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19章 搞定大网

省电局局长夏言冰才叫无辜,他根本不知道短短的半天内,凤凰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在给陈洁打了电话之后,本来还有点火气呢,可是吩咐了凤凰电业局值班室以后,略略分析一下,觉得自己不该为这种小事计较,登时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

至于凤凰电业局那儿会不会执行他的吩咐,夏局长根本没以为对方敢不执行,在他想来,最多最多也是赵如山拿不定主意,会悄悄地问小沈一声,仅此而已。

夏某人在电业局的威风,那真不是吹的,他也根本容不得别人挑战他的权威。

遗憾的是,他猜对了赵如山的反应,却是猜错了凤凰科委的反应,凤凰科委都被拉闸四五天了,这么冷的天气,应该早就撑不住了。

而且,这矛盾都被捅上了《天南日报》,换给谁能想到,人家科委居然就拒绝合闸——有什么分歧,可以合了闸之后慢慢地谈嘛。

夏言冰对此事失去了警惕,别人肯定不可能告诉他,赵如山合不上闸,不敢联系夏老板,潘金祥不想越级反应,以免招来夏老板和赵局长的双重小鞋。

等到段卫华召开协调会,两人就更不可能向上反应了,能将自己的责任推到地方政府的身上,实在是再好不过的。

他俩都不肯向上反应,别人自然就更不肯了,凤凰科委会联系夏言冰吗?那显然是做梦,雷蕾和胡主任也不可能说,陈洁知道夏言冰阳奉阴违,早就一肚子火气了,更不可能联系夏局长。

倒是夏局长的秘书小沈汇报了,“赵如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是不是要合闸,还解释说刚才在开生产会议。”

问了,那就更是没问题了,夏言冰琢磨着,好久没去北京转转了,眼下难得比较空闲,索性带一点土特产,去黄老家走一走吧。

谁想才一下飞机,告急电话就过来了,说是凤凰科委一直不让合闸,搞得陈洁从素波跑到了凤凰,抓了电业局现行,现在正三堂会审,收拾电业局呢。

陈洁去凤凰了?夏言冰听得就是一愣,旋即就是大怒:这个混蛋赵如山,迟不出事早不出事,老子一来北京,你就给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可是眼下再生气,也无济于事了,夏局长强压怒火,随便问一下时间再算一下,他心里就明白了,陈省长从素波离开的时候,自己还没上飞机呢。

可是从陈洁离开的时间判断,那是自己给她打电话俩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意识到这一点,夏言冰心里就是一声长叹,怪不得人家陈洁生气,跟我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俩小时都没把闸合上去——赵如山你是干什么吃的?

不过,眼下抱怨是没有意义的,他略略沉吟一下,注意力就击中到了另一个问题上,“章尧东……他也插手了?”

当然,各种消息已经证实,章书记只是被陈省长点将了,所以不得不出现,可是,夏言冰又怎么会幼稚到只听这一面之词?

章尧东必定是有所算计,才肯出面的,要不那厮有的是躲开此事的方式,夏局长如此分析,来自段卫华和陈洁的压力都无需太在意,章尧东这家伙才是最危险的。

可是这三方是怎么弄到一起,又同时向电业局发难的呢?凤凰科委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夏言冰并没有想到,当事三方是各怀心思,却是由于科委的缘故捏合在了一起,对大多数人来说,仅仅是两个部门的互掐,居然能出现眼下这种三堂会审的局面,这简直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奇迹。

“给我陈洁的电话,”夏言冰叹口气,他决定服软了,不为别的,只为他现在身在北京回不了天南,也必须服软,若不然等他回去的时候,形势会恶劣到怎样的地步,实在无法想像。

不过,那三方的联盟该怎么打开,还是要一点技术的,夏局长不会向同为厅级干部的那俩低头,陈洁是省领导,虽然女人家毛病多,但是向副省低头,并不算丢人。

“陈省长,我刚到北京,飞机上不能接电话,”电话拨通,夏局长的语气非常诚恳,话也说得非常直接,“凤凰那边的事情,就麻烦您代劳了,您想怎么处置,我都无条件地表示支持,我在北京还要呆一两天,给您填麻烦了。”

夏言冰是抱了快刀斩乱麻的心思,陈洁已经火了,那就解释再多也没用了,直接把权力委托给陈省长,反正陈洁去凤凰,是处理问题去了,他还真就不信,她敢撤了赵如山不成?

