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303章 蓄势

既然雷蕾愿意出面,陈太忠当然就放心不少,下面的地市机关对省党报的忌惮,还要超过省电视台,随便想一想就知道了,省党报可是只对省委宣教部负责,省广电局根本无权干涉。

当然,只指望雷蕾和胡主任,那也是不现实的,客观地来讲,党报记者的职责是对事件进行公正、客观的报道,而不是伸手干预事态的发展。

那么,在凤凰当地找个够份量的人出来从中斡旋,就是很重要的了,遗憾的是,陈太忠知道,章尧东绝对不会露头,因为那样就太惹眼了,章书记和夏言冰是竞争对手,很容易让人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联想。

当然,章尧东不可能一直不露头,但是眼下时机远未成熟,他肯定不会提前发作引起别人的关注,图穷匕见一击毙命才是副省级的斗争原则。

章书记不露头,那就表明市委不可能参与此事了,而段卫华那老滑头,虽然很想惦记一下市委书记的位子,可是指望他为章尧东火中取栗,估计也是不现实的。

——搁在别的时候,段市长或者能抛弃成见,帮着推章尧东一把,但是眼下的局势实在是太混沌了,牵扯也太广了,这时候段卫华还敢伸手的话,那也就太不成熟了。

章尧东铁定不会出头,段卫华就算出头也不会很有力度,而秦连成出头又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不过还好,市里不是还有个分管科委的副市长乔小树吗?

这个时候,乔市长没背景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他原是吉系人物,可是吉系类似于清流,只能说是一群高雅的人的集合,玩的主要是名声,说是派系还有点过了,对别人构不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因为凤凰科委的崛起,乔小树在积极地向章尧东靠拢,但是眼下的他连章系外围成员都算不上,而且又非市委常委在市里没什么影响力,别人怎么会在意他呢?

正是因为没人在意,乔市长又分管科委,所以出头是最方便的。

遗憾的是,乔小树的胆子比较小也没什么担待,未必就愿意硬扛赵如山,说实话,电老虎这外号,真的不是白叫的。

还好,陈太忠将自己这个分管领导的脾气已经算死了,少不得给乔市长打个电话,说一说昨天小姜的事情,不但公交公司很感激,又暗示陈省长很关注此事——咱们市里,是不是该竖个精神文明建设的标兵啊?

乔市长本是文化人,对这种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事情,一向很感兴趣,陈太忠又说省报记者要下去,您该详细了解一下小姜的资料,小树市长您谈得越多,就是对凤凰科委的了解越深,了解越深,那就是支持力度越大啊——时机合适的话,做个人物专访也正常吧?

对陈太忠这建议,乔小树真的太满意了,所以,说起电业局这档子事儿,他马上就表态了,“这件事我知道,要是市里没不同的意见,我就打算找赵如山说一说。”

乔小树你怎么就这么笨呢?陈太忠咳嗽一声,“小树市长,凤凰科委是上了中视一套和《曙光日报》的,电业局这么刁难,市里不会有不同意见了吧?”

“你确定吗?”得,这么村俗的问题,小树市长都问出来了,也真难为他了。

“您要嫌麻烦,那就不说这件事了,”陈太忠早就算好了他的心态,眼见他还这么唧唧歪歪,心里也腻歪,“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电业局对科委的支持力度不够,就算真的线路有问题,保持现有线路运行的同时,也可以另行铺设新线路,到时候一挂负载就行了。”

乔小树这下总算听明白了,“哦,他们既然是有意刁难,那我会向市里和省报记者反应的,”他这么说,还是不想直接正面对上赵如山,不过倒是正遂了陈太忠的意。

搁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琢磨一下,又给张爱国回个电话,大概意思就是说,等《天南日报》的人到了之后,你给我加油添醋地说一说电业局的坏话,有人不爽的话,打我的旗号好了。

他是生恐乔小树等人坏话说得不够彻底。

然而,他并不知道,段卫华已经开始在头大了,碧涛焦油厂昨天已经跑到这里告状了,说是电业局的施工队不肯让科委检查设备,导致二期工程停工。

当然,邢建中不会说这件事是科委的问题还是电业局的问题,他只是强调,做为投资商,他想让工程尽快复工,那个啥,市政府能不能帮着协调一下啊?

