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9章 都有难处

就在陈太忠替自己人出气的时候,陈洁得了关正实的汇报,说是凤凰的小陈来了,想拜望一下陈省长,顺便再谈谈借给省科委三千万资金的事情。

其实陈省长手里,已经不是很缺钱了,这次部里考察凤凰科委,带给她的收获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节目上了中视一套之后,杜老板在省长办公会上,足足表扬了陈洁和凤凰科委十分钟。

那么,借着这个机会,陈省长就提出想在省科委也这么搞,这个建议当然被通过了,不过常务副省长范晓军吞吞吐吐地表示财政上钱不多了,杜毅见状,马上就有点不满意了,“你不是还有省长专项资金吗?”

这个省长专项资金,各个省长手里都有,无非是多少不同而已,万一分管的口上有什么不时之需,就可以拿出来使用,说穿了就是省长们名正言顺的小金库,只要有名头,随便怎么花。

范省长分管财政的,手里的专项基金比别的副省长要多一点。

“那我努力协调出点钱来,”范晓军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大不以为然,陈洁还有专项资金呢,为什么不动她的,倒是要动我的?

不过从这个话里,也可以听出杜毅对科委的支持力度了,杜老板把心思都动到别人的小金库上了,这要是不叫支持,什么才叫支持?

倒是陈洁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解释一句,“我的账面就剩下一点钱了,不过今年两百所希望小学的任务也提前完成了。”

按说,她实在没必要解释自己的账面上还有多少钱,这种事拿到省长办公会上来说,很没有意思,不过,既然是杜老板先提出了小金库,又涉及到二老板范晓军,陈洁不解释一下,让范省长有了想法就不好了。

同样是副省长,范晓军的名称前面加了常务俩字儿,那差别可是大了,一个是省委常委一个不是,杜省长一旦有事离开天南,主持省政府工作的可就是常务,所以,她一点都不想招惹他。

“今年也快过去了,范副省长你拨个四五千万就行了,”杜毅淡淡地发话了,他是个比较古板的人,副省长和省长的区别、副局长和局长的区别,他非常在意,称呼上也绝对一丝不苟,别人在他面前说话,绝对不敢按惯例省略了那个“副”字。

范省长和杜省长不对付,路人皆知,不过这也正常,就像党政一把手绝对不可能和谐到水乳交加一般,常务副和正职也是如此,这是常态了——除非那省长是异常强势的。

总之,会后陈洁和范晓军碰了一碰,范省长也痛快,我给你两千万,随便你怎么花,不过今年的省长办公会上,我是不想再听到什么省科委之类的狗屁倒灶的事儿了。

两千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陈洁是个普通的副省长,她的省长专项资金一年也不过才两千万,还要用在各个口上,日子过得也着实艰难,天南省一百多个县区呢,教科文卫哪个口不是嗷嗷待哺的?

最关键的是,这钱是不用还的,相较而言,凤凰科委陈太忠的钱要还,还要带利息,哪笔钱好拿哪笔钱不好拿,那是一目了然的。

所以,对陈太忠这笔钱,陈洁就不如以前一样地重视了,不过,不管重视不重视,总是没人嫌钱烧手,这个消息还是让她比较开心。

小陈这家伙还不错,没有直接找上来,而是规规矩矩地按程序来的,当然,这里面必定有关正实的想法,毕竟规规矩矩找上来的话,小关也就没机会做点什么了。

“你明天下午和他过来吧,”陈省长犹豫一下回答他,她这么安排也是有其用心的,“地北省科委李主任明天要来,可以交流一下经验。”

交流经验?关正实听得就想笑,这个交流现在可算是香饽饽了,为陈省长加了不少面子分,省科委其他的主任根本插不上手,这倒不止是因为她主持科委的工作,实在是其他的主任都跟陈太忠不对眼。

前一阵,也有人想找陈太忠缓和一下关系,不过那时小陈已经出国了,现在整个科委,也就是他关正实跟陈太忠有着非常好的私交,这一点实在让别人眼红不已,总算还好,他们并不知道他跟小陈弄到了几千万,要不然陈洁那里听到的有关关主任的小话会更多。

陈太忠接到陈省长明天会见自己的消息的时候,正在省投资公司综合办公室聊天,由于有蒙艺的招呼,投资公司的分管副总周强直接将综合办的主任喊了过来,“有领导指示,陈主任要往这儿寄存一笔钱,你给帮着办一下。”

