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08章 上报吧

陈洁专门腾出时间接待了雷蕾和胡主任,细细地看了小姜的材料之后,又问起了两人这趟凤凰之行的见闻和感触,当然就听到了电业局的反应。

事实上,这么大的事情,陈省长在昨天晚些时候就收到了这个消息,不过她想坐看陈太忠会怎么处理,自己暂且先不表态,可是眼下两位记者又反应这个情况,她想不闻不问都不可能了。

于是,当着两人的面,她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得知他尚在素波,就要他马上来自己办公室。

陈太忠一来,听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说不得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看陈洁,“陈省长,胡主任说得不错,我们确实受到了打击报复,也不知道这件事,电业局夏局长知道不知道?”

“他不可能知道,”陈洁摇摇头,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凤凰的电业局和科委互掐,电业局是没理的一方。

这倒不是说陈省长护短护到不辨是非的程度,实在是,抛开助力车厂的因果不提,科委就算向电业局发难了,那针对的也是内网的电力工程,而不是大网的电力工程——内网的电力工程是由各个用户来选择的,是用户自己的事情,人家用户凭什么一定要用你电业局的施工队?

你能强行派出施工队,科委就不能强行检测了?无非是一件小小的扯皮的事情而已——你们私人的工程队赚那么多,分一点给科委就不行?

只是电业局的强势,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赵如山很蛮不讲理地就做出了决定,拉科委的闸,这可就是大事了——当然,雷蕾和胡主任都不会无聊到说电业局早期曾经遭遇停水什么的,她们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事,科委的人不会说,而电业局的人又不见她们。

所以,科委的人受了委屈,情况就能反应到陈洁这儿来,但是赵如山这么做,却是未必有胆子反应给夏言冰,他自己也知道不是很占理。

更重要的是,陈洁也知道夏言冰现在在琢磨什么,陈太忠身后有蒙艺,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夏言冰绝对不可能放任自己下面的人去跟小陈对掐,除非是他对那个副省长的位子死心了。

“那……我去跟夏局长反应一下?”陈太忠皱着眉头,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这么一来,哥们儿可是扯了陈洁的大旗去的,夏言冰啊夏言冰,不愁你不上套。

你的级别可是不够!陈洁瞥他一眼,不过她倒是挺欣赏小陈这种遇事不退缩的行为,下一刻,她陷入了沉思中。

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是挺棘手的,不出头肯定是不行,凤凰科委也算是她的地盘,又是正生鲜红火,她怎么能坐视别人欺负而不管?

可是,出头太狠了也不行,夏言冰的背景,陈洁也略知一二,她跟黄老也有联系,但是她自认自己同黄老的关系,比夏言冰差很多——我这么出头收拾赵如山,名不正言不顺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老夏会怎么看我?

尤为重要的是,她通过京里的关系,隐隐听说,这次夏言冰上位的可能性很大,差不多已经搞定了要空降下来的那位,这个时候的夏言冰绝对是个红眼赌徒,谁敢拦在他前面,怕是都要遭受激烈程度难以想像的对撼。

“这件事,怕是还要落在小胡你的身上,”陈洁考虑半天,还是选择了一条比较稳健的路子,她冲着胡主任笑一笑,“还有这个……小雷,你们把自己的见闻如实写上去就行了。”

啊?胡主任听得脸就是一白,这可不是个好差事,犹豫一下,还是果断地发话了,“陈省长,我有个建议,您看行不行……”

敢情,她是想在报道中,隐晦地提一下就够了,比如说“成长中的凤凰科委,有若火中涅槃的凤凰一般,在组织的关怀下快速成长,通过不断追求、提升自我的执着精神……”这话之后,就要感谢一下各单位的支持了。

当然,胡主任不可能去感谢电业局,所以接下来的话,就应该是这样,“……经过记者实地考察,发现凤凰科委在同当地各行局委办之间的配合,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说电业局、招商办……”

点招商办的话,那是正话反说,大家一了解,科委副主任陈太忠还是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呢,不过,《天南日报》的记者认为,关系还可以进一步上升——人家不满足于现状不行吗?

