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290章 规则的产生

凤凰粮贸大厦是粮食局正在兴建的大楼,这个大楼是集办公、餐饮、住宿与娱乐为一体综合性大楼,目前正在布线阶段。

负责楼内强电布线的,就是电业局若干支施工队中的一支,粮食局有钱,不在乎这一点半点,而电业局这边也知道粮食局的人是体制内说得上话的,所以双方的配合倒还算愉快。

这个施工队的头儿,就是赵如山的本家亲戚,一般而言,局里对类似的活儿,都有一定之规的,以免大家相互恶性竞争,导致影响市场行情——像这种肥美的差事,那就是归了赵局长的人来干。

谁想今天赵老板还没起床,就被自己工人的电话吵醒了,“赵总,麻烦您来一趟吧,科委的人不让咱们施工了。”

科委什么时候也管起电业局来了?赵老板心里奇怪啊,忙不迭穿上衣服匆匆赶去,粮食局给的钱多,但是工期要求也挺严格,他不能不认真。

来到施工现场一看,发现两个小年轻正在呵斥自己的人,要他们提供电缆、电源箱、开关柜等一系列设备的样品,“你们说句痛快话,给不给提供样品?”

这边正苦苦哀求说老板没来呢,有人眼尖看到了赵老板,忙不迭挥手,“赵总赵总,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赵总身后是赵如山,腰板倒也算扎实,不过混了商场的和混了官场的确实不能比,纵然心里有气,走上前不卑不亢地发问了,“怎么回事啊,你们哪个单位的?”

“科委的,”一个黑瘦的年轻人答话了,他是金程,也就是梁志刚以前的秘书,为人相当机敏,他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有人举报,说你们线路施工中,用的材料可能是假冒的,我们来查一查。”

“就算我们用的是假材料,轮得到你们科委出头吗?”赵老板一听,登时就火了,这种事是归工商部门或者质监部门管的,退一步讲,哪怕是媒体也行,人家想曝光一些事嘛,可是……这关科委鸟事?

“轮得到轮不到科委出头,你说了不算,”金程不屑地看他一眼,“我就一句话,你们痛快点,拿出样品,马上停工,要不然后果自负。”

呦喝,小子你牛逼大了嘛,赵老板心里不屑地哼一声,不过这事儿来得有点蹊跷,他打算再多问出点东西来,所以倒也没有暴跳如雷,“兄弟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知道不知道我们施工队是电业局的?”

“我管你们是哪儿的呢?”金程眼一瞪,“你是赵老板吧?不怕告诉你,我们陈主任说了,先停工,等待我们科委对设备设施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没得出来之前,不许开工。”

“这是哪门子规矩啊?”赵老板一听就毛了,禁不住大叫一声,“我干的活,跟你们科委根本不搭界的嘛。”

“陈主任说了,规矩都是人定的,”金程笑嘻嘻地看着他,倒也不生气,“以前没有这规矩,但是现在有了。”

“乱弹琴,”赵老板信手一挥,不再看他,而是面对自己的工程人员,“不要理他们,接着干,科委没这职能。”

“有胆你就接着干,”金程一点都不在乎他,脸上依旧笑嘻嘻的,“反正招呼我是打到了,出什么事儿你也别怪我了。”

赵老板当然不是意气用事之辈,听了这话,肯定不敢马上接着干,不过心中的火气,实在是无法遏制了,“这位兄弟,你到底想说什么,麻烦你说得清楚一点。”

“没什么,以后电业局的设备设施检验的活儿,科委包了,”金程冷笑一声,不管不顾地转身向外走,“不服气的话,你就开工试试嘛。”

“开工,”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赵老板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挑衅了,转头对着自己的工人吩咐,“我倒是不信了,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他这话是没错的,但是很遗憾,在对电动助力车厂的一次又一次的盘剥中,电业局的人也没考虑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他们看到的,只是手上的权力能带来的收益。

他的话音未落,眼前一道影子闪过,大家仔细一看,却是粮食局的副局长、粮贸大厦的筹建处李主任,“老赵你先歇着,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命呢,你知道陈太忠是什么人吗?”

