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51章 变通

出乎罗亮意料的是,陈太忠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年轻的副主任笑嘻嘻地摇一摇头,“要是太勉强的话,你们可以考虑换个单位,认真沟通一下。”

还有换单位的可能吗?罗亮心里苦笑,其他地方比凤凰科委还难打交道呢——虽然选点之时,都还是局里有人跟那些单位的人相熟。

当然,想是这么想,罗局长肯定不会这么说,说不得轻笑一声,“呵呵,其他单位可不会提出陈主任你这要求……真的有点难为人。”

陈太忠自然也想不到,成套局居然在其他点上完败,他只说凤凰科委被惦记上了,估计其他单位也少不了被骚扰——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他还是缺乏经验,切实换位思考一下的话,他会发现,眼下条件远未成熟,成套局若想四处公关全面开花,那是自寻死路。

当然,这跟他不了解肖劲松的心思也很有关系,不对称的信息,通常会导致这种结果,这又从侧面证实了,想在官场中弄潮,信息的重要性。

不过不管怎么说,小小的换位陈太忠还是会的,于是他笑着回答,“所以我希望你们保密嘛,这件事我们不会宣扬,因为对我们没帮助,倒是你们内部泄密出去的话,对其他单位的工作,那可就难做了。”

“你就不要得了便宜卖乖了好不好?”罗亮瞪他一眼,这话虽然听起来愤懑,却是为了掩饰在其他地方进展不利的尴尬,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来,“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要向领导去反应一下情况。”

“这马上就饭点儿了啊,”陈太忠看看时间,笑嘻嘻地挽留,“五点半了,再坐一坐,找个地方一起喝点吧?”

他打定主意了,要是罗亮真的吃饭,自己一定要中途退席,陪同的事情就交给老孔算了,咱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表示一下对你成套局的不满。

谁想,人家罗局长从他的话里就听出诚意不足了,又知道这家伙强势得很,哪里还肯自讨没趣?于是含笑摇头,“还有点时间,正好把情况反应回去,要是事情能办成,咱俩还少得了在一起喝酒的机会?”

“那倒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眼中异彩闪烁,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不过,他只将两人送到二楼的楼梯口,就不再走了,显然,这表示了一种态度。

直到走到科委的院里,一直没发话的李遇春才轻声嘀咕一句,“这家伙说话也太冲了一点吧?小地方的就是小地方,一个副处都自我感觉这么好。”

“哼,这年头,有钱的就是大爷,”罗局长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不过想一想眼下自家的处境,禁不住又叹一口气,“小李,对他提的条件,你怎么看,咱们该不该接受?”

“欺人太甚了,凭什么要接受?”李主任恨恨地哼一声,“凤凰科委不配合,不是还有其他的单位吗?让毛老板把这家伙的张狂反应到办公厅去。”

罗亮又叹一口气,他很清楚,毛局长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士气,除了几个人之外,局里其他人都不知道那三个试点已经碰壁而回了,对外的宣传口径却是——局里还在努力争取,就差最后一步了,大家有力的出力,有关系的出关系。

可是眼下,他却不得不告诉李遇春了,“小李,其他的单位,怕是还不如这儿靠得住了,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你怎么看陈主任的建议?”

“啊?”李主任做个大惊失色的表情出来,心里却是冷哼一声,这消息我早就知道了,局里这点事情,瞒谁还瞒得了我?不过是怕罗局你追查消息来源,我不方便表示而已。

他惺惺作态地“思索”了片刻,终于无奈地摇摇头,“罗局,那就要认真考虑一下了,说句难听的,就算同样的条件下,给凤凰垫资,了不得一两千万就够了,给素钢或者重机垫资,没有五六千万根本转不动……不管怎么说,凤凰这儿是高科技高附加值的厂子。”

“那你向局里汇报一下吧,”罗亮叹一口气,痛苦地摇一摇头,“这些话,我实在没脸跟局里说,对不起毛局长的信任啊。”

切,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李遇春心里一哼,他跟罗局长配合好些年了,自然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必须顶到前面挨骂,承受毛局长的怒火,若是露脸的事情,那就是罗局长一力承担了。

不过,对此李主任也没有什么抱怨的,他本来就是罗亮的人,若是没有罗局长的关照,他连挨毛局长骂的资格都没有,做人不但要知足,还要饮水思源——关键时刻不能挺身而出,那岂不是太对不起领导的栽培了?

