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17章 雷霆震怒

凤凰市吵得沸反盈天,陈太忠却是在素波岿然不动,中午按说是高胜利请他吃饭的,不过通张高速路出了一点小状况,交通厅的会没开完,高胜利打电话给他时,堂堂的厅长大人居然连用了三个“不好意思”,随后将会面推到了晚上。

下午的时候,又有人找到了陈太忠,这个人来得比较蹊跷,居然是金乌县的县长吕清平,陈某人在暴打金乌的副书记薛时风时,跟此人有过一面之缘。

吕县长找他,是为了星火计划的事情,按说,此事是归腾建华负责的,可是腾主任本来就是金乌人,有心批点钱下去又担心别人歪嘴,“吕县长,你最好能让我们陈主任发句话。”

其实,要说腾建华没有偏心,那是谁都不信的,他手上多了七十万的星火计划的拨款,第一时间知道的就是金乌县——当然,其他县区也未必就晚了多少,毕竟凤凰市科委里,什么地方的人都有。

腾建华的胆子,真的太小了一点吧?陈太忠本待拒绝,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偶尔适当地冒冒头,总是有点震慑力的,老腾既然要撇清,哥们儿就让他求仁得仁好了。

想是这么想,可是一想到自己为了几十万的小事,去很认真地跟一个处级干部谈话,他心里还是有点腻歪:屁大一点的事情,还要浪费我的宝贵时间。

所以,他情绪不高也是可想而知的。

“吕县长想搞些什么项目呢?”坐在港湾大酒店的某套间外间,陈太忠施施然地发问了。

他已经跟韩忠把吴振鑫的事情说开了,那么在港湾订个房间就很正常了,“紫竹苑”的别墅那是隐私,可陈主任既然人在素波,总是要有个落脚点的吧?

“主要是想搞经济林种植和特色养殖,金乌的山地和丘陵太多,农业没出路,”吕清平苦笑着一摊手,“目前的计划,是先搞特色养殖。”

金乌县是凤凰地区的产煤大县,论起山地丘陵来,在整个地区仅次于童山县,比盛产铝矾土的阴平山地还多,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县的山地实在太多,在撤县改区时保留了县没能改为区。

“嗯,能因地制宜地考虑问题,还是不错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漫不经心地发问了,“想养些什么呢?皮用、肉用还是药用的?”

“皮用动物的养殖,咱们比不过北方,北方天气寒冷,金乌先天性不足,”吕清平谈起这些来,也是头头是道,不过陈主任的问话,多少还是让他有点不自然。

对方不仅年纪比他小很多,级别也要低一级,行局的副职跟一县之长,地位居然打了一个颠倒,这让吕县长有点微微的不自然。

当然,形势比人强,换了财政局常务副局长王舒来,他还不是一样得陪着小心?不过是科委崛起得有点突然,猛然间吕县长不能很好地适应就是了。

吕清平想的是搞药用动物或者肉用的,他目前看好的是蚂蚁养殖,“拟黑多刺蚁,药用价值很高,这一点有相当翔实的医药资料证明,腾主任也是充分肯定的。”

“蚂蚁?”陈太忠听得就皱一皱眉头,犹豫好半天才慢慢地摇摇头,“这个思维有点超前了吧?能保证销路吗?”

“陈主任你要是常坐火车就知道,铁路沿线,到处都是收购拟黑多刺蚁的广告,”吕清平看来准备得相当充分,“销路是不愁的,在南方沿海城市和港澳地区,市场非常大。”

拟黑多刺蚁一窝的售价是一千二,附带薄木制成的三层养殖箱,养殖三个月后,蚂蚁分窝,到时候商家回收,一窝蚂蚁的价格是四百元,三个月内,养得好的,蚂蚁能分至五至六窝,一般情况也能到达四窝,分两三窝的都是养殖不用心的。

“这个东西好养的很,我们了解过的,除了怕冷就没别的了,”吕县长很用心地解释,“冬天在养殖箱里放个灯泡取暖就行,也不怎么挑食。”

“代为养殖啊,”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样就不愁销路了,实在不行的话,卖给别的打广告的人也行嘛,可是,我怎么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呢?

“到时候商家会跟农民签合同的,”该想到的,吕清平都想到了,“关键是成本有点高,一窝蚂蚁就要一千二,我们想申请扶持,先搞上三百窝蚂蚁交给农户来养,等他们的蚂蚁出窝,再利用他们偿还的投资,实现滚动发展。”

“有养这个成功的吗?你们县里?”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了。

“有啊,有三四户,”吕清平笑着点头,“不过他们都是忙着扩大再生产,没有人有扶持别人的意愿,要不然现在应该很红火了。”

陈太忠终于想起来,到底什么地方不妥了,“我冒昧地问一句啊,吕县长,这个蚂蚁……拟黑多刺蚁制成的药或者食物,你认识的人,有吃它的吗?”

