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21章 穿针引线

事实上,陈洁也没想到关于大网设备的检测,能那么容易过关,这只是在两家协调的过程中,文海随便提出来的,“光说小网的设备了,大网设备,我们也可以抽查的嘛。”

赵如山一听这话,眼睛就瞪起来了,可是他还不敢说话,夏局长已经骂得他狗血淋头了,陈省长又是代为主持工作。

自打知道内网和大网的区别之后,陈洁早就惦记上此事了,这次夏言冰搞得她很恼怒,所以陈省长打算试着推动一下,“这个建议很有点意思,我相信凤凰科委能完成这项任务,段市长你看呢?”

“眼下的科委,是可以加一点担子的,”段卫华回答得很含混,“不过具体该怎么操作,还需要仔细研究一下,不知道章书记有什么好的思路没有?”

“大网是国家资源,科委只有检测权和监督权,不能对其执法,这是我的意见,”章尧东正话反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事实上他这是变相地同意——这种陈太忠都能想得到的操作思路,又怎么能难得住在座的几位?

说到底,章书记的意图就是打击电业局的同时,尽量减轻自己的敌意,夏言冰会怎么看他那是一回事,他反正不可能表现得太过了,“电业局和科委能达成谅解的话,我个人建议,对助力车厂的损失,象征性地补偿一点就行了。”

这话也就是他能说得出来,科委都没提出助力车厂要补偿呢,他倒是屡次三番地提起了,而且照他眼下的表现来起来,还是各打五十大板,不偏不倚的样子。

接下来是文海被指定发言了,文主任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紧皱着双眉摇头,貌似极其遗憾,“只是检测……他们要是不听呢?我们没有好的制约手段。”

“行了,文主任,”赵如山再也忍受不住了,“这已经是全国第一例了,你还不满足吗?你们以前就没提过检测大网的事情好不好?”

“可是电业局说我们提过,”戏曼丽不甘示弱地接口了,“我们的灵感来自于你们,这一点想必赵局长也清楚。”

赵如山登时无语,为了表示在同科委的纠纷中电业局是无辜的,所以他在局里已经统一了口径,大家务必记得一口咬定说科委要“检测大网”,眼下情急之中想要反对,却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既然没有反对意见,那就这么说定了,科委有权检测和监督大网,也有向媒体提供相关资料的义务,”陈洁马上拍板,“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费用,由电业局来承担。”

段卫华和章尧东面面相觑,陈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果决了?拍起板来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不过,疑惑归疑惑,两人同时点点头,表示赞同。

事实上,这个结果的产生,跟夏言冰行事不当有关,夏局长为了开脱自己,主动告诉陈洁,说他到了北京,意思是天南的事情我不知情是情有可原的。

是的,他知道自己身在外地,天南那边就有点玩不转,才这么低调的。

可是陈洁知道他在外地,当然就不肯放过这么一个机会了,夏言冰,这可是你主动告诉我的,要是我不知道借这个机会拿你一把,出出心头这口恶气,怕是你将来反应过来的时候,都要嘲笑我呢。

你自己忌惮的东西,千万不要指望对方不会利用——这是官场常识,不得不说,夏局长这次的错误,犯的虽然在情理之中,却也绝对算得上低级了。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虽然阴差阳错到连陈太忠都无法理解的地步,但这是协调会上,三堂会审的结果,就算夏言冰想推翻都是不可能的,那意味着同时得罪凤凰的市委市政府和副省长陈洁。

高胜利父子不可能知道这些详情,不过显然,陈太忠折腾电业局,未必仅仅是因为受了欺负,虽然这父子俩亲身经历过陈某人的报复,知道此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这种混沌局面下,小陈敢追着电业局的小小失误不放,基本已经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再加上高厅长能确定蒙老板心属自己,更是能确定:蒙书记不但是看好我,而且……非常不满意夏言冰!

可是,夏言冰背后是黄老啊,一个念头在高胜利脑中一掠而过,不过下一刻他就将此事丢在了一边,黄老已经太老了,蒙书记可也不是好惹的。

“太忠,今天我给蒙书记打电话汇报工作,不过他不接我的电话,让严自励告诉我,以后再说,”高厅长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一双眼貌似无神地眯缝着,但是他用眼角的余光发现,自己在说“严自励”三字时,小陈的嘴角,细微至不可辨地轻轻抽动了一下,若不是他全神贯注地在用余光观察,断断不可能发现这么微妙的举动。

果然是那么回事啊,犹豫一下,他又发话了,“你看,我真是想向蒙书记表示一下谢意呢……你方便不方便帮我问一问?”