段市长当然知道碧涛就是陈太忠一手引进的,而且邢总也说了,一期工程中的线路毛病多多,敷设得实在不怎么理想,所以他个人认为,让科委插一下手也未尝不可。

仅仅是邢建中的反应的话,那还不算什么,投资落地那就是待宰的羔羊了,遗憾的是,这只羔羊不是那么好宰的,头上长着角呢,昨天下午张智慧就死皮赖脸地蹭到了段卫华办公室,要拨款的同时,有意无意地说一下,那个碧涛的大股东荆紫菱,好像跟唐姐关系挺不错的。

由此可见,张总这种干脏活的也是官场中必不可少的,不过他的级别比小董高一点,大家混迹在不同的层面。

这可是让段卫华坐蜡了,唐亦萱此人超然于凤凰市的官场之外,虽然秦小方如此强势跟她不无关系,但是她很少干涉凤凰的事情——不过是姓秦的那家伙太会扯大旗做幌子就是了。

像他段系的陈太忠,可不也跟唐姐关系不错?人家唐亦萱很少主动跟官场中的人交往,而且交往的时候并不挑阵营。

但是毫无疑问,唐亦萱是跟蒙艺说得上话的,他要是对碧涛的事情不闻不问,只要碧涛按着程序将事情报上去,没多有少,段市长起码要吃点排头。

段卫华很想坐看科委和电业局的龙争虎斗,再观察一下背后章尧东和夏言冰的磨刀霍霍,可是到了眼下,他却是不得不考虑动一动了,这已经不是为章尧东火中取栗的事情了,而是说章尧东万一真的升上去的话,他有这么个小小的污点,一旦被人无限放大,那个市委书记的位子就未必属于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段卫华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姓陈的这厮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说省报的记者要下去采访了,向领导汇报一下,见不见那就是领导的事儿了。

段市长对小陈汇报得这么勤,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陈太忠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居然说了一句,“听说我们科委停电了,天气挺冷的,请卫华市长方便的时候关心一下……”

搁下电话之后,段卫华第一个印象就是:难道说,是蒙艺对夏言冰不满意了?

当然,他的猜测无限接近于事实,然而事已至此,段卫华再也没什么转寰的余地了,心说算了,我还是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算计,尽我一个市长该尽的职责好了,做得中规中矩的话,谁也不能说我什么。

该尽的职责是什么?那就是过问此事,不过要适可而止,于是下一刻他招呼来景静砾,如此这番地交待一遍,最后兀自不忘叮咛一下,“要以协调为主。”

不多时,景秘书长悻悻地回转,很显然,他的协调失败了。

电业局是垂管单位,赵如山面对市政府秘书长的协调,并不是特别的在意,就是一口咬定,说是那里线路的检修是必须的——有本事你咬我?

等景静砾问到这个检修需要几天的时候,赵局长不阴不阳地发话了,“那可说不准,没准科委的人兴趣一来,还要检测我们检修线路的设备呢……”

“老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他们招惹我在先,谁听说过科委检查电业局的设备?那是啪啪地打我的脸呢,你要是能让他们放弃对我们电业局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什么都好说。”

什么狗屁的招惹你在先?还不是你先刁难人家的助力车厂了?景静砾心知肚明,可是赵如山的理虽然歪,但也不是完全讲不通——强势的部门之间掐架多半是如此,各有各的理。

“赵如山实在是有点狂妄了,”段卫华听了景静砾的汇报,冷冷地一笑,“小景,一会儿有天南日报的人来采访市科委,你去配合一下,顺便提一提这件事。”

胡主任和雷蕾是中午到的,乔小树设宴款待,陪客有科委的主任文海和戏曼丽,戏主任此来纯粹是因为她是女性的缘故,来的两位都是女士,凤凰这边总不能清一色的秃头吧?

同样也是中午,陈太忠和蒙勤勤坐在一起吃饭,他将最近的动向讲了一讲,“……现在我跟凤凰的电业局掐起来了,问题不大吧?”

“应该问题不大,”蒙勤勤知道老爹不待见夏言冰,不过这次的副省之争,蒙艺对她从不吐口风,所以她也不知道,这是陈太忠帮了蒙艺的忙,反正她能确定,按常情讲老爹只会高兴。

下午上班后不久,蒙勤勤又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我问了,我爸说,晚上你要是有空,可以来家里坐一坐。”

“晚上我要陪陈省长和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长叹,“等吃晚饭吧,行不行?”

这当然没什么行不行的,无非就是在不在十四号院混饭与否的问题,蒙艺听了这话,都不禁摇摇头,“这家伙真是能混,现在跟陈洁又搞到一块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