“有啊,”吕清平很肯定地点点头,“我一个同学的哥哥,常年风湿,喝了蚂蚁泡的酒之后,好了很多,还有……”

说是这么说,吕县长的心里,也微微地打起了小鼓,他认识的人岂止三五百?可是吃过这个蚂蚁的……好像也就听了这么一例。

“这个东西,我总觉得不是很靠谱,”陈太忠断然摇摇头,“再研究研究吧,还有什么比较大众一点的养殖种类吗?”

研究研究?吕县长听得心里就是一凉,他太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了,沉吟一下,才苦笑着发话了,“还有就是肉狗,不过那个见效慢一点,市场也不是很大。”

那我觉得也比蚂蚁的市场大!陈太忠沉吟一下,“什么野猪啦,梅花鹿啦,不是都不错吗?实在不行,养羊也不错吧?”

呃……吕县长登时无语,好半天才暗暗叹口气,“野猪和鹿,这个东西没人会养,而且周期更长,羊嘛……也缺少好品种。”

那你就找到好品种再来说呗,陈太忠有点不想说这件事了,索性将话题扯了开去,“这件事其实还是腾主任拿主意,呵呵,我也就是随便一说……他和我分管的口不一样。”

“腾主任还是很尊重你的意见的,”吕清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对方的拒绝,让他的脸上颇有点挂不住,不过总算还好,传言不是假的,这个年轻的家伙真的是舍得放权。

那就只能再在腾建华身上下功夫了,吕县长知道,自己这次见对方的目的,完全没有达到,真的是太令人遗憾了。

接下来的谈话,就颇没有营养了,两人随便聊了两句,陈太忠想起来,刘敏就是到了金乌县,禁不住随口问一句,“好久不见刘书记了,她在县里还好吧?”

“还行,刘书记的理论水平挺高,”吕清平笑着点点头,金乌的书记蓝伯平跟他不对眼,走了薛时风来了刘敏,反正县里还是那么一摊乱七八糟。

刘书记是脑门上刻着字儿的段氏嫡系人马,蓝伯平虽是章尧东的人,但是对这位书记也是敬而远之,轻易不肯得罪。

好在刘书记是女人,又是秘书出身,虽然她对权力的欲望大家都还不太清楚,但眼下做事也是中规中矩,常委会上偏吕县长一点,可是在大多时候,是个比较合适的骑墙派。

理论水平挺高?那就是没什么实事可抓了,陈太忠听得明白这话,不过这也是常情了,刚下去的副职,背后只是段卫华而不是章尧东,目前以“适应新环境”为名被架空一段时间,太正常了。

反正有段市长的照拂,等机会成熟的话,刘敏升正处应该不是什么问题,眼下在金乌县倒也无需计较太多。

事实上,在官场中,女性通常还是弱势一方,像吴言那种女强人少得可怜,刘敏分管的工作,估计也是很一般,总算是段卫华挺照顾自己的秘书,给争取了一个副书记而不是副县长,在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上都有一票呢。

陈太忠心里正在嘀咕这女性干部,然后他马上就接到了另一个女性干部的消息,陈洁一路赶到了凤凰,二话不说直奔凤凰科委,眼见电还没有供上,在科委的办公室里拍了桌子,“赵如山呢?让他过来亲自合闸!”

“文主任和赵局长,正在市政府招待所接受段市长的协调呢,”李健硬着头皮解释,却被陈洁冷冷地一眼打断了。

二十分钟内,参与协调的电业局和科委的领导统统赶到了科委,景静砾也跟着过来了,倒是段卫华来得比较晚一点,这个协调会,他只是磨磨蹭蹭地去赶了一个开头,就挺到了中午,下午的会他根本就没去参加。

“是科委的人不让我们合闸,”再说什么垂管,赵如山也不敢跟陈洁叫板,委委屈屈地解释,“他们还找了社会上的人,威胁恐吓我们的工作人员。”

“嗯?”陈洁眉头一皱,看一眼文海,心说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拉我们的闸拉习惯了,”张爱国很神奇地冒头出来,轻声嘀咕着,“这次不彻底解决,还指望《天南日报》回回帮我们说话?”

想想这家伙在供电所嚣张的态度,眼下却是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连科委的人心里都感叹:这家伙,不愧是陈主任的通讯员啊,两人真是绝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