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6章 期限十天

荆紫菱听陈太忠说了原委之后,犹豫一下发话了,“既然蒙艺可能有意对付夏言冰,为什么不直接收集他的贪污受贿的证据,而要让你这么搞呢?”

谁知道呢?陈太忠刚要这么答她,猛地脑中灵光一闪,“现在夏言冰蹦的这么欢,要是真的正式查他,别人肯定会想,这是有人故意陷害的吧?搁在平时也就算了,眼下这么做,刁难的痕迹太明显,不但太容易得罪人了,也容易弄巧成拙,而且,这手段有点低下,不合老蒙的身份吧?”

蒙艺和黄老不合的因果,陈太忠并没有告诉她,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一点,如非必要,还是不要到处嚷嚷了吧?

可是荆紫菱又岂是那么好糊弄的?她略一琢磨,就反应了过来,“敢情,蒙艺不想让这个电业局长当副省长啊?那我的碧涛,能不能找找凤凰电业局的麻烦呢?这也算配合你工作了。”

不要了吧?陈太忠刚想拒绝,却见天才美少女眼中冒着兴奋的光芒,略略犹豫一下,才发话了,“你打算怎么找电业局的麻烦?”

“他们施工本来就不是很规范嘛,”别说,荆紫菱脑子里还真装着点东西,而且虽然不在凤凰,但是对碧涛的现状也很清楚,“虽然地埋出口、直瓶绕线都很规范,可是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毛病很多,经常有大量的不规范施工。”

这倒也是惯例了,电业局的这些施工队在人能看得到的地方,做得确实相当不错,相关的设施一点都不缺,施工工艺也没问题,那是在向用户现实:你看,我们这正规的就是正规的,虽然收费高一点,但是绝对比那些野鸡班子的施工队强太多了。

相对多收取出来的费用,这点小小的设备钱和人工费实在不值得一提,用来彰显正牌的施工队很划算。

但是在那些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说窨井、地沟,那就没必要那么认真了,谁会钻到下面看呢?荆紫菱也是听说,一期工程的时候,那些施工队干的活,邢建中又特意找了电工去返工。

“这个嘛……”陈太忠犹豫一下,摇摇头,“算了,你们的生产也离不开电业局的支持,我对付他们就行了,你还是不用出面了。”

“我当然不出面,但是可以让别人帮我出面啊,”荆紫菱笑吟吟地看着他,“比如说朱月华啦,唐亦萱啦什么的……”

招商办业务二科朱月华的老公在碧涛任会计,而唐亦萱又跟她交好,所以她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阵苦笑,看她跃跃欲试的样子,也知道劝说无用,好半天才点点头,“那这样好了,你真想搞的话,那就小心一点,别让人猜出是你或者邢建中授意的,官场里有些人吃了你的亏,恨不得记大半辈子。”

说到这里,他就下意识地想到了老那书记和李毅光的恩怨,那可不就是典型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陈太忠脑中隐隐闪过一丝灵感,可是再去用心捕捉的时候,却已不见了踪迹。

他正苦苦琢磨呢,只听得荆紫菱讶然发问,“不至于吧?他们做得不好,碧涛反应一下情况,他们就能记恨大半辈子?心眼这么小的人,怎么当官啊?”

“记你半辈子是必须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懂了吧?告诉你,你敢挑衅电业局的权威,那就是刺儿头,不收拾你收拾谁,而且还要一路收拾下去,杀鸡给猴看,省得别人再生出异心来。”

他这话确实是实情,但是也不免带了几分恐吓之意,谁想荆紫菱脑瓜不是一般地聪明,马上就品出了味道,笑着答他,“对别人,他们也许是这样,对碧涛,怕是他们还没那个胆子吧?”

“唉,不跟你说了,”陈太忠转身就走,心说这小丫头不好蒙呢,不过她这么不管不顾地掺乎进来,好是不好呢?

