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04章 踩错脚

陈洁引见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给陈太忠,当然也是有缘故的,李主任想让陈太忠去地北省做个报告,主题就是在新的历史时期,怎样更好地发挥科委的作用。

省科委不能直接对市科委,但是邀请模范人物前来做交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说陈太忠要借给陈省长的三千万,那就是小事一桩了,当着关正实的面,陈洁很随意地挥一挥手,“你直接跟省科委沟通吧,关主任还是很欣赏你的。”

做为领导,她要的就是这么个尊重,而且并不忌惮指出两人的关系——每个领导都有不同的工作风格,陈洁就喜欢这么做,带点家长作风的同时,还要强调上下级关系,顺便又将人情卖了出去。

当然,钱到了省科委她也可以示意如何处置,不过那就不是陈太忠要操心的事情了:你借得走还得回来就行了,我管那么多做什么?

所以晚上的宴会,就是五个人,陈洁和她的秘书,以及李主任、关主任和陈太忠,酒桌上说着说着,陈省长想起一桩事情,“小陈,我听说最近你想把电业局的设备检测抓过来?”

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陈太忠放下筷子,琢磨一下才做出了回答,“我觉得科委的职能还是有点少,像电力系统这种单位,因为其垄断的地位,缺乏有效的监管,所以就想尝试一下。”

“电力口的事情,你也敢插手?”关正实讶然失声,“太忠,咱做事要一步一步地来,不能想着一口气吃个胖子,这需要一个过程。”

“要什么过程?”陈洁白他一眼,其实小关的话,正是她想说的,可是,这是属于她的台词,既然被人抢了,她就要表现出些不一样出来,“据我了解,是电业局先找科委的事,而且小陈说得没错,电业局确实缺少必要的监管。”

事实上,关正实早就从凤凰科委其他人那里得了消息,他也算死陈洁的反应了,要是没人说话,陈省长一定会表现出她良好的大局感,示意陈太忠以大局为重——虽然她心里肯定也不会舒服了。

可是,要是有人觉得,科委天生就该让着电业局,陈省长绝对不会答应,电业局是牛,但是你敢欺负我的科委,那可是不行!

眼下陈洁的反应,正在关正实的算计之内,他“赧然”地点点头,酒桌上众目睽睽的,又不敢使眼色,只能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踩了陈太忠一脚:太忠,我这可是在帮你呢。

谁想,他这一脚踩得稍微歪了一点点,除了陈太忠之外,他还碰到了一只脚,不过脚的主人秘书小谢不动声色,只是在五六分钟之后,才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

关正实心里就是一声长叹,心说自己还是不够稳重啊,抽个时间看陈太忠一眼就足矣了,结果一心想着暗示,却是不小心被人拿了把柄,你看,就连小谢这种娇滴滴的小姑娘,也知道沉住气,隔好一阵才看自己一眼。

当然,小谢秘书这么做,大抵还是出自女人天生的谨慎,她又是陈洁的秘书,怎么敢随便张扬?而且她要暗示的对象,又是关主任这种久在官场的老人,而不是陈太忠这样的年轻新贵,再谨慎也不怕对方发现不了意会不到。

不过,关主任懊悔一阵之后,细细想想,觉得这也未必是什么要紧事,既然小谢这么谨慎,没准还是什么好事——秘书迟早都是要放单飞的,不是吗?

让人好笑的是,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在一边帮腔,“这个电业局被人叫电老虎,确实是有点强势,地方上适当加以约束,我觉得这是应该的。”

所以这个饭局,陈太忠吃得还是相当开心的,电业局的事情能把陈洁牵扯进来,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此一来,凤凰科委就能将自身是“部里树立的典型”的身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他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凤凰电业局扛得住——如此一来,战火应当可以引到省局了吧?

