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54章 匿名举报

按说,陈太忠虽然口齿便给,但是从来不喜欢乱说荤话的,尤其是面对不熟悉的女人。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像当年他就用玫瑰花调戏了一下蒙勤勤,总之,遇到令他不怎么感冒的女人,他就不是很注意了。

慢着……这林莹不是想搞电网,能让电业局吃瘪,更好地激怒夏言冰吗?照这么理解,他应该好好地结交才对,就算他嫌对方抢了自己的饭碗,也该是放眼大局,保持个中间距离而已,反正张州的小水电也没多少。

事实上,现在陈某人的大局感已经很有一些了,他当然考虑过这个因素,不过,他在第一时间内就做出了判断:同林家没必要保持那么近的关系。

至于说原因,那也很简单,林家已经算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存在了,建电网这种事,不管他去不去推动,都影响不了人家的决定,既是如此,他又何必去掺乎?

尤其是,林莹在意的是,陈太忠怎么能让电业局吃了哑巴亏而不追究,这里面的道道儿,又怎么能随便说呢?

再加上这女人对他的态度实在一般,所以他不介意将双方的关系撇得更干净一点——如此一来,也省得夏言冰疑神疑鬼,认为他是有针对性地对着省电业局,对着夏某人本人。

总之,陈太忠对女人一向是有点歧视,又有了先入为主的小意见,倒是不在意口舌上的那点东西了。

耿强却是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一点都不在意林莹在场,笑嘻嘻地拍着陈太忠的肩膀,伸出了大拇指,“有你的啊太忠,我这算是又学了一招,将来你嫂子再跟我要钱买衣服,我就这么跟她说。”

林总却是只当没听到这话一般,神色自若地继续跟丁小宁聊天,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显然,她见识这种场面不是第一次了。

“拉倒吧,你还差那两身衣服钱?”陈太忠白他一眼,“要是你能把张州地电搞起来,嫂子的衣服怕是家里都放不下了。”

“喂喂,我只是引见,这张州地电跟我无关的,”耿强忙不迭地摆手,他搞招商引资的,电力是基础的配套设施,怎么可能吃撑着了去惹电业局?

“发电是没问题啊,关键还是没电网,”林莹不失时机地接口,眼波盈盈地瞟一眼陈太忠,“丁总跟我一见投缘,陈主任你一定要指点哦。”

林海潮的“海盛集团”本身就有不少大功率发电机,而且早有建自备电厂的计划,对他而言,发电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怎么卖电才是最关键的——当然,重中之重是怎么协调同电业局的关系。

遗憾的是,陈太忠没有帮忙的意愿,电网建设可以说一说,不过其他的,还是免谈了吧,他倒是想起来了一件事,“老耿,听说你们张州,也要搞煤焦油深加工了?”

耿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古怪了起来,好半天才勉力笑一笑,“太忠,这件事不是我操作的,你不能算到我头上,这是凤凰的人不小心啊。”

“我也没算到你头上,”陈太忠嘴角扯一扯,皮笑肉不笑地答他,“不过碧涛是我引进的企业,你们张州人这么做,我脸上可是挂不住。”

“那不关我的事儿,”耿强坚决地撇清关系,又犹豫一下才说,“太忠,不是我说你,这投资都落地了,你管他的死活呢?无非就是收购价高一点,煤焦油这么多,又影响不了他的产量。”

“问题是……我跟碧涛的老板关系不错的,”陈太忠叹口气,也不再提这个话题了,举起酒杯,“来,咱们喝酒……”

这下,耿强算是“明白”陈太忠为什么不热心张州地电的事情了,敢情人家还记恨着这档子事儿呢——这都是煤炭行业的事。

说实话,耿主任心里觉得有点委屈,又觉得陈主任有点小题大做,不过总算还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陈也没针对他说什么,态度还是相当客气的,只是这次来凤凰的目的没达到而已。

他认为没达到,可是别人不这么认为,听说林海潮有意搞地方电网,还居然派人到凤凰取经去了,夏言冰这下是真的坐不住了。

在升副省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是不想多事,而且升任副省之后,他会分管什么口也不确定,所以就坐看凤凰的建福公司在那里胡闹,心说癣疥之疾而已,勺子再大你能大过锅去?

