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47章 集思广益

对陈太忠的抱怨,李天锋是非常乐见的,科委里的大事,到底是陈主任说了才算,不过,他还是很谨慎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成套局这几年不比以前了,听说日子过得苦,所以……蚊子也是肉嘛。”

“这个成套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不太清楚呢,”陈太忠进入官场两年多了,还是头一次听说成套局这名字,少不得就要多打听一下。

“唉,怎么说呢,成套局以前,还是挺风光的,”李天锋对成套局有一定的了解,“计划经济的时候,成套局主要承担国家和地方重点建设项目成套设备的组织,尤其他们还有供应能力,那就是协调物资调拨的权力,挺厉害的,不过现在嘛,你也知道,现在都是市场经济了……”

市场经济了,各行局和企业自然就不会买成套局的账了,结果没用了几年,成套局就风光不再,以至于像陈某人这种官场新丁,根本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不过,成套局处境艰难,关哥们儿什么事儿呢?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计划经济的时候就算了,现在是市场经济,我不认为什么行局在花别人的钱的时候,能比事主更谨慎和负责。”

“但是,他们有那个职能,”李天锋无奈地叹一口气,“成套局的人说了,省政府有精神,要成套局尽快摆脱困境,走上振兴发展的道路。”

“我也希望他们能尽快摆脱困境,”陈太忠听得就笑,只是口气中带了明显的不屑,“不过,为什么要拿咱们科委来做垫脚石呢?这件事情,要在会上好好地议一议。”

第二天就是周一了,例会上,不等陈太忠提出,文海就先抛出了这个议题,“省成套局想让咱们科委将部分物资的采购权委托给他们,大家也都听说了吧?”

没人接他的话,甚至陈太忠都不接话,显然,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

“省政府的肖秘书长很重视此事,所以,成套局这个要求,不能简单地去理解,”文主任见大家不作声,只能继续说下去。

“市场经济大潮中,省政府肩负着指导国有企业发展方向的重任,该如何高屋建瓴、提纲挈领地做出指导工作,该如何更好地完成这项任务,成套局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明白了!自打昨天听了李天锋的话,陈太忠一直在琢磨,为什么肖劲松会如此在意这个成套局,不过他越想越是不明白,直到听到眼下文海的话,才恍然大悟。

敢情,这是省政府办公厅要收权,文主任的话讲得再冠冕堂皇,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会听的听门道,不会听的听热闹,陈太忠听这点东西,还是不在话下的。

肖劲松为什么这么看重此事呢?很简单,这是源于省政府对国有企业的掌控欲望,想一想凤凰市教委的统一采购产生的效果,就不难明白其中的奥妙。

省政府对省内国企的发展负有指导职责,但是你想指导是一回事,人家愿意不愿意听,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当然,若非不得已,一般企业也不敢跟省政府捣蛋,但是严格来说,仅仅做到不捣蛋,是远远不够的,想要如臂使指地掌控全局,有些方面的工夫就不能省。

那么,眼下像这个成套局的出现,那就不是没有原因的了,省政府想将大规模采购权逐渐地控制和规范起来,以此来加强对企业的控制。

当然,严格地说起来,这采购权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若是省政府真想对哪个企业动手,有没有这点便利是很无所谓的。

但是话说回来,官场中的争斗,很多时候是讲个气势和因果,占了上风的一方就厉害,没必要搞到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地步。

有了这个采购权,省政府的气势就要强出一些,又有理由在某些方面“合理”地干涉企业运营,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小部分,但是存在个“彼消我涨”的加倍因素,就不能不被人重视了。

肖劲松的眼光不在凤凰科委身上,而是在整个天南省的国企身上,只是因缘巧合之下,这次是助力车厂被人盯上了而已。

陈太忠能想明白这个道理,别人也不会蒙昧到什么地方去,在座的九个人里,也就是戏曼丽的眼神看起来有点茫然,官场确实是一个比较讲究悟性的地方。

文海的话说完好久了,会议室里还是没什么反应,随着沉默时间的延长,逐渐地,其他人的眼光都转移到了陈太忠身上——这种大事,还是得陈主任定个基调出来才好。

面对大家期待的目光,陈太忠也不能无动于衷了,他咳嗽一声,“不可或缺……不可或缺的环节也不止这一个,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的同志不相信,反而是要相信其他人呢?这样一搞,怕是很多人脑子里想不通啊。”