所以,招商办的名那是随便点,可是点电业局,那就是十足地上眼药了,整天抱着《天南日报》琢磨的人绝对不少,相信这消息能第一时间传到夏言冰耳中。

陈洁要的就是这个建议,她估计这两位也不敢把见闻直接写上去,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等着对方适当退缩而已,同时又当着陈太忠,显出了自己护短的决心,这也是领导的艺术不是?

而胡主任提出的方案,正合她的心意,分寸感把握得极好,不愧是省报出来的笔杆子,既点出了人,又不是那么直接。

所以,陈省长略略沉吟一下,就点了点头,“小胡这个建议,很有大局感,不错,非常不错。”

搁在平时,对这种正常的反应,她也不会这么不吝溢美之词的,副省是要有个副省的气度,但是眼下,陈太忠在场不是?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侧头看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小陈,你要多学一学胡主任这种厚重的行事风格,脾气不能太火爆了,你还年轻嘛,要是当时胡主任在你的位子上,肯定也不会弄到眼下这种程度。”

这话听起来是批评,但是浓浓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陈太忠很诚恳地点点头,一丝不苟地回答,“谢谢陈省长的批评和关心。”

批评在关心之前,意味着他意识到自己错了,这个态度是可取的。

不过,胡主任可是不能满足于陈洁随意的夸奖,就算那么写,她也是要承担风险的,说不得又怯生生地提出了要求,“陈省长,完稿之后,能不能请您批评指正一下?”

陈洁犹豫一下,干脆地点点头,这点担当她若是还没有,那这个副省长也是越做越回去了,我的科委是受了委屈的,“你不说我也要看呢,嗯,到时候我签字,你的稿子是不是会好过一点?”

“是啊,”胡主任笑着点点头,心里的石头终于彻底地放下,如此一来,不但稿子绝对过,副主编也不能说什么,“要是没您的批示,我这么写,稿子真的未必好过。”

“主要还是要宣传一下见义勇为的小姜,”陈洁随便挥挥手,免得这个小胡自作主张又做错什么。

“我们有凤凰科委的工作点评栏目呢,”胡主任笑着答她,这个栏目不但临时,还是不定期的,有相关领导的指示或者相关人等的感想什么的就写一点,没有就不写,就是配合宣传凤凰科委的意思,也证明大家都意识到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话的重要性,“明天发都可以,要不我现在出去给您打出来一份先?”

“是啊,还是快一点的好,我们科委,现在工作都陷入停顿了,晚上也冷得睡不着,”陈太忠在一边苦着脸,一副受了气的小媳妇的模样。

“你呀,是自作自受,”陈洁笑着指一指他,侧头看一下胡主任,“行,那你快去办吧,我还有个会,你写好了,在这儿等我就行了。”

“我再去看一看小姜,”陈太忠见状,也站起了身子,此时不表现何时表现?“陈省长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陈洁随意地摆一摆手,示意他出去,陈某人还没走出楼呢,脸上就挂起了笑容,哈,上报纸了,夏言冰这次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

哥们儿再呆两天吧,于是,他就改变了主意,看看明天的报纸出来之后,老夏有什么反应,也好决定下一步行止。

小姜的伤已经不碍事了,外伤主要是防破伤风,危险期已经过去,倒是那脑震荡的症状比较严重,还得静卧休息一段时间。

陈太忠答应了陈洁,那肯定也要来病房探视一下的,杨帆已经闻讯赶来,三人正在床边絮絮叨叨闲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高云风。

“太忠,我在那处这儿呢,晚上一起坐一坐吧?还可以叫上下关派出所的所长。”

得,又是人情啊,陈太忠叹口气,应允了,其实叫那下关派出所所长,也未免太抬举此人了,但是小姜的事情人家处理得干脆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他又怎么能拿架子?

事实上,下关的马所长也非常摆得正自己的位子,他早早地就在包间门口等上了,等陈太忠三人出现,笑着迎了过来,“陈主任、那处,哈,早听云风说起你们了,今天可算有幸见到了。”

陈太忠的厉害自不必说,只说那帕里省委综合处处长的身份,也当得起他在外面等候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