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63章 谁的资料

显然,蒙艺已经知道,跟陈太忠使用手段、绕弯子说话实在意思不大,也就不跟他见外了,一见面就点出了题目。

当然,这并不是他要说的重点,蒙老板就算再赏识陈太忠,再愿意无拘无束地跟他谈话,也不会浅薄到这种地步。

陈太忠可不知道蒙书记还有别的心思,一听这话,他就明白了省委书记是不打算跟自己绕圈子了,这个态度可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

这个情他得领,于是笑嘻嘻点点头,“谢谢蒙书记关心,不过……高胜利他自己不知道吗?还需要我再跟他说一遍?”

“你以为他的消息能比我还灵通?”蒙艺看他一眼,眼里除了不屑之外,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你要愿意说,你说,你要不愿意说,那你告诉他,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找我汇报工作。”

推高胜利上位,蒙艺是用了力的,虽然先是空降的那位受阻,后又有人因为不待见夏言冰而支持高胜利,蒙老板在这个上面用力不多,可用力了就是用力了,尤其是他又顶住了章尧东这边的压力,这个人情,不信高胜利敢不领。

“我先说,然后再让高厅长找您汇报工作,”陈太忠笑着答他,心说这么说话才痛快嘛,不过下一刻他又有点纠结了,哥们儿来官场混就是来学精髓的,现在似乎……有点反其道而行之的感觉吖。

“你倒是两边都不误,”蒙艺笑着骂他一句,倒是让跟进来的蒙勤勤眼有点发直,老爹今天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喜事了?

接下来,陈太忠没接口,蒙艺也没再说话,两人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好半天之后,蒙书记才哼一声,“我说小陈,我这么给你面子,你不得意思意思?”

一边说着,堂堂的省委书记一边伸出右手,中指和拇指搓动两下,那意思很明白,我要好处!

陈太忠被他这几近无赖的动作逗乐了,伸手挠一挠头,“您都是省委书记了,要什么得不到啊,就别为难我这小兵了吧?”

事实上,他当然清楚,这是蒙艺属意高胜利,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小的副处,能做了省委书记的主?那才叫怪呢——你自己想选他,为什么跟我要好处?

“我不为难你,可是,小心别人为难你,”蒙艺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漫不经心地接着他的话说,“不管是你帮我也好,帮高胜利也好,反正夏言冰十有八九是恨上你了,有时间进京转一转吧……说实话,夏言冰这次是太过分了,除了黄老,谁都不可能答应他。”

“我倒是不怕他,”陈太忠哼一声,心说估计没准蒙老板你要吃点排头,你这要我意思的,不会是到黄老跟前帮你说好话吧?

事实上,他能猜到这一点真的很正常,蒙艺已经做出了足够的暗示,他再猜不出来点眉目,那就是智商问题了。

可是话说到这里,陈太忠死活是没办法再说下去了,面子是别人给的,却是自己丢的,老蒙这么客气地对自己,他又怎么能如此不知自爱?

不过,他脑瓜倒是不慢,看着蒙艺看着自己不作声,似乎在等待下文,马上就想到了碧空省的事情,反正唐亦萱也让他跟蒙艺说来的,“夏言冰也该知足了,看一看阳光市的辜正红,现在都被双规了呢。”

“阳光市的辜正红?”蒙艺听得就是一愣,皱着眉头愣了半天,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的是那个市委书记,跟郭……想当副省长的那个,是不是?他已经被双规了?”

“是啊,被双规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听说中纪委要督办呢,夏言冰这算是命不错的了,要我说啊,还是蒙书记你太厚道了。”

你懂个什么?蒙艺白他一眼,实在有点哭笑不得,我倒是想不厚道,想双规夏言冰呢,问题是……我敢吗?你以为我是你,屁事不懂?

不过,发生在碧空的事情,他还真的知道一点,他这边力扛黄老,扛得很辛苦,在京城自己的小圈子里就难免抱怨一下——我这真的是无妄之灾,遇到这种事了。

是的,蒙老大一直认为,这是祸从天降,因为照组织原则也好,官场规矩也罢,各个圈子是有认定的潜规则的,他放高胜利上来是尊重规则,有人要空降力压高胜利他坐视,那也是尊重规则。

可是他要是放夏言冰上来,不止要遭受别人的耻笑,就算在自己的圈子里,也抬不起头来——至于他跟夏言冰昔年的纠葛,那反倒是小事了。

但是非常遗憾,黄老就是要挺夏言冰,所以对蒙艺来说,这真的太凄惨了,难道人老了,都要变得糊涂起来吗?

