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31章 后悔

申宣长得黑黑的壮壮的,个头也接近一米八了,浓眉大眼煞是精神,一说话未语先笑,偏偏还带了股憨厚的味道,让人很难把“传销”二字跟他这个人联系到一起。

他一张口,就是浓浓的素波口音,“呵呵,我是素波的,不过是凤凰的女婿,也可以说是本地人吧。”

“哦,那不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吭声了,腾建华等一等,见他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才沉声发话,“吕县长,科委对这个扶持项目呢,是比较关注的,你知道,现在科委的钱也很紧张……”

陈太忠这才发现,别看老腾是书呆子,说起套话来,那也是一串一串的,听他呱嗒呱嗒白活半天之后,才点出重点来,“……考虑到要对项目负责,这个昌通公司,要提交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和法人代表身份证的复印件,我们要留档。”

“留档……这也是应该的,”吕清平已经知道,腾建华怀疑昌通公司是要玩传销了,所以肯定不会拒绝,事实上就算没有传销的嫌疑,这个要求也很合理,星火计划不比别的,就算金乌这个特色养殖项目上马,在其间的发展过程中,科委都有监督的权力。

申宣也是做了准备的,听到这话,马上就从包里拿出了相关的复印件,站起身递给了腾主任,除了这三样复印件之外,还有昌通实业的公司简介以及拟黑多刺蚁的相关产品介绍,比如说蚂蚁酒,蚂蚁胶囊之类的。

“嗯,”腾建华随手翻看一下,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由于他常年就习惯绷着一张脸,看起来居然很有点副处长的派头。

不过下一刻,他就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办了,于是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将资料递了过去,“陈主任,你看你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

“嗯,”陈太忠笑一笑,信手翻一翻,将资料还给腾建华,“老腾,这个复印件,回头你也给我一份。”

说完,他侧头看看申宣,笑眯眯地不说话,随即猛地开口,“既然五百万的注册资产,拟黑多刺蚁这个项目,五年内我给三免两减半的政策……够支持你吧?”

申宣侧头看看吕清平,吕县长知道他不懂这话,说不得解释一下,“三免两减半,就是前三年免税,后面两年你交一半的税……申总你不知道,陈主任还兼着招商办的主任。”

“可是,我们昌通是素波的公司啊,”申宣笑着摇摇头,“陈主任的好心我领了,要不,我们在凤凰再注册一个子公司好了。”

“随便你啦,”陈太忠笑着双手一摊,“不过呢,我有个要求,要是五年内你们公司拔脚走人,不干这个项目了,那就是不给我面子啊。”

吕县长听到这话,只觉得脊背上的汗毛刷地立了起来,虽然穿着厚实的羊绒衫,可是全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看着年轻的副主任的笑容,一时间居然有点恍惚了。

“怎么可能走呢?”申宣可是不知道陈太忠的厉害,见对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也是笑眯眯地摇一摇头,“有金乌县领导的高度重视,有凤凰市里的大力支持,我们还要做产品深度开发呢。”

“嗯,那就好,”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来,看起来打算走人了,“申总,你记住你说的话,如果你不给我面子,很多人会倒霉的。”

眼见他都要出门了,吕清平终于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忙不迭站起身,“陈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陈太忠转头笑着看他一眼,“我很看好这个项目,也关注这个项目,所以当然不能容忍半途而废。”

看着他从容离去,申宣觉得事态有点不对劲,少不得侧头看一眼吕清平,却发现堂堂的县长大人,额头上居然冒出了毛茸茸汗珠——这屋子挺冷的嘛。

讶异之下,他又转头看看坐在那里的腾建华,发现腾主任的神色还算正常,不过也有点发愣的样子,于是犹豫一下发问了,“腾主任,这陈主任是说?”

什么意思?他要玩残废你呢!腾建华终于从陈太忠嘴里听出了初衷,不过显然,小陈要对付的是申宣或者说这个昌通实业,他当然就不会在意了,“他的意思是说,鼓励你们把事业做好……嗯,做强做大,对了,回头能不能让贵公司的法人过来一下啊?最好带上身份证原件。”

申宣愣了半天,才笑着点点头,“那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就跟吕县长先回去了。”

走出房间,站在科委的大院里,申总轻轻地推一把吕清平,“三叔,我怎么感觉……这帮人都是莫名其妙的?”