这件事,似乎有失控的危险啊……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却是自来水公司的老总刘彬打过来的,“是科委陈主任吧?我是刘彬啊,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秦小方应允了赵如山之后,本待直接联系一下刘彬的,想一想这么做还不妥,少不得先打个电话给市政府秘书长景静砾,自来水公司是市里的企业,虽然也接受水利局的部分管理,但是打招呼还是找市里妥一点。

做为段卫华手下的大将,景静砾哪里会搭理秦书记?嗯嗯啊啊地应付了几句挂了电话,又跟段市长请示一下,于是一个电话打给刘彬,“刘经理,电业局的供水管道……你们必须尽快修复啊,人家把状都告到我这儿了,你知道不知道搞得我很被动?”

“这个……”刘彬有点傻眼,他可是从没想到景静砾会这么声色俱厉地呵斥自己,刚要开口辩解,谁想景秘书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不要这个那个的,我不听你的解释,我看的是结果,必须尽快修复,十天之内……必须搞好。”

“十……十天?”刘彬听得登时傻眼,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是自来水供水啊,别说停十天,就是停五天,怕是电业局的人也打上门来了。

“嗯,十天,”景秘书长的语气有一点点缓和,换了一种语重心长的口气来说,“我知道同志们工作很辛苦,但是十天之内必须接通,这是个态度问题,哪怕是短暂接通一阵……起码证明你们努力了嘛,不要让我太为难啊。”

刘彬就算脑瓜再不够用,也听出景静砾是什么意思了,只要第十天能接通,我根本不管你前九天,然后你第十一天再断,我也不会说你。

跟着陈太忠办事,果然痛快啊,虽然是被景静砾训了一顿,可刘总心里这份熨帖,简直不用说了,不过,他心里还是存了点疑虑:难道说景秘书长也看着赵如山不顺眼?

这可是他想歪了,拿主意的根本就不是景静砾,依着景秘书长的本意,这个电话都不用打的,等秦小方再问起来——呀,政府工作太多,我忘记了,啧啧,瞧我这脑子。

可是段卫华一听这件事,琢磨一下,就吩咐景静砾暗示一下刘彬,能拖多久算多久,“这个赵如山也太不成样子了,小陈这么做,没准是接受了什么信号。”

其实他的吩咐跟信号什么的无关,陈太忠现在是他自己的人了,有什么行动他当然要出面维护。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此事若是搞大,没准就引出夏言冰来了,若是夏局长跟陈太忠真的对掐起来,还怕蒙艺不肯出头吗?

蒙艺一出头,夏言冰那边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章尧东绝对不是善碴,这样借力发力的好机会又怎么可能忽视了?

一旦章书记能上位,这凤凰市难免又要是一番景象了,这种情况,段卫华怎么可能算不出来?所以他的想法就是——停水吧,停得越久越好。

甚至他隐隐有一种猜测,陈太忠这么没命地折腾,是不是得了蒙艺什么授意呢?

总之一句话,就算他没什么期望,就算陈太忠也不是他的人,只冲着这电话是秦小方打来的,段卫华也不会让他轻松得意——你当年不是还想架空我的吗?

刘彬得了这样的授意,肯定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电业局的宿舍里,这日子就难熬了,吃的水还好说,辛苦一点拎着水桶回来就成了,可是下水是个大问题啊。

所以,电业局的宿舍区越来越臭了,尤其是局长楼所在的宿舍区,离电业局比较远,不像离得近的那个宿舍区,还能去局本部解决生理需求。

赵如山托了许多人来关说,却也不得要领,实在没办法了,又找到了秦小方,“秦书记,自来水还是不给我们供水啊。”

秦小方一听,心说该走的场面我走到了,刘彬你有点太不给我面子了,说不得一个电话直接找到了刘彬,“小刘,你这管道还有几天才能检修好啊?电业局那边可是都打算打机井了。”

刘彬一听,就有点坐蜡了,秦书记的厉害,他是相当清楚的,可是他总不能说这是景静砾要我这么干的——如此行事的话,他只会同时得罪两方。

这种情况下,听一听陈太忠的意见就很有必要了,他本想要周国栋代自己转述,只不过周主任念在老刘支持自己支持得义无反顾的份儿上,直接把陈太忠的电话报了出来,“……就这个号码,你打给他就行了,就说是我让你找他的,毕竟,你掌握了第一手材料不是?”

这是老周替我引见陈太忠呢,刘彬当然知道这话的意思,“国栋,咱弟兄俩,那就啥话都不说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