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5章 摸着石头过河

张国俊一听说陈太忠来了,登时大喜,“哈哈,还说今年以前你没心思办了呢,行啊,晚上来锦江坐坐,我喊上浩波。”

要喊王浩波吗?陈太忠一时有点为难,现在王书记跟许绍辉走得太近了,当然,他比较能确定,要是让老王在老许和自己间来个二选一的话,自己就未必输了,但是……修理夏言冰是出自蒙艺的授意,该不该让他知道呢?

算了,蒙老大没授意之前,哥们儿就打算这么搞了呢,陈太忠很快就找准了心态,不过,他沉默的时间略略地长了一点,张国俊已经在那边催了,“小陈?太忠?”

“换个地方吧,”陈太忠笑一笑,信手拈来一个借口,“最近有点事,得躲着点韩老板,哈哈,被他撞到就麻烦了。”

“哦?”张厅长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小韩有什么事儿难为你了?要不要我帮你说一说?”

“不用了,他也是不得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太忠干笑两声,“谢谢张厅的关怀了,过两天事情过去就没事了。”

“什么涨停跌停的,太忠,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啊,”张国俊哈哈大笑着,“看得起老哥的话,以后叫个张哥就成了,那你选个地方吧。”

陈太忠琢磨一下,“有个大草原火锅店挺不错的,不知道张厅,嗯,张哥你爱不爱吃辣的?”

一听说是火锅,张国俊心里就有点那啥,这年头谈正经事儿有去火锅店的吗?那种地方档次太低啊,不过,想一想这也是陈太忠跟他不见外,所以他还是欣欣然应允了,“成啊,房间你订了啊,那地方电话是多少,我都不知道。”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陈太忠找出郭玉兰的电话打了过去,三言两语就预定好了包间,郭书记笑着告诉他,这大草原现在依旧火爆得很,要是没这个电话他直接过去,十有八九是找不到包间的,“我哥那儿有保留的包间呢,你去了报我的名字就行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好像这个大草原,还是荆紫菱告诉我的呢,挂了电话之后,他有一丝丝的分心,不过下一刻,荆紫菱的电话就打到了他的手机上,“太忠哥,不够意思啊,我关叔叔都请不动你,非要我请你?”

啧啧,陈太忠咂咂嘴,看看一边正襟危坐的关主任,苦笑一声,“真的有事儿呢,咱们都不是外人,就不讲那个了,我这也是上命不由人……要不这样,你跟我去吧?”

张国俊通知了王浩波之后,放下电话,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又拿起电话,拨通了韩忠的手机,“小韩,你现在跟陈太忠怎么回事?”

“太忠啊,”韩忠错愕一下,接着又笑一声,“没啥事儿啊……哦,对了,估计是那啥振鑫的事儿,北京有人要收购振鑫呢,那边不答应,央着我找太忠说说情。”

小破事儿啊,张国俊也没想起来这个振鑫是什么玩意儿,不过既然不是官场上的事情,而且还是韩忠都插得上手的,那就不是什么要紧事情。

只是,饶是如此,张厅长的谨慎,也可见一斑了,当然,若不是韩忠跟他相当熟惯,这个话他也不会这么贸然相问,以后还要消耗他一点脑细胞。

接了荆紫菱之后,陈太忠将吕鹏介绍一下,天才美少女应承两句,就揪着他问起了碧涛的事情,“那边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的你就让电业局停工呢?”

这生活还真是一张网啊,听到这问题,陈某人感触无限,当然,感触归感触,问题还是要回答的,“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当天晚上的酒,大家也喝得挺开心,遗憾的是,虽然陈太忠很郑重地介绍了吕鹏是建福公司的总经理,可张厅长和王书记压根就不把此人放在心上,态度虽然不算傲慢,但绝对算不上亲热,大家都知道到底谁才是该尊重的人。

倒是荆紫菱,由于美貌异常又是荆以远的孙女,张国俊时不时地逗她两句,一点架子也没有,可见男人好美色是天生的,明知这是小陈的码头,老张也愿意多聊几句养养眼——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交际之道?

直到陈太忠说出吕鹏是吕强的弟弟,而吕强又是在蒙老板面前说得上话的人,张国俊和王浩波才认真了几分。

不过,这也是陈太忠的无奈之举,他原本不想这么卖弄来的,只是对方这二位死活不认吕鹏,那就可想而知,将来吕总在工作上能够得到的配合不会很多,是的,老张和老王都很认他陈某人,可是他又怎么可能把心思全放在那个公司上?

