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45章 开张

凌晨的临置楼中,响起呢喃的女声,那是激情之后慵懒的声音,“唉,小钟不在,我还以为你不过来了呢……”

“怎么会呢?”陈太忠轻抚吴言光滑的背脊,“想着明天是星期天,所以就来得晚了点,反正能睡个懒觉,不是吗?”

“哼,你一定又去别的地方偷吃了,”吴书记是在睡梦中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这才醒来的,知道这家伙肯定又是满足了别的女人之后,过来捎带上自己,一时心里有点不甘,“过两天搬家以后,叫小钟跟我一起住进去!”

她这意思,就是要合力对付陈某人,不让他只留宿半晚上,同别的女人分享他,她已经很不甘心了,早晨还要偷偷摸摸地消失,现在没有小钟,居然来也是半夜来,太过分了。

“这个,其实吧……我是有点事,”对这种话题,陈太忠原本是大大咧咧不在乎的,但是今天他被钟家二老的眼神看得有点郁闷,再加上由于杨倩倩的缘故,景静砾都不去参加京华酒店的开业,于是心里难免生出些罪恶感来。

他确实是在阳光小区折腾了一阵,将刘望男、丁小宁和李凯琳全部送上欲望的巅峰,由于李凯琳和丁小宁因为京华酒店的即将开张,兴奋得有点睡不着,唠叨到一点半还不肯休息,他索性直接放个昏憩术,将三人全部搞定,才来临置楼的。

当然,他来临置楼,也是出于关照钟韵秋的缘故,小钟和他在素波一夜未归,其间发生了点什么,估计吴书记用脚底板也想得出,他是不怕小白同学吃醋的,不过她要是将妒意撒到钟韵秋身上,那也不太好吧?

不得不说,现在的陈某人,是越来越有人情味儿了,像眼下居然还会哄人了,“对了,你什么时候搬?我也搬过去,到时候就能搂着你一觉到睡到天亮了,一睁眼就能看到晨曦中的小白……呵呵,想一想都高兴。”

“你这哄女孩儿的本事见长啊,”吴言轻笑一声,显然心里也是比较受用,可是她的手却是抓住陈太忠的胸大肌一阵乱拧,“不要转移话题,今天晚上去哪儿偷吃来的?”

“没有的事儿,”陈太忠咳嗽两声,坚不吐实,“今天见了一个叫李秀中的家伙,财政局预算科的,给我的感触真的很多……”

这固然是他想转移话题,不过说实话,今天的事情除了“捉奸失败”的耻辱之外,确实也带给他一点感触,将事情的缘由大概说一遍之后,这感触就越发地强烈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宁建中随便动动,下面就这么大反应……”

“我总觉得,这就像是一条光洁平坦的马路,本来什么事都没有,猛地多了一团屎出来,然后在一瞬间,就招来了铺天盖地的苍蝇,”陈太忠苦笑着解释,“我这比喻比较粗,不过确实是真的啊,任何一个领导岗位的位置有了变化,都要带来一系列的变动。”

“你这比喻倒是够恶心的,而且把咱俩也骂了,”吴书记听了,笑得浑身发抖,“不过我倒是愿意认为……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你比我有野心,”陈太忠笑一笑,眼中有异样的光芒闪烁,“你和钟韵秋是一类人,所以,你们能走得更远。”

“你这话什么意思?”吴言其实是个相当敏感的女人,听到他这话,身上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难道不想更进一步吗?”

现在的陈太忠虽然还只是个副处,但是在她的心中,已经隐隐将此人引为自己未来最大的靠山了,是的,在她心里,甚至章尧东都比不上他,因为——她是他的女人。

吴言不喜欢依赖别人,但是在官场中没有自己的依靠,真的很难生存,而陈太忠具备一切让她依靠的条件,很强大、重情义、有能力也有势力,尤为难得的是,他还很年轻!

所以,当她听到他表明自己没野心的时候,真的惶恐了,那是发自内心的战栗和觳觫,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牙关在得得地发抖。

“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陈太忠的手一直在她身上游走,指尖当然发现了她肌肤的变化,说不得大力摩挲两下,轻笑一声,“我陈太忠想保护的人,是没有人能欺负得了的,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可是,吴言的心情已经大坏了,又岂是他这轻描淡写的话能够释怀的?她苦笑一声,“你也好歹做了两年干部了,难道还不清楚组织意愿的力量?那不是你能阻挡得了的。”

“你对我又了解多少呢?”陈太忠轻笑一声,伸手向虚空中一抓,缩手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凭空多了一台DV,同时,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淫笑,“白书记,我觉得咱们应该记录下人生最美好的片段,你认为呢?”