他这边抱怨,自有人安慰他,“你这算不错的了,都是副省长,碧空省那边,省长和省委书记都掐得一塌糊涂了,劳省长下一步要危险了。”

碧空的省委书记不是本地人,劳省长却是半个本地人,一直是比较强势的,不过现在,他后面的人已经倒了,老劳跟蒙艺的圈子有点渊源,目下正没命地递秋波,也逐渐地被接纳了,算是半个圈内人。

省委书记是想提碧空省省城的市长,不过劳省长是坚决地不同意,反正这两人自打在一起,班子就没和谐过,书记嫌省长根深蒂固有些掣肘,省长却是在嘀咕你不明白碧空省的本地行情,瞎指挥什么——政府事务就是政府事务,哪是你党委的人能乱伸手的?

阳光市的辜书记,属于另一方势力,只是从根源上讲,稍微偏劳省长一点,偏偏地,辜书记的呼声是最高的,结果,省委书记不满意了,直接将此人算进了劳省长的阵营。

反正是一句话,碧空省那里也是空出了副省来,形势却是比天南紧张多了,说这话的人,用意无非是排解一下蒙艺的抑郁,不过蒙书记倒是记了一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蒙艺听到陈太忠这话之后,先是哭笑不得,然后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小陈……你怎么知道这回事的?”

这厮不要又搅进这一趟浑水里了吧?就算你再能折腾,可是这盘棋比天南的还大……你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陈太忠听到这问题,少不得又要解释一下,甚至连黄占城被自杀的事情都说了一下,总算还好,他没戳穿黄占城的骗子身份,只说是在北京见过一面,聊得还算投机,想邀请对方来凤凰投资——反正是死无对证的事情不是?

蒙艺听了之后,久久没有发话,到最后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轻哼一声,“好奇心太强不是好事,好了太忠,这件事你不要再跟别人说了,这个资料……就不要储备了。”

破天荒地,蒙老板居然管这厮叫“太忠”了,不过这里面原因挺多,不光是因为他比较看好这家伙,也不仅是因为劳省长跟他有点小交情,而是这件事里……似乎有文章可以做?

由于想得过于投入,他都没嘲笑陈太忠“储备资料”的想法——按说,陈太忠的想法没有错,有些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比丢出去要强,在官场上有意识地收集一点无关的信息,也是对自己的前途负责,那无关信息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会成为进攻利器或者护身符。

然而,小陈瞄的这目标不但是外省的,而且级别也过于悬殊了一点,这种级别的资料,对陈太忠而言,也不过就是能在日常生活中增加点八卦的乐趣而已,而且由于有人挂了,还不能乱说。

不过,小陈用不上这个信息,我倒是用得上,蒙艺毫不犹豫地将此事归到自己的资料库中,于是开始琢磨碧空省的形势。

其实做为天南省的书记,琢磨外省的形势,还是跟他不太搭界的那种省份,多少给人一点不务正业的感觉,本省的事情就够他头大了,不过现在不是黄老那边的压力太大,他需要破局吗?可能借用到的外力,那就得打一打主意了。

琢磨了一阵,他隐约觉得有点头绪了,冷不丁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却是陈太忠见他沉思半天都不说话,憋不住发问了,“蒙书记,你看夏言冰这个事,我该怎么说一说呢?”

“怎么说都没用,”蒙艺沉着脸摇摇头,答完之后,才想起来我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看来还是在这小子面前太放松的缘故。

不过,既然话已经说了,他倒也无所谓多讲两句,略略沉吟一下之后,“有人心里有了疙瘩,并不是马上就爆发,好歹也是副处了……这一点你都不明白?”

事实上,他并不担心黄老马上找他的后账,但是人在官场怎么可能不犯错误?是的,谁都不想被人惦记上,更何况是这么大块头的主儿?

“我觉得……他心胸还可以吧?”陈太忠小声嘀咕一句,不算反驳,只是纯粹的好奇。

“你知道什么?”蒙艺不屑地哼一句,“老小孩老小孩,说的就是有的人老了,就不讲理了,我这不是随口说的,而是有很多例子在面前摆着的,看他会不管不顾地推荐夏言冰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地顿一下,若有所思地苦笑,“老前辈们没点执着精神,这新中国……建得起来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