退一步讲,就算陈洁真的剥夺了赵如山主持工作的权力,夏言冰也不会太在意,挂起来一个市局局长来平息副省长的怒火,这买卖也划得来,虽然,这会让他略略地感到有点没面子。

这是你赵如山罪有应得啊,挂了电话之后,夏言冰不无遗憾地撇一撇嘴巴,心说这次总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吧?

他来到北京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黄老受最近的弱冷空气影响,身体微有不适,闭门不见客,不过夏言冰跟黄家的二儿子关系不错,就去登门拜访。

难得地,黄汉祥在家,黄老身体不适就是他谢客的最好理由,不过饶是如此,家里也有两个远房的亲戚呆着。

夏局长跟黄汉祥也没什么客气的,送上礼物之后,在黄家混一顿便饭,一瓶啤酒两人分着喝——黄总在家,喝酒只能一杯。

吃晚饭两人正在闲聊,夏言冰的手机响起,接起电话之后,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许多,嗯嗯几声,长叹一声挂了电话,“欺人太甚!”

凤凰传来的消息,让他出离愤怒了,陈洁居然代他决定,内网电力设备检测权力归科委了,而且科委有权对大网设备进行抽查!

内网倒也无所谓,夏言冰不在乎,那个东西本来就是电业局倚仗自身的影响强行拿来的,现在很多省份在这个口上都放开了,非电业局的施工队也能施工内网,科委想检测,不过就是分一杯羹的意思,独食不肥的道理,夏局长还是很清楚的。

可是这个对大网抽查,那实在是夏言冰无法忍受的,虽然陈洁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只是限制了在凤凰地区,说是为了配合更好地宣传凤凰科委,但是这个也……太那啥了吧?

传出去的话,绝对是天南电业局的耻辱啊,夏言冰越想越不平衡,可是他人在北京,也无法长翅膀飞回去不是?既然委托陈洁做主了,再次出尔反尔的话,陈省长会有什么反应,那真的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了。

“她怎么就敢这么做呢?”夏局长实在是想不通,没错,陈洁有她自己的托词,而且听起来也挺有道理,但是这无法掩饰一个现实:科委是把手伸进电业局了!

一开始,黄汉祥并没有接夏言冰的话,两人的关系是不错,但是黄某人身上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小夏不开口相求,他才懒得去多事——愿意多揽事的,都是那些着急证明自己能力的,真正有能力揽事的,却是恨不得别人都认为他没本事。

可是,他想装聋作哑,架不住夏言冰魂不守舍、翻来覆去地在嘀咕,到得后来,黄汉祥也听出来了,这是夏言冰想求自己帮忙呢,他再不接口,人家估计就要直说了。

“什么事情啊?”他叹一口气,小夏就是这点不好,你想求我办事,直说就行了,就像你们天南那个陈太忠一样,这么旁敲侧击的,有意思吗?

遗憾的是,不是每一个都像陈太忠一样,面对再高级别的领导,都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夏言冰在自己的电业局是威风八面,但是在黄家人面前,那就乖巧得如同一只绵羊,还是受了惊吓的那种——富贵不能淫,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唉,我们那儿的陈洁,居然把检测电力设备的权力,划到科委了,”夏言冰苦笑一声,又叹一口气,“这让我怎么去见人啊?”

“不是吧,这么大的事情,她一个人能做主?”黄汉祥听得也是一愣,他知道陈洁,家乡的副省干部他还是比较清楚的,“插手省局的电力设备检测?”

“不是省局,就是凤凰一个市局,”夏言冰可是不敢在他面前胡说八道,他承受不起欺瞒对方的后果,“还说是为了凤凰科委树形象,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凤凰科委啊,”黄汉祥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那个科委挺轰动的,给它就给它呗,多大点儿事情嘛,值得你捶胸顿足的?”

可是……夏言冰想说什么来的,只是黄汉祥都这么表态了,他连解释都不敢,现在他的指望全在黄家身上呢,哪里有胆子坚持?

“那也只能这样了,”下一刻,他笑着点点头,一副“被劝导开了”的模样,“说实在的,也是凤凰市局的那个局长做事有点问题,不过这也算好事,毕竟是您老家出来的科委,为凤凰人争光了。”

让夏局长愤懑无比的事情,居然因某人的一句话而成了“争光”,可见原则在权力面前,只是薄薄的一张纸。

“那是啊,”黄汉祥笑着点头,“那个局长有什么问题,说来听一听?”

同一时刻,高胜利也在问陈太忠,“太忠,蒙书记到底怎么说的,你给学一学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