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07章 各执一词

陈洁是接了段卫华的电话之后,才打电话给陈太忠的,而眼下,雷蕾和胡主任正在她的办公室里呆着呢。

雷蕾和胡主任的凤凰之行收获了什么,那简直是毋庸置疑的,大市长段卫华已经安排了景静砾说电业局的小话,分管市长乔小树也打定主意要把电业局的事情好好说道说道了。

至于科委的人会怎么评价电业局,那还用问吗?这两天有弱冷空气南下,大家冻得都是吸溜吸溜的,科委已经订购了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现在设备正在路上。

胆上生毛的电动助力车厂的生产厂长李天锋更是毫不留情地指出,由于电业局人为地设置障碍,严重影响了助力车厂的施工进度。

原本,赵如山已经安排潘金祥尽快完成电力增容的施工了,可是由于跟科委越来越说不到一块儿去,赵局长又勒令停止施工,甚至要求相关工作票即时回收,省得有人迫于陈太忠的淫威,阳奉阴违偷偷地施工——理论上讲,没了电力工作票,安全就得不到保障。

反正都已经掐起来了,谁也不要给谁留面子了,赵如山横行凤凰这么多年,怎么能容忍一个小小的科委骑在“电老虎”的脖子上?

陈太忠的通讯员张爱国更是能吹,面对省报的两位记者,他义愤填膺地讲了陈主任是如何如何地忍辱负重,如何如何地再三相让,怎奈那电业局强势异常,一点大局都不顾,于是陈主任痛定思痛,认为科委有必要从产品质量的角度上监督一下电业局。

——这其实也是科委的好意,电业局失去了当地政府的监督,没准什么时候就办出糊涂事,有可能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构成威胁,大家也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情不是?

反正,话总是在人说的,张爱国也知道自己说得离谱,不过记者也是人,不是机器,自然也有自己的情绪,能煽动起来是再好不过的了——哪怕是俩小孩打架,总也要将责任多推到对方身上一些的吧?

当然,别的资料,胡主任和雷蕾也收集了一些,比如说那个见义勇为的小姜的家庭情况、成长经历什么的,可是她俩听到的最多的,还是对电业局的抱怨。

文海主任更是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们已经开过会了,统一了认识,哪怕受到再多的委屈,我们也要坚持自己的初衷,“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们不会被眼前的困难吓倒,没有一点破釜沉舟的勇气、敢于开创的决心,凤凰科委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咱们得采访一下电业局了,”胡主任做出了决定,“小雷,咱们是记者,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报道要做到公正、公平。”

雷蕾在胡主任手下干了多年,自然知道自家领导的习惯,欣然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两人一路赶到电业局。

门卫一听来的是《天南日报》的记者,热情之余也不乏警觉,“把你的记者证拿给我看一看……哦,雷蕾?这个名字我好像见过,请问您找赵局长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情,我们来凤凰,是采访凤凰科委来的,”雷蕾是笑着回答的,不过这回答,却是夹带了相当多的私货,“你们断了凤凰科委的电,听说是赵局长主张的,就过来问一问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胡主任在一边冷眼旁观,并不出声,每个人都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她虽然是建议来凤凰电业局采访,可也不是坏事的意思,是的,她只是想把程序走到,带给大家、带给报社领导一个公平公正的印象。

甚至,她都非常清楚,小雷对陈太忠抱有相当的好感,这并不仅仅因为,陈太忠是雷蕾的采访资源,换了是她自己,只冲着小陈能为了替自己解围,就当街痛殴破落户管志军,她也愿意替小陈担一点干系。

记者也是人,这话一点都没错,所以,对雷蕾这种诱导性极强的回答,胡主任选择了默不作声——若是雷蕾不肯这么做,她反倒是要纳闷了。

果不其然,门卫一听这话就呆住了,好半天才仓皇地回答,“好像赵局长出去了,你等一下,我联系找人一下他啊。”

接下来的结果,那也很好猜了,知道外面的俩记者是找碴来的,赵如山的反应可想而知,没错,省报是很牛,但是若是来意不善,搁在赵局长这种实力派眼里,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中视一套《今日焦点》栏目的记者下去还被人打过呢。

“赵局长说他不在,”门卫直接挡驾,说完这话,似是觉得有点语病,又解释一下,“嗯,他这两天一直在工地上忙。”

“哪个工地?”胡主任当然要这么问一声。

“我也不知道,”门卫的回答也中规中矩,当然,些许的愤懑也是遮掩不住的,“你们不要听科委那帮人胡说,明明是他们找茬儿,还敢赖到我们电业局?”

