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28章 努力撇清

正是像廖宏志说的那样,他介绍给陈太忠的,是两个一点身份问题都没有的,一个是省招商办的副主任莫骄,一个是省招商办外聘的翻译李铉。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说出来才是坏规矩,廖局长干脆地介绍了两人的身份之后,就直接发话了,“太忠,你跟美国的海因先生挺熟,听说他最近要来天南,省里也想接待呢。”

陈太忠看看那二位,莫主任长了一个不小的肚子,是那种看起来有点败坏国家干部形象的身材,李翻译白白净净的,戴个无框的树脂眼镜,一副人畜无害的奶油小生模样。

但是,对这个李铉,陈太忠可是不敢忽视,莫主任是货真价实的副厅级干部,隶属国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只看那肚子也很是不像,倒是这个李铉,外聘的翻译,这就相当地古怪了。

“那就……接待吧,”他犹豫一下点点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莫骄的官不算小了,可是这省招商办和市招商办的关系,就跟茶壶和夜壶的关系一样,只是听起来似乎有关联,其实八竿子都打不着。

既然没有统属关系,他当然就没兴趣搭理了,王浩波和祖宝玉是实职副厅,那还是哥们儿帮着张罗的呢——级别高的我见得多了。

不过莫主任却是好脾气,也没在意他的轻慢,而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说的话也相当体贴,“小陈,省招商办就是参与一下,海因先生在西方的影响力很大……至于他在哪儿投资,只要是在天南省内,我们都是欢迎的。”

莫骄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了一下陈太忠的情况,知道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很在意投资的地区,虽然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是小陈的在意,发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居然能因此而得罪了省部级的领导——若是没有其他领导的干预,很可能早被省纪检委放倒了。

若是此人认为省招商办是来撬墙角的,想将海因的投资留在素波,那就极有可能不认真配合,所以他有必要早早地表态。

说完这话,莫主任观察一下陈太忠的表情,发现此人还是一副挺淡漠的样子,心里就有谱了,果然,这家伙是有大背景的主儿啊,敢这么不卑不亢地面对自己,那是真正有底气的。

不过眼下,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陈太忠再要“不卑不亢”,也就有点太不合适了,于是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凤凰不合适投资的话,他们还可以投资到省里别的地方。”

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反正他只是将自己不会轻易放手的意思表达出来了,至于国安什么的却是一点都没提。

“早听说凤凰的小陈了,咬住投资商就不松口,甯家工业园也是你拉过去的,是吧?”莫骄淡淡地笑一下,“你放心,先考虑你那儿,我俩就是帮着协调一下,实在不行才考虑别的地市。”

这话说得就再透彻不过了,连“同等情况下优先”都没说,只要你能说动对方,那么就是你凤凰的。

“海因先生这次来,好像投资欲望不是很大,可能只是先期考察,”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周二才来,到时候我再联系您二位?”

“咱们先聊聊吧,”见他有起身告辞意思,李铉忍不住了,“您这儿有关于海因先生的资料吗?我们想多了解一点。”

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眼中的蔑视谁都看得到,领导们说话,你有资格插嘴吗?下一刻,他转头过来看着莫骄,“莫主任,今儿周末了,我赶着回凤凰呢,来素波一个多星期了,该回去看看了……下周一晚上再好好谈谈,您看可以吗?”

“再耽误你一点时间吧,”莫主任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渐渐散去,显得有点威严了,他当然地认为,对方是不知道李铉的身份,才会是那种态度,“请陈主任你配合一下。”

陈太忠愣愣地看了他半天,才笑着摇头,“不好意思啊莫主任,休息时间我不谈工作的,今天周六了。”

这话是笑着说的,但是他的眼光里,有点微微的愤怒在其中,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很恼火,眼下不过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陈太忠这恼火一半是做作,一半也是真的,请我配合……你有什么资格请我配合?我既没花你的钱,又没欠你的情,而且你从哪方面说也管不到我,凭什么这么要求我呢?