什么很多人想不通?就是你想不通!文海心里轻喟一声,说实话,他也不想将助力车厂的采购权交出去,坏的开头总是越少越好。

可是成套局的来头太大,是打着省政府办公厅的旗号来的,所以,他对此事就持了无所谓的态度,反正助力车厂这一块不是他的口儿。

而且,成套局的同志也说了,他们招标的时候,会充分考虑委托方的意见和建议的——说穿了,成套局就是想通过此事,证明一下自身的存在,表述一下职能,顺便再收取部分费用而已。

而眼下看起来,陈太忠是要反对成套局的介入,文主任心里也清楚,小陈还盯着助力车电机的采购,都是一个单位的,前一阵都上线检测凤凰电机厂的电机了,这种八卦还能瞒得住在座的诸位?

正是因为如此,文海对陈太忠的反应并不意外,他也无心掺乎这种神之战,心里倒是有点别的感慨:这家伙现在说话,比半年前油滑多了啊,居然知道拿同志们的情绪做幌子,掩盖其本来目的了。

陈太忠的话说完了,但是还是没人接话,道理在那里摆着呢,助力车厂就是孔处长在忙乎,根本没有分管的副主任,既然都不关自家的事儿,谁会着急跳出来反对省政府办公厅?

约莫过了十秒钟,屈义山和孙小金同时开口了,“我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哦,老屈(孙)你先说。”

最后还是屈义山先发话了,“我觉得咱科委能走到眼下这一步,除了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在座的各位领导努力之外,跟市里肯对科委放权,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地调动同志们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所以我认为,对成套局的要求,应该慎重考虑。”

就算贪财的家伙,也有其可利用的一面啊,陈太忠很满意屈义山的表现,心说我能坐视你小子倒卖地皮赚钱,你一点不表现的话,也不合适嘛。

他的感慨还没有完,孙小金点点头,“我的看法跟屈主任一样,成套局的要求,可能会挫伤同志们的积极性,今天他们能插手助力车厂,明天难道就不能插手科委大厦、不能插手房地产公司?”

“就是这个话,我也同意,”邱朝晖终于出声表态,事实上,在八个副职里,他的性子算比较刚强的,能忍到现在也殊为不易了,“成套局今天能干涉配件采购,明天岂不是就能干涉房地产?职权范围,总得有个界限才好吧?”

邱朝晖发话了,梁志刚肯定是要跟进的,他也是科委的老主任了,总不能等到最后一个说话吧?“我倒是有点别的想法……成套局要是能变通一下,让他们组织部分配件的招标,也不是不能考虑。”

“比如说……怎么变通?”陈太忠咳嗽一声,笑吟吟地发话,梁主任这话说得有点没志气,他有点不高兴,但是以他对梁志刚的了解,知道这家伙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说不得就适时插话,告诉对方:你小子不要玩火啊。

“比如说……可以让他们负责帮忙推广一下咱生产的助力车,”梁志刚倒是没被他这话吓到,不紧不慢地解释,“成套局总不能只说权利,不尽义务吧?这个助力车向外省推广,要是有省政府的支持,会好一些的吧?”

他这主意,其实初衷跟前几人一样,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比较婉转而已,无非就是撒泼将军的意思,省里你要采购,行!但是……好处呢?我们要好处。

不过,文海非常不看好他这个建议,闻言笑了起来,“梁主任的点子,倒是不错,不过万一……省里觉得有必要派个人下来,在厂里指导咱们的销售呢?”

一时间四座皆惊,戏曼丽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省里派人到咱们厂里……不会这么夸张吧?”

“成套局要帮咱们采购配件,不是也很夸张吗?”屈义山笑嘻嘻地看着她,“投资一个多亿的厂子,盘子不算小了。”

这话说得有点诛心,不过大家却是都听明白了,谁敢保证省里一点插手助力车厂的意思都没有呢?

倒是陈太忠听得笑了,听了梁志刚的话之后,他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招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