省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是省计委主任刘晓波兼任的,不过刘晓波很少来投资公司,主要负责的是体改委主任周强和省政府一个副秘书长,然而,对周主任来说,这个投资公司他用不动,天南省的这个投资公司稳固有余创新不足,有什么投资,根本不是单纯的投资公司能做了主的。

所以,他对陈太忠的态度挺客气,但是骨子里却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来借钱的他见得多了,来存钱的却是少见,而此人又是蒙老板的关系,他不想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情。

不过,综合办的李主任对陈太忠挺热情,在办公室里对他嘘寒问暖,陈太忠见惯了别人的巴结,倒也不以为意。

果不其然,聊了没几句之后,李主任就开始拐弯抹角地打听这钱是怎么回事,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的纳闷,按说这也是不小的衙门了,此人也是三十开外近四十岁的人了,连这点忌讳都不知道?

不过,他也不怕将这钱的原委告知对方,“这是凤凰招商办招来的外资,今年市里的任务完成了,先存这儿,明年开春提走。”

这个理由,让李主任听得很是咋舌,这钱放哪儿不是个放,非要放到省里来?本来是私下的事儿,有你这么高调做的吗?

可是仔细琢磨一下,这理由似乎也能成立,这年头真正骗人的,都是用合情合理的理由,而不是这种乍一听非常离谱的借口。

算了,我管他那么多呢,上面有领导扛着呢,我不过就是个办事的,李主任暗暗将疑惑驱出了脑海,他对陈太忠这么客气,实在是针对此人背后“省里领导”四个字。

这个副主任是如此地年轻,这才是他贸然发话的缘故,年轻人总是心性不稳的,果不其然,陈主任对他的问题也是很客气地做出了回答——换给个年纪大点的,直接说一句“我也不知道”,他总不能因此生气吧?

“既然来了,不请我吃顿饭?”李主任笑嘻嘻地伸出了橄榄枝,“有合作就是兄弟单位了嘛。”

“那没问题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刚要说点别的,就接到了关正实的电话,“太忠,明天下午陈省长有时间,晚上可能还要吃饭……今天你总没事了吧?咱几个先一起坐坐吧。”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冲着李主任无奈地笑一笑,“看来得改天了,我的领导发话了,要晚上跟我一起坐坐。”

“你的领导?”李主任觉得有点纳闷,他一直以为,陈太忠是凤凰招商办的,你的领导怎么可能在素波跟你坐坐?“省招商办跟你没统属关系吧?”

“省科委的,”陈太忠也不想招惹眼前这位主任,毕竟到时候提钱的话,还要人家配合的,“我在凤凰科委兼着差事呢。”

“凤凰科委?”李主任笑着点点头,心说这还差不多,不过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身子一抖,惊讶地看着陈太忠,“你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

“就是我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禁不住生出一点小小的自得来,哥们儿这名声现在很响了啊。

“啧啧,也不知道早说,”李主任咂咂嘴巴看着他,颇有点不满意的样子,“早说我今天就把事情给你办了,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没事,不着急,”陈太忠笑着摇头。

“这个协议我来出吧,至于利息……在银行贷款的利率上再上浮百分之二十,可以吧?”李主任脸上笑眯眯的,“不过,晚上你得请客。”

事实上,李主任连百分之十的权力都没有,但是他很清楚“凤凰科委陈主任”这七个字意味这什么,这是大能啊,关于陈主任背后的靠山,更是众说纷纭。

反正,他相信,若是周强知道来存钱的是此人,绝对会答应这个百分之二十的,以前蔡莉的儿子郭明辉过来借钱,还的时候连利息都不算,可就那么个人物,直接让眼前这个小陈撵出天南去了,谁经得住这种人的折腾?

就算周主任有意见,他也可以将这个百分之二十的要求推到陈太忠身上,是的,他真的很希望能跟小陈搭上关系。

天南省投资公司,听起来很气派,工资和福利什么也是一等一的,但是这儿就是个养老的地方,公司里钱不少,但是由不得大家做主,李主任还年轻,也有上进心不是?

可是陈太忠登时就有点为难了,哥们儿晚上还要去处分那些贼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