不做出点反应,也不行了,他琢磨一下,还是先跟水利厅的张国俊沟通一下吧,那个建福公司,有必要给它上个笼头了……

陈太忠也没想到,自己搞的小水电的农网,会在短期内让电业局变得如此被动,虽然事态的发展不是按他的设计走的,跟他的初衷大相径庭,不过能看着电业局如此吃瘪,倒也是好事——大家的反应如此剧烈,由此可见电老虎真的是不得人心,得罪了太多的人。

你们折腾吧,我不管这些,陈太忠才送走耿强,又有人拿着通德市市长臧华的条子找了过来,通德是天南省水资源相当丰富的地区,这次水灾受灾最严重的也是那里。

臧华……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上次他差点被赵喜才算计一道,那就是通德市发出的邀请,所以他没打算买臧市长的面子,不过硬生生拒绝也不合适,索性就窝在助力车厂里,看电机检测了。

这次电机厂提供的电机还真的不错,四十八小时没出什么问题,李天锋也原则上同意采购由电机厂生产的电机,不过老化试验也是要做的,“要是真能满足条件的话,质量要保证,产量也得跟上才行。”

质量好说,产量嘛……这个还真的不好说了,陈太忠心里苦笑,正琢磨该怎么接这个话呢,张爱国打过来了电话,“陈主任,听说电业局打了一口深井,在供应本部和最近的那片宿舍。”

挨电业局局本部的,是局里最大的宿舍区,上次吃刘彬停水,赵如山也是火了,命令人用最快的速度打一口井出来,什么时候自来水公司也敢跟电业局牛叉了?成,你厉害,我不用还不行?

十天的功夫,井就打出来了,不过也花了一笔好钱,足足五十万,不过电业局财大气粗也不在乎,为了不受制于人,这点小钱算什么?

现在,像变频水泵之类的配套设施也都上了,可以接驳管道供水了,消息传了出来,张爱国一琢磨,这件事得跟陈主任汇报一声啊。

陈太忠想也不想地就拨通了水利局何局长的电话,“何哥,人家电业局的井打好了,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对付吗?”

“那当然了,”何鸿举听得就笑,“我们水资源管理科就是专管封井的,不过太忠……你确定要搞他们?”

“都已经这样了,不搞他们,人家也不会领情不是?”陈太忠知道,何局长还是不想跟电业局冲突得太厉害,“你就说是我实名举报的,你要不封那口井,没准我找你麻烦。”

他都这样说了,何鸿举当然就不怕了,事实上何局长也不待见那些自家打井的主儿,供水保障不了的话,你自己打井我们没话,不过除了前一阵那档子事儿,你电业局的供水,什么时候不是优先保障的?

赵如山听说水利局水资源管理科的人上门,心里这个火,那就实在没办法说了,“我们才花了五十万打的井,还没使用,你们就要封井?欺人太甚……让何鸿举过来跟我说!”

“是科委的陈主任实名举报的,”水资源管理科的科长苦笑着解释,“这是我们的职权,没办法啊,要不,你们去向陈主任做一做工作?”

向陈太忠做工作?那还是省一省吧,赵局长心里实在太不平衡了,这个姓陈的也太混蛋了吧,这口气不出,我死不瞑目……嗯?实名举报?

你会举报,难道我不会举报?你实名我匿名好了,赵如山这次下决心要叫真了,反正陈太忠身上的毛病,实在是太多了,乱搞男女关系、贪污受贿、工作作风野蛮、勾结黑社会,还有包括建福公司在内的几个公司,那都是陈太忠的摊子,似此种种恶行,那真是罄竹难书啊。

罪行真的是太多了,赵局长在电脑上足足打了五个小时才算完稿——这件事他不能交给别人做,要不一旦传出去,麻烦可就大了。

打完之后,自然是要复印的,省纪检委、省委纠风办、市纪检委……要寄送的地方太多了,赵局长戴着白手套,守在复印机前,一边折一边剪下地址往信封上贴。

遗憾的是,他忘了一件事,前一阵市局里搞了个节约活动,要大家用纸要两面使用,还是他发起的——是的,复印机里的纸,都是用了一面的。

第三天,省纪检委办公室主任卓天地找到了蔡莉,手里拿着一封信,“蔡书记,这儿有封匿名信,落款是‘一个有良知的共产党员’,不过,有点不对劲。”

“电力经营工作实现预期目标……”蔡莉拿过来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还好,卓主任适时地咳嗽一声,“蔡书记,这个……您拿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