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4章 关正实的期待

问明了吕鹏的身份之后,关正实就少了一分忌讳,坐在房间里聊起了省科委最近的动向。

董祥麟现在已经解除了双规,现在就是被监视居住,下一步估计也要慢慢地放开,不过大家都知道,此人大势已去,据传,他在里面很是咬了一些东西出来,这次能出来还是靠着陈洁出头。

陈省长是送他进去的,现在又保他出来,说穿了还是她太好面子,素波科委的方休已经判刑了,要是省科委董祥麟也彻底倒下,她脸上还真的挂不住,再说了,董主任以前对她还算恭敬,这次虽然错得很离谱,但是把人双开甚至判刑的话,陈洁的心里还真的有点不忍。

当然,经过这一番折腾,董祥麟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侥幸心理了,这次飞来的横祸,将他的家财折腾得七七八八了,而且可以想像,在不久的将来他还得不住地花钱,到现在他倒是拼命地想办提前病退了,然而,这已经是一种奢望了,党纪国法可不是儿戏,撑过这一轮再说退不退吧。

董祥麟腾出的位子,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现在是个够份量的就知道,科委下一步要大热了,于是对这个位子垂涎的人越发地多了。

按照陈洁的本意,是想将林业厅的党组书记李无锋调过来的,不过,搁在以前的科委还可以想一想,眼下却是不方便动了,盯着的人太多了,而李无锋已经五十六岁了,不但是跨了系统的调动,而且李书记的年纪也有点偏大了,这样的调动,很容易让别人歪嘴。

所以,陈省长的意思就是从科委内部提拔一个人起来,她是个不怎么强势的领导,但是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看得很死,科委要红火了,她当然不能容忍别人来摘桃子。

董祥麟在家呆着,眼下省科委的工作,是陈洁亲自代为主持的,科委几个副主任最近在陈省长面前走动得很勤,但是她迟迟不肯吐露口风。

以一个副省长的身份,亲自主持一个厅级单位的日常工作,传出去也有点好笑,不过她没办法指定人主持工作,通常来说,主持工作的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会被扶正——她跟这些副主任没有走得特别近的。

而且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最近全国各省的科委,有意来天南取经的相当不少,这个节骨眼上,董祥麟掉了链子,陈洁可是不想再出事了,自己主持一下,能将利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关正实已经得了陈洁的授意:你要是把凤凰那三千万顺利地拿过来,事情办好了,我也可以考虑给你加加担子。

这就是陈省长对关主任的抬举了,说起来还是他不但当时输诚得比较早,更是急陈省长所急,变着法儿地弄了点钱来表忠心,这种用实际行动来说话的态度,真的很得陈洁的赞许。

事实上,关正实心里很清楚,陈洁之所以这么表态,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陈太忠跟自己的私交不错,小陈不但是凤凰科委的奇迹创造者、实际掌舵者,身后更是有天南第一人在撑腰。

陈洁容不得别人向自己的地盘伸手,但是以科委眼下的行情,外人要强行插手,她能不能护得住也是个问题,要是能得到蒙老板的支持,那肯定就不一样了——当然,蒙老板要是想插手,她也是毫无抗拒之力的。

蒙艺不插手的话,有陈太忠的支持,关正实相信自己能琢磨一下那个正职的位子的,若是蒙艺插手,自己也是陈洁手里一个不错的棋子。

是的,他很听话,跟蒙书记也搭得上边,那外来的正职若是不好好配合的话,陈省长在科委的各项分管工作上,也是能给自己加一加担子,想必蒙艺也不能为此说什么——如此一来,陈洁还是能将科委的大部分职能抓在她自己手里。

说穿了,谁也不希望手里的权力外流不是?科委这个馅饼来得太大也太突然,但是陈省长维护的决心也是很大的,要不然估计轮不到关正实瞎琢磨。

“然后让你主持工作?”陈太忠很愕然地看着他,“你好像是第三副主任吧?”

