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3章 张弛无度

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敢情这三位争夺副省长的人选,跟哥们儿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啊。

甚至,第四位可能的人选,素波市市长赵喜才,跟他也有些说不清的瓜葛,不过,人家虽然同他不对付,却也没可能跟他沾边——都是蒙艺的人,不需要他帮忙,他也不合适去害人。

当然,就算赵喜才不是蒙老板的人,陈太忠也不会去专门动此人,他已经卷入三个准副省长的大战中,还有一个许绍辉虎视眈眈地盯着蔡莉的位子,这局面已经刺激到不能再刺激了,他哪里可能再去招惹什么人?

周一例会开毕,由于有陈太忠的提议,腾建华轻松地获得了一些资金,文海答应从科委大厦筹建处拨三十万过来,邱朝晖应承了十万,梁志刚手笔也不小,拨了三十万过来——这个财政年度快到了,他手里只说火炬计划就还有三百多万没花出去,大方一点也无妨,反正有这么个支援,来年星火计划的拨款到位,腾建华也不能不投桃报李不是?

这就是所谓的良性循环,穷折腾穷折腾,越穷越折腾,眼下科委四处来钱,自然就不一样了,腾建华虽然现在穷得叮当乱响,可来年手上的钱也是可期的,谁又会捂着自己的口袋一毛不拔?招惹这么一支潜力股?

倒是孙小金谨慎地提出,现在跟电业局的关系有点那啥,咱们是不是要适当考虑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结果还没等陈太忠发言,戏曼丽主任先开口了,“我支持陈主任的意见,这也是为科委开拓新的财源。”

邱朝晖马上跟进,他不但跟陈太忠关系好,跟戏主任也是旧识,所以这建议提得略略更过了一点,“这个项目,我觉得完全可行,要是没人负责,戏主任可以负责。”

文海想的却是别的,戏曼丽一旦伸手,估计就将“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纳入怀中了——这个检测也肯定要归到这个办公室负责的。

“跟电业局的关系,还是协调为主的好,”他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发现大家看着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于是轻咳一声,“电力设备的检测,是必须的,不过没必要纳入检测办,一样一样地检测,也有故意刁难人的嫌疑,毕竟电力系统是有自己的审核机构的。”

“文主任的意思,是让电业局定期缴纳一定的费用,咱们抽查就行了?”屈义山脑瓜挺好,一下就品出了这个建议味道。

“没错,”文海笑着点点头,心里这个感激,那就不用提了,小屈是个好同志啊。

邱朝晖哪里看不出文海的那点小心思?有心点破吧,想着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太剑拔弩张的话,未免有点不够和谐。

一时间,现场就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大家都知道,看陈太忠不依不饶的架势,估计是不会满足这样中性的、和稀泥的建议。

可是,文海的建议却是操作性最强的,这就相当于每年或者每季度,科委跟电业局勒索一笔钱过来,抽查无非也就是走走场面,错非不得已,科委不会下太大的力道去检测。

没办法,电业局的强势已经是深入人心了,而且短期内看不出有任何的改变,陈太忠在的话,吃定电业局没问题,但是陈太忠不在了呢?到那时候,科委的其他人,没准就要面临电业局的强力反弹了。

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猜得出来,陈主任不会在科委呆很长时间,可能一两年,最迟不可能超过三年,党校文凭到手,陈主任必定是要高升的。

所以,就算邱朝晖很不情愿文海牢牢地把握着检测办,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建议对大家都有好处。

戏曼丽是女人,按说反应是该慢一点,可是这件事里涉及了她的利益和权力,她自然也想到了文主任这么说的缘故,不过,由于邱主任已经提了她的名,她也不方便说什么。

听得大家都没说话,埋头记录的李健终于抬起头来,扫一眼各位领导,咳嗽一声,“我说一下我的看法,文主任的建议很好,但是现在,应该先对电业局做出严格要求,等他们愿意配合了,咱们再适当地放松要求也不迟。”

这是对这个和稀泥的建议再次地和稀泥,不过,陈太忠倒是觉得法子不错,他现在要敲打电业局只是出于义愤和自己有某些目的,并不代表以后也会抓着不放——他还没那么无聊呢。

既然你们不想多要,嫌钱咬手,那我也懒得固执己见了,哥们儿不搞一言堂,说不得他看看戏曼丽,“戏主任你看这个建议怎么样?”

