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29章 不能忘本

陈太忠是带着钟韵秋去赴张新华的宴的,钟秘书也会做事,早在接了张新华的电话之后,就表示不敢贸然接受张书记的邀请,“太忠跟我说了,您是他的老书记,等他回来之后再一起坐一坐吧?”

要不说这官场里学问大,就大在这里了,张新华是表示出亲近的意思了,可是她哪里敢贸贸然地接受呢?那叫没眼色。

其实以钟韵秋的年纪和眼界,又是女孩子,一般还不是很明白这种分寸,她要是别人的秘书,这个饭局没准还真敢去,可是她深知陈太忠和吴言的关系,那肯定就不敢去了,不把这状况汇报给吴书记,她已经是有点过分了。

不过,今天她跟陈太忠出来,倒是跟吴书记请假了,也算是没瞒着吴言,吴言听了这话之后,很愤怒地给陈某人打了一个电话,“太忠你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你打算把我的脸往哪儿搁?”

“这不是搁不搁脸的问题,谁让你大权独揽盛气凌人呢?”陈太忠听得就笑了,“我的老书记都没胆子找你,小钟也就是个缓冲嘛……好了好了,晚上我去找你啊。”

“早点来,我还要听你在素波的事呢,”吴言气哼哼地挂断了电话,心里有点别扭,没错,她是认可陈太忠的解释的,但是想着自己的秘书能以情人的身份出去见别人,自己这堂堂的区委书记兼区长居然要忍气吞声地做这厮的地下情人,心理不平衡啊。

张新华请客,就是在合家欢,三个人找个小包间边吃边聊,这次见面,张书记就没那么矫情了,几杯下肚之后,就直接说出来目标了,“组织部老裴好像要调整了,是吧,钟主任?”

“这个我可是不太清楚,”钟韵秋微微一笑,明艳逼人,看得老书记都有点眼晕,“不过老书记你这么说,肯定有你的道理。”

得,他是好好说话了,但是年轻的钟主任却是不敢好好说话,不过,她表达出来意思就够了。

“组织部?”陈太忠听得就是吓了一跳,犹豫一下挠挠头,“我说老书记,这个……这个部门太重要了啊。”

“这我也知道,可是我一直就是干组工的,”张新华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老书记的形象?很认真地辩解了起来——其实,这也就是对陈太忠,要是对上别人,他多少还是要考虑一下分寸的。

“实在不行,也得入个常吧?我这高配两年多了,要是当初不来开发区的话,没准现在都已经是正处了,唉,”老书记端起酒杯,吱儿的一声一饮而尽,长长叹口气,“时间不等人啊。”

这话其实有一点扯淡,他在高配的位子上都一直没有寸进,说明就没什么人力挺,换到别处做副处,没准会更惨。

钟韵秋不敢接这话,就只能是陈太忠接了,张书记都把话说到如此赤裸的地步了,他不能不表态了,“其他区的常委行不行,或者说副局级干部?”

他可是不敢替吴言打包票,一来是对白书记太不尊重了,二来的话,他答应得太痛快,岂不是很容易引起一些不负责任的猜测?

“其他区……咱这个开发区街道办现在发展也不错啊,甯家工业园也是个大头,”张新华犹豫一下,又叹一口气,很显然,他还舍不得离开横山区,这里的钱景绝对好。

“说起来也挺矛盾的,”有意无意地,张书记看钟韵秋一眼,“要是街道办书记能任常委就好了,吴书记指到哪儿,我绝对打到哪儿。”

“街道办书记任常委?那倒也不是不可以,”陈太忠皱着眉头点点头,其实说实话,在大家眼里,横山区下面这么多乡镇和街道办中,开发区街道办比其他同级单位要高出那么一点来,毕竟当年可是打算升副县级开发区来的。

张新华说得如此赤裸,钟韵秋想装听不懂都不可能了,犹豫一下,终于点点头,“您是太忠的老书记了,我试着帮您留心一下吧……不过我人小力微,估计不顶用。”

“那可是谢谢钟主任了,”张新华最近其实跑吴言那里不少,只是,他不敢跟吴书记提陈太忠,钟韵秋在一边坐着,他要乱说,岂不是给书记上眼药呢?