蒙艺不接受我的输诚,是因为身边的严自励不可靠!高胜利已经反应过来这点了,可是这种敏感时刻,他又不敢去蒙书记家或者办公室,那就只能委托小陈传话了。

看来我真有成为“脏活陈太忠”的趋势了,某人听到这话,心里就是暗暗一叹,犹豫一下,终是大喇喇地点点头,反正上次已经惹得蒙老板不高兴了,也不差这一点,“行,等晚一点时间再问吧,他现在未必回去了。”

“给蒙勤勤打个电话嘛,让她等蒙书记回去了,悄悄通知你一声,”高云风不失时机地插话了,“反正你俩关系好。”

“你也知道我俩关系好?”陈太忠恨恨地瞪他一眼,却是想到了被田甜堵住的尴尬时刻,所以略略有点愤懑,“昨天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关系好是关系好,但是你俩不可能有戏啊,高云风可是知道蒙勤勤的身架,在他想来,自己这准副省的儿子,怕是都没资格去打人家的主意呢,你个副处就不要这么不切实际了——玩一玩可以,结婚那是做梦。

倒是田甜,配你那是没有问题的,别看田立平现在是副厅,退休前混个正厅问题也不大,但是太忠你也是强势潜力股。

其实,高公子自认,他还是勉强有资格打蒙勤勤的主意的,但是很遗憾,他老爹不但级别低了点,年纪比蒙艺还大了六岁,若是蒙艺比他老爹大六岁,那倒是好说了——年纪,果然是个宝。

想是这么想,可是这话,他不能当着老爹跟陈太忠说,只能讪讪地一笑,“我昨天瞎玩呢,快打快打,少婆婆妈妈的。”

对于陈太忠的要求,蒙勤勤自然是答应了,高胜利眼见吃喝得差不多了,又带着陈太忠出了包间,包间外早有两人等在了那里,是交通宾馆的总经理和客房部经理。

这两位也不说话,规规矩矩地领着三人就上了宾馆最高一层,这里没有总统套房的说法,不过顶层的套房之豪华,一点也不逊色于韩忠港湾大酒店的总统套。

“在这儿随便坐一坐吧,”高胜利拉着陈太忠坐进宽大的沙发,又转头看看一边的宾馆老总,眉头微微一皱,“你还等什么呢?”

这两位气儿都不敢出就退出去了,就在他们退出去不到两分钟,门外推进两辆小车,四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利索地摆上了一些杯盏碗碟、水果瓜子和红酒啤酒,又有人去冲茶倒水。

三分钟内,一切就都完成了,四个女孩儿也不离开,就束手站在两辆小车旁,一声不吭。

“太忠,都是良家女孩儿啊,”高云风笑着推陈太忠一把,也不管他老爹就在旁边,“我老爹都不让我胡来呢,不过……你看上哪个了,跟我说。”

高胜利只当没听见儿子这话,手一指桌上的一瓶红酒,就有人利索地为他开瓶子,陈太忠没等这些人服侍,自己身子一欠,摸了两筒啤酒过来,递给高云风一筒,自己打开了另一筒,抬手就灌,心里却是有点感慨:都是良家女孩……这有权果然是比有钱强啊。

等到有人将注了红酒的高脚杯递给高胜利的时候,高厅长才端着杯子侧头看看陈太忠,开始发话,“太忠,科委那个抓贼的小姜,你觉得厅里该怎么宣传一下?”

“那看高厅你的意思了,”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高胜利是想卖好,但是他实在无意对此发表意见,业务不熟倒是在其次,关键是,今天老高接待他的规格很不错,他可不想得寸进尺。

应酬场上的时间,最值钱也最不值钱,就这么随意聊着,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约莫在十点左右,蒙勤勤才打来电话,“太忠,我爸回来了,问你有什么事儿呢。”

高云风跟陈太忠勾肩搭背的,离得极近,登时把这话听了个真又真,不过他可是顾不上惊讶蒙陈两人的关系之好了,而是冲着那四个女孩一挥手,压低声音发话了,“赶紧出去。”

“没啥,跟高厅长在一起呢,”陈太忠心说你帮我代问也成,“高厅长挺想感谢一下……你老爸的照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