听到这俩说着说着要呛起来了,廖宏志忙不迭出面打马虎眼,“太忠你听我说啊,了解点情况嘛,用不了多长时间,不耽误你回凤凰。”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三人带到了一间小接待室,自己却是转身离开了,“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情。”

廖宏志一走,莫骄的脸就沉了下来。

他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副主任有没有猜出李铉的身份,按说这是周末,廖宏志局长居然将你请到自己办公室介绍人,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暗示了。

可是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居然就想不通海因是美国人和他现在坐在国安局里——这里面的因果一目了然的。

海因刚给你打了电话,我们就联系了你,难道你连这个敏感性都没有吗?莫骄是真有点恼火了,绷着脸看着他,“海因的影响力很大,你还没想到为什么我们要通过国安局找你吗?”

李铉的脸也沉了下来,一声不吭地盯着陈太忠,身上隐隐散发出些许肃杀之气,跟他小白脸的斯文形象格格不入。

陈太忠“愕然”地看着莫骄,沉默了片刻,方始眼睛一亮,缓缓地点点头,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呵呵,我明白了,不过这个海因跟亚蒙·哈默很熟的,你们知道哈默吗?”

这么弱智的问题,你也好意思问?莫主任白他一眼,也懒得叫真,他当然不知道,某人是在这方面出过洋相的,倒是李铉又插口接话了,冷冰冰的,“请陈主任把你俩认识的经过说一下,可以吗?”

我有资格说不吗?陈太忠撇撇嘴,对于情报机关的要求,不想找事的话,他也只能配合了,说不得将两人认识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他皱着眉头看看李铉,“需要我配合就说,不过一次性说完,我对你们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这是什么态度?”别看李铉长得斯斯文文的,脾气还真的火爆,不过这倒也正常,国安办事还鲜见有人不给面子,“你知道什么叫国家利益吗?”

“哼,”陈太忠冷哼一声,对这个问题也懒得回答,“我自己的事儿还忙不完呢,少跟我扯这些那些的,有话赶紧说啊。”

李铉这下可是真没辙了,要是陈太忠是国安对付的对象,那一切都好说,可是人家不是,而且此人背景深厚,一旦不买账了,他这边也确实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好吧,”想到这个,下一刻他居然笑了,“呵呵,我只是希望你跟海因能处好个人关系,这个人在美国、欧洲和中东的影响力很大,我也需要你跟他保持好的关系。”

这家伙变脸的速度,跟我有一比了啊,陈太忠心中隐隐生出点警觉来,不过他还是很乐意见到对方跟自己服软,于是也笑着点点头,“这个没问题,我还想拉他投资呢。”

费了这么半天劲儿,好不容易跟国安拉开了距离,这个结果让他相当地满意,至于说国安想对海因做点什么,他确实是一点知道的兴趣都没有。

莫主任似乎也没有知道的兴趣,接下来就聊起了关于招商引资中一些见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随着气氛的改善,李铉居然要陈太忠请客吃午饭,“咱们应该加深一些了解,听说你的酒量不错?”

有了这段插曲,陈太忠回凤凰就是下午五点钟了,不过人还没到凤凰呢,就来了三个饭局,一个是文海的,他是受了谭啸、潘金祥的委托,想三个人跟陈主任一起坐一坐,另两个饭局,却是腾建华和张新华的。

文主任的饭局是很好推的,陈太忠很随意地告诉他,“我对谭局长和潘局长没什么个人看法,把陈省长交待的事情办好了就行了。”

文海还待帮着求情,可是陈太忠怎么肯答应?“吃了人的嘴短,目前的情况下,我不合适跟他们坐,好了老文,就这样吧。”

至于说腾建华,他是找到了确凿的证据,事实上,如果有调查方向的话,搞清楚其实是很容易的,哪怕是像他这样书呆子也能轻易地了解了内幕,腾主任以前是只顾着查医书了,没想到这个可能性而已。

“陈主任,那个拟黑多刺蚁确实是传销,不过金乌那边是不是传销,具体又是谁在搞事,您不让我问,我也就没问,晚上一起坐坐,商量一下这事?”

“老腾你也别背包袱,你那儿穷得叮当乱响,我怎么好意思吃你去?”陈太忠笑着答他,“等明天吧,今天晚上有饭局了。”

老书记张新华的饭局,他实在是推无可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