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37章 又撑场面

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躲我了?在蒋君蓉的印象中,陈太忠是个相当嚣张和强势的家伙,也是体制内同龄人中鲜见的不肯买她账的主。

陈太忠认识王泰信,这很正常,当初王总来素波谈投资的时候,就说过他是甯瑞远甯总的同学,还认识凤凰市招商办及市政府的领导。

眼下谈判到了节骨眼上,王泰信不满意素波的条件,拉陈主任出来做要挟,这也是常见的讨价还价的手段,蒋主任年纪虽轻,却也做了几年招商引资的工作,对商人们这些手段也略知一二。

不过这惊讶,也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蒋君蓉就恢复了正常,转头对王泰信嫣然一笑,“王总跟陈太忠的关系,好像好得很啊。”

“哪里,很一般的,”王泰信笑着摇头,他也深明“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就是偶然间联系了一下瑞远,知道他俩在一起……”

如此一来,他这就算把责任推到甯瑞远头上去了,没错,他是投资者,眼下是大爷,不过真的要得罪地方政府的话,等投资落地了,谁是大爷谁是小妾还真的不好说了。

更何况,王总也听说了,眼前这个冷艳的女人的老爹还是一个副省级干部,虽然他不知道天涯省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到底有多厉害,但是毫无疑问,蒋书记甚至能影响到天南省。

王泰信倒也不怕蒋君蓉,要不他就不在素波投资了,但是做为一个商人,他在意的是赚钱与否,并不想让意外来干扰自己的生意,所以就只能拿出甯瑞远来顶缸了,反正甯家的投资在凤凰,身后又站着许绍辉甚至是黄老。

“一般啊,那可是有点遗憾了,”蒋君蓉不动声色地摇一摇头,“要是小陈跟你关系好的话,他出头帮你说一说,这投资条件还能再优惠一点。”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程度的小伎俩谁也会一点,她这话就是在含沙射影地暗示,别扯陈太忠的虎皮来吓唬人,老娘不吃你这套。

“就算我俩关系好,他也肯定不会帮我说话,”王泰信知道,话说到这一步,有些话就必须点明白了,于是一脸苦笑地摇头,“他还一门心思拉我去凤凰呢,怎么可能帮我?”

“请恕我直言,凤凰并不合适贵公司的发展,”蒋君蓉脸色一沉,一双美目中泛起了些许若有若无的嘲讽,“我不喜欢陈太忠,但是对他的能力,我是不会怀疑的,如果不是你自己看上了素波的环境,执意要来素波投资,想必现在你在凤凰的工厂都可以动工了。”

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王泰信越发地肯定这一点,她居然就敢这么说出来而不怕我恼羞成怒,不过,王某人好歹也是耶鲁大学的MPPM,自是不会被一番话而动摇,他笑着摇摇头,“呵呵,所谓的此一时彼一时,我当时并没有想到凤凰科委能像现在这么火爆,对我来说,借着这些宣传搭一趟顺风船,足以抵消凤凰的种种不足了。”

蒋君蓉登时无语,王泰信这话正正说中了事件的要害,没错,凤凰或者在某些方面不如素波,尤其对王泰信而言,他要搞的是通讯产品,最大的不足不在成本、运输等方面,而是在于凤凰不是省会,对全国的影响力要小一些,影响小了,东西自然就不好卖了。

可是眼下的凤凰科委火爆得惊人,这势头不是一年两年能平息得下去的,科技部扶持的重点,若是有心推出几家高科技公司的产品,影响力绝对不容小觑。

如此一来,人家王泰信何必在素波这一棵树上吊死,若不是姓王的还坐在她眼前嘞嘞,蒋君蓉甚至怀疑,这厮是不是已经有意将厂子设到凤凰了。

要镇静,蒋主任对自己说,她轻轻地、长长地吸一口气,愣了半天之后,才展颜一笑,直若冰川解冻一般明媚的笑容,“呵呵,强扭的瓜不甜,选择在哪里投资,是王总你的自由,不过,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您要是想在素波得到更宽松的政策和环境,最好让陈太忠来打个招呼,那样,岂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王泰信犹豫一下,也是哈哈一笑,“这么说吧,蒋主任,陈主任该向谁打招呼呢?”

“向市里,比如赵市长,”蒋君蓉不动声色地答他,“实在不方便的话,你让他跟我说一声也行,其他的环节我去想办法,我一个女人家都愿意这么大包大揽,王总,这诚意不能算不足吧?”

