经有了确切消息,当然也不想再遮遮掩掩了,不无遗憾地感慨一下,“先是有上面空降,又有人横着出来搅局,没想到……呵呵,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可见‘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夏言冰太不讲规矩了,”出奇的是,陈太忠不肯指出人名,祖宝玉却是不怕,当然,这不是说祖市长不懂得含蓄,关键是他现在的人脉赶不上小陈,气势上也差得很多,官场不是部队,不能说副厅就一定压着副处的,他想交好对方,自然要表现出诚意来。

其实那四个人里,他最不愿意来往的确实是夏言冰,不但因为那家伙不讲规矩,而且,黄老活着能挺那厮,再过几年黄老一走,姓夏的也是个铁铁地被边缘化的家伙。

“可是他等不得了,”陈太忠笑着摇头,眼中却是一片冰冷之色,“心乱了,那就要胡来了,他也不怕撑破肚?”

祖宝玉当然知道这“等不得”是指黄老的岁数太大了,闻言也是苦笑一声,“不过他这么一折腾,蒙老板很头疼啊。”

“岂止是头疼?”陈太忠想像昨天蒙艺的态度,一时感触颇深,摇一摇头,“宝玉市长,我跟黄家打过交道,那根本不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问题。”

既然人家祖市长一直在明明白白地说话,他也不好再遮掩什么,要不然那也不是朋友之道,眼下他是正在势头上,但人家好歹也是个副市长不是?

祖宝玉却是又被这话吓了一跳,他说那些,在交心之余也不无试探之意,谁想小陈不但能确定蒙老大很头疼,而且跟黄家还有相当的交情。

“那你得提醒一下老板,让他小心了,”祖市长热心地提出了建议,“海角省以前的葛书记,也是没听老人们的指派,一年以后就被调整走了,前车之鉴啊。”

“谁不怕秋后算账呢?”陈太忠苦笑,他不太明白那葛书记是个什么来历,不过这话的味道可是明摆着的,省委书记被调整,那得是多大动静啊,“所以老夏这家伙,啧,太不厚道了……宝玉市长,你什么好的建议吗?”

“无妄之灾啊,”祖宝玉长叹一声,说出了蒙艺最近一直在念叨的一个成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