既然他打算放手,那么必须要将吕鹏捧起来,可是同时还要考虑张厅长和王书记的颜面,这事儿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只得如此暗示了。

总算那二位也不傻,领悟过来了这层意思,于是酒桌上大家就少了些闲话,而是专心地讨论起小水电的问题了。

“回头你去办公室,找李主任办个代理协议吧,”张国俊吩咐吕鹏,“这个电网呢,未必要卖,我们可以租给你,收上来的电费,我们可以抽取百分之五十左右做租金和管理费,剩下的就是建福公司的营业收入了。”

陈太忠听得一时有点汗颜,好家伙,几天不见,张厅长这是玩出了更狠的一招啊,如此一来这个建福公司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了,一点风险都没有。

其实,张国俊这个建议,也是防着一手,将电网贱价卖出去,若是有人歪嘴,说什么国有资产流失的,他也不太好应对,毕竟这种操作方式是全国独一份儿,真有人想借此搞事,他就要难免被动一下——哪怕是陈太忠身后的背景很强大。

像眼下这样变通一下,那就会少去很多麻烦,这算盘活国有资产,还能减轻建福公司的投资压力,降低投资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等这样操作上三五个月甚至一两年之后,该跳出来的牛鬼蛇神也都跳出来了,那时候就可以看情况做文章了不是?没准还能卖得越发地低一点。

“摸着石头过河?”陈太忠略略一回味,就明白了其中的味道,不禁笑着伸出大拇指来,“呵呵,还是张厅……张哥的水平高啊,小陈我甘拜下风。”

摸着石头过河吗?吕鹏在一旁听得心里就有点感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打着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大旗啊。

当然,这也仅仅是感叹,做为打算伸手得利者,他不过是良心发现而已,下一刻他就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反正这个小水电经营得并不好,想必其中的猫腻也不少,咱不过是抢了别人的利益——尤为重要的是,建福公司真的打算为农民“减负”的。

好像我也挺无耻的,吕鹏猛地发现了这一点。

最无耻的显然不是他,陈太忠犹豫一下又发言了,“不过我说张哥,这收百分之五十有点多吧?咱全国第一家做这个的,你得从政策上倾斜啊,我觉得收个百分之十就差不多了。”

“哎呀太忠,”王浩波听得扑哧一声就乐了,心说你小子也太黑了吧?“你不觉得这有点太少吗?数据上……它不好看啊。”

“算了,”张国俊知道,小王这是将自己的军呢,于是不得不开口了,“我就是那么一说,至于具体交多少,”他侧头看一眼吕鹏,“就由吕总和办公室的小李协商吧。”

大家都要入股那个公司的,公家的收入少了,个人的收入自然就多了,这笔账白痴都会算,眼下张厅长将交给吕鹏和办公室主任操作去了,倒也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侧之意。

吕鹏当然也明白这道理,不过他有得选择吗?反正此事有大义在手,又有众多重量级人物的推动,基本上是不存在什么风险的。

大家正说得热闹,郭玉兰推门进来了,她想着能跟小陈坐在这里吃饭的,估计也不会是什么特别高级的领导——毕竟火锅店只算是大众食府不是?

于是,情景就又热闹了些许,陈太忠笑着将她介绍给在座的诸位,天南省的体改委不算强势,不过郭书记好歹也是副厅级的干部,也不辱没在座的身份。

倒是郭玉兰挺有眉眼,敬了在座的人一杯之后,又扯着荆紫菱说了几句,大概就是说怎么一直不见她过来之类的,大家这才明白,敢情这小女孩跟郭书记还是忘年交呢。

总之,一顿饭下来各有所得,尤其是荆紫菱领悟得更多,就在陈太忠将她送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悄声地发问了,“太忠哥,碧涛那边你让电业局的停工,是不是跟你要搞的这个小水电有关?”

天才美少女的名头真的不是盖的,这关联想像能力,远远超出旁人。

陈太忠犹豫一下,侧头看看一边的吕鹏,“老吕,你开着车去招待所住吧,我再跟她聊一阵,晚上不用等我了。”

他不想瞒着荆紫菱,当然,他也不想去什么招待所住,哪怕是招待大校的房间,哥们儿在紫竹苑有别墅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