“让他……联系你吗?”甯瑞远若有所思地看着蒋主任,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来,“嗯,我可以负责把话传到,至于他的反应,我是没办法断定了,蒋主任你也知道,那家伙非常操蛋,翻脸不认人的。”

“从你说话的方式,我就能断定,你俩关系不错,”蒋君蓉无视了他笑容里隐藏的内容,“因为你俩是一类人。”

“哈哈哈,”甯瑞远仰头大笑了起来,蒋主任却也没什么反应,而是冷冷地看着他,好不容易,甯瑞远才停止了发笑,“好吧,玩笑开够了,看来这些优惠条件,蒋主任你这算是答应了?”

“甯总真的是家学渊源,这思路也不是别人能比得了的,怪不得买卖能做这么大呢,”蒋君蓉淡淡地回答他,响鼓不用重捶,聪明人一点就透,“你也就会欺负我这弱女子……好吧,算我怕你们投资到凤凰了,成不成?”

甯瑞远这话看似冒失,其实已经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你想找陈太忠的麻烦,未必非要用王泰信的投资条件卡他,那厮不一定买账的,等王泰信的投资落地之后,你随便揉搓两下,还担心王泰信不拉着陈太忠来找你?

蒋君蓉的傲气,不仅仅是因为自身长得美貌和有良好的家世,她本人也是相当聪慧的,虽然甯瑞远的话是在为王泰信关说,也微微有些伤人,但不得不说,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当然,更重要的是——甯总给了她一个下台阶的机会。

所谓的招商引资过程中的谈判,无非是比较双方的技巧和忍耐力,蒋主任嘴上说得硬实,心里何尝不是有点隐隐的焦虑?这个项目,投资商愿意优先选择素波,这种情况再飞到凤凰,她真的可以买半斤豆腐撞死了。

不过同时,蒋君蓉不得不再次面对一个问题:我是怕投资飞到凤凰呢,还是真的有心要借此找一找陈太忠的麻烦?

陈太忠自认,自己出现在王泰信身边,已经算是一个暗示,也尽了朋友之道了,却是没想到,后面事态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想像——对于他的出现,蒋君蓉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大,虽然眼下还说不清这反应会给他带来什么……

这人要忙起来,那是喝口凉水都会遇到塞牙的事情,陈太忠刚说事情处理完了,可以回凤凰了,就接到了钟韵秋的电话,“太忠,还在素波呢?”

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天在素波市的宝兰区工商局上班,现在要结婚了,对象是东城区区委组织部王部长的千金,双方门第上有点小小的差距,尤其钟胤天是凤凰市这种“小地方”来的,不过,这热恋中的男女爱得你死我活,自是不会理会这小小的差距。

王部长也不是不通情理之辈,眼见女儿神魂颠倒的样子,知道无力挽回了,细细一打问,钟家在凤凰薄有家产也略有点势力,心说这差一点就差一点吧,于是双方家长就定下了此事。

事情定下来,那就要操办了,怎么操办还有个说法,双方要将婚礼上的一系列事情碰一碰,比如说迎亲的规格、送亲的路线、酒席的规模甚至开箱费是多少钱之类的,总之就是男方家向女方家汇报一下,婚礼是怎么准备的,同时也方便女方家在细节方面提出什么不同要求。

按天南的规矩,男方家长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媳妇马上都要过门了,做公公婆婆的不能太自降身份,所以,男方家除了婚礼的总管,就是一帮年轻人来说事。

钟胤天在素波有几个同学,不过身份上都要差一点,小钟一琢磨,自己的妹妹现在是横山区办公室的副主任了,这身份可就够了——她的职位也低了一点,可是大家不看看,她才多大呢?当然,钟主任要是能把她的老板吴书记喊来,那就更好了,王部长都得作陪。

反正这种场合是越热闹越好,显得男方家对女方重视,而钟韵秋是新娘子的小姑子,主动上门也没啥降身份的。

哥哥结婚这是大事,钟韵秋是请了假了,临来素波的时候,想着陈太忠还没回来,说不得打个电话给他,央他陪着自己一起去上门。

“让我去谈婚礼?”陈太忠觉得这件事情挺匪夷所思的,小钟同学你不是想暗示什么吧?“这个……我跟你哥哥都不认识,用什么名义出现啊?而且这东西,我也不懂。”

“不用你懂,有人说呢,”钟韵秋苦苦哀求,“就说你是我们钟家的朋友就行了嘛……就是求你帮着撑撑场面,凑个热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