事实上,他是吕清平的侄女儿的丈夫,不过申宣两口子都住在素波的,等闲也不回来,这层关系一般人不清楚,是吕县长找星火计划的扶持项目,才找到了他。

吕清平呆呆地愣了半天,才侧头看一眼自己的侄女婿,冷冷地发话了,“小申你跟我上车,你的车让司机开着。”

吕县长是真的怕了,陈太忠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你要敢拿科委星火计划的扶持资金去搞传销,后果自负啊。

腾建华认为这事不针对他,但是吕县长本人并不这么看,拟黑多刺蚁的项目一旦出漏子,他做为推荐该项目的负责人,太容易被人诟病了。

要是换个别人这么威胁,吕清平或许也不会太在意,不过就是一点资金嘛,公家的钱不花白不花,没人会领你的情,这年头提倡的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时疏忽了犯点小错误,二十来万也算个钱?

可是陈太忠说话,他却是不敢不重视,薛时风的惨样还历历在目呢,吕县长想起来就后怕,不过,眼下这些话不合适站在科委院里说,给人看到紧张的交谈变幻的表情之类的,从而联想到什么,那可就不好了。

申宣一头雾水地坐进桑塔纳里,他跟官场中人打交道不多,直到驶出科委大院,才听“三叔”冷冷地发话了,“小申,我现在要你说实话,你这个拟黑多刺蚁,到底是不是传销?”

“不是啊,怎么是传销呢?”申宣脸上的笑容终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这个……委托养殖过程中,养殖户介绍其他人进来,是有返点,不过那是为了尽快地扩大养殖的规模,以前我没跟您说,也是怕您往不好的地方想。”

“你少跟我说这个,”吕清平的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他一旦认真了,申宣这点花花肠子怎么能瞒过他的眼睛?而且,他的思路跟陈太忠的完全一样,“你把你的产品的市场销售报告拿过来一份,卖场名字、联系人、联系电话,都要给我拿过来!”

申宣一听就愣了,好半天才叹口气,“三叔,现在养殖规模没上去呢,种蚁都很缺货,产品销售得不是很多。”

吕清平冷冷地看着他,半天都不说话,到最后才冷哼一声,“小申啊小申,你可是把我害苦了,你知道不?”

“三叔你听我说啊,”申宣也猜出来了,刚才那个陈主任的话,就是在警告自己,你玩传销我不管,不过你要想卷钱跑路?我一定要收拾你!

传销到了最后,卷钱跑路是必然的,不合理的资金分配方式体系,基本上没有可能撑得下去,陈太忠意思很明白:到最后,不管贴多少钱,你小子得在金乌呆五年!

不过,申宣的样子看着忠厚,但既然搞了传销,忽悠人也是很有一套的,反正他也不能任由爱人的三叔、堂堂的一县之长震怒不是?

“我们现在面临的,是资金不足的问题,要是资金能上来,比如说贷款什么的,那就很容易对产品进行深加工,沿海地区对这个需求真的很大……所以说,三叔,这笔资金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贷款?”吕清平根本没心思听他说什么需求,而是听到了两个比较关键的字,说不得侧头看他一眼,“你们公司在素波能贷到款?”

只要昌通公司在素波能贷到钱,在金乌能支持五年的话,这个项目倒也未尝不能搞,肯定能大幅推动金乌的经济发展,哪怕到最后支持不住轰然倒地,那也算是对陈太忠有交待了。

“三叔您是县长啊,凤凰市里肯定有关系嘛,”申宣的脸上又挂起了淡淡的微笑,“就算县里,不是也有信用社的吗?”

“你……”吕县长看着他,竟然就那么无语了,好半天才摇一摇头,“你下车,带上你的车回素波吧,别再来了,啊?”

“三叔你听……”申宣还待解释,只听得吕清平大喝一声,“你给我滚下去!”

看着申宣狼狈地下车,上了面包车掉头而去,县长大人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小子把我害惨了,陈太忠你也太狠了……直接拒绝了不行吗?现在可要我怎么办呢?”

科委里,陈太忠现在正乐呢:哼,我科委的钱是那么好骗的?不让你小子赔得把裤子都当了,我也枉称“五毒书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