戏主任一听,心知陈太忠大概已经打算把这个项目交给自己了,那她的目的就达到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说不得点点头,“我认为……这个折中的法子很不错。”

文海见陈太忠问戏曼丽了,就担心这个检测办要交出去,于是笑着点点头,“那这个项目就由戏主任盯着好了,大家都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你的,就像大家支持腾主任负责的星火计划一样。”

腾建华脑子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他心里正感激别人的支持呢,听到这话忙不迭点头,“文主任说得没错,戏主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梁志刚见状,也谨慎地表态了,反正这次是陈太忠要搞电业局,大家跟着陈主任的脚步走,那绝对不会错,于是,议题通过……

反正,科委现在都有了传统了,只要有陈太忠在场,例会必定是和谐无比,不过很遗憾,开完会之后,陈主任就又要走了,还是去素波,因为英国的最后一笔投资到账日期已经明确,他必须去素波处理一下相关事宜了。

事实上,他本来是不想走得这么干脆的,毕竟电业局这档子事儿还没处理完,玩黑的他倒是不怕什么,可是场面上的事情也得走到不是?

眼下科委领导层对此事达成了一致的认识,大家又都表示不会坐视,那么现在离开倒也没什么可惦记的了,想到这个,他禁不住侧头看一眼孙小金——这家伙在会上一开始置疑这个方案,是个什么用意呢?

仿佛是一直在等他这一眼一般,他侧头的时候,孙小金正盯着他,见他看自己,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线,那是很隐秘的笑意。

唉,这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陈太忠心里就断定了几分,孙书记看似是提出置疑,估计也是想帮自己将此事尽快过了会,如此一来,就不是他自己的主张而是整个科委班子的意图了。

就是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卖力地帮我?他可是不知道,孙书记因为轻慢了胜利机器厂的副厂长宿兴华,一直担心陈主任记恨在心呢——不得不说,陈太忠现在被很多人钦佩,但同时也被妖魔化得很厉害。

搁下这份纠结,陈太忠再次上路了,不过这次他还带了建福公司的总经理吕鹏——素波的事情,可是不止一件半件。

省科委副主任关正实已经得了消息,也没在办公室等着,而是早早地来到素凤一级路的路口等着,见陈太忠的林肯车驶来,忙不迭伸手相召。

眼下已经是深秋了,天还挺阴沉,空气也相当潮湿,阴冷阴冷的,陈太忠见这么一个副厅站在路边等自己,心里也禁不住有点感慨:所谓年纪、学识甚至级别,在官场中都不是具有决定意义的,最关键的,还是要看你自己的实力啊。

关主任已经给陈太忠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却是着实有点神奇,居然是省军区干休所的招待所——他妻子的侄儿在干休所负责后勤的。

这个招待所是由几排平房组成,中间有回廊,只看整体格局就知道是那种很老的建筑,不过房屋看起来就很结实。

“军队禁止经商了,所以八一宾馆也划出去了,”关正实笑着解释,八一宾馆就是省军区的招待宾馆,软件和硬件都是数得着的,“不过,这个招待所也很不错,刚装修了的……最重要的是,这里很安全。”

打开房间一看,里面还真的装得不错,赶得上普通的四星级宾馆了,关主任为陈太忠准备的是一个套间,至于吕鹏,那只能克服困难住个标间了,没办法,陈太忠住的那种套间只有两套,专门招待大校以上级别的。

关正实的侄儿看起来三十多了,也是个两毛二,简单介绍完之后,随手递给他一个塑料卡,“这是通行证,五天的,近期不会有领导来,不过……姑父,这儿老干部多,你们最好少带闲人进来。”

陈太忠看得暗暗点头,部队果然还是有点部队的样子,不管社会上的风气如何变幻,在军队里总是有点东西需要注意的。

“知道了,你忙去吧,”关正实的脸微微有点发红,事实上,他选择这个地方主要是因为安全,这“安全”两字何解,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不过,被自己爱人的侄儿说破,难免还是让他有点尴尬,文化人的事情,很多都是做得说不得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