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2章 三个不愿意见的人

陈太忠为了推行自己的规则,连荆家的厂子,他都敢令电业局的停工,市委秘书长魏长江想到这个,都禁不住苦笑。

事实上,一开始他想着,没准是陈太忠借机报停电的仇,可是想一想章尧东的交待,又觉得不太像,尧东书记的吩咐,历历在耳,“长江,问问小陈,他到底要折腾到哪一步?”

从这一点看,章尧东对陈太忠的行为不但清楚,而且是默许的,所以,形势的微妙,让魏长江感觉到有点疑惑。

而陈太忠的回答,更是让他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个机会,时机稍纵即逝,不趁着科委强势的时候搞点好处,也对不起同志们的信任不是?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你还带不了科委的队伍?魏秘书长心里嗤之以鼻,你虽然是个副主任,可是在自己的单位里,比牛冬生那种强势到逆天的局长还要强势,分管市长乔小树都不敢逆着你,这样的人还带不好队伍,什么样的人才能带好队伍?

不过,这种牢骚想一想倒是可以,说却是说不得的,于是,魏长江开始仔细琢磨陈太忠话里可能的意思。

时机……稍纵即逝?同志们的信任?

不知道为什么,魏长江总觉得这话里有话,再细细琢磨一下,他隐约就猜到了一点什么,难道是……章书记希望陈太忠折腾得厉害点,直接对上省电业局不成?

算了,这不是我该想的,从宁建中最近的态度上,魏秘书长猜得出来,章尧东可能是在下好大的一盘棋,但是既然尧东书记不肯说,那么证明还没有到要说的时候。

其实,章尧东并不是很希望陈太忠对上夏言冰,他不知道蒙艺对夏言冰会是个什么样的看法,但是毫无疑问,夏局长现在的搅局,绝对不会让蒙书记心里很舒坦。

可正是因为这个搅局者的出现,大家才又有了机会,所以他不希望小陈玩得太大,搞得老夏心如死灰的话,那岂不是又都要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吗?

而且,陈太忠现在折腾得这么厉害,给别人看起来,有人会认为是出自蒙艺的授意,但也不排除有人认为是出自自己的授意——这不是平白无故把我推到前面,让夏言冰增加警惕吗?

然而,事情似乎还不能这么简单地来看……小陈若是能折腾得夏言冰有点头疼,不得不分心的话,倒也是好事,反正我惦记副省也不是秘密的事儿,姓夏的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总之,一切还是在一个度上啊,一时间,章尧东也被这纠结的局面弄得头大如斗,要不是得时刻准备着动宁建中,他都想跑到北京公关去了——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也不知道这场争斗,什么时候才能拉开序幕,”他暗自叹口气……

事实上,大战的序幕是由一个小人物挑起的,当然,这个人物在一般老百姓的眼里已经相当不小了,但是在这种场合中,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

就在陈太忠忙于应付各个电话的时候,他接到了交通局局长牛冬生的电话,“太忠,晚上有事没有?咱哥俩坐一坐?”

“老牛,你也别跟我来这套,”陈太忠咳嗽一声,虽然是笑着说话,语气却是不怎么好,他为电业局的事儿忙得头都大了,语气好得了才怪,“你就实话实说,有没有外人要你帮忙找我办事?”

他心想着,牛冬生这个电话,不是受了赵如山的委托,就是帮宁建中跑人情,遗憾的是,这两个口子,他都不打算开,所以难听话就说到前面了。

“哈哈,你还真是未卜先知了,”牛冬生哈哈一笑,倒也不介意他的语气,“我确实受人所托,有点事情找你,不过,这个人估计不是你想的那个……”

“省高管局的常务副局长李毅光,想通过我认识你一下,”牛冬生的回答,还真的令陈太忠吃惊了——李毅光,找到我了?