他们这里怎么算计不提,只说送他们离开之后,陈太忠回到办公室,屈义山伸出个大拇指来,“呵呵,还是陈主任点子多,我就想不到这一招。”

“点子多什么啊?”陈太忠心里窃喜,脸上却是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来,“还不是成套局逼出来的?唉,我倒宁可不要他们垫资,那点利息,也不过是刚刚把招标的手续费赚出来,还得给了成套局,咱们白忙一场啊。”

“那钱怎么还他们,也可以做文章嘛,”屈义山脸上泛起一丝阴笑,对着陈太忠,他倒是有什么说什么,“找些理由多拖他们一阵,看他们下回还找不找咱们做委托,再说,利息不是也会多一些?”

陈太忠看着他一个劲儿地笑,心说这明白人果然到处都是,屈主任此人做别的不行,搞点歪门邪道的,倒是比科委其他的领导放得下面皮,这个特长哥们儿得记住,人不怕贪,就是怕没能力。

“希望他们不要同意咱们的条件吧?”说实话,陈太忠心里还是有点抵触成套局,只是,看着罗亮前倨后恭的窝囊样,他禁不住又想起了一年前科委的模样——肥美的单位都是一样的,冷清的单位各有各的苦衷啊。

正是有点这种感触,他才没有过分地刁难罗亮,当然,也仅仅是不过分,不刁难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此事本来就是成套局挑起来的。

罗亮的回答,比陈太忠想像的还要快,在周二中午时分,罗局长就带了局里的指示来找陈主任,当然,事情成不成先不说,起码这一次,他将态度摆得很端正,“陈主任,局里有回答了,你看,这也中午了,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吃了人的嘴软,你这可是鸿门宴,我不敢去,”陈太忠冲着他就笑,顺手指一指身边的支光明,“我还有朋友在呢,你直说吧,答应不答应我们的条件?”

“这个……原则上是答应了,”罗局长这次可不管他怎么说了,上前亲热地抓住他的手,“陈主任,一定要赏脸,有啥事桌上说,反正就是点儿技术性的问题了。”

“这样啊,”陈太忠犹豫一下,点点头,“行,我把屈主任、老孔也叫上,这种事情……我也不好独断专行,还是要多听一听同志们的意见。”

他这解释有点晚了,罗亮已经能够断定,此人就是可以做主的人,而且他将情况反馈回去之后,连毛局长都这么说,“我问了肖秘书长了,这个陈太忠才是凤凰科委主事的人,那个文海就是个摆设,小罗,这次你可算是找对人了。”

似此情况,罗局长当然要摆正位置,不管是什么单位,能让正职心甘情愿地让出话语权的副职,都是了不得的存在。

这就是要到酒桌上灌我酒了吧?听陈太忠这么说,罗亮也反应过来了,成套局虽然不景气,还是少不了局长们的那点吃喝,里面这点道道儿他明白的很,而且下面地市的风气他也知道,显然,陈某人是想用人海战术灌翻自己了。

当然,还有一点也很关键,科委陪酒的人多了,那就在谈条件的时候方便相互拾遗补缺,同时又能给自己和小李带来点压迫感——是的,这也是技巧问题,跟尊重自己无关。

有鉴于这个认识,在酒桌上还没喝了两杯,罗局长就抛出了自己的答案,“垫资的话有点难度,不过,相关设备的招标,费用可以由省科委拨一半出来,陈主任您认为怎么样?”

“省科委?”陈太忠还真有点傻眼了,犹豫一下,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是陈省长的意思吗?怎么她没给我打电话?”

纵然心里有所准备,罗局长还是被他这话吓了一跳,你抱怨陈洁没给你打电话?于是咳嗽一声,“这个……这是办公厅的意思,将来部里下来的钱和省里的钱,都要到省科委,到时候,我们可以动用一下自己的影响力,帮着凤凰科委多要一点。”

省政府办公厅本来就能对省科委做些指导性的建议,现在又升格为副省了,这点把握应该还是有的。

事实上,肖劲松也知道,省科委对凤凰科委那里少拨不了钱,这人情基本上算是口惠而实不至,不过,省财政拨的款,指定到凤凰科委,也是正常的,甚至不经过省科委都行。

“拨款是拨款,企业是企业,”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罗局,你这建议不是让我们犯错误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