晚餐结束之后,大家就是各走各的了,陈洁是女省长,肯定不会拉着大家找地方嗨皮去,倒是不忘叮咛两句,“小陈,你要多关心一下小姜的病情。”

这就是女性领导本身的细腻了,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也拍一拍陈太忠的肩膀,“小陈主任,尽快抽时间出来,我们地北省可是望眼欲穿的哦。”

关正实则是淡淡地看着大家,不过小谢心里明白关主任估计有点紧张,说不得又看他一眼,还是没什么表情。

不过,有这一眼就够了,关正实心里马上就踏实了下来,错非必要,这种情况下小谢不可能再看自己了,再看的意思就是暗指你不用操心——她若真想向陈洁说小话,眼下的这一眼就不无挑衅的意思,那样的结果是狠狠地得罪关主任。

等大家各自离去,关主任心说昨天不能坐一坐,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总是可以了吧?谁想陈太忠不好意思地挠一挠头,“还要去文峰路一趟,约好的。”

省委大院就在文峰路,关正实当然知道这个,错愕一下才点点头,笑着推他一把,“早就知道你这家伙忙,没想到你能忙成这个样子。”

陈太忠进了十四号院的时候,难得地蒙艺和尚彩霞在客厅里坐着,两人也不怎么说话,蒙书记在喝茶看报,尚彩霞却是在看电视《还珠格格》。

见到陈太忠进来,蒙书记这次再没有搞什么“学习时间”,点点头,径直站起身向书房走去,“小陈你跟我过来。”

听陈太忠说起最近的事情,蒙老板见他一时有说不完的架势,居然喊了一声,“勤勤,小陈来了,你也不帮着泡杯茶?”

这可就是难得的礼遇了,在省委书记家,享用书记千金亲手泡的茶,估计一般的正厅干部也不敢这么指望——蒙老板的保姆给你泡茶就算很给面子了。

听陈太忠絮絮叨叨地说完这些事,蒙艺点点头,“很好,为农民减负,是该常抓不懈,但是只把目光停留在减负上也不好,还要努力提高农民的收入,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那省里再给点星火计划的资金吧,”陈太忠听着就笑了。

“你那儿钱那么多,还找我要?”蒙艺看他一眼,“钱多得都拿到省投资公司了。”

“那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嘛,没有多余的,”对他,陈太忠可是没有一般人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当然就要辩解一下,“引资和拨款不一样,星火计划现在只有七十万的资金,这还是别的口儿上借出来的。”

蒙艺又沉吟不语,事实上,他已经准备好给凤凰拨一点款子了,道理在那里摆着,陈太忠要为农民减负,可是毕竟是跟电业局呛起来了,难免让有些人觉得,是得了他的授意剑指电业局,万一传到黄老耳朵里,也是麻烦。

那么,再给凤凰科委拨一点星火计划的钱,那就说明陈某人是真的为农民着想,别人就算想歪嘴,总是要顾忌点现实不是?

但是,他打算给钱了,却是不想让陈太忠拿得太过轻松,毕竟这小子跟黄老家关系也好,人又年轻性子没定下来,让他觉得这是辛辛苦苦争取来的才好。

“好了,先不说这个,你怎么想起来要检测电力局的设备了?”蒙艺岔开了话题,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点猜测,这小子或者是从自己女儿口中得知了什么,才做出如此的举动的,但是他需要证实。

“他们欺负人嘛,欺负到科委头上,那不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不就是不给您面子?”陈太忠回答得异常干脆,“所以,我打算好好收拾他一下,最好能引出来夏言冰。”

“你倒是会说啊,”蒙艺被说得哭笑不得,他可是很久没听说什么不给谁面子之类村俗的话了,一时间他居然又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告诉你,夏言冰跟黄老关系很好,是你惹不起的。”

“我跟黄汉祥也不错啊,”陈太忠摇摇头,“而且,我听蒙勤勤说了,老夏跟您有过不愉快,那就好好地恶心他一下。”

听到这话,蒙艺的心算彻底地放下了,敢情这小子还是很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的,“老夏也是你叫的?哼,算了,懒得理你……记着啊,这是你个人的行为,没有我的授意。”

我这可算是帮你呢,你居然想撇清?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恼火了,有心说那我就跟电业局和解吧,可是羞刀难入鞘,就算为他自己的面子,这件事也得办下去了。

“那就跟您无关好了,”他冷冷地回答一句,“不过,还有点事情,想麻烦蒙书记一下。”

小子你脾气挺大啊,居然敢给我甩脸子?蒙艺看得就想笑,这一刻,他是真的明白,小陈确实是想帮自己办事的,自己的回答,怕是伤了小家伙的心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儿得出的结论,知道我现在很想收拾夏言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