“哦?他们找你们什么茬儿了?”雷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们……”门卫张嘴就待发话,只是想到传说中陈太忠的可怕,这舌头就未免有点僵直,好半天才哼一声,“算了,我只是一个看门的,你们也别为难我,行了,领导不在,你们先回吧。”

“那总有领导在的吧?”胡主任一听就觉得有点意思了,她不知道采访过多少人了,自是知道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一方群情激奋而另一方领导不在,就多半意味着猫腻。

其他领导当然也不在,直到最后,才出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之类的人物,开口就是说科委欺人太甚,“国家哪一条政策法规说了,地方科委有检查地方电业局设备的权利?欺人太甚!”

“可是科委的人说,国家也没有政策法规规定,电路施工不由电业局负责,就不许挂电网的吧?”雷蕾的嘴皮子,还是相当地快的,“而且增容审批,听说你们也有意卡着?”

“审批不得要一个过程吗?”那位脸一绷,厉声发话了,“这个同志,你既然是带有色眼镜来采访的,我就不打算跟你多说了,电力是关系民计民生的国家战略性物资,是接受垂直管理的,你这省报记者的屁股,坐到什么位置去了?”

“我一直坐在中间,我坐在公正的位置上!”雷蕾有点暴走的架势了,她虽说吃过闭门羹,但是在下面地市采访,还很少遇到这么硬的刺头,没错,她这次屁股坐得有点歪,但人家科委也是有足够的理由的,情理之中照拂一二,又怎么能说是错了?而对方的话,还不是一样强词夺理?什么叫“审批要个过程”——过程拖沓到大家都不能容忍的地步吗?

这位更是痛快,见状转身就走了,“我不跟你们废话,反正我们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电业局遵守的是各项国家法律法规所规定的条款,而不是什么地方机构拍脑门的想法。”

于是,采访不得不中断。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凤凰电业局当然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胡主任和雷蕾还在路上,就接到了报社某个副总编的电话,“你们采访凤凰科委就采访吧,牵扯什么电业局?这是谁的主意?”

胡主任一时有点语结,倒是雷蕾在一边听到了,马上回答,“胡主任,这是陈省长示意抓的典型,而且现在科委的电还断着呢。”

她这原本是想着先蒙混过关,反正以陈太忠的能量,找个人来暗示这个副总编一下总不是什么难事,总不能眼下让自家的领导难做不是?

胡主任下意识地就将这话回答了过去,副总编一听是陈洁的意思,口风立马转变,“哦,原来是有省领导安排,这种事情有点敏感,要是能有领导批示就更好了。”

“竞争无处不在啊!”挂了电话之后,胡主任感触颇深地叹一口气,“各方都有各方的手段,想办点事还真的是不容易……”

说到这里,她猛地想到了什么,侧头看一下雷蕾,“蕾,你说这个陈省长……到时候会不会帮咱们说话?”

雷蕾想了一下,拨通陈太忠的手机,要到了陈洁的联系方式,不过她没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当着自家领导,她是要避嫌的,而且做记者的也习惯了乱闯,并不需要别人帮忙打招呼。

不过这次闯的是省长的门儿,该注意的需要注意一下而已。

陈洁接到雷蕾的电话之后,也是微微地惊讶了一下,不过听说这次省报的记者下去,收集了一些小姜的材料,于是沉吟一下,“那你下午一上班的时候过来吧。”

雷蕾没想到省长的门儿这么好进,放下电话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呵呵,胡主任,下午咱们一起去吧,没想到陈省长这么平易近人。”

“那是你手里有她想要的东西,”胡主任微微一笑,和蔼地看着自己的下属,说出了一句让陈太忠咬牙切齿的话,“那个小陈,好像气运挺旺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