“关键是只有我跟你关系好啊,”关正实笑嘻嘻地回答,一点也没觉得脸红,这倒不是他脸皮厚,实在是陈太忠的能量太大了,很容易就让人忘记了此人仅仅是一个副处级的干部,“前面那俩,都是跟董主任关系好。”

这也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想当年陈太忠大闹省科委的时候,就是关主任的态度还比较中正客观,只是当时是一边倒的局面,他也不好跳出来公然挺陈,同所有人作对。

而眼下陈洁所想的,不外是两件事,一个是护住她的地盘,另一个则是维系好跟凤凰科委尤其是跟陈太忠的关系,就算不考虑蒙艺的因素,跟凤凰科委搞好关系也是非常有必要的——那是部里竖立的典型啊。

“这么想来,我觉得这个科委主任,简直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关老板,到时候记得请客哦。”

“哪里,八字儿没一撇呢,”关正实笑嘻嘻地连连摇手,犹豫一下又将陈太忠一军,“要是太忠你跟蒙老板提一下,那就差不多了。”

“你觉得我有那份量吗?”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人家老蒙能听我这么一个小卒子的话?而且,你就没考虑,陈洁又会怎么想你?”

“那倒是,”关正实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相当地不以为然,只要你肯帮着说话,蒙老板又不是不会做事的人,只要认可陈洁的人选就行了嘛……这么操作,陈省长心里又怎么会不满?

不过,向蒙老板提名,和要求蒙老板怎么配合,这难度显然大不一样,关主任也没觉得,自己跟陈太忠熟惯到这一步了,心中虽有不甘,不过也实在无法张口了。

“等个一天两天,跟我一起去见见陈省长吧?”他扯开了话题,“明天我一大早就去约她,这个人情,你直接送给她比较好一点。”

“唉,咱俩办了就完了嘛,”陈太忠很随意地答一句,“我来素波还有别的事儿呢,回头有空了再去拜会她吧。”

“哎,别啊,”关正实一口就拦住了,想一想自己这番心思迟早被人看破,也不藏着掖着了,“你去见陈省长,那是她跟你协商成功的,功劳是记在她身上的,做领导的,可是都喜欢讲究个名分……至于我,那不过是比较受陈省长信赖而已,这件事不是我促成的,你明白不?”

啧,敢情还有这么个说道啊,陈太忠终于是笑着点点头,一时间又对关正实增加了不少好感,人家肯掏心窝子这么说话,那也是不见外了,而且,隐隐还有指点自己的意思。

“她不怕钱还不上了?”事实上,他还有疑问。

“安部长跟她说了点什么,”关正实笑嘻嘻地答她,陈洁以前不想沾手,确实是有怕钱还不上的缘故,陈某人又是出名的能折腾,“反正现在她不怕了,还指示我,将来部里和省里的钱到了,要优先考虑偿还你的钱。”

哦,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他刚才的疑惑不过是没想到而已,事实上,他并不缺乏举一反三的能力,很显然,陈洁那么跟关正实说话,已经是在暗示要将借到这笔钱的功劳揽到她自己身上了,关正实不过是领悟了领导的意图而已。

然而,他还是看轻了陈洁的用心,陈省长的目的并不仅仅是揽功,她还要借此向大家表示,她跟凤凰科委相当熟稔,根本不是别人说的她分管的省科委一直在打压凤凰——说句实话,一想到这个,她就想再把董祥麟送进省纪检委:你个混蛋给我带来多大的被动啊。

“好吧,”想到这里,陈太忠笑着回答,“反正我是听领导的安排,关主任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你少贫两句不行吗?”关正实见他这么说,心里受用,却是不敢真的接这个话头,忙不迭婉拒一下,“行了,不说这个了,快到点钟了,一起吃饭吧?”

“改天吧,我来还有点其他事要办,”陈太忠一听就有点头疼,心说我还要跟水利厅的人谈事情呢,大家不要再大杂烩坐到一起说事了吧?那样也太被动了。

“别介啊,”关正实不满意了,“我说太忠,我都跟荆涛联系好了,还有,小紫菱也要来呢,这都快到时间了。”

荆紫菱吗?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怦然心动,不过转念一想,这个节骨眼上,还是正事要紧,儿女情长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吧。

“要不这样,我先打个电话,看他们能抽出时间不?”他叹口气,“要是他们那边有时间,关主任,咱们这边还真得推一推了……反正也不是外人不是?”

小紫菱的面子都不顶用了?关正实也只能报之以苦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