吴言对他的怪异,见过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可是眼下看到他无中生有、活生生地变出这么大一台DV来,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东西……你可以教我吗?”

“会有那么一天的,不过,你现在没必要学,”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总之,你放心好了,多的话不好说,保你一生富贵,那是没问题的。”

吴言沉吟了起来,似乎是在消化他所说的话,半天方始发话,“这个李……李秀中,你很想让他成为预算科副科长吗?”

“我倒宁可让他去气象局当个副科长,”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实在不行,让他去横山方志办当主任好了……我就见不得这家伙。”

“这也不是多难的事情,”吴言哏儿地笑了一声,一时心中块垒尽去,却是想起了当初她刁难他的时候,“你确定吗?”

“算了,生死由他吧,”陈太忠知道,吴言在章尧东面前说得上话,但是恃宠而骄似乎也不是好事,“不要为难老章了,横山方志办主任,可是白书记的枕边人呢,凭他……也配?”

“你这家伙,真是坏死了,”吴言轻轻地打他一下,身体上的凉意慢慢地退却,又开始发热了……

丁小宁京华酒店的开张,虽然属于旧店翻新,可是比同档次企业开张要热闹得多,这是她的人气摆在那里,又有陈太忠在背后撑腰,除了魏长江来,还有交通局的牛冬生、红山区委书记王小虎等人。

至于商界的人,来得就更多了,甯瑞远打头,还有吕强、袁望、邢建中、盛小薇等,甚至支光明都专程从陆海赶来了。

盛小薇跟丁小宁其实不怎么熟,不过她是高强的情人,她也知道,小丁跟陈主任可能没什么结果,平白地生出了一些同情之心;支光明则是因为他跟陈太忠私下洗钱的事情,丁总是见证,不来也不好意思。

最夸张的是,杜毅居然给丁小宁写了一个横幅,由省政府的人巴巴地送了过来,这种事情真的是太少见了,九八年已经不比前几年了,省部级大员很少为企业写这种东西。

当然,杜省长写的不是“京华酒店”,而是“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意思是说小丁同学虽然幼失怙恃,但是硬生生通过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了一个光明的前途,希望她再接再厉自强不息。

事实上,这不过是杜毅欣赏丁小宁在救灾工作中对省政府的支持,借这个因头表示一下赞赏,算是回报,不过,更令人惊奇的是,杜省长居然还给丁小宁捎来一个信封,不过信封里是什么,丁小宁不给大家看。

郑在富看到眼前热闹的场景,老眼里也禁不住泛起了泪花,站在交通局常务副局长于满江身边感慨,“唉,小宁的妈妈要是还活着,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于局长叹一口气,点点头,似是感触颇深,心里却是在暗自嘀咕:我说老郑,我和牛局都知道你是丁小宁的舅舅了,你不用一遍又一遍地强调了吧?

电视台也来人了,按说这种开张仪式,花钱就能请来电视台的,上个新闻再做个专题,算是软广告,不过这次电视台来虽然也是收费,但是台里表示还想专门为丁小宁做个人物专访,也是宣传她“自强不息”的精神。

丁小宁一听这个要求,下意识地就想拒绝,当初她玩仙人跳的时候,靠美色祸害了不少人,眼下在电视上做人物专访,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陈太忠知道她顾忌什么,不过他是不在乎这个的,“答应他们嘛,你怕什么?你是推出来的榜样,到时候就算有人想拿以前的事说,根本都用不着你出头,这年头本来就是这样,政府和电视台都不会允许别人置疑你,要不那就是置疑政府……小宁,你要学会绑架别人。”

这话说得有点诛心,不过却是大大的实话,这个人物专访又是丁小宁的一个护身符,有了它,只要她不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将来就算政府的班子换了,也不会有人去动她。

“所以,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编造一下你的发家史,”陈太忠笑嘻嘻地补充,“对了,老杜给你的信封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