赵老板还真不知道陈太忠,略略一问之后,登时就冒出了一头的冷汗,“这这这、这还是共产党的干部吗?李局你这……”

“有本事你当着他的面儿说去,”李局长一听这话,登时吓得脸色刷白,紧张地四下看看,才低声斥责对方。

粮食系统的人最知道陈太忠在官场上的厉害,蒙艺视察“太忠库”那次,就是来参加粮食系统的大会的时候,顺便去的。

“老赵,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工必须停,工期还不能延期,”李局长脸一绷,“你们跟科委的事情,自己解决去……劝你一句,千万别逞强。”

“不至于这样吧?”赵老板也有点恼了,一直以来,李局长对他还是比较客气的,虽然做为出钱的甲方,偶尔是要绷一绷脸,但是也比较忌惮他身后的赵如山,对他的态度比对其他施工队的态度强不少。

“反正话我已经说到了,听不听在你,”李局长转身扬长而去,他可不想再跟这家伙说下去了,万一让陈太忠误会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同样的场景,还在不同的场合中上演。

不多时赵如山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大怒——姓陈的你这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赵局长对陈太忠也相当地忌惮,但是电力系统是垂管单位,不归凤凰市管,在他认为占了理的时候,当然不介意狠狠地告陈太忠一状。

于是,他一面命令潘金祥完善电动助力车厂的手续,收不到钱也要开工,另一面却是气哼哼地找到了段卫华告状。

“这个陈太忠,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他凭什么能有执法权?”赵如山坐在段市长的办公室里,义愤填膺,“凤凰市还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吗?他这是土匪、是黑社会作风,我强烈要求市里对他做出惩处,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

哼,你怎么不去找秦小方告状,你俩不是关系好吗?段卫华心里冷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哦,这件事的起因你清楚吗?”

“无非就是那个电动助力车厂……”赵如山不认为电业局在这上面做得有什么不妥,反正,就算有不妥,也远远达不到陈太忠这种跋扈的地步,说不得就将因果说了一遍。

到最后,他方才做出了总结,“……就算有什么沟通不畅的,不能好好说吗?纯粹是土匪,还要自来水公司停我们的水……”

“这个,我的意见,还是你们好好沟通一下,干工作,不能带着情绪嘛,”段卫华不动声色地和稀泥,“你要是真的认为他这么做是违纪了,可以向秦书记反应嘛。”

这话就是说了,你平常不知道登我的门儿,现在可好了,有问题知道找我了?对不起,爷不伺候你。

秦小方?赵如山听得心里就是一阵苦笑,他在来之前就给秦书记打电话了,谁想秦书记一听事情涉及到科委,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你招惹陈太忠了吧?老赵我不是说你,你招惹谁不行呢?自来水公司的事儿,我能帮你说说,也未必管用,其他的事情……你好好跟他沟通一下吧。”

秦小方倒是不怕应承下来自来水公司的事儿,他和陈太忠之间,有个唐亦萱做缓冲,陈某人就算再操蛋,唐姐的面子也是不能不卖的,但是秦书记也无意涉足太深,官场里行事讲个度,适可而止才是最好的,过分强求难免就是自取其辱了。

不过这赵如山也真是大能,最后居然找到了警察局副局长刘东凯,刘局长有亲戚在省里靠着接电力局的工程挣钱,在凤凰这一块儿也赚了不少,实在不能见死不救——要不然下面的工程好不好干,那就真的难说了。

于是,刘东凯硬着头皮找到了陈太忠,中午时分两人坐在仙客来的包间聊天,蔡德富在一边作陪,蔡老板跟刘局长关系不错,这也算是个帮忙关说的意思——凤凰市真的不大。

“太忠,你这么做不合规矩啊,”刘东凯倒是有啥说啥,“科委的职能里,就没有强行检查电力系统设备这一项,传出去的话,很容易被人诟病啊,对你的前途也不好。”

“规矩是人立的嘛,以前没有,现在有了,”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有规矩说,增容费和设备费都要让我们出,而且厂内线路不让电力局的干,就不许挂网……这个规矩有吗?”

“唉,你就别叫这个真了嘛,”刘东凯叹一口气,“这已经成了行业规矩了,我可以帮你跟他们协商,科委例外,行不行?”

“行业规矩,也总是由人来开始执行的不是?”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他,“从今天开始,这就是我们科委的行业规矩了!”

关于这一点,他想得很明白,你拿潜规则来对付我?成啊,哥们儿现在强势,也给你定个潜规则!


阅读www.yuedu.info