吃完饭之后,张新华喝得晃晃悠悠地告辞了,临走扯着陈太忠悄悄地嘀咕,“实在不行,差不多的副局也可以,太忠,我这心里也矛盾啊,你可不许笑话啊。”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张书记这是真的急了,“这个老书记你放心好了,太忠我帮你多留心一点,时间不敢说死,不过我答应的话,要算数的。”

“太忠,实在人啊,”张新华一拍他的肩头,转身离开了,寒风中传来他低声的嘀咕,“做过你的老书记,我荣幸啊……”

接下来,肯定是钟韵秋回管理局的临置楼,陈太忠回家转一趟之后,也在一个小时后过去了。

吴言已经听完了钟韵秋的汇报,见了陈太忠后,皱着眉头发问,“张新华跟你的关系,真的很好吗?”

“这么说吧……姜世杰是凑上来的,正经是张新华,在街道办的时候对我的照顾挺多,”陈太忠笑一笑,“也教了我不少东西,所以我觉得,做人不能忘本。”

“不忘本肯定是好事嘛,”吴言笑着点点头,“张新华这人水平是有的,而且也很稳重,不过当时他是党项荣为了平衡选出来的中立派,眼下背后更没人了……你打算把他安排到什么地方?”

“看情况吧,总不能不管,那么大的人了,跟我说得挺凄惨的,”陈太忠叹一口气,摇摇头,“回头实在不行,找人帮忙要个官吧。”

“行了,我回头跟尧东书记说一下,让他兼上区委统战部长吧,那可就是常委了,”吴言拍一拍他的肩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反正他都说了,我指到哪里,他打到哪里……你为什么不帮我答应了他?”

“我哪儿敢做你的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呵呵,想找死的话,办法很多,没必要死得这么难看吧?”

“其实你该想到,像张新华这样跟你关系好的人,我都不需要他完全听我的,”吴言侧头看他一眼,也不顾钟韵秋就在现场,“关键时候,他只要听你的就行了。”

听我的吗?陈太忠想一想,倒也是这个理儿,他跟吴言是两位一体的,就算张书记不卖吴书记面子,可是卖哥们儿的面子就行了嘛,“不过这是常委啊……常委会上异声太多总是不好吧?”

“适当地有点异声,比没有异声要好的多,”吴言淡淡地答一句,也不做解释,她相信陈太忠悟得过来,“什么东西都太清楚了的话,有异心的人就蹦不出来。”

“这倒是,埋点暗棋也是不错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小白这斗争技巧,在县区级干部里也算得上炉火纯青了,多少一把手追求强势的一言堂,却不知道天狂有雨人狂有祸,太过得意忘形总容易引发事端的。

就算命好,没有引发事端,但是这“霸道”的名声传出去,将来上进到别的地方,也容易引发新单位里的同事的戒备和下意识的抵触——谁又知道自己下一步会走到什么位置呢?

当然,这也就是吴言强势到极致了,所以才刻意追求这种技巧,搁给别的不算强势的书记,还巴不得自己的人在常委会和政府里越来越多呢。

他正在这里感触,吴言侧头看一下钟韵秋,“回头你跟张新华说,让他做好自己就行了,就说我知道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

敢情,吴言收了钟韵秋做秘书,还有这样的妙用啊?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自己的人可以借着钟韵秋上位,别人看起来,只知道这人未必是吴言的心腹,却是没人能想到,关键事情上,陈主任的人根本就等于吴书记的人。

比如这次的张新华,就是这样,钟韵秋把吴言的话一说,十有八九张书记就明白,自己入常是吴书记点头的,但是吴书记并不要求他指哪打哪,似乎只是单纯地欣赏他的工作能力。

如此一来,暗棋就生效了,等到一旦有要紧事,钟韵秋可以跟张新华沟通一下,张书记若是翻脸不肯买账,小钟的背后可是有陈太忠的——陈某人是敬重你老张,可是你要连小钟的面子都不卖,哼哼,一个副处而已……凤凰市有敢跟陈太忠叫板的副处吗?

官场里很多云山雾罩的关系,就是这么形成的,不过这种技巧的应用层面,大都是到了市一级才有的,省里尤甚,县区里倒不是很常见。

正是因为如此,吴言并不排斥悄悄地安排几个陈太忠的人上位,但是具体情况还是要具体对待的——毕竟两人的关系太敏感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