李局长已经被勒令办理工作交接了,下一步会遇到什么事不言自明,他着急着自救呢,经过详细的打听和分析,他初步判断,自己的离职,应该是高胜利授意的——在交通厅里高厅独大,谁想动他都得经过高老板的允许。

高厅长现在跟那老书记关系很好,走动得也勤快,大家都在交通厅宿舍住,这种事根本瞒不过有心人。

而那老书记的儿子那帕里前一阵被提拔,已经是省委综合二处的处长了,高厅长这么做,倒也是正常的,毕竟那处长还年轻,能走到哪一步也不好说,虽然一个候补副省巴结一个处长听起来有点那啥,但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算计过来这笔账之后,李毅光开始后悔了,他做过什么他自己当然清楚:为什么当时就那么着急,对那老书记失了恭敬呢?唉唉,真是有点鼠目寸光了啊。

不过直到此时,李局长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他知道那书记是个胸襟比较开阔的人,要不然当年他也不会做得那么绝——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的嘛。

于是,他就拎着重礼,硬着头皮敲响了那书记的家门,心说老那肯帮忙的话,跟高厅说一说,这件事也未必就不能挽回。

谁想老那在猫眼里看到是他之后,根本没放他进门,“原来是李大局长啊,家里人都睡了,改天你再来吧。”

老那说这话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家里人都睡了——这个点钟?

李毅光这就知道了,那老书记不可能原谅自己了,甚至他隐隐怀疑,自己这次的调动,是不是就是因为那帕里升任了省委的处长?

不过,值得怀疑的人和事很多,李局长也不会过分纠结在那书记身上,反正交通厅里说话算话的就高胜利一人,赶紧找人帮忙关说才是正理。

接连着试探了很多人之后,李毅光终于找到了牛冬生,同一个系统的,牛局长也知道李局长失宠了,听了之后犹豫一下,“我们凤凰倒是有个人,跟高厅关系不错,跟高厅的儿子关系也不错……”

“不过呢,这个人脾气很不好,你要是想让他帮你说话,最好是自己来一趟,我再帮你敲一敲边鼓,没准还有个挽回的余地。”

应承这件事的时候,牛局长心里也纠结啊,李毅光是前公路局常务副局长,老牛从他手里得了不少照顾,虽然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可是谁也能理解的——天底下有不吃腥的猫吗?

李毅光吃腥了,但是给办事了,牛冬生就觉得,自己能帮就帮一帮这家伙吧,不过,高胜利的脾气他也知道,哪里敢自己出头?少不得就要将主意打到陈太忠身上。

李局长一听陈太忠三个字,登时就高兴了起来,他可是知道,高厅的公子是在凤凰的陈某人手上吃过瘪的,“这个人厉害,我知道,好了,我现在就往凤凰赶,等我到了之后,老牛你再约他出来,我现在可是全指靠你了。”

三个小时后,李毅光到了牛冬生的办公室,当着他的面儿,牛局长拨通了陈太忠的电话。

陈太忠一听牛冬生说的是李毅光的事情,吃惊过后就是一阵心烦,心说这是哥们儿第三个不愿意应承的主儿,“要是李毅光我就不见了,那人心性不好,老牛,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根本不知道那家伙做过什么缺德事儿。”

挂了陈太忠的电话之后,牛冬生看看李毅光,有心简单地糊弄一下吧,看着李局长那期待的目光,又觉得有点说不过去,毕竟,人家李局长是照顾过他一些的。

“咳咳,是这样,”牛局长干咳两声,又组织一下措辞,“陈太忠说……你为人不行,所以不想见你,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听说的。”

李毅光的心登时就是一沉,好半天才冷哼一声,“我连认都不认识他,他怎么能知道我呢?老牛……再帮忙说说吧。”

“那家伙就是个爆仗脾气啊,”牛冬生苦恼地挠一挠头,“李局,不是我不忙你,那混蛋要是真发毛了,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光对陈太忠的情况,也是了解了一点,虽然不是很多,倒也不怀疑牛冬生的说法——要不然人家老牛非把自己拽到凤凰来干什么,就是让自己灰头土脸地回去吗?

看来这个陈太忠,也是帮不了自己什么忙了,李局长站起身来,悻悻地向外走,也不理会牛局长的挽留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陈太忠跟我什么接触都没有,居然知道我为人不行?毫无疑问,这肯定是听高厅长说的,高胜利啊高胜利,我李毅光忠心耿耿、鞍前马后地跟着你,你居然背后给我下狠手